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点拨
作者:熊津      更新:2020-01-14 17:49      字数:9334
  “你呢?”张竞又问忙活个不停的成安南。

  “鹅也洗(我也选)幻海,”咬着笔帽的成安南含含糊糊地说,“师父ku哪我ku哪。”

  三个人,答案一水的“幻海”,夏震宇摸摸头,凑趣地说:“要不我也去幻海?”

  “那不行。”

  李栎摇头,“一个战队最多选俩人。你去不了。”

  夏震宇:“……”

  你徒弟说去的时候,你咋不这么说呢?

  “去海市吧,”说着李栎往远处一指,“你看海市摊位前面多冷清。”

  一旁听着的张竞:“……”

  但他不得不承认,海市的摊位确实冷清。

  依照上赛季的排名,每支战队在体育场中间都支起了一个个的摊位。每个新秀都可以抓紧时间,在这些摊位前走走看看。

  这算是组委会给选手最后一次了解战队,更改志愿的机会了。

  做好决定的新秀,只要把手里的志愿卡放到体育馆最后面的一个大箱子里,就算递交成功了。在这之后,就如同赌场上买定离手,如果落选了,再想改也没有机会了。

  从昨天晚上开始,各个战队就连夜忙活着布置,现场场馆里的情景活像大型的博览会现场。

  每个摊位上面都摆着些装帧精美的宣传册,但这些宣传册印刷得再漂亮,也比不上某些摊位前挂着得当家选手的大幅海报吸睛。

  每支战队的明星选手,往往是吸引新秀加盟的第一动力。

  bb最神气,除了blue和black,又连夜定制加印了管若洋的形象,并排放在一起。而幻海输人不输阵,沈晗的单人巨幅画报足有两人高。

  天狼更绝,干脆是3D的。

  郎拓本人直接现身了。

  “卧槽!”

  “郎拓大神!”

  新秀们一窝蜂地涌上去,将郎拓团团围住,让他寸步难行。

  李栎远远的看着,又转向张竞:“怎么样?想好了吗?”

  张竞看了看甲级战队前悬挂的海报,又看了看那边被围得密不透风的郎拓,再将目光移向海市摊位,忍不住想叹气。

  而海市的摊位前,挂着许青和金成炫的海报,犹如两个门神一样对视着。

  这是多没有自知之明,这俩人一点偶像气质都没有,还被放了这么大。这直接导致海市门庭冷落车马稀,还没有排名靠后的战队有吸引力。

  “海市今年成绩不错啊,”张竞心里啧声,但嘴上还是说着,“能去海市,就是很运气的事情了。能去海市,就是很不错的选择了。能去海市……”

  “那你就去呗。”

  张竞嘴里边神神叨叨嘟囔着,活像红牛喝多了的样子,李栎忍不住打断他,看向他手里列得满满的本子。

  之前张竞到各个的地方转了转,听了一圈壁角回来后,手上的本子里都是写写划划的内容,根据这些边边角角,交叉对比着新秀和战队间的意愿,推算着其他人的选择。

  李栎在旁边看着--这是用做题的热忱在画图表啊!

  “既然去定了你表哥的战队,那你还这么认真干什么?”

  张竞手中的笔顿在了纸上。

  “……就因为他我才不想去,我不想被受额外的照顾,也不想活在他影子下面,我要靠自己闯出名气。”

  他顿了顿,自嘲地摇了摇头,“呵,但又怕落选。”

  张竞的话让旁边的郑熹微皱了皱眉,这话明明是在说他,不知道为什么,她听了有点别扭。

  李栎听出张竞话里话外强烈的自尊心,以及掩藏在那些自尊下面的不自信。

  “你要这么想的话,那你还是别去海市了。”

  张竞霍然抬头,看向说话的李栎。

  就见他很是认真地继续说道,“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不能见如来。”

  张竞:“……”

  “靠!听不懂,说人话,”张竞有点抓狂地说,“装什么大师,你就不能简单劝我‘follow your heart’,‘追逐心里的光’之类的吗?”

  李栎露出“你在想peach”的表情:“你听不懂就算了,我是借你点拨我师妹呢。”

  “……”张竞郁闷。

  “师兄,我也没听懂。”

  李栎:“……”

  他只好解释道:“就是希望你能不要一根筋。要是方向错了,只会离目标越来越远,多选几支战队吧。”

  “可是,幻海是我的执念,和我姐一个战队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

  “嗯,既然这样,那就算了。”李栎点点头,每个人心中的愿望都不一样,就不再说什么了。就像他心里放不下战胜天狼一样。

  …………

  天狼的摊位前。

  “哎呀妈呀。”

  郎拓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抓过手边的矿泉水瓶猛灌一气。

  从门口到摊位只是短短的距离,但却是他走过的最艰难的道路,基本上一路挤过来的。没想到那帮新秀那么热情,甚至比粉丝还要热情。

  也是,毕竟关系到自己的前途,肯定会上点心。

  余光看见又有人走近,郎拓抬头,发现是李栎。

  “你竟然还亲自来选秀大会了,看来bb给了你不少压力啊。”李栎笑着对他说道。

  虽然真身只见过一两面,但李栎内心对郎拓的熟悉感,却让他说起话来透着股自然而然的熟稔。

  “没办法啊,人才寒冬,后继无人啊。”郎拓叹气。

  “不至于,真不至于。至少在这个场子,哪个新人谁不想选你们战队啊?”李栎看向那边又再度涌过来的新秀们,“不选也是因为怕落选。”

  “那你来不来?”郎拓直接问。

  “我不去。我和他们可不一样,击败你们是我的执念。”李栎依旧拒绝干脆。

  郎拓愣了愣,这是多大的怨念,怎么产生的?

  没等他在说什么,李栎冲他晃了晃手中的志愿卡后,转身走开了。

  “大神——”

  一眨眼的功夫,真正的新人们又围上来了。有人欲言又止,有人期期艾艾,还有人试图用眼神和郎拓交流。

  更有人试探性地问:“大神,你看我适合去哪支战队啊?”

  郎拓:“……”

  他长得像算命的吗?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为什么要问他?

  郎拓有点后悔,他不该来啊。

  但最近,天狼上下有点焦虑。

  简而言之,是对“逼格要掉”产生的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