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偷心奸贼!又要浪翻天
作者:沉默的糕点      更新:2020-01-15 01:57      字数:17776
  云中鹤话音刚落。

  “当!”

  顿时里面的琴弦断了,然后传来了一阵杀气。

  云中鹤继续朝里面走了进去。

  “镪!”里面传来了拔剑之声。

  “你想死的话,就再往前一步试试看?”接着传来女人冰冷的声音。

  云中鹤一咬牙,直接推开门,走进了楼阁之内。

  片刻后!

  传来了一阵剑劈砍的声音。

  “砰!”

  里面的桌子被劈了。

  “砰!”

  里面的凳子被劈了。

  “你再敢往前一步,我就杀了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女人道。

  又片刻后。

  传来了亲吻声。

  再然后,传来云中鹤的惨叫声。

  接着,传来女人的哭泣声。

  “你这个孽障,当日无情抛弃我,今日为何又来招惹我?”

  ………………

  半个时辰后!

  宁清背着身体,依旧在哽咽抽泣。

  “你就只会作贱我吗?”

  云中鹤没有回答。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宁清又问道。

  云中鹤道:“云万血那个恶棍天天都在找你,想要祸害你,所以你当然要藏得好一些,住在一个他不敢来的地方。你和澹台浮萍是闺蜜,整个无主之地你唯一能躲的地方,也就是她的秘密别院了。”

  宁清怒道:“现在你又得逞了,又成功践踏我的尊严,你滚吧。”

  云中鹤柔声道:“清儿,我嘱咐你的事情,千万别忘记了啊。”

  “滚!”宁清忍无可忍,直接掀开被子,一把将云中鹤踢了下来。

  云中鹤道:“宝贝,真的十分重要,关乎命运啊。”

  “滚,滚,滚……”

  ………………

  云中鹤走出了秘密别院,来到外面的树林。

  井中月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唉,经历过宁清这样的绝色之后,才更加明白井中月究竟有多美。

  “主君,走吧!”云中鹤道。

  井中月睁开美眸,翻身上马,和云中鹤共骑离去。

  从头到尾,她一句话都没有问。

  足足好一会儿,井中月道:“她很关键吗?”

  “对!”云中鹤道:“在接下来的博弈斗争中,宁清至关重要,直接关乎输赢。”

  这真是奇怪了,经历了上一次事件之后,宁清在无主之地应该没有任何影响力了啊。

  她已经失去了权威,失去了公平公正,唯一有的只有美丽的容颜了。

  怎么可能决定斗争的输赢?

  ………………

  澹台家族内。

  第一诸侯澹台灭明依旧在舀水。

  莫秋少主躬身拜下道:“侄儿来向澹台家主请罪。”

  澹台灭明挥手道:“时间宝贵,直入主题。”

  “是!”莫秋少主道:“昨日我莫氏家族出了大丑,被裂风谷的云傲天玩弄于鼓掌之中。”

  澹台灭明道:“再直接一些。”

  莫秋少主道:“接下来,云傲天肯定会来澹台家族向您要求联姻,只有这样裂风谷井氏家族才能真正渡过危机。若不出意料,他会用白银盐场来做聘礼,为井无边迎娶澹台浮萍小姐。”

  澹台灭明道:“这个聘礼,是足够大方的。”

  莫秋少主道:“在此,我也为舍弟莫幽向澹台浮萍小姐求婚。”

  澹台灭明道:“莫幽?可是大西书院的第一才子?几年前他在毕业大考获得第一名,并把第二名远远甩在身后,我见过他,对他的才华也非常惊艳。”

  莫秋道:“正是舍弟,论武功他不如我。论文采,我差他很远。澹台浮萍小姐也是大西书院第一才女,和舍弟莫幽,天造地设的一对。”

  澹台灭明道:“我没有记错的话,浮萍比莫幽大了几岁?”

  “三岁半!”莫秋道:“女大三,抱金砖。另外我莫氏家族愿意献上三千铠甲和兵器,加上每年落叶领三成粮食作为聘礼。”

  这个手笔,真是天大了。

  三千铠甲和武器,本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关键这更是向澹台家族表示,莫氏家族没有扩军的野心,从此之后愿意俯首称臣。

  这里天气很热,一年两季粮食没有任何问题。

  所以落叶领每年产量三百万石左右,三成就是一百万石。

  这一百万石粮食的价值,可超过白银盐场每年五十万两的收益。

  大争之世即将到来,粮食的价值远超银子。

  所以莫秋这聘礼远超裂风谷给的白银盐场。

  为了断绝裂风谷生路,为了断绝云中鹤生路,这莫秋可真够大方的。

  澹台灭明从活水中舀了一壶,然后开始煮茶。

  煮好茶,便为莫秋倒了一杯。

  这态度明显好转啊。

  莫秋道:“侄儿,还有肺腑之言。”

  澹台灭明道:“说。”

  莫秋道:“云傲天此人太妖,破坏力太大,不适合活在这个世界上,更不能让他在无主之地兴风作浪。”

  澹台灭明道:“此话怎讲?”

  莫秋道:“他神不知鬼不觉地让签好的契约自燃灰飞烟灭,而且还伪造了一份完全看不出破绽的契约。他能模仿我父亲的字迹,祝天放院长的字迹,那明日也能模仿您的字迹,届时他带来的危害完全是不可估量的。”

  顿时,澹台灭明目光一缩。

  莫秋道:“他有这等本领,破坏力太强了,应该立刻除之。”

  澹台灭明没有说话,只是又为莫秋倒了一杯茶。

  莫秋没有继续煽风点火,而是静静饮茶,然后等待澹台灭明的回应。

  整整半刻钟后,澹台灭明终于开口了。

  “莫秋你回家去,让莫幽来一趟,和浮萍见见面。”

  莫秋大喜,起身拜下道:“是!”

  然后,莫秋离去,翻身上马,离开澹台城,返回洗玉城。

  云中鹤,你若再敢来澹台家族求婚的话,只有死路一条了。

  ………………

  井中月和云中鹤回到了裂风城内。

  “那个人,准备好了吗?”云中鹤问道。

  冷碧道:“已经准备了半个多月了。”

  云中鹤道:“井无边练得怎么样了?”

  冷碧道:“练了整整两个月,简直天赋惊人,毫无破绽。”

  云中鹤道:“那个墓穴准备好了吗?”

  冷碧道:“完全妥当了。”

  云中鹤道:“把那个人叫进来吧。”

  片刻后,一个人走了进来。

  是一个老熟人,就是云中鹤摆摊算命遇到的那个老乞丐,给他送饭那个。

  他其实是裂风城的一个密探,云中鹤刚刚在偏僻处摆摊算命就被他盯上了,因为他觉得非常怪异。

  之后许安蜓小姐姐给云中鹤送了一次饭,也被他看到,并且汇报上去。

  总之,云中鹤差点在这个人身上翻车。

  “拜见云傲天大人,从今以后我就是您的走狗了。”那个老乞丐进来之后,立刻五体投地拜下,目光无比谄媚。

  云中鹤看着此人良久,不断点头,他果然是最佳人选。

  “训练了那么久,结果如何?”云中鹤问道。

  那个乞丐道:“练习整整几个月,加上药物,已经毫无破绽。”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云中鹤问道。

  那个乞丐叩首道:“奴才叫花满楼,您以后就叫我小花吧。”

  云中鹤闻之大笑。

  此战他准备几个月了,绝对是志在必得。

  出发,前往澹台家族!

  ………………

  澹台家族内。

  澹台灭明依旧在水车面前舀水。

  “裂风城,锦衣司,第三主簿,云傲天,拜见澹台大人。”云中鹤拜下。

  澹台灭明道:“你就是云傲天?”

  云中鹤道:“是,小人便是云傲天。”

  澹台灭明道:“何事?”

  云中鹤道:“来向澹台浮萍小姐求婚,我裂风谷愿意献出白银盐场所有收益,作为聘礼。”

  澹台灭明笑道:“真是好大的手笔。”

  眼下的局面非常清楚。

  裂风谷危机未解,反而愈演愈烈。

  仅有的那点粮食,吃不了多久了。

  想要破局,想要夺回落叶领,必须和诸侯盟主澹台家族联姻。

  澹台灭明道:“云傲天,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

  云中鹤道:“盟主请讲。”

  澹台灭明道:“你是如何让那两份密约在盒子里面灰飞烟灭的?”

  云中鹤道:“非常简单,井中月城主的大印上有一种叫白磷的物质,是我研制出来的。天气凉快的时候,它非常稳定。而天气一热,它就会自燃。”

  澹台灭明道:“这般神奇?”

  云中鹤道:“我表演给盟主看。”

  然后,云中鹤小心翼翼拿出一只瓷瓶,里面放着的是白磷。

  瓷瓶里面所有的空气都被抽走了,所以它不会自燃。

  云中鹤将白磷倒在一张纸上,然后放在阳光之下照射。

  仅仅片刻之后。

  “轰……”白磷直接自燃了,将那张纸烧得灰飞烟灭。

  澹台灭明道:“真是让人大开眼界,那么关于那份契约怎么回事?也就是莫氏家族愿意归还落叶领的那份契约,莫也不可能签字的。”

  云中鹤道:“那份契约是小人伪造的,不管是莫也城主的字迹,还是祝天放院长的字迹,我都能模仿得一模一样。”

  澹台灭明道:“是吗?那我的字迹呢?”

  云中鹤道:“也能模仿得一模一样。”

  澹台灭明笑道:“云傲天,你还真是多才多艺啊。”

  云中鹤道:“我从小生长在市井,就是擅长这些奇技淫巧。”

  澹台灭明道:“那你就模仿我的字迹,写几个字看看?”

  “好!”云中鹤道:“我已经带来了。”

  云中鹤献上一张纸,上面就是模仿澹台灭明的字迹,随便写的一段文章。

  拙劣得不堪入目的文章,澹台灭明肯定没有写过。

  看这云中鹤模仿他笔迹写的这篇文章,澹台灭明的目光越来越凝聚,越来越冷。

  因为这和他的笔迹真是一模一样啊,连他自己都看不出任何破绽。

  然后他笑道:“真是神乎其技啊。”

  云中鹤道:“盟主大人过奖了,对于我的求婚提议,您觉得如何?”

  澹台灭明道:“我本是爱才之人,但你这才艺太妖了,恐祸乱我无主之地。所以你这双手,我没收了。”

  “来人,将云傲天的双手砍掉!”

  随着澹台灭明一声令下,进来了几名武士,直接将云中鹤的双手按在桌面上。

  一名女武士举起战刀,猛地落下,就要将云中鹤双手砍断。

  “慢!”云中鹤大喝道:“澹台家主,你这是要砍掉你的未来霸业吗?我来给你表演一个奇迹,如何?请您做好思想准备,因为接下来一幕会很震惊。”

  ……………………

  注:本书1月1日上架,紧张得无法呼吸!

  有推荐票的恩公,请赐我几张,让我喘气也能轻松一些,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