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作者:元一一      更新:2020-01-14 15:47      字数:9648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第一百八十章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第一百八十章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薛福把赵秀才一家招呼到另一张空着的桌子坐下,又去厨房拿了几个干净的碗来,给几人一人倒了一碗水:“这大冷天的,路上风大,吹坏了吧?大家喝口热水暖暖身子。”

  就是没招呼几人吃饭。

  老薛家的早饭是算到人数做的,也就是一家大小将将够吃,要是赵秀才家只来个把人,大家一人匀一点出来,也能将就混个七、八分饱,可赵秀才家一来四口人,这要是招呼他们吃饭,老薛家人就全都要饿肚子了。

  本来嘛,若是平常李招弟在家的时候,最多就是上灶再做一回。

  可如今李招弟在跪祠堂,家里做饭的人是薛老太,本来就不情愿干活,这几天又一直不高兴,让她再做一次早饭,那是想都别想。

  薛福不想去触薛老太的霉头,省得到时候老薛家又闹得鸡犬不宁,所以赵秀才一家人想在老薛家吃早饭的想法那是注定要落空的。

  薛福道:“如意,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你要回娘家,也不知道提前给家里带个信,而且这么大冷的天,怎么好让你公公婆婆还有学文陪着你一起吹冷风?”

  这话明着是训斥薛如意,其实是在说赵秀才一家不懂礼数,大清早不打招呼就上门。

  赵青松自从考上秀才之后,那是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被薛福这么一说,脸面上就觉得挂不住,又自诩读书人,跟粗鄙的乡下人计较这种小事有失身份,只好当作听不懂,低头喝水。

  李月桂端着碗,眼睛不停的往饭桌面上瞟啊瞟,可惜老薛家的人只当看不到,根本没人搭理她。

  李月桂愈发觉得老薛家人小气,连顿早饭都不舍得招待他们,那明年他们家老爷跟学文去考试的时候,就更不能指望从老薛家借钱了。

  这样抠门的亲家,对他们赵家当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不赶紧踹掉,还留着过年吗?

  原本为了先蹭一顿饭才摆出的好脸色早就崩不住了,听到薛福这么说,当即把手里的碗往桌子上重重一放,说道:“可不就是不懂事!”

  “她一个妇道人家,自己有了身孕不知道,还敢跟学文动手,把我们赵家的金孙弄没了!”

  此言一出,薛福大惊,这才发现薛如意的脸色十分难看,而且身上的衣裳十分单薄。

  薛福忙进屋去拿了件袄给薛如意披上:“如意,你,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薛如意是被李月桂直接从床上拉出来推上牛车的,身上自然没穿什么厚衣裳,一路牛车坐下来,早就冻僵了,下车进门的时候也是李月桂给她推进来的,只是老薛家的人没注意到。

  此时披上一件袄子,身上才缓和过来,抬起自进门就一直低着的头,问薛福道:“爹,我娘呢?”

  她要找李招弟,告诉李招弟赵家人的真面目,让李招弟给她做主。

  跪祠堂这种事实在是不好当着外人说。

  薛福看她脸如金纸,说话有气无力,好像随时要倒下去,忙道:“族里有事,你娘要在那里呆几天。”

  薛如意没想到李招弟会不在家,那谁来给她做主?

  她心里一片绝望,再次低下头去。

  薛福眼看着原本朝气蓬勃的薛如意此时死气沉沉,心里大为不忍。

  按道理,闺女小产这种事情,怎么也轮不到他一个当爹说什么,可现在李招弟在跪祠堂,薛老太摆明了不高兴,他要是不管薛如意,就没有人管了。

  薛福就道:“如意,你既然小产了,怎么不好好在家里休息?就算要回娘家,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大冬天的吹冷风,你这是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回事。”

  就算流了孩子不是小事,赵家人也不能不顾薛如意的身体,大清早带着人找上门。

  这是要干什么?

  他们赵家人把孩子弄没了,还想找老薛家的麻烦?

  何况大房就一个闺女,虽然没有儿子那么重要,也是被从小疼到大的,此时遭了这么大的罪,薛福自然对赵家不满。

  薛福看向赵学文的目光就不善起来,声音严厉:“学文,如意年纪小见识不够,不清楚这其中的厉害,你是她的相公,怎么也不劝着点,就由着她胡闹?”

  李月桂一听就不乐意了,高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家闺女把我们家金孙弄没了,还想要我儿子哄着?你们老薛家的好家教,养出来的闺女祸害我们赵家,还想不负责任?”

  李月桂说话就说话,偏要逮上老薛家,薛老太大怒,心里憋的那口气一下子就往上冲,喝道:“李月桂你闭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薛如意嫁进赵家,出了事那是赵家的责任,跟老薛家什么关系?你满嘴喷粪乱嚼蛆,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李月桂相公孩子都在边上,那是胆气壮得很,何况她今天就是冲着老薛家来的,现在要是退缩,等下还怎么跟老薛家的人谈条件?

  所以李月桂毫不示弱对薛老太道:“你们老薛家做得出来,还怕让人说?”

  薛福皱眉:“亲家母,如意嫁进你们赵家,就是赵家的人,孩子也是在赵家流掉的,怎么就成了老薛家的责任了?”

  李月桂冷笑:“可别喊什么亲家母,我可没那个福气,做你们老薛家大房的亲家母!”

  此话一出,老薛家众人齐齐变色。

  薛福“蹭”一下站起来:“赵秀才,你们赵家这是什么意思?”

  赵秀才咳了一声,说道:“薛福兄,这事呢其实是这样的,这个吧,当年跟我们赵家订下儿女婚事的是老薛家二房,可你们老薛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却把大房的闺女塞给我们赵家。”

  “这,不地道啊!”

  薛福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赵秀才想说什么就明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

  赵秀才看了李月桂一眼,自己端起碗喝水。

  李月桂收到他的暗示,知道赵秀才是读书人,有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丢了读书人的脸面,所以这种时候,就该是自己这个秀才娘子出面了。

  李月桂轻蔑道:“意思就是,你们老薛家这是骗婚!必须得给我们一个交待,得向我们赵家赔礼道歉。”

  ““大房的闺女我们赵家给你们送回来了,你们老薛家把二房的闺女嫁过来才行!”

  “不然,我们赵家就去县衙告你们老薛家骗婚!”

  老薛家的人全都惊呆了。

  “放屁!”薛老太用力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碗筷都跳起来。

  她大怒道:“你们赵家当我们老薛家是什么?我老薛家的闺女,由得你们赵家说娶就娶,说不娶就不娶?”

  薛如意听到这里,眼神终于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