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谁更该死
作者:雨璇儿      更新:2019-08-07 10:18      字数:5572
  “皇上,狄王爷为国操劳大半生,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不做追究了呀!”

  陈世美一看他那最有力的助力狄王爷无缘无故的不省人事了,而那从暗处跳到明处来的狄统领,也因为心忧自家叔父的安危回府延请名医去了。他精心策划了多日,又冒着生命危险于昨晚进宫去打探张浩与柳茜茜的部署,这一切不能就这样白白的算了。

  “哦?陈状元,那狄王爷是突犯恶疾,朕也非常心痛,然而却是始料未及的事儿,又能追究什么呢?”

  仁宗皇帝看着站起身来据理力争的为狄王爷出头的陈世美,他就不明白这个陈世美是不是脑子坏掉了,那老家伙是自己犯病,这是众人有目共睹的事儿,还能追究个虫虫呀!

  “皇上容禀,其实不然,如果不是张浩冒名顶替微臣进宫恬为驸马,那狄王爷又怎么会气急攻心突犯恶症,归根结蒂还是张浩那欺君罔上戏弄公主的恶劣行径导致了狄王爷的猝恶疾。所以不逞张浩难慰狄王爷那颗撼国的忠心呢!”

  陈世美说的那叫一个声泪俱下呀!不知道还以为他是那个要死还没死透的狄老头的孝子贤孙呢!

  柳茜茜撇着嘴皱着眉看着陈世美那动情表演,她真的很想替他拍手叫好,不得不说这小子以前还真是太小瞧他了。

  “有理,有理,是哦!”

  陈世美的话语刚落,顿时两边的大臣们又开始私下议论开了。那狄王爷的突犯急症的确与驸马欺君罔上的罪行有关,而且如果真如公主狡辩的那样不处置了,似是真的不妥,这欺君之罪都可以不了了之了,那还有什么罪是必须要处置的?

  “皇上,就算不是为了狄王爷,本王也认为驸马的欺君之罪不能不了了之了!”

  八贤王在众多窃窃私语的声音中站了出来,在这种敏感的时候也只有他站出来大义灭亲了。他的谋士轻轻的扯了他的衣服一下,那意思无疑是让他站出来,再一次大义灭亲的主张治驸马的罪。

  嗤!柳茜茜看了一眼一脸大义凛然的站出来声讨张浩的八贤王,先是在嘴上嗤了一声,随后又翻了翻眼皮,用一张大便脸鄙视八贤王总在恰当的时候站出来,充当那大义灭亲的光辉形象。这老小子惯会做这着不地道的事儿,听说过赌博上瘾的,吸毒上瘾的,可没听说过这大义灭亲也有上瘾的!他娘的这八贤王整个一大义灭亲上瘾的主,还好死不死的两次灭的都是同一个亲!

  “介个……无忧呀,你看驸马这事……”

  仁宗皇上一看下面那些说什么都有的大臣们,又看了看笔直的站在前面的八贤王与陈世美两个人。现下这情况还真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呢!任凭那驸马与公主再怎么千算万算,最终还是没有算到陈世美会玩上这么一招。

  釜底抽薪谁都知道,用的好的却并没有多少人,而陈世美居然将这一招挥的淋漓尽致。

  “哼!犯了欺君之罪的好像并非只有我张浩一人吧?若非陈状元为了攀龙附凤,无视家中妻儿停妻再娶,我张浩又岂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冒名进宫?”

  张浩几句话儿一出口,顿时将现场被议论的对象换成了陈世美。秦香莲母子三人就在这里,陈世美那停妻再娶的欺君之罪已容不得任何人再置喙什么。

  陈世美定定的看着张浩,他既然采用了这种方法扳倒张浩与柳茜茜,那么他便早就料到张浩与柳茜茜定会拿秦香莲母子说事,可他们三人已早离开了陈家村,所以他大可以抵死不认,万没想到他遍寻不到的秦香莲母子居然就待在开封府。

  哼!谁怕谁呀?皇上跟太后都在这里,老子就算要跟你拼个玉石俱焚,也绝不让你继续占了老子的位子逍遥快活。陈世美主意拿定,心绪便淡然了许多。他先是伸手拢了拢他的长,随即便微微一笑。用着这世上最温柔的声音说了一句。

  “张公子尽管放心,如果公子被判了斩立决,世美绝不会让你一人孤单上路,大不了陪你一程也就是了!”

  陈世美话虽如此说,然而他却在心里想着,如果能够不用死那就是最好了!以无忧公主的神通,那张浩应该不会被判死罪,那么又会有谁能将我陈世美判为死罪呢?

  陈世美脸上那淡然的表情大大的刺激到了柳茜茜与张浩,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陈世美居然也会有如此视死如归的淡然样子。还是他认定了他死不了?

  “本公主的驸马会不会被判死罪,还轮不到你一个不男不女的废人来说话!”

  柳茜茜怒瞪了一眼陈世美,她就是看不得他一脸平淡如水的样子,感觉不让他随时处在暴跳如雷的状态中,她就会浑身不舒服一般。

  “无忧公主果然是无忧公主,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老子一脚踢废了,却还站在这儿理直气壮的嘲笑咱是一个废人?当真是最毒不过妇人心哪!”

  也许陈世美情绪控制的很好,也许他是真的不生气,反正他现在还是如先前那般悠然自得的将目光在柳茜茜与张浩的脸上来回逡巡着。

  “大胆!陈世美,无忧公主岂是你能妄言事非的人?皇上请容臣先行将那犯下欺君之罪的陈世美关押进开封府的大牢。”

  包拯站到前面来先是冲着陈世美一通义正辞严的喝斥,随后又向上一拱身请求上座的仁宗皇帝示下。

  仁宗皇帝看了柳茜茜与张浩,见那两位兀自坐在那儿一点儿表示也没有,不由心中有点儿急,自己这个假皇上原本就有罪在身了,若再乱号令岂不是会死的很难看!真是有够郁闷,那个真皇上真太后人就在里面,干么不去问他们呀?

  “呃,包大人,你手上既有皇兄御赐的尚方宝剑,还有御批的三口铡刀,凡事可先斩后奏,何况这陈世美的欺君之罪已然清晰明了,无须再审再查,你当堂捉拿于他又有何顾虑呢?”

  对于柳茜茜说将出来的话,在场开封府中的多都有此想法,特别是公孙策与民昭,他们深知秦香莲那一路之上所吃的苦头,如果交给其也三司来处理,那陈世美直接就会被关进任何人不得探视的死牢,若是交给开封府来处理,至少还可以让秦香莲母子三人同他时常见面。再怎么说他也是那两个孩子的爹,无论他曾经做过什么,在那两个孩子的心里他永远是他们的爹,是他们心中的天!

  “哼,想我陈世美又岂是泥捏的人儿,什么人想捉拿便能捉拿吗?”

  陈世美话语说完,一推身边的秦香莲母子三人,纵身一个飞跃直直冲着上座的仁宗皇帝与端慈太后掠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