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婚礼
作者:小溪东流      更新:2019-12-03 09:10      字数:12422
  117

  “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跑!”灰袍男人阴冷而沧桑的声音传来。

  话音刚落,一道剑锋朝他们横扫面来,薛玉恒提气跳跃,瞬时已经飞到了树杈上,第二道狠厉的剑锋接踵而来。

  白苏在薛玉恒怀里,知道自己就是他的负担,一来他受了重伤,二来她的重量不轻,高速运动不停的消耗着他的体力。

  可她也知道,薛玉恒一旦放开她,那个男人的剑锋立马将她分成两半。

  所以他紧紧的抱着她,一刻不敢松懈。

  “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死的!”白苏被甩得头晕,可她也清晰的认知这个事实,“放开我吧,你能逃出去!”

  她右手就放在他胸口,满手的鲜血,骇人惊心!

  “别说这种傻话,我怎么舍得放开你?”薛玉恒的声音带着微喘,可见他很吃力,那个男人紧紧逼着他不松半分。

  “那你们就做一对苦命鸳鸯吧!哈哈——,”那男人猖狂的笑!

  “作梦!”薛玉恒一声怒吼,似乎因为男人猖狂的笑而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只见他手臂一震,袖口处射出两支白色暗器,白苏看不清,但只听那男人啊的一声落地。

  似乎被中创了,而且是在腹部。

  薛玉恒带着白苏落地,松开她,而后又是一个电光火石之间,人已消失,不,他没有消失,而瞬间移动到了灰袍男人的身后。利剑狠狠的刺入他的后背!

  “你怎么会……”男人口中溢出鲜血!

  “是你太小看我了!”薛玉恒冷冷的道!

  利剑拔出,薛玉恒人影再次消失,男人虽然受了重创,也因为薛恒的消失而心惊不已,他竟然抓不到他的位置,这是大忌!男人挥舞着长剑,寻找他的位置。

  却在一个转身之间,看到薛玉恒的人影,而灰袍男人的脖子同时也出现一道血痕,他连说最后一句话的时间和机会都没有,就这样瞪大了双眼,死去。

  白苏心惊内跳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手脚冰冷。

  薛玉恒杀了那个高手,没有停下,转身就向薛明辉那边跑去,仅是两三招的功夫,就将那剩下的三个黑衣人解决了。

  薛明辉身上有多处刀伤,不过还好,都是皮外伤。

  妙音子和叶十三他们也在此时赶到了!

  为他们处理伤口,整顿休息。

  “姐姐,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白苏来到杨素素身边!

  “我没事,可是他……”杨素素着急得落泪,薛明辉手臂上,大腿上,后背,前胸都有不同程度的刀伤,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姐夫会没事的!”白苏安慰道。

  薛玉恒在确定二哥没事之后,来到了白苏身边,抓着她上上下下打量,她身上的血迹,不过还好,都是他的血,她没有受伤。

  “我没事,倒是你!”白苏见众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薛明辉身上,反而忽视了薛玉恒这个同样受了伤的人。

  白苏伸手想要扯他的衣服看伤口,“让我给你包扎!”

  “别动,疼……”薛玉恒带着撒娇的口吻道,但还是任由白苏解开他的衣带。

  薛玉恒其实已经想开了,自己就是个傻子,长久以来都在与素素姐争风吃醋,其实完全没有必要。

  白苏心里有姐姐,在意姐姐,这是人之常情。

  就像方才,她第一时间跑过来关心姐姐的安危,而后才想起他也受伤了。

  他是吃味的,可这种过度的吃味是没有必要的。

  素素姐与她有血缘关系,她第一时间关心姐姐,理所当然。

  薛玉恒也是在这两天与二哥试着谈了心,这才豁然开朗。他没办法成为她心中的第一位,那便成为第二人吧!

  没有必要在意这些名次,她心中有他,这便足矣!

  虽然受了伤,可薛玉恒的心里是甜的!

  这里是分割线……

  两个月后苏文郡主府

  杨柳氏喜滋滋的拿着一封信进了白苏的书房!

  是的,苏文郡主正是白苏,目前她的新身份是皇上的义妹,御林军统领薛玉恒的未婚妻子!

  自从姐姐杨素素和姐夫薛明辉远走高飞之后,白苏就搬到了这郡主府坻来了。

  邢富随姐姐去了云南,叶十三和相宜姐姐都回去杭州了。白苏身边瞬间少了好多人,可用的人也少了。不过还好,杨柳氏是个温和体贴的人,将府里的事情都处理得很妥贴。

  而生意上的事情邢富也安排了两个得力的助手给她用着。

  薛玉恒就过份了,他自己在朝中任了官职之后,薛家堡生意上的事情就全都交给了她。

  一来,两家的产业也是互通有无的,白苏处理起来应该不会太难,二来,他目前在朝中任职,分身乏术,三来,这些事务日后都是要交给当家主母的,她提前适应一下工作,日后真正接手的时候,不至于手忙脚乱。

  真亏他说得出口,当时若不是皇上和皇后在场,她都要对他动手了!

  不过幸好,他还算有点良心,把林落意也一并给了她。

  林落意虽然外表浪了点,但能力却很强,这一点毋庸置疑,两人配合起来,虽没有像与邢富那般默契,却也不差。

  只是苦了林落意,需要理解白苏在做生意上的那些手段,还是需要时间磨合的。

  此时,书房中,白苏正在努力跟林落意解释她想要做的事情和想要达到的某种效果,林落意是打从心底里佩服白苏的,年纪轻轻,这做手意的手段也十分了得。

  她的思维和思路甚至比男人都强,甚至连以前的旧主,薛明辉都不及她。

  “青儿,这是云南来的书信,你看看!”杨柳氏喜滋滋的将信交给白苏,想来她是看过了。

  “快给我看看,都说了什么?”

  “是你姐夫写来的,说你姐姐精神头好多了,他们也在云南住下了。”杨柳氏说道。

  “嗯,那就好,终是会慢慢好起来的!”白苏欣慰了!

  除了薛明辉的来信之外,另一封则是邢富的来信,说了生意上的一些事情,有许多困难,也有许多不可预想的惊喜。

  杨柳氏见两人还有事情要谈,识趣的离开了书房,去给两人准备些茶点。

  出门时正见她们的准姑爷刚好到门口。

  “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今天不用上朝?”远远的,白苏就听到他与杨柳氏的声音了。

  “自然是想你了!”薛玉恒一路走进门,笑容灿烂,这精神头,一定有什么好事!

  “咳……”白苏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贼笑的林落意。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又不是没见过你们两你侬我侬的样子!”林落意翻了个白眼!

  “今天还好吗?”说话之间,薛玉恒已经来到她身边,而白苏也起身向他走去。

  “嗯,都还好!”

  “我可不好!”林落意白眼再次翻了起来,“薛玉恒,我可告诉你啊,你这未过门的媳妇儿已经把属于我们薛家堡的军需单子挪到白家来做了!”

  “我交给她做的!”薛玉恒淡笑道,趁机将她抱在怀里。

  “你有什么意见吗?这可是我用自己的美色换来的!”白苏有些得意的道。

  “美色?”林落意坏笑的看薛玉恒。

  “哎喂,就亲了我一下,那也叫美色诱惑?”薛玉恒目瞪口呆的看着怀里得意的小女子,是不是他答应得太快了,早知道就该要求些更过份的了!

  “当然啦,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喂喂,你们两能不能停一停,别在我一个单身人士面前恩爱,我很不平衡!”林落意非常不满两人亲昵的样子。

  “你也可以找一个人跟你恩爱呀!”薛玉恒有些得意。

  此刻,他确实是该得意的,事业顺遂,婚事也订下来了。只等日子一到,他便能将她娶进门。

  最主要的是,她心中有他!

  “对了,跟你们说件大快人心的事情!”这是他今天没有上朝的主要原因,“昨夜,太平公主身边的人传来消息,公主在庙里自杀身亡,而公主府里的几位世子也都被关押起来了!”

  太平公主死了,说她是自杀,是皇上念及姑侄一场,给她留了方面。

  在历史上,她是被皇上逼死的,几位世子也被皇上赐死了,唯一留了一位世子,但是哪位世子,她也记不清了。

  这些,想必都是皇上和薛玉恒的杰作,经历了那么多年的内斗,这一切终于是结束了!

  白苏沉默,她没有亲自为思允和和泽报仇,因为她确实没有那么强的实力。

  薛玉恒看到她沉默,“皇上让我接你一道,去思允的坟前上个香!”

  “好!”

  “在想什么?”薛玉恒担忧的问,他以为她应该开心的。

  “在想思允,还有和泽郡主,当初若不是我做错了决定,不将她送进公主府……”

  “这不是你的错!”

  “我只是感叹,我知道即使公主死了,思允姐姐和和泽郡主也回不来了,我想她们,想在土蕃的日子,一路走来,能一直陪在身边的很少很少。”白苏很想珍惜某些东西,或者该说某些人。

  “我会一直陪着你,不论你到天崖海角!”

  “说得简单,若我说想去云南呢?”

  “那我便陪你去云南!”

  “我说的是定居,生活,你愿意吗?”

  “只要是有你在的地方,便有我!”这是薛玉恒深情的表白。

  “可是皇上那边,还有你御林军统领的身份,你真的愿意放弃吗?”

  “这些东西于我而言都敌不过万分之一的你,入朝为官是为了帮助皇上,若是你想离开,我便与皇上辞行。”

  如今太平公主已死,朝局也会日渐稳定起来,皇上也就不会再需要他了。

  白苏心头是热烈的,久久不能平息。

  以前她一直都羡慕姐姐有薛明辉,可如今她不羡慕了,因为她有薛玉恒。

  三个月之后京城薛家堡

  今天是薛家与白家的大喜之日,苏文郡主下嫁于薛家堡的薛玉恒!

  婚礼盛大,派头全是按照公主出嫁的礼仪执行。

  主婚人乃是当今圣上。

  大有朝中权贵出席,小有生意上的一些商家伙计。

  只是白苏做为新娘,不便出面招呼宾客。

  邢富回来了,自然有他处理,薛明辉和姐姐也从云南回来了,还有杭州的叶十三和孙相宜。

  姚思远因为被派去了北镜,无法回来参加婚礼,由姚家夫人代为送上了贺礼。

  姐姐杨素素作为长辈,为她作了盘头礼。

  之后的迎新娘,拜堂,送入洞房,她都只是按照喜娘的一言一行照办。这婚结的可真是一点参与感都没有。

  因为全程被盖头隔绝了。

  哪怕是入了新房,喜娘也不让她取盖头,加上新房里还有其它送嫁的姑娘在,姐姐更是说不吉利,她只能忍着。

  拜堂小片刻之后,薛玉恒进了新房,在喜娘的指引下,一步步完成了礼仪!

  薛玉恒本想留在新房与白苏亲近亲近,正想打发了房中其它人,皇上却进来非拉着他出去喝酒不可。

  今日新婚,哪能那么容易就放过他?

  真到深夜时分,薛玉恒这才醉熏熏的回来了。

  “怎么自己揭了盖头?”薛玉恒有些不乐意了,他等这一刻都等了四年了,怎么就到最后一刻功亏一篑了!!!

  大写的不满!

  “……”白苏正在吃点心,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只见薛玉恒走到床前,拿了盖头就要给她盖上,“过来,盖上!”

  “很重要?”白苏抓着他的手不解的问。

  “很重要,你可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嘛,你十四岁,我们认识到现在,我整整等了四年了!”

  白苏被他的四年说愣了,在她快十五岁的时候,当时李隆基还是太子,思允姐姐和和泽都还在,薛玉恒还只是个混迹青楼楚馆的纨绔子弟,也就是在那一次游湖。

  白苏知道他想娶她,只是把他的话当成了玩笑,更不知道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毕竟那个时候的她还没长全,也就是个半大点的孩子,放在二十一世纪,也仅是个上了初中的小女生。

  而后来的这几年,他对她亦步亦趋,从未遗漏!

  他为她差点舍了命,向她妥协了很多事情。

  她白苏再怎么不识趣,都该明白他的真心了!

  白苏接过他手上的盖头,走了两步坐到床上,很乖巧的把盖头盖到了自己头上。

  然后从盖头边缘看到他的鞋子,还有红色喜庆的滚云边衣角。

  杆秤慢慢的揭开盖头,他充满喜色的笑脸,让她忍不住笑了。

  “看来你是真的很开心能嫁给我!”男人坐到她身边,他的体形很高大,是她的一倍之多,将她抱起放在双腿上。

  “当然啊,这么好的夫君,怎么能不高兴?”双手捧着他的俊脸,白苏就亲了下去。

  “皇上已经允了我,待我们成亲之后,我便可以卸任御林军统领一职,到时候我可以陪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我们夫妻二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谢谢你,薛玉恒!”

  “你当要谢我,多为我生几个娃娃补偿我才是!”

  “你无赖……”

  ……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