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1章 爆阵
作者:庞飞烟      更新:2020-01-14 21:32      字数:11020
  “你们说,梦千愁这老家伙,不会也在大阵一击之下,如那赵铁川一般灰飞烟灭吧?”

  圣医盟年轻天才阵中,吴剑通显得有些兴奋,他们毕竟不太了解护盟大阵的一些细节,只知道刚才的至圣境巅峰强者赵铁川,根本就不堪一击。

  梦千愁的名气虽然比赵铁川大了不少,但在众人看来,两者同为至圣境巅峰,被一击必杀的可能性决然不小。

  对于吴剑通的问话,宁书佑没有回答,而是瞥了一眼身旁的莫晴,却见得这位大师姐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天空上那个粗衣青年。

  看到这一幕,宁书佑不由颇为惆怅,曾几何时,他还是圣医盟的第一天才,对于天赋惊人的莫晴,还是有一些想法的。

  不过现在,宁书佑的这些心思,只能是深埋心底了。

  那个叫做云笑的家伙,实力比他强上百倍,或许只有那样的人物,才能配得上莫晴这般的天之骄女了吧?

  “我相信你,你会赢的!”

  莫晴完全没有感应到宁书佑的眼神,似乎连吴剑通的问话也没有听到,她口中喃喃声落下,昭显了对云笑极度的信心。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尽都集中在天空之上,看着那从天而降的一道灰白色光束,诸人的脑海之中,都浮现出刚才赵铁川灰飞烟灭的场景。

  圣医盟所属尽都是一片兴奋之色,反观陆家族人们,却是脸色凝重,

  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一旦梦千愁步了赵铁川的后尘,那他们就只剩下撤离圣医城这一条路可走了。

  既然云笑控制了这护盟大阵,就说明外间的心毒宗众人随时都可以进来,到时候他们要是还不走的话,说不定偌大的陆家,真的要彻底覆灭了。

  不过像陆绝天这样的人物,倒是知道能击杀至圣境巅峰强者的一击,哪怕是护盟大阵积累千年的能量,最多也就是能发出一两击。

  而且这第二击的力量未必有第一击足,只要梦千愁有什么保命的手段扛过这一击,那么一切就还有希望。

  唰!

  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之下,天空上的灰白色光束,早就锁定了帝宫大长老,这一刻的速度看起来并不快,却让所有人都揪紧了心。

  一些灵魂力量强悍的顶尖强者们,都能感应到这一道灰白光束中的能量,比起刚才击杀赵铁川那一击来,似乎要弱了一些。

  但即便是这样,也未必便不能击杀梦千愁,何况就算是将这位帝宫大长老击伤,今日的局势就会立即倒向圣医盟这一方。

  “想杀我,做梦!”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被锁定的梦千愁,不可能避得开这一道灰白色光芒攻击的时候,从这位帝宫大长老的口中,陡然发出一道厉声咆哮。

  砰!

  接下来众人就看到了让自己极度震惊的一幕,只见梦千愁举起左拳,狠狠在自己胸口拍了一下,让得他们都认为这老家伙是被云笑逼得失心疯了。

  反观云笑在看到梦千愁的动作之时,不由眉头一皱,感应着从某些地方散发出来的气息,他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噗嗤!”

  一口殷红的鲜血从梦千愁口中狂喷而出,而这些炽热的鲜血并没有从天空掉落,而是准确地喷吐在了他右手之中的阵旗之上。

  嗡!

  当这些属于梦千愁的鲜血沾染上其手中阵旗时,一道磅礴的能量直接从阵旗之上喷发而出,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这老家伙想要做什么?”

  圣医盟大长老秦破云脸色也有些凝生,身为顶尖的阵法宗师,或许除了云笑之外,也只有他才能隐隐感觉到一些护盟大阵的变化了。

  但由于秦破云对某些东西并不了解,因此他只是感应到了一些气息的变化,却感应不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或许也只有下方一直注视云笑的莫晴,才在看到前者的脸色变化时心头一沉,暗道恐怕是发生了让云笑不太想面对的变故啊。

  “终究还是小看了这老家伙啊!”

  云笑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事实上在梦千愁伸出手来捶自己胸口的时候,他就知道想要靠大阵力量击杀或者重伤这位帝宫大长老,应该是不可能了。

  嘭!嘭!嘭!

  就在云笑暗自叹息,诸多圣医城修者们异样的眼神之下,从圣医城外围的一些地方,赫然是爆发出一道道爆炸之声。

  这些爆炸声几有近百道之多,感应着这些爆炸声所在的位置,秦破云的脸色无疑变得有些难看,他终于是猜到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那是……护盟大阵的阵点?”

  作为圣医盟最顶尖的阵法师,这些年来秦破云研究得最多的,就是这护盟大阵,自然是知道大阵的阵点方位。

  此刻无数护盟大阵的阵点爆裂而开,可想而知这门护盟大阵已然被生生破坏了。

  而这样的结果,和刚才梦千愁吐血挥动阵旗的动作,应该是脱不了干系。

  事实上这也是云笑先前担心的问题,他一直都在奢望梦千愁发现不了这些细节,或者说忽略了这些东西,但事实证明,帝宫大长老并不是省油的灯。

  龙霄战神的遗法,固然是能让云笑在一柱香时间内,轻易反控护盟大阵,毕竟他才是这种手段的创始人,对于这门手段有着更深的了解。

  但终究有一个时间的限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云笑又不能明目张胆去进行那些反控大阵的动作,一切都只能让御龙剑在暗中进行。

  这就导致了一个弊端,那就是云笑控制护盟大阵的手段,其实严格说起来是一个假像,一旦梦千愁有所察觉,化解起来也是极为简单。

  当然,以云笑的手段,梦千愁想要重新拿回护盟大阵的主动权,那也是不可能轻易办到的,云笑也绝不可能让其成功。

  想来梦千愁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在知道不能重新拿回大阵控制权后,为了避免自己被那道光束轰伤,他当机立断,走了一条极端的路。

  既然不能重新控制大阵,甚至这门大阵反而会伤到自己,那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就是彻底破坏这门圣医盟的护盟大阵。

  云笑只是暂时掩盖了梦千愁先前那些阵旗的气息,但在这位帝宫大长老用精血为引之后,却是在那么一瞬间感应到那些阵旗的位置。

  毕竟那些阵旗都是梦千愁一根根换的,这么一瞬间的时间已然足够,他借着自己精血的牵引,直接引爆无数阵旗,彻底破坏了这门护盟大阵。

  这其中的因果说起来复杂,事实上也就在一念之间。

  梦千愁这人也极其果断,若是抓不住那转瞬即逝的机会,连他都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命运到底是什么。

  哪怕是只是一小半的护盟大阵力量,也会让梦千愁吃不了兜着走,虽然未必会让他像赵铁川那般灰飞烟灭,可重伤未必不能办到。

  在这种微妙的关头,梦千愁不想冒这样的险,因为他就算最终逃得一条性命,这次的任务失败,回到苍龙帝宫,也会受到极其严重的惩罚。

  苍龙帝宫宫规极严,哪怕梦千愁身居高位,也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他可是知道那两位帝宫主宰是如何的心狠手辣,未必便会在乎自己这个帝宫大长老的性命。

  不得不说梦千愁当机立断的决定,让得他化解了这一刻的危机。

  在那些爆炸声响起的同时,轰到他面前不到一丈距离的灰白色光束,瞬间便烟消云散了。

  饶是以梦千愁的定力,这一刻也不由惊出一背的冷汗,同时也为自己当机立断的决定感到庆幸不已,他已经能感应到那道光束中的磅礴力量了。

  “哈哈哈,云笑,原来你也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短暂的惊悸过后,梦千愁似乎是恢复了帝宫大长老的自信,听得他大笑三声,口气之中蕴含着一抹毫不掩饰的嘲讽。

  梦千愁的意思是在说,云笑刚才说自己反控护盟大阵的说法,就是在此虚张声势,害得他都差点信了,没想到化解起来这般容易。

  说实话,刚才梦千愁真是被吓了一跳,要不是灵光一闪用自己的精血引爆阵点,说不定此刻他已经栽在云笑手中了。

  不过现在嘛,梦千愁一朝重拾信心,认为自己是被云笑给忽悠了,自己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未必便比这个毛头小子差。

  对方只是用一种取巧的方法,这才临时反控了护盟大阵,如今大阵被毁,一切重回原点,以梦千愁的战斗力,绝不会怕了云笑。

  “云笑,不知道你这祖脉之力,还能坚持多久呢?”

  这或许才是梦千愁心中最大的倚仗,因为他知道云笑能达到至圣境巅峰的修为,只是靠着强悍的祖脉之力。

  可祖脉之力的催发,也是有一个时间限制的,受到的压力越大,战斗越是激烈,祖脉之力保持的时间就越短。

  此刻距离云笑催发祖脉之力,已经过去差不多一两个时辰的时间了,梦千愁就不信这小子还能坚持多久,一旦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要任由他宰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