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间接的摊牌
作者:风中的失落      更新:2019-10-10 02:39      字数:10074
  开封府城,巡抚衙门。

  义军副总管张东涛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书,神色平静。

  张东涛看到的文书,绝大部分都是由牛金星和宋献策起草、通报前方战果的文书,其中不乏牛金星和宋献策代表闯王李自成下达的某些命令,譬如说如何管理河南、陕西以及山西境内诸多的民生事宜,如何调遣留在地方上的义军军士等等,其中有一条命令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要求张东涛在两个月到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迅速调集二十万义军军士,进入北直隶,准备开赴大明京城,且张东涛还要保证河南等地的稳定。

  这一道命令,表现出来李自成准备进攻大明京城、夺取天下的决心,同时也要求张东涛想方设法招募军士、稳定地方局势,要知道驻守河南、陕西与山西等地义军的总人数不过十五万人,其中有张东涛和李岩直接统领的十万人,其余五万人则是散布在陕西和山西等地。

  尽管有李岩、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的建议,李自成对于扩大地盘也有了与以往不同的认识,但是不管是李自成,还是义军之中大部分的高级将领,还是没有能够完全认识固守地盘的重要性,譬如说李自成这一次率领大军进攻北直隶,其麾下统领的大军总兵力达到了百万人的规模,按照张东涛和李岩的分析,李自成完全不需要率领那么多的军士,可以留下数十万的义军军士巩固和守卫陕西和山西等地。

  张东涛的认识不一样,从这道命令里面,他看到了危机和危险。

  经过大规模的征伐,河南、陕西和山西等地,人口锐减,短时间之内想要招募近二十万的军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牛金星和宋献策代表李自成下达这道命令,无疑就是觊觎张东涛和李岩率领的这十万义军军士,表面上看,牛金星和宋献策给了张东涛两个月到三个月的时间,让张东涛想方设法去招募军士,到时候无法招募到二十万军士,张东涛只能让自己麾下的十万军士进入到北直隶,归于闯王李自成直接指挥。

  实际上,这就是剥夺张东涛对于义军的指挥权。

  如果换做以往,张东涛会认为这是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的建议,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敏锐的察觉到,这就是李自成亲自下达的命令。

  李自成已经拿下了北直隶的广平府、顺德府和真定府,接下来就要进攻保定府,一旦义军拿下保定府,将直接面对大明的京城顺天府,从诸多的文书来看,义军的进攻非常的顺利,几乎没有遭遇到像样的抵抗,沿途的朝廷军队,要么弃城逃跑,要么打开城门投降,义军不仅从城池中获取到大量的补给,还进一步的壮大了军队的规模。

  如此情况之下,哪里还需要张东涛想方设法从河南等地招募二十万义军军士前去驰援。

  张东涛想到了很多种的可能性,不过最终的分析是,李自成已经对他张东涛不是很放心,不放心他统领着十万大军,就好比当初李自成怀疑罗汝才一样。

  张东涛甚至可以断定,一旦李自成率领义军攻陷了大明的京城,稍微的稳定下来之后,很有可能对他张东涛动手。

  一山不容二虎,张东涛在义军之中的威望不一般,很有可能影响到李自成的地位了。

  当然,此刻的张东涛,如果急流勇退,马上将麾下的十万义军军士交给李自成,表现出没有丝毫野心的态势,或许能够逃过一劫。

  放下手中的文书,张东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吴宗睿的命令早就来了,当李自成率领义军攻陷大明京城的时刻,就是张东涛起事的时刻,在这之前,张东涛需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稳住阵脚。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张东涛有自身的想法,毕竟他身处旋涡之中,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更清楚该要采取什么样的应对策略,如果一味的采取守势,到时候李自成动手了,他张东涛根本无法应对,这么多年潜伏在李自成的身边,意味着一切都白费了。

  看着桌上的文书,张东涛的眼神逐渐的变得坚定,他不会坐以待毙,该要出手的时候必须出手,不能够有丝毫的犹豫。

  李岩进入厢房的时候,张东涛的情绪已经再次平静下来。

  将桌案上面的文书递给李岩之后,张东涛端起了桌案上面的茶杯,里面的茶水已经有些凉了,他不在乎,一大口几乎喝完了杯子里面的凉茶。

  李岩也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低头仔细看着文书。

  一般情况下,李岩来到厢房,都是自己去看桌案上面的文书,张东涛不会刻意递过去某份文书,但这一次不一样,桌案上面还有不少的文书,张东涛偏偏递过来这一份,这就说明,手中的这份文书异常重要。

  不一会,李岩的身体微微颤抖,握着文书的右手也在颤抖,不过李岩还是抑制住情绪,继续低头仔细看着文书。

  厢房里面很安静,李岩在看着文书,张东涛则是在沉思。

  一炷香的功夫,李岩抬起头,脸色微红的开口了。

  “大哥,这是什么意思,两个月到三个月,招募二十万军士,牛金星和宋献策应该知道河南、陕西和山西的情况,这些地方的官军,都已经归顺了,百姓的人数不多,我们怎么可能强迫留下来的百姓和农户加入到义军队伍之中去。。。”

  张东涛轻轻的摇头。

  “李兄,这不是牛金星和宋献策的意思,这是闯王的意思。”

  李岩的脸色瞬间有些白了,看着张东涛不甘心的开口了。

  “大哥,我不相信,闯王这样做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您吗,这么多年,您跟随闯王,立下了赫赫的战功,若是没有您的协助,闯王未必有今日的成就。。。”

  张东涛挥挥手。

  “李兄,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值一提,闯王很快就要率领大军进军保定,一旦攻陷了保定府城,下一个目标就是京城,我可以断定,春节之前,闯王一定能够拿下保定府,春节之后,闯王会亲率大军进军大明的京城。。。”

  李岩不断的摇头,跟着开口了。

  “大哥,我不相信,这过河拆桥的事情,闯王做不出来,如果闯王这样对待您,那义军之中的将士都会心寒的,难道闯王不明白其中道理吗。。。”

  张东涛笑了笑。

  “李岩,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这些日子送来的文书,你都看过了,义军攻陷了北直隶诸多的府城,得到大量的补给,得到了近十万归顺的官军,也就是说,闯王率领的大军总兵力,已经超过百万了,如此情况之下,哪里还需要驰援的军士。”

  “闯王领兵进军北直隶的时候,号称率领百万大军,几乎抽调了分布河南、陕西和山西所有的兵力,你我率领的十万义军军士,当初是义军的前军,闯王当初想着让我参与征伐北直隶,后来改变了想法,一时半会找不到理由抽调你我统领的十万军士。”

  “现如今,闯王眼看着就要进攻大明京城了,这个时候,闯王需要的是稳定,需要的是将所有义军军士都统辖在手中,不出现任何的意外,你我统领的十万义军军士,让闯王担心,让他无法放心大胆的进攻大明京城。”

  。。。

  张东涛的分析,让李岩无法辩驳和回答。

  “李岩,你我胜似亲兄弟,你给我出出主意,我该要如何应对。”

  李岩楞了一下,看着张东涛,不自觉的摇摇头。

  “大哥,您一定有应对的办法了,哪里还需要我出什么主意。”

  张东涛的脸色沉下来了,冷冷一笑,看着李岩开口了。

  “李岩,你不想说,那我来说,这个时候,我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要识趣,赶快将麾下的十万义军军士交给闯王指挥,表现我没有丝毫的野心,这样才能够保住自身的性命,也可能保住将来的荣华富贵。。。”

  李岩的脸色再次红了,而且是通红。

  “大哥,不是我不想说,是我不愿意说,您刚刚说的情况,短时间之内是存在的,也许您交出麾下的十万义军军士,能够让闯王短时间之内放心,可时间长了未必,闯王身边有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他们一定会建议斩草除根,而且闯王未必真的放心,因为您在义军之中的影响不一般,而且到了那个时候,闯王动手没有任何的障碍。。。”

  李岩的语速很快,明显是有些气愤了。

  张东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李兄,谢谢你的提醒,你就实话实说,我应该怎么应对这件事情。”

  李岩瞪大了眼睛,看着张东涛。

  “大哥,我不会说,您知道该怎么选择,我在这里立誓,您决定怎么办,我一定跟随,不会有半点犹豫,我和您已经是一体,闯王若是不愿意放过你,也一定不会放过我。”

  张东涛站起身来,走到了李岩的面前,伸手用力的拍拍李岩的肩膀。

  “李兄,你放心,我一定会慎重选择,不会让你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