第208章 男人不能说不行
作者:步枪      更新:2019-12-03 08:15      字数:6964
  家里租住的三层乡墅门庭若市就不是李战能控制的了,但是破坏王大队的训练绝对在他的绝对控制范围之内。

  有一半的人被林浩东评为不及格无法按计划放单飞,这是很打脸的事情。前面才把二师的人给打了个灰头土脸,还没两个月呢,就被二师的教员评为不及格。

  这不是报复,标准摆在那里,要多客观有多客观。

  分析总结了之后找到了最重要的原因——训练时间不够。

  人家二师当年改装su-27足足花了十八个月的时间,就算是现在六团改装歼-11b,那也至少六个月,形成战斗力至少要十个月。

  你居然打算在一个月内之内完成改装训练,争取三个月形成战斗力?

  别说这么干,提出这样的口号就让林浩东很不爽了——你们这群土包子不知天高地厚。

  要说林浩东没私心也不完全对,他给破坏王大队订个稍高一些的标准也是完全符合他家教员组长的身份的啊。

  我是为你们好啊!

  正所谓苍天饶过谁,真真的谁也不能说自己是笑到最后那一个,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啊!

  没别的办法,干呗,再提高训练强度,把夜航也都整上。晚上教员带飞上夜航,白天教员照样带飞,全天高强度飞行训练。这一手把见多识广的林浩东都整怕了,二师的训练强度全军有名的高,可是和发了狠的破坏王大队比起来,简直是天上地下。

  谁能扛得住一天**个小时的飞行?

  学员轮流上,教员可就四个啊!从白天到黑夜,中午吃饭后睡会,晚上吃了晚饭后休息休息上夜航,一直搞到接近零点。就算是机器人那也是会有金属疲劳的啊!

  林东浩才开始后悔故意提高标准了,李战这种人只适合顺着来,跟他对着干他连自己都打还会在乎你的感受?

  “李战啊,我看了一下,整体的情况是可以放单飞的了,要不调整调整,明天就安排他们放单飞,多留点时间,发现问题还来得及纠正。”超高强度飞行训练的第五天,林浩东找到了李战如是说。

  李战皱眉道,“林副团,今天是九月一日,本月最后一周有大型军演,我们破坏王大队要参演。所以光会飞不行,还得初步形成战斗力。我计划着索性就让教员继续带飞,把作战科目也带了,把这些都完成了再放单飞。”

  按照正常的训练流程是肯定来不及的了,所以李战把顺序调整了一下,把比较重要的作战科目放在前面,让教员先把学员带会,后面再放单飞进行练习。至于特技飞行动作这些科目干脆就暂时不练了,一切为了应对九月底的大型军演。确切地说是为了驾驶su-27战机参演,而不是继续开歼-7e。

  李战做的这些安排全然是应急的。至于他上半年信誓旦旦的表示坚决不破坏既定训练的誓言,早就在su-27到位的那天起被彻底抛诸脑后了。有了三代机,别说调整训练计划,就算把他调整了他也愿意。

  林东浩是真怕了,哪怕一个小时九百块拉杆费他也摆手了。一天最少八个飞行小时,往后舱里一坐就是半天。一天还行两天也勉强能扛得住,可是一连五天他是真顶不住了。

  他也是要责怪101团的航医的,都什么航医啊,分明劳累得很你居然说飞行没问题!你那都什么标准啊!你问急了航医敢跟你拍桌子说你身体出问题了我负责!得,男人不能说不行更不能承认身体不行。上呗,一连五天,歇菜了。

  李战心里对林浩东和刘枭是有意见的,在他看来这二位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每天至少七千块拉杆费进账,你们居然说累!

  客观地说,飞行教员组的确很累,李战的确很变态。

  纵观全军历史上从来没有试过飞行员连续以每天八个小时的强度飞行五天的,哪怕这中途有起降有滑行。要不怎么说人的潜能是要逼出来的,你林浩东逼破坏王大队上高标准,李战就敢逼你们“996”,这还没完全“996”呢你就喊累了。

  林浩东不得不服软了,道,“小李啊,我是真的扛不住了,你看看我这双眼睛,这眼眶,没半点色彩,眼眶塌陷。是,我可以咬牙坚持,可是这么下去教学质量你说有保障吗?再说了,精神疲劳很容易出飞行事故。”

  “既然这样啊……”李战考虑着,最后勉为其难地说,“那就安排放单飞吧,教员好好休息休息调整调整,单飞结束马上得上作战科目训练。”

  “没问题,我保证教员组这边不会拖后腿。”林浩东解脱一般说道。

  他本想和李战谈一谈聂剑锋、唐磊磊的事情的,实在是累得不行了,便追回宿舍睡觉去,看样子晚饭都懒得去吃了。

  此时此刻,聂剑锋和唐磊磊调到七十三师的调令下到了二师那边。

  齐宏和方成河听说了李战家里的事情,正在商量如何出面帮着撑撑场子卖李战个好,结果一看到调令,脾气一向好得不行的方成河把调令一摔就发飙了:“好你个李战!我含辛茹苦地对你,费尽心思的帮你争取尽早改装三代机给你派最好的教员你反而挖我墙角!好你个吃里扒外的小王八蛋!”

  过去遇到这种事情肯定气炸的齐宏反而心平气和,和方成河的角色居然对换了过来,宽慰道,“老方,别生气。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之前不是常说我们二师不要三心两意的兵吗?这个聂剑锋和唐磊磊的心不在了,人回来也不是原来的兵了。”

  “算了算了,就当支援兄弟部队了。”

  方成河瞪眼道,“你不会是要放人吧?”

  “放,怎么不放,空司的命令,军区都同意了,我有什么理由不放。他们的个人物品都不用他们回来收拾了,我让人给他们寄过去。”齐宏摊着手说,一副很淡然的样子。

  “实在是岂有此理!陈华林那老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方成河一想到陈华林笑面佛实则绵里藏针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齐宏直接就签署了,道,“好了好了,消消气消消气。尖子嘛,没了咱们就再培养,我二师人才济济,假以时日一大批尖子不就涌现出来了。”

  “可是很难再培养出李战这样的尖子啊。”方成河重重地叹了口气说。

  齐宏笑道,“实事求是啊,李战并不是我们培养的,对他来说,二师只是一个平台。”

  “不不不,李战在二师学到的东西是可以受用一生的。”方成河不同意齐宏的妄自菲薄。

  二人理解的角度不一样。

  “林浩东传回来消息,他们搞了五天的超高强度飞行训练,林浩东过去五天飞了三十七个小时。”齐宏凝重地说,“人扛得住,飞机扛得住吗?平均每天七个半小时的飞行时间,怎么做到的?”

  方成河却是没有太意外,“他们有八架双座苏两七,轮着来是没问题的。飞行员就比较辛苦了。不过这也给咱们打开了极限,说明现在的训练强度完全是可以再提一提的。”

  “空司……”齐宏说,“好吧,他们能这么干,空司肯定是同意了的。”

  空司不同意的话破坏王大队不可能敢这么搞。战机的寿命是有限的,这么猛搞,原本能使用三年的战机半年就能让你给开废掉。那可都是价值好几个亿的金疙瘩啊。

  “老方,我想调整一下接下来的训练计划,增加增加强度,申请把远航警巡的频率加密一倍,四团的战训时间见缝插针地进行,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时间搞训练。”齐宏严肃地说,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了。

  方成河皱眉道,“这可不是你一贯的风格,虽然说台风季过去了,不过九月十月的天气变化还是比较大的,你不考虑飞行安全了?”

  “我认真反省有段时间了,飞行安全是一把双刃剑,能斩掉事故的魔手,也斩掉了作战的能手。孰轻孰重其实很清楚了。我承认之前的观念有偏差。进入下半年以来,尤其是西部东库驻训回来,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紧迫性。时不待我啊,必须要加快速度提高作战能力了。”面对搭档,齐宏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是错就认,认了就改。

  方成河点头说道,“我赞同。四团改装更早,如果他们具备全面作战能力比七十三师的破坏王大队慢,那可真说不过去了。”

  全军著名的西部破烂王都这么努力了,拥有全面优势的二师再不知耻而后勇那可就真的成大笑话了。失败并不可耻,可耻的是失败了不自信反而怨天怨地怨对手。

  从自信这个层面来看,二师这对搭档无疑是优秀的,他们敢于直面血淋淋的事实,敢于直面自身的缺点,同时虚心学习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比他弱的兄弟部队的长处。

  每名飞行员平均每天七个半小时的飞行小时,一个小小的副营级少校大队长都有此等魄力,作为手握空军重型空中长矛的主官,如果不能引起反思那可就真的该回家带孩子了。

  不知觉的,破坏王大队成了风向标、标杆,和它交过手的兄弟部队都下意识的学习它的优点。二师是第一支部队,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支。

  从这个方面来看,七十三师的模拟蓝军大队起到了磨刀石的作用。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