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平稳
作者:罗十十      更新:2019-12-03 05:31      字数:5420
  “那你们为何不进门看看,看桥蓝姑娘都病成什么样子了,真是一点也不操心,你们几个担得起这个责任吗?”郑陌生气的样子倒是让人觉得还是挺害怕的。

  桥蓝本身就晕晕乎乎的,再听见郑陌训斥下人的声音,就觉得自己脑袋上围着一对苍蝇在嗡嗡嗡的叫。

  “郑陌,你别怪她们了,她们候在外面也不知道。”桥蓝声音听起来有点哑,身子看起来很虚弱。

  “桥蓝,你现在不说说他们,将来他们还是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所以你千万不能心软。”郑陌说的振振有词竟让桥蓝无法反驳。

  “没事,夏栎去请大夫了,估计也就马上回来了。”桥蓝的声音听起来楚楚可怜,一点没有平时的活泼。

  “夏栎去了呀,夏栎那姑娘也是个好姑娘,办事就是让人放心呢,你们几个,多和人家学着点,今日就算了,要是以后还是这个样子,老夫人知道了,可是要重罚的。”

  “是,郑姑娘。”几人退下。

  退出屋外,走远了,其中一人为刚才受的气愤愤不平:“她还没嫁给咱们家二少爷呢就这样,要是以后结了婚,那还了得。”

  “哎,你就别说了,看这情况,想必也是八九不离十了,以后咱们还是不要惹这位祖宗了。”

  几人纷纷摇头,走远了。

  夏栎领着大夫从门外走进来时,路过庭院时遇见了二少爷,马上行礼:“二少爷好。”

  元彻面上平静,询问的目光看着身后的大夫,夏栎马上看懂了,立马解释到:“二少爷,姑娘生病了,全身发烫,像是受了风寒,奴婢去请了大夫过来瞧瞧。”

  听见这个消息,元彻眉头一皱:“何时的事?”

  “就是从老夫人哪里回来之后,姑娘在房子里躺了一会,多半是受凉了。”

  元彻起步,刚好遇见从门口走进来的王妈妈,王妈妈看见他要出去,立即问道:“二少爷要出去吗?”

  元彻点点头,看着她,王妈妈说道:“老夫人让奴婢过来请二少爷和桥蓝姑娘过去用餐,二少爷这是去哪?”

  “哦,是这样的,王妈妈,姑娘好像受凉了,身子发烫,奴婢担心,请了大夫过去瞧瞧,二少爷也是担心,过去看看。”夏栎马上解释到。

  “桥蓝姑娘怎么会受凉,严重吗,要不奴婢也过去瞧瞧。”王妈妈一听是桥蓝生病了,想着过去看看也好。

  “不必,王妈你回去告诉祖母,我迟点过去。”元彻说道。

  王妈妈点头称是,赶紧让开路,看着几人走远,就向老夫人的院子走去。

  老夫人见是王妈妈一人,问道:“怎么,彻儿拒绝了?”

  王妈妈摇摇头:“奴婢进去的时候正好碰见二少爷要出去,奴婢就问了一句,说是那桥蓝姑娘似乎是受了凉,夏栎请了大夫过来看,二少爷也过去看了,奴婢想着也过去瞧瞧,但是二少爷让奴婢回来告诉老夫人,说是他晚点过来,奴婢就回来了。”

  元老夫人眉头一皱,看向王妈妈:“她?刚才还不是好好的,怎么一会去就这样了?”

  王妈妈回到:“奴婢也不清楚,要不咱们也过去瞧瞧,看看发生了什么?”

  元老夫人摇摇头:“不用,现在彻儿对我的看法还是存在意见,就不要做哪些他反感的事了。”

  王妈妈觉得老夫人说的有道理,点点头:“这郑姑娘不是过去看桥蓝姑娘了吗,等会咱们问问她。”

  桥蓝觉得眼睛困的不行,脑袋又疼又晕的,甩了甩,猛地觉得周围全是星星。

  夏栎到的时候,桥蓝的脸已经白成了一张纸。

  郑陌看着门外走进来的元彻,眉上一喜:“彻哥哥,你也过来看桥蓝啊,她烧得厉害,我刚才换了毛巾,瞧着她这会挺难受的。”

  元彻点点头:“辛苦。”

  听见这两个字,郑陌身子一怔,可还是什么也没说的站在一旁。

  大夫搭上桥蓝的脉搏,面上神情从轻松变为凝重,夏栎在一旁看的心揪在一起:“大夫,姑娘这是怎么了?”

  过了一会,大夫站了起来,面上依旧沉重,仿佛不太相信:“这姑娘身子确实烫的厉害,脸色瞧着也像是受了凉,可是我方才把了姑娘的脉搏,竟然什么问题都没有,不对呀。”

  元彻眸色一变,走上前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桥蓝,将手搭上桥蓝的脉搏,果然和大夫说的一模一样。

  “这样就只能开个方子调理调理了。”

  元彻对夏栎说道:“领了方子,从账房哪里拿些银子,送大夫回去。”

  夏栎领命,手示意到:“大夫,这边请。”

  大夫点头致意,跟着夏栎走了出去。

  郑陌这会才开口:“彻哥哥,大夫说没事,可是桥蓝身子烫的厉害,究竟是怎么了,让人看着蛮担心的。”

  “无碍,你先回祖母哪里,我稍后过去。”

  郑陌欠身行礼:“好的,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彻哥哥可千万要开口啊。”

  元彻点点头,然后听着门从外面关上。

  桥蓝身子依旧烫得厉害,元彻皱眉搭上她的脉,脉搏依旧平稳,没什么问题。

  扶起坐正,将真气输入桥蓝体内,没过多久,桥蓝面上表情平稳,没有先前那么难受了。

  桥蓝身子一软,倒在元彻怀里,额头上的汗珠慢慢的掉落,从脸上滑下,元彻伸出手轻柔的擦掉,似乎是不再痛苦,她在他的怀里睡得很安稳。

  “姥姥,我错了,我会回去的,姥姥,您别生气。”桥蓝似乎做了什么梦,梦里开始说起了梦话。

  郑陌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

  夏栎回来的时候,房间里就只剩下床上躺着的姑娘,她不似先前那么痛苦了,睡相很平稳,脸恢复了一丝红润,她先前还纳闷呢,怎么别人发烧都是脸红红的,姑娘为何就是惨白惨白的。

  不再想这些,替桥蓝捏了捏被窝,往茶杯里倒了水,将火盆里的木炭往中间推了一下,就坐在了床边守着床上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