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猫白死不瞑目啊
作者:踏仙路的冰尘      更新:2019-12-03 10:10      字数:5560
  “不会有事。”

  方玄笑着。

  对于这句话,颜无和猫白都选择无视。

  去接触魔兵不会有事?鬼都不会信这样的话。

  没有太多拖沓,等到夏邮调息差不多后,方玄就是向着目的地而去。

  “这次经历如此?”方玄询问夏邮。

  夏邮开口,“恩公,再给我几天时间我有望更上一层。”

  他言语谦虚,没有骄傲的意思。

  “难体唉。”

  颜无说不出的羡慕。

  方玄走了哪门子的狗屎运让一个难体这样死心塌地。

  想着他又看向夏邮肩上猫白,还有这只猫,也不是普通货。

  “难道是我家祖坟风水不对?”颜无嘟囔。

  家里坟都不冒青烟的。

  看看别人家,何止冒烟,看这情况坟都要上天了。

  大河湍急,宽十里,水黄而浊,数不尽的泥沙夹杂其中。

  水流声轰鸣仿佛千军万马过境,动心荡魄。

  方玄看了下位置。

  他沿河飞了一段,很快就是停了下来。

  “旱魃剑在这里?”颜无目中有灵光闪烁,天目开阖。

  其脸有疑惑色彩,这里找不到一点魔兵的痕迹。

  咚!

  方玄冲入河水之中。

  在湖底?

  颜无挑眉,没有犹豫跟了过去。

  夏邮灵气散发,一样跟随跳入大河。

  河内看不清,水太浑浊了,可这对于方玄等人来说不算什么,神念一张,景象变得清晰。

  大河很深,有着百丈。

  地下有小洞,似乎是一些溶洞通道,方玄钻入其中一个,车轻熟路的在里面穿行。

  时间缓慢的过去。

  他们在绕着的途中不断下潜,看这个路程,至少有万米深,身边也没有了河流水存在,是潮湿的地底。

  骤然!

  有一缕缕清风吹拂,风带着一种香味。

  前方是一个很大的地窟,溶洞上怪石凸起,呈现倒三角。

  嘀嗒声响起。

  一滴滴乳白色的液体从三角岩尖滴落。

  白色液体落在地上,顺着地上的小沟壑流进小坑。

  这里有小坑十几个,每个坑都溢散着香味,香甜清馨,亦是有光辉闪烁。

  “地心石乳。”

  猫白双眸发亮,瞬间出现在小坑边,喝着其中的白液。

  地心石乳,凡人喝了脱胎环顾,延年益寿,修者吃了一样有改善体质,淬炼自身灵力的作用。

  这是一种万能之物。

  炼器、炼丹、淬体都能用到。

  “万年地心石乳?”颜无闪身至坑边,指尖轻点地乳尝了一口。

  “你去装一些回来。”

  方玄对夏邮说道。

  其实不用等方玄说,夏邮已经动手了。

  一个小坑有十几斤地心石乳,这里十几个坑,总共就有几百斤!

  这是什么概念啊。

  在外界,地心石乳是按两算的,摆在他们面前是斤!

  “发达了。”猫白咧嘴。

  倏地,它动作慢了下来。

  眼帘中它注意到一个不同寻常的小坑。

  这个坑比寻常的都大,地心石乳颜色是墨色的,其上插着一柄剑。

  剑长三尺,巴掌宽,天命纹点缀剑身,其上有太古字,旱魃,妖冶诡谲。

  旱魃剑,剑身碧幽,剑柄漆黑,尽显不详的色彩。

  “变异地心石乳,堪比十万年份。”猫白口水直接留下来了。

  此刻的猫白一脸便秘表情。

  能想象那种感受吗?

  想拿那些地心石乳,却又无可奈何,想拉,拉不出来,异曲同工之妙。

  它艰难的将目光移开,落在一切罪魁祸首上,旱魃剑。

  太古三大魔兵之首,旱魃。

  得到这柄剑的人没有一个能安详晚年的,皆是死在了敌人手,要么干脆死在了旱魃剑下。

  魔兵噬主,这是公认的魔兵标准。

  旱魃剑更是将这个体现得淋漓尽致,随碰就没命,吞你血,吃你肉,还啃你的魂魄。

  方玄走进,伸手就是握住那旱魃剑。

  噗嗤……

  旱魃剑被他拔了出来。

  “走吧,该回去了。”方玄说道。

  “嗯?”

  猫白愣了下。

  完啦?

  它彻底懵在原地。

  别说它,颜无也是手中收石乳动作停在半空。

  “费劲千辛万苦,魔兵爆发吞噬血肉魂魄,最后僵持,然后引发地震,这里坍塌,最后时刻你收走了旱魃剑,九死一生,不对十死无生。

  方玄你是不是省略了些什么?”

  这发展怎么就开始和结尾,他们少看了过程啊。

  “哪来那么多经历。”

  方玄笑道。

  随即,他取出一个特殊容器灵瓶对着旱魃剑的地心石乳坑一招。

  石乳化一条小溪灌入灵瓶。

  另一边。

  颜无皱着眉。

  没那么多经历?

  确实是这样,难道是我看我家的小说看多了?

  肯定不是。

  事实就应该那样才对,方玄有问题!

  “四千斤!!”

  这时猫白惨叫声惊醒颜无。

  猫白捂着心口,它心痛,悲痛交加。

  那个小坑至少装了四千斤变异地心石乳,四千斤那是什么概念。

  最重要的那不是万年份地心石乳,是变异地心石乳,堪比十万年份!

  “给我点!”

  猫白不要脸的开口。

  它不管,它就要地心石乳。

  “给我点嘛。”猫白眼巴巴的看着。

  见方玄不为所动,它满地打滚,撒娇等等尽出,完全赖定方玄。

  “回去吧,地上凉。”

  方玄拍拍猫白脑袋,对着颜无和夏邮说了一声。

  他转身就是走出溶洞。

  “别想了。”

  颜无走过去拍了下猫白,安慰道。

  他倒是无所谓,本来就发现得慢,正所谓手快有手慢无。

  猫白就惨了。

  它先发现的,可没它份,只能干瞪眼。

  没办法,旱魃剑就在那插着,靠近会死人的,也就方玄这个不正常的握着愣是什么事没有。

  这句话说不安慰还好。

  一安慰,猫白心态崩了。

  “你们听到没有,你们听到没有。”猫白大叫。

  它对着方玄三人喊道。

  “什么声音?”

  夏邮看去。

  “心碎的声音。”

  猫白一脸的认真,猫某心碎,稀碎啊。

  “那你怎么没死。”夏邮无语。

  猫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死了。”

  “那你还睁着眼?”

  “死不瞑目。”

  “可你还在呼吸。”

  “猫某人咽不下这口气啊!!”

  猫白惨叫!!

  夏邮不想和这猫待下去,默默的将收走地心石乳上交给方玄。

  “恩公这是我刚刚收……”

  “咻!”

  一道橘黄色光闪势。

  夏邮伸出去的手瞬间缩了回来。

  猫白要虎口夺食,可惜,没抢到。

  “安心做你的猫。”

  颜无补刀,扎心……

  ……

  PS:求推荐票!读者大大支持下冰尘吧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