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睡美人
作者:夏繁天      更新:2020-01-14 17:00      字数:6702
  回到阁楼,夏时立刻把霍妍的推测如实告诉了顾淞。

  顾淞听后先是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随后意味声长地笑了笑说:“她的想法倒是很有意思,但要调查起来可是件麻烦事,搞不好还要得罪人。”

  “得罪人是肯定的,毕竟我们把矛头指向自己人,他们对此不满也是在所难免的。”夏时耸了耸肩膀,内心却没有任何知难而退的意思。“对了,你之前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说你有个假设,到底是什么?”

  “跟小霍老师差不多的意思,我们姑且先从这方面入手调查吧。”

  “调查什么?你们已经有眉目了?”祁若南听到两个人说悄悄话,拿着一把指纹刷凑了过来。

  顾淞自然是信得过祁若南,实不相瞒地说道:“我们要查内奸,看看到底是谁给凶手通风报信。”

  “果然是我们自己人有问题吧。”祁若南露出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好奇地问道,“我们现在无凭无据的,你们打算怎么查呀?”

  “还不知道,先看看这起案子的调查情况吧。”夏时看着祁若南那双好奇的大眼睛,微微皱了下眉头说,“你快干活去,不该管的事情别瞎管!”

  “是,夏队。”祁若南冲夏时敬了个礼,转身走了几步却又回过头来,歪着脑袋问道,“难道所谓的内奸不是你们两个当中的其中一个吗?”

  “什么?”顾淞和夏时面面相觑了一下,异口同声地问道。

  “今天的案子,霍老师根本就没参与,我和陈姐直到刚才才知道李医生的身份,所以我们三个人是不可能通风报信的。那剩下的,有泄密嫌疑的人不就是你们两个了?除非……除非金水县的那起案子,凶手的同伙或者凶手本人是赵宏山队长的人,但那又没法解释今天发生的事情,所以……”她表情困惑地看着顾淞和夏时,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少顷,她痛苦地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再想这个讨厌的问题了。一想到自己的身边会发生这种事,一想到自己要怀疑身边的队友,我心里就感到非常不舒服。本该是并肩作战的同事,现在却成了暗中较量的敌人,这样的事我真的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可惜事与愿违,这样的事情偏偏就在我们身边发生了。”顾淞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在审讯室里与昔日队友针锋相对的场景。虽说那名年轻警官杀的是人贩子,虽说顾淞也对那些人贩子深恶痛绝,恨不得他们早点儿去死,但是一个人终究是没有权利去剥夺另外一个人的生命的,哪怕是为了正义也不行。如果法律纵容了这样的行为,如果这样的行为被更多的人所效仿,人们生活的世界很快就会变成人间地狱。

  所以,小丑鱼杀手无论如何都要抓,不管他们杀人的目的是什么,为民除害也好,伸张正义也罢,当他们开始杀人的那一刻起,本身已与恶魔别无二致。

  凌晨一点多,蒋佩瑶终于从麻醉中苏醒了过来。看到妹妹蒋新月一脸担忧地守候在自己的病床前,她神情恍惚了好一阵儿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脱离了那个恶魔的控制。

  几个月前,蒋佩瑶在直播平台上认识了一名粉丝。那个男人很爱看她表演,并且出手大方,常常给她送礼物。两个人私下加了好友,时不时会在网上聊天,一来二去就成了关系比较“亲密”的朋友。

  李霆是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头发蓬乱,脸上挂满胡茬,完全是一副不修边幅的邋遢模样。初次见面时,蒋佩瑶的内心是有些嫌弃对方的。她本以为那一次会是两个人唯一一次见面,却没想到那天过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很是微妙。

  李霆的身份是一名脑外科医生,这是让蒋佩瑶决定继续和他“交往”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母亲的病情,蒋佩瑶希望自己有一个当医生的朋友,关键时刻能给她一些帮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李霆的悲惨遭遇唤起了蒋佩瑶的同情心。

  蒋佩瑶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李霆曾目光忧郁地看着她,用真诚无比的语气对她说的那些话:自从失去了她,我的生活变得暗无天日。身为一名脑外科医生,我却没有任何办法挽救她的生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睡不起,这对我来说是最痛苦的折磨。这一年多来,我活得像一具行尸走肉,生活中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让我开心快乐起来。我开始沉迷于网络直播,想借此排解内心的空虚寂寞。于是,我遇见了你,并且被你的美貌深深地吸引住了。以至于现在,我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在网上见到你,这几乎成了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当时听到这些话,蒋佩瑶觉得既心酸又感动。她以为自己可以帮助这个失去了未婚妻和孩子的男人走出阴影,重新振作起来。

  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李医生没有欺骗她。他确实很喜欢她,但是那种喜欢却是极其恐怖和变态的。

  10月15号那天晚上,蒋佩瑶在家中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李医生打来的,约她在某个咖啡馆见面,说是要跟她谈谈心脏移植手术方面的事情。蒋佩瑶一直很相信李医生,从来没有想过对方会利用这一点来伤害她。

  她如约来到来到那家咖啡馆,见到了李医生。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不仅带了很多手术相关的资料,还煞有介事地讲了一堆她听不懂的医学知识。

  蒋佩瑶被弄得有些头疼,感慨自己书读得不多,无法理解李医生说的专业术语。李医生却笑着对她说,听不懂也没关系,反正看病救人这些事交给医生们就行了,她只需要准备母亲的手术费,到时候把母亲从老家接过来即可。

  随后,李医生提议去他家里坐坐,说是有些东西想给蒋佩瑶看,不方便带过来。蒋佩瑶已经非常信任李医生,自然没有拒绝这个邀请。

  两个人一起回到别墅,这便是噩梦的开始。

  李医生的别墅坐落在一片新建成的高档小区内,临近湿地风景区,是个环境宜人的地方。但因小区入住率低,周边也都是刚刚建成或正在修建的房子,到了夜间就显得十分荒凉。

  若是在平时,蒋佩瑶绝不会深更半夜跟一个男人来这种她不熟悉的地方。她害怕遇到坏人,怕被人骗财骗色,可李医生是她打心底相信的人,她不曾想过自己的命运会因为这份信任彻底被改写。

  李医生请蒋佩瑶到家里来,其实是为了让她见一个人。蒋佩瑶知道李医生的未婚妻因为那场意外不幸成为脑死亡患者,但她对“脑死亡”并没有什么概念,以为脑死亡患者跟植物人差不多。

  她跟随李医生来到别墅一楼的某个房间,看到的却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护理病人的画面。房间里没有病床,没有医疗器械,有的只是一个如同棺材般大小的冰柜。冰柜里躺着一名面色苍白的女子,双眼紧闭,面容安详,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然而蒋佩瑶明白,活人是不可能睡在冰柜里的。

  她所看到的“睡美人”,无疑是一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