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我们神仙是不能谈恋爱的
作者:梦里几度寒秋      更新:2020-01-14 22:16      字数:8538
  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的文家夫妇,从自家女儿嘴里知道了他两被救走的过程后,第一反应也是只觉得有点不太真实。

  在大修行者便是修行之路尽头的此方世界,余烬这手段,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大修行者天下不足双手之数,是修行中人最顶端的存在,然而还需要衣食住行,并不能完全超凡脱俗,更别说撕裂虚空了。

  余烬所展露出来,是神话传说中才有的力量!

  “请问先生是仙人吗?”在感谢过余烬的救命之恩后,文以承便忍不住这般问道。

  你们还真是亲生父女……

  余烬闻言,则是默默的看了文以承一眼。

  当女儿的这样鄙视他。

  当爹的还是这样鄙视他!

  于是,余烬认真且严肃的回答道:“我是普通人!”

  突然感觉自己这把年纪活在狗身上的文以承:“……”

  难道是他对普通人这个定义有什么误解吗?

  这般想着,文以承试图从余烬脸上找出一丝开玩笑的迹象,然而他越看,就越觉得余烬是在说真话,没有一丝撒谎隐瞒的意图。

  因为这位也不像是喜欢说假话的人……

  毕竟这位可是连截郭书经的鸽子,然后改人家信这种事都能非常自然地说出口的!

  想到那封信上的内容,文以承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从没想过,有人居然能一本正经的那样夸自己!

  饶是文以承,面对余烬都是忍不住心中疯狂吐槽。毕竟他就是因为那封信才决定将女儿文清清许配给面前这位的!

  虽然最终意外的救了自己,而以这位救自己的方式,在弄清楚这位立场前,宋梁帝无论如何是不会杀他了,这让文以承的内心格外复杂。

  没有人会想死,生命的本能便是求生!

  如果可以活着,文以承自然想活着,他在宋梁帝猜忌他从而想要杀了他的时候,只不过是想以死明志罢了,他想以此来表明自己对皇帝的忠诚。

  这是他的气节!

  所以,文以承对于余烬救了自己,还是非常感激的。

  他见余烬没有交谈的意思,便立即告辞离去,而过了片刻后,文以承却又带着他的师妹夫人回来,夫妇二人向余烬行了礼后,文以承满脸尴尬的说道:“先生,是文某方才疏忽了,还请先生救一救文某府内的下人,他们跟随文某多年,却是遭了池鱼之殃。”

  不过这时,文清清却走了进来,颇为不以为然的说道:“爹娘,你们为了这件事来找朱哥哥啊?朱哥哥把你们当众救走,你说那个昏君还敢杀小荷她们吗?”

  “是文某糊涂了。”文以承听到自家女儿这么说,心底的那点算盘顿时熄了。

  文清清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他只不过是想借此来试探一下余烬而已。毕竟,余烬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大修行者尚且畏惧军阵围杀,但这位,就凭他出手救了自己的手段,文以承便清楚,恐怕集结宋朝一国之力,都奈何不了对方。

  这样的人,一旦起了别的心思,那么……

  文以承光是想想就头皮发麻。

  他虽然感激余烬的救命之恩,但是,他也是宋朝的臣子!

  文以承的夫人这时候却是忽然看了自己女儿一眼,自己养大的女儿,终于还是外向了……

  余烬其实和他们没什么好说,因此见他们没话要说后,就起身走开,来到外面,将千岁的花盆拿了回去。

  这会儿的功夫,想来太阳晒得差不多了。

  文以承见状便赶紧过来套近乎,他广交好友,自然懂得也很多,能投人所好,于是说道:“先生,这是在种花?想来先生种的花一定很不一般。”

  余烬顿时站住不动,斜睨着看他。

  这里又有一个乱说话的。

  (→_→)

  “我在种树。”余烬只好再次纠正。

  “种……种树?”

  文以承的神色一呆。

  在花盆里种树?

  怎么听起来那么像是在逗他呢?

  这花盆里要是有点盆栽样,那么倒也可以算是在种树。但这盆里,除了土以外,他看来看去,好像还是土啊……

  “对的,爹,朱哥哥就是在种树。”虽然没看到过树的影子,但这并不妨碍文清清这会儿帮着余烬说话。

  文以承很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憋了回去,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和他的师妹夫人赶紧拉着文清清走远了。

  ……

  走到县衙内的一处墙角位置,文以承见这地方四下无人,便小声问他女儿:“这位先生,当真是朱才俊?”

  “是啊,怎么了?爹不是你给许的婚事吗?你还不清楚?”文清清点了点头,不由略有些怨气的说道。要不是“朱哥哥”出乎意料的强大,那么那一日她和她爹娘的见面,便是最后一面了。

  “我是因为郭兄那一封信,当时爹爹也是完全没办法,但是……谁曾想那封信是这位先生伪造的。”文以承一脸的一言难尽神情。

  “我不管,这次要不是朱哥哥和我说,我求他救你们,你们可就再也见不到这么可爱的女儿了!”

  文以承的夫人闻言,便赶紧哄文清清。

  文清清生气归生气,但根源还是对他爹娘太在意了,所以她娘哄了几句,她便顺坡下驴,答应着原谅他们了。

  然后,文以承的夫人便问道:“清清,你和娘说实话,你和那位先生确定婚事了没?”

  自己生的女儿,当娘的自然清楚是什么性子。

  “娘你说什么胡话,我只是一个凡人,怎么可能和谪仙人朱哥哥成亲?”文清清这会儿却是连连摇头,在没有见到余烬那通天彻地一般的手段前,文清清是心动的,然而在见识过后,出身修行世家的她,便立即没了那样的心思。

  她在余烬面前,感觉到了自身的渺小。

  就像是蝼蚁一样。

  所以,文清清再也没了想要把余烬拿下的念头。

  毕竟故老相传,仙人是不准成亲的,不然要违反天条!

  “谪仙人?他不是说他是普通人吗?”文以承的夫人不由奇怪道。

  “娘你该不会真信了吧?”文清清顿时很震惊,她娘居然这么好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