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0章 禁卫营哗变
作者:宁逍遥      更新:2019-11-17 16:58      字数:7322
  “宁逍遥,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顾任欲用尽全身力气大吼一声,抬手一道狂猛的灵气已经炸了出来,酒楼的二楼半边都被炸塌,寒风顿时倒灌了进来,呼啸不已!  宁小凡冷笑:“半步金丹又如何?

  真以为我今天不敢斩你吗?”

  “那就新旧老账一块算,宁逍遥,原先我还惧你三分,现在你既然自己不要和平,那我就严正法办,杀了你,城主也不能怪我!”

  “你就不怕警备营哗变?”

  “哈哈,跟阙星寨结亲之后,数十名筑基高手为我们所用,别说你的警备营,就算是张家、步家,也不在话下!”

  顾任欲此时也是气急眼了,什么话都是顺嘴就流。

  宁小凡满意地一笑,他转头对着楼下喊道:“你们都听见没有,顾家跟阙星寨结亲之后,你们张家、步家都会被清算,还等什么,反了吧!”

  禁卫营一群族兵早就是按捺不住了,原来大家都是四大家族,凭啥让一个姓顾的天天骑脖子上拉屎?

  要不是家族的长老有令,他们才不触这个霉头,现在正好有了宣泄的通道,何乐而不为?

  中央大街顿时乱成一团,分别朝着两拨接亲的人杀了过去!  顾任欲见城下大乱,知道自己口误失言,这次就算活着回来也是难逃一死,于是将怒火转移到了宁小凡的身上:“宁逍遥,我顾任欲口误失言,今天难逃一死,但我就算是死,也得让你陪我一块死!”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宁小凡话音刚落,手中鬼蜮天刀已经射了出去,一道紫色流光将顾任欲身后的墙壁炸得粉碎。

  “宁逍遥,昔日你帮我疗伤治病,我还让你三分,你现在没有一处让我忌惮,我何惧之有,你还真把你自己当战神了不成?

  你区区一个筑基中期,妄图战我半步金丹?”

  “唉,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蠢而不自知。”

  宁小凡摇头叹息一声:“既然这样,等会你到下边去,让白无常给你投个好胎,报我的名字,下辈子兴许还能做个人。”

  “我呸,还做个人,我QNM!”

  顾任欲抬掌打了过去,宁小凡抽身闪过,双方站在一起,脚下酒楼如纸糊的一样开始飞速瓦解。

  ……  顾盛国领着儿子和接亲队伍,正兴高采烈地往前走,突然前方杀声震天,无数禁卫营的族兵们掩杀过来,顾盛国大惊之下急忙组织反击,可是他身边区区数十个顾家子弟怎么可能是数百个神境的对手?

  顷刻间就被乱刀砍死,顾盛国带着儿子在身边亲信的保护之下朝着顾家撤退而去,身边到处都是暴虐的士兵,见人杀人逢鬼斩鬼,血光一片,哀嚎震天。

  “禁卫营怎么叛变了,到底怎么回事!”

  顾盛国仓皇逃进一处民宅,身边仅剩下两三个筑基高手,正在与不断赶来的警卫营族兵血战,并且发信号弹求援,顾家的子弟倾巢出动,赶来增援。

  “已经查清楚了,据说是刑罚长老口不择言,惹怒了张家和步家的族兵,才引发了禁卫营的哗变!”

  “这个蠢猪,现在这个时候,前有宁逍遥这个强敌,我们能联合张家与步家就算不易了,还敢在里面搅屎!去,马上把宁逍遥找来,速速平定叛乱,事成之后,我让他当刑罚长老!”

  “他来不了了,此事就是因他而起的!”

  噗!  顾盛国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来,昏迷不醒。

  ……  话分两头,阙星寨的铁娘子此次结婚,那可是震惊全寨的大事,自然而然,身边的护卫也不会少,十几个筑基高手开路,现在大变,十几个筑基对付围攻他们的神境那简直是绰绰有余。

  这边接亲的队伍倒是没什么损失,铁娘子也懒得管金雎城的内乱,立刻趁乱杀出去,撤走了。

  ……  金雎城,张家。

  张修诚早知今夜不太平。

  这是什么荒唐事,堂堂一个城主的少爷,娶个老娘进来,就算顾盛国着急扩充势力,也不至于如此下作么!  他自己作为金雎城的合纵长老,走访各城,知道各城的长老和城主都把这件事当成天大的笑柄,他自己都感觉脸上无光,跟吃了屎一样。

  “报,执事长老到!”

  张修诚转过身,看着报信的弟子,道:“宣。”

  不一会儿,步雍匆匆而来,张修诚看着一脸焦急的步雍,淡定地问道:“步长老,怎么了?

  今夜北城杀声震天,我这里倒还算清净,总不是新郎见到新人都能当他老娘所以怒了,口不择言,引起大祸吧?”

  步雍急急地说:“张兄,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开玩笑!你恐怕不知道吧?

  我刚从城主府那边赶回来,中央大街已经打翻天了,这是金雎城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动乱,你我需要早做准备,免得被波及啊!”

  张修诚大惊失色:“什么?

  !步兄,坐下,慢慢说。”

  步雍坐下,啜了口茶,焦急不已地说:“张兄,今天本来一切太平,城主的少爷娶亲,从中央大街迎亲到北城顾家的新房,中央大街已经净街了,所有商户不得营业,沿街被禁卫营的族兵们把守。”

  “谁知警备长老宁逍遥非要在中央大街的醉仙楼喝酒,前来巡查的刑罚长老大声呵斥,呵斥之时,连宁逍遥带着警备营和我们两家都给骂了一遍,这禁卫营你我两家的族兵本身就不服顾家的管教,现在直接炸锅了,朝着接亲两家杀了过去。”

  张修诚皱起了眉头,这顾任欲是得了失心疯了?

  顾家现在真是一步错步步错啊,顾盛国大病不愈,神志昏迷跟阙星寨的老太太接亲被传为笑柄,现在顾任欲又激起哗变,看来顾家真是大势已去了。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顾任欲死在乱军之中了?”

  “那倒没有,顾任欲杀出去了,在一幢民宅之中被护卫死守着,等待顾家子弟来增援,宁逍遥的警备营一动不动,阙星寨已经撤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