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所谓法力,炼精化气。
作者:晨曦于乾      更新:2020-01-15 01:03      字数:10728
  “那个,叔叔再见啊。”

  陈歌轻手轻脚出了门,一边把门带上,看起来流利而自然。

  当然,如果没有里面三个瘫倒在地的医师就更完美了。

  此时,医师部内高层们看着监控。

  忽然,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这小子是医师学院的新生吧?据说心智只有十岁,这一看果然如此,滑头滑脑的。”

  有人悄悄询问:“追吗?”

  “不追。”三十来岁的医师开口:“小孩子嘛,让他玩两天,就在他坐下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把他的身体数据扫描了,结果什么都没发现。”

  “有些秘密,靠科技是无法解析的,还需要他自愿。”

  医师部门外,沈浪与他父亲早已经等在那里,还有个陈歌不认识的女人。

  不过看她和沈浪三分挂像来看应该是他的母亲。

  “老陈,这边,这边!”沈浪兴奋的打招呼,就这么一段时间他就适应过来了。

  不过也对,沈浪在学校应该经受过一段时间的恐怖洗礼,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

  陈歌微笑着,不由加快了一点步伐。

  希望医师部晚一点发现肖智生他们三人的异常,陈歌可不想刚出来就被抓进去。

  然而就在此时,车灯射来,一辆黑色而又厚重的别克车缓缓驶来。

  车辆在陈歌前面停下,阻隔沈浪几人的观看。

  砰!车门打开,陈宋荷捂着嘴巴跑了出来。

  “呜呜,儿子你没事吧?你怎么跑到庆山小区了,电话也不给妈妈打一个。”

  “你知不知道,医师部十年前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和今天多像。呜呜……”

  她紧紧抱住陈歌好像一放手就会失去他一般,泪眼婆娑:“妈妈再也不丢下你了,妈妈已经说服了你后爸,他已经同意让你回家了。”

  陈歌一言不发,在这个女人身上,感受到无奈,庆幸,开心,激动等情绪。

  母亲对后爸用了说服两个字。

  显然她后面找的这个男人不喜欢自己,这大概也就是为何要把自己急急忙忙送走的原因吧。

  可惜陈母不知道她把自己送去的是怎样的学校,陈歌与沈浪等人了解过,他们都是被医师学校“骗”进去的。

  父母并不知道那些福利机构,那些特殊学校,那些好学校,其实都是杜撰。

  “先上车,先回家。”陈母拉着陈歌进了别克车。

  陈歌没有抵抗,他毕竟不是真的心智年龄十岁,很多东西没人比他明白。

  在向沈浪简单道别之后一起上了车。

  别克车内是七人座的,此时开车的是陈母现在的丈夫。

  在后一排座位是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他们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陈歌,没有说话,显得怯生生的。

  陈母拉着陈歌介绍:“来,这是你后爸,杨叔叔,你要是觉得可以也可以叫他爸爸。”

  她指的,是那个开车的男人。

  陈歌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但他没有说话,显得极其不礼貌。

  “哼。”开车的男人不满。

  陈母心中咯噔一声她强颜欢笑道:“儿子啊,这是你的弟弟妹妹,弟弟叫杨歌,妹妹叫杨妙妙。”

  “弟弟妹妹好。”陈歌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

  “哇。”两个小家伙顿时就哭了委屈巴巴的叫爸爸。

  “吱!”

  别克车一个急刹在路边停下,男人一脸不耐的转过头:“陈歌是吧?可以下车了。”

  “老杨,你怎么能这样?”陈母哀求:“你可是说好了的,我们说好……”

  “是说好了,可你让他叫我爸爸,怎么到了这里变话了?不是我儿子,凭什么要回我家?”

  “老杨!”陈母有些怒了。

  老杨脸色很沉,如同外面夜色一样的沉:“你不用发火,这么多年你从家里挪用钱财给这小子治病以为我不知道?要么他下车要么你把这钱还上!”

  “你都知道了?”陈母的愤怒顿时化为惊恐。

  她还?她拿什么还?在医院内每天的花销至少几百,十年下来她一个女人还得起吗?

  “啪嗒。”

  忽然,一侧传来开门声,陈歌直接下车了。

  “儿子,别下车。”陈母死死抓住陈歌,满脸的无助。

  陈歌看得心中一疼。

  他轻轻握着陈母的手:“妈,你别激动,咱们欠他多少钱?”

  “太多了……”陈母无力而又绝望。

  老杨冷哼一声:“她估计自己都不知道吧,我告诉你小子,一共是两百二十七万,如果你叫我声爸爸,这两百多万我就算了。”

  “两百二十七万吗?”陈歌了然,他强硬的把陈母塞进车中:“妈,等我十天,十天后我会拿着钱来找你。”

  至于叫他爸爸?呵,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切,十天?两百多万你拿的出来吗?对了,你那张银行卡里本来有十万,既然你不认我,那我冻结了。”

  老杨油门加速,直接开车离开。

  只留下了陈歌在街道上,引起周围的指指点点。

  陈歌叹息,他从怀里拿出那张银行卡随手丢在地上,冻结就冻结吧,他要是知道这是别人施舍的也不会接。

  不过还好,他手机没落下。

  拿出手机,拨通了沈浪的电话,如果要赚钱,陈歌觉得对现在的自己应该很轻松。

  他大脑里所掌握的东西,是这个世界的无价之宝。

  能够不依靠鬼而击杀鬼。

  用身体融合鬼之后才能成为医师,但他陈歌不需要。

  “喂,老陈打我电话干嘛?我还以为你是个孤儿呢,话说你啥时候回来啊?我来接你,我爸也说要请你吃饭。”

  “嗯。沈浪,你说话算话吗,现在来接我吧。”

  陈歌情绪并不是很高,他虽然有成年人的思想,但是有些情绪不是思想不思想,成熟不成熟所能左右的。

  “咋啦?”沈浪在另一边听出不对:“老陈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陈歌看了看四周:“金环大道东路公交车站。”

  “马上来。”

  陈歌挂了电话,有些无奈,梦中的地球他孤身一人,醒来后却还是孤身一人。

  他掏出怀里的那块稻草人留下的木头,尝试着转移注意力。

  这是一块上等的符料,用来画符会有显著的威力提升。

  他怀里的驱邪符只剩下了五分之一,是一次性消耗品。

  但如果把驱邪符刻录在这块木头上,就能达到多次使用的效果。

  用完其中的能量后可以充能。

  其实,这股能量可以称之为精神力,也可以称之为法力,法力,就是陈歌对自己胸口热流的称呼。

  每次道德经颂念都会出现,这就是法力。

  至于真气,或许也是灵力,也是灵气,颂念黄帝内经时出现的暖流就是了。

  如果按照道家的等级划分,那么陈歌觉得此时自己处于炼精化气的初期阶段。

  炼精化气,炼取自身之精,天地之精,化为一股法力之气。

  这两天他感觉自己快踏入中期了,到时候这块木符应该可以刻画更高级的符箓。

  陈歌此时在思索,道教内的五雷符威力到底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