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一步之遥
作者:轻浮你一笑      更新:2020-01-14 19:32      字数:15054
  宗主修炼室内,一股诱人的丹香弥漫。

  项云双手托举神农鼎,神农鼎内七彩光华闪烁,但他的头顶却是乌云滚滚,其中隐约闪烁着雷电光芒!

  “咔擦……!”

  随着一声巨响,黑云裂开,一道金色雷电直接轰砸而下,同时落在了丹炉和项云的身上!

  神农鼎颤动,发出嗡鸣,项云也是浑身一抖,面露痛苦之色!

  九品神丹,丹成,必有丹劫降世!

  项云虽然面露痛苦之色,但他双目却是死死的,盯着身前的丹炉,眼中露出无比兴奋之色!

  “虚天化灵丹,终于被我炼成了!”

  但这一切还没有完全结束,自己必须抵挡住这些丹雷,否则丹药会被丹劫所毁灭,一切成空。

  望着虚空中越发狰狞的雷电光影,以及不断下压的劫云,项云双目爆射出两道璀璨精光!

  “来吧,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区区丹劫,汝能奈何!”

  “轰隆隆……!”

  丹雷似乎感应到了项云的挑衅,轰鸣声响彻这片天地,一时间,天雷席卷,宛如九天银河倒卷而下,笼罩了整个修炼室第七层,将项云也笼罩在其中!

  时间一分一秒一秒的过去,丹城的天空,从深夜向着黎明过渡,这一夜过的似乎极快!

  而宗主修炼室内的天空,整整数日,雷鸣声不绝,天地充斥在电闪雷鸣的末日之中!

  终于,随着天地间,最后一道雷电肆虐,照亮了整个修炼室空间。

  下一刻,乌云翻滚着退去,烟消云散,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此刻,修炼室中央,一具焦黑干枯的身躯,俯身栽倒在地,他全身已经宛如焦炭,冒着滚滚黑烟,体内仅仅还剩下,一丝微弱的生气流转,已经是岌岌可危。

  这正是经历了这场丹劫的项云,此刻宛如一具枯木,面目全非!

  就在此时,他身下一阵悸动,突然,神农鼎从他身下飞掠而起,从神农鼎残破的鼎盖一侧,一枚通体晶莹如玉,鸽蛋大小的弹丸飞掠而出!

  弹丸周围,隐隐有一道七彩光晕环绕,它猛地掠出神农鼎后,围绕着项云周身旋转了一圈,旋即竟是人性化一般,警惕的退后,旋即朝着四面八方冲撞,似乎想要逃脱宗主修炼室!

  九品神丹,经历丹劫之后,已然开了灵智,岂会甘愿被人吞服?

  虚天化灵丹想要逃遁,它宛如无头苍蝇一般乱窜,虽然无法遁出,但项云此刻形同朽木,更无法出手将其束缚。

  就在此时,项云的丹田内,那一根银色枯枝之上,金色的细密斑点,开始渐渐扩大,继而将整根枝干都渡染成了金色!

  与此同时,漂浮在项云丹田处的,那一团已经黯淡无光自然之源,似有感应一般,竟是向着这一截金色枝干漂浮而来,旋即包裹住金色枝干。

  而金色枝干,就如同一颗小小的种子,将自然之源当做了养料,开始疯狂吸收能量!

  随着自然之源能量的注入,金色枝干渐渐变得光滑饱满,金光越发耀眼,照亮了项云千疮百孔的身体!

  而这一刻,一股莫名的吸力从金色枝干发散,整个修炼室都狂风肆虐起来,那在空间内四处逃窜的虚天化灵丹,似乎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更加疯狂的撞击修炼室的壁障。

  然而,它不可能破开宗主修炼室,而那股吸引力,却在变得越来越大!

  最终,虚天化灵丹难以逃脱束缚,被这股吸引力拉扯着,从项云口中吸入!

  丹药入腹,瞬间化为一蓬七彩光辉散开,随即便充斥项云体内!

  这一刻,这道七色光辉仿佛天降甘霖,项云腐朽的身躯,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筋骨、皮膜……都仿佛得到了新生!

  与此同时,就连项云早已经爆裂废弃的丹田,此刻竟然也开始修复裂痕,重新愈合……

  而那金色枝干兴奋震颤,将大部分的七彩光辉尽数吸纳!

  这一刻,它就如同已经发育完全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

  金色枝干一头连接着项云的丹田,扎根其中,竟是开始生长,一如当初项云修炼功德造化诀,第一次感应到的灵根……

  ……

  时间流逝飞快,转眼间,丹城迎来了黎明的曙光。

  大厅内,大魔王和苏瑾都已经在焦急的等待着项云出关。

  “这小子,再不出来可就来不及了!”大魔王有些耐不住性子,准备直接冲进去,将项云揪出来。

  然而,他才刚走到房门口,房门便被打开了。

  项云从中走了出来。

  “嗯……?”

  一看到项云,大魔王双眸中,不由露出一抹惊异之色。

  “嘶……你小子,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大一样了?”

  项云面带笑意的望着大魔王。

  “哦……哪里不一样?”

  大魔王露出疑惑之色,又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项云一番,越看越奇怪,最后他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你……你小子恢复云力了?”

  项云闻言,顿时面露苦笑!

  “呵呵……姑且算是恢复了吧。”

  “呃……恢复就是恢复了,什么叫做算是恢复了?”大魔王不满的嚷道。

  项云不置可否,心中也是有些无奈呀。

  此刻他又内视自己体内,丹田的确已经恢复如初,甚至其容量还要比先前大上数倍,可其中却只有细若游丝的一丝云力浮动,就宛如沧海一粟!

  项云发现,自己的修为并没有完全恢复,还需要继续吸收云力恢复修为,几乎是从头炼起,但他现在的修炼速度极快,就如同空杯装水,只需要不断吸收能量,恢复修为即刻。

  如今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打坐,项云就已经恢复到了七云武者之境,照这个速度下去,恐怕只需要两三个月,他的云力修为就能够恢复如初!

  而最令项云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在他丹田之上,一条细长的金色灵根连接着体内经脉,这正是项云新生长出来的“灵根”。

  也就是那根一直盘踞在项云体内的那截枯枝,在吸收了自然之源以及大部分虚天化灵丹的灵力后,竟是直接化作了项云的灵根。

  项云先前依靠功德造化诀,体内灵根数不断增加,明明已经达到了三十余条,如今却是再度变成了孤零零的一条,反差感实在有些强烈。

  但项云却是惊诧的发现,这一条金色灵根,极为奇特,坚韧程度以及吸收云力的速度,远非先前的灵根可比,甚至比当初,自己幻化成毁灭属性的灵根还要坚韧。

  而且,随着自己吸收五行能量,这条灵根似乎也会如同以前一般,继续生长出分支,生出更多灵根,就是不知道这枯枝所化的灵根,会不会对施展法则之力产生影响。

  项云如今还没有恢复到天云境,也不敢贸然使用毁灭法则和九阴之力尝试,毕竟如今自己只有一根灵根,虽然是变异后的金色灵根、

  也不知道,它能否够承受住毁灭法则和九阴之力的破坏力,还是等实力恢复到天云,灵根再生长一些,再尝试使用这的好。

  然而,除此之外,项云得到的最大好处,恐怕就是自己的体魄了。

  再经历了丹劫过后,虚天化灵丹为他重塑丹田灵根,连带着项云的肉身也得到了全新蜕变,肉身变得更加坚韧。

  而且当初修炼梵天真魔功,凝聚的气旋数量,竟是原本的数十个,自动凝聚到了三百多个,距离可以初步凝聚法身的“一千之数”,越来越近。

  最让项云震惊的是,如今他竟然能够感觉到,大宗师之境距离他也只有一步之遥,而且这一步,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踏出。

  然而,项云并不想现在就突破,否则一旦引来天劫异象,三大势力恐怕会提前出手,坏了计划。

  他已经做好了打算,等回到无名宗,就立刻闭关一段时间,等恢复了云力修为,再突破大宗师之境,到时候,即便是半圣也无法与他争锋,三大势力的账,也可以慢慢算了。

  因为一直处在修炼之中,项云也没来得及抽取大年初一的奖励,眼下他也没有时间耽搁,必须立刻出发。

  当下,大魔王回到血珠中,以免引人注目,而项云便带着苏瑾,前往焚丹谷内谷参加决赛。

  两人出发的时间,比平时要早上一炷香的时间。

  一路上,偶尔遇到其他宗门提前赶往焚丹谷的修士,项云还会热情的打招呼,没有露出丝毫异常之态。

  一路来到了焚丹谷内谷外,项云交付身份令牌后,进入内谷。

  此刻虽然大赛还未开启,但一进入内谷,就能够听到广场传来的嘈杂之声,以及不少强大的气息波动,今日炼丹大赛决赛,吸引了众多强者的目光。

  项云和苏瑾却是并未向着广场方向赶去,而是朝着距离广场不远处的一片竹林走去。

  走进入竹林深处后,在一座山丘后,两人见到了等候多时的七玄道人。

  七玄道人看到项云和苏瑾,连忙抛给二人,一人一枚灵符,急切的说道。

  “宗主,这是传送令符,你和苏姑娘拿好了,我们这就赶往传送阵。”

  项云闻言,疑惑道。

  “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去吗?”

  七玄道人点点头道。

  “玉峰正在炼制一炉九品丹药,无法分神,而传送阵就在焚天塔第八层,我以带你们去见谷主为由,在第八层用传送阵,将你们直接传送走就行了。

  焚丹谷强者如云,若是故意隐匿气息,反而会引人怀疑的!”

  项云闻言,不由赞同的点头,的确,以项云如今的隐匿手段,或许能够瞒住半圣,甚至亚圣也难以察觉。

  可是焚丹谷可是有圣级强者存在,若是鬼祟行事,恐怕还没有靠近焚天塔就会被拿下了。

  “好!我们走!”

  当下,项云、苏瑾在七玄道人的引领下,一路向着焚天塔的方向走去。

  因为大部分焚丹谷弟子,以及其他各大势力之人,都齐聚在广场,准备观看炼丹大赛的决赛,靠近焚天塔的方向,很少有人来往,即便有一些焚丹谷弟子见到七玄三人,也是立刻行礼拜见,不敢多问半句。

  但这一路上,却有许多道强大的气息,从三人身上一扫而过,项云等人的行踪,完全是暴露在大众视野之中,短短一段路程,苏瑾已经是手心渗汗,步伐略显僵硬。

  项云见状,直接拉过她的手掌,递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苏瑾这才稍微放松下来,只是脸颊微微有些泛红,不敢看向项云。

  三人一路畅通无阻,来到焚天塔外。

  终于有两名守卫焚天塔的焚天塔真传弟子,挡住了去路,这是两名青年弟子,皆有星河武王的修为,实力颇为不凡!

  “拜见七玄师叔祖,不知这位两位是?”

  七玄眉头一皱,冷哼道。

  “怎么,本座想要带两位客人进入焚天塔,还需要经过你们的同意吗?”

  “呃……”

  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名青年赶紧说道。

  “不敢不敢,七玄师叔祖说笑了,谷主下过命令,见您如同见到他老人家,我们岂敢对七玄师叔祖不敬。”

  “那你们还不让路!”七玄道人毫不客气的呵斥道。

  “这……”

  两人同时露出为难之色,那名青年解释道。

  “师叔祖,可是谷主他老人家在塔内闭关,他说过,除了七玄师叔祖您以外,其他人不得随意出入,我们……”

  两人目光看向项云和苏瑾,显得有些犹豫。

  七玄道人闻言,却是不怒反笑道。

  “哈哈……不错不错,不愧为焚丹谷真传弟子,果然谨守法度,一丝不苟。

  你二人放心,这位是无名宗的项宗主,这是他的师妹,是玉峰师兄亲自让我邀请他们到焚天塔,与师兄相见的。”

  “哦……”两人得知项云的身份,都是露出意外之色。

  那青年赶忙说道。

  “多谢师叔祖谅解,既是谷主之命,那我们这就上去通报谷主。”

  七玄道人却是不耐的摆摆手!

  “何必如此麻烦,我直接带人上去见谷主就行了,况且炼丹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和项宗主还要参加决赛,若是因你们耽搁了,你们承担得起吗?”

  此言一出,两人再度露出犹豫之色,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退到了一旁!

  见到这一幕,项云缓缓松开了袖袍中握紧的拳头,拉了拉苏瑾的有些僵硬的胳膊,跟着七玄道人一起走入了焚天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