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零六章 权力其实是一种魔法
作者:三脚架      更新:2019-06-12 23:32      字数:10622
  帝都新的环线已经确定下来,比马格斯在位时期的初步规划还要大很多,直接让帝都的城市面基扩大了接近三倍。

  根据一些小道消息说,库巴尔上台之后北方贵族认为属于旧(www.hao8.net)贵族的时代到了,他们也不愿意整天呆在北方的城堡里等着发霉,于是在这些贵族的强烈要求下,帝都面积扩张计划有了新的进展。

  这些人要在帝都这边建造别墅庄园,没事的时候可以住在这边。

  这就让原本的计划行不通了,库巴尔直接在帝都的北侧计划了一个可以说是新的城市规划,和帝都贴在一起,这一块地方将会用来安置北方来的贵族们。

  不断扩大的帝都城市圈给帝都的居民带来了太多的福利,不值钱的路段变得值钱起来,那些坐拥一些农田或者庄园主的身价打着滚向上翻,一瞬间就让一些人摆脱了贫困。

  在这些因为城市圈扩张的既得利益者中,其中就有本哈因。

  得益于鲍沃斯是他叔叔这个世界的关系称呼并不如杜林梦境世界里那样复杂,女的都是婶婶,男的都是叔叔。

  他在帝都的商圈和政权的夹缝中活的非常滋润,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里手握权力的人永远都不缺少追随者,反倒是那些有钱没有权的人,无时无刻不在挥舞着钞票希望能够抱住一条大腿。

  本哈因就在扮演这样的角色,他解决这些人的诉求问题。

  前些年这份工作不好做,因为内阁阁首是马格斯,可这一年多来日子就好过的多。

  鲍沃斯荣登了新党领袖之后获得了极大的声望和权力,尽管这一次新党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缘故输给了旧(www.hao8.net)党,在社会中依旧(www.hao8.net)有一大批人看好新党的未来,认为新党会在八年后会卷土重来。

  为了避免像刚刚发生的战败那样再次输给旧(www.hao8.net)党,鲍沃斯稍稍调整了一些新党的方向,在新党委员会的许可内,他认为和社会建立更多友好的,互惠互利的关系对新党是必要的,新党委员会主席也认同了鲍沃斯的看法,于是新党和资本势力稍微多了一些合作。

  加上鲍沃斯的个人诉求身为新党内平民派的代表,那么多从底层爬起来的新党成员支持了他这么多年,让他拥有了今天的地位,他总要回馈给这些人一些东西。

  有人曾经用非常通俗直白的语言来形容政治,那就是交换。

  我给你什么,你还我什么,这就是政治的本质之一。

  很多平民派新党成员还居住在狭小偏僻的房子里,每天上班还需要和其他人挤公共交通工具,这需不需要解决?

  其中有一部分甚至只能够解决家庭的温饱问题,连更好一点的生活体验都没有享受过,是不是需要帮助他们?

  有些成员的孩子们、家人们至今没有生活的来源,在这个社会中也缺乏核心竞争力,是不是可以改变一下?

  加上鲍沃斯为了强化平民派的凝聚力和向心力,肯定需要经常组织平民派的活动,不仅需要资金,还需要场地,这也需要有人能够帮助他们。

  林林总总,说到底还是手里没有钱,这也是平民派和贵族派最大的区别。

  那些贵族成员一个个家底丰厚,钱在他们的眼里很多时候都不是钱,或者顶多也就只是钱而已。

  这不像平民派的成员,钱不仅仅只是钱,还是可以拯救疾病痛苦的“良药”,是可以改善家庭居住环境的“福音”,是可以让家人生活美满的“幸福”,更是获取权力的“阶梯”。

  在这种情况下,本哈因的作用就体现了出来,作为鲍沃斯专属的掮客,他最近一段时间一会在帮助那些手里有钱却缺少政治力量的资本家和鲍沃斯对接。

  这让他活的无比滋润,无论是一些官员,还是一些资本家,见到了他总会称呼他一句“本哈因先生”,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用一句“本”来概括他的全部。

  荣耀感,晋升的感觉,社会地位明显提高的感觉就像是致幻剂一样牢牢的吸引着本哈因,并让他充满了动力。

  清晨,从床上起来时本哈因打着哈欠走进梳洗室里,床上一个年轻的姑娘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沉沉的睡去。

  已经四十多岁的本哈因觉得自己正值人生中最完美的时刻,体力充沛,精力十足,经验丰富,还有足够硬的靠山后台,未来十年里他将会成为舞动风云的人物。

  这要多多感谢他已经故去的婶婶,否则他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和新党领袖如此伟大的人物搭上关系。

  洗了一个澡,换了一套衣服连早餐都没有吃就开着车出门了,今天上午他和棍球场的经理还有一些事情要谈。

  帝都外的棍球场因为这次帝都扩张计划被纳入了城市圈,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在帝国核心城市的城市圈内有一个占地宽阔的棍球场,仅仅是地皮升值带来的财富变化,也足以让股东们每天笑醒在夜里。

  可与此同时到来的,还有巨大的压力。

  社会服务局和土地资源管理局认为这块土地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正在发动力量从多部门那里获取签字签章,想要把这块地以“性质更变”为理由想方设法的收回来。

  一些豪商大资本家则是不断派人游说董事会,希望能够以较低的价格吃入棍球场的股权,只是他们的吃相都很难看,董事会既无法强硬的拒绝,又舍不得贱卖了手中的股份。

  加上一些游走在黑白边缘势力的人时不时就想要来敲骨吸髓,棍球场整个董事会这一段时间都伤透了脑筋,能找关系的找关系,找不到关系的就挥舞着钞票吸引那些大人物的目光。

  本哈因,就是被这群人吸引来的。

  棍球场经理之前向他许诺,如果鲍沃斯先生能够为棍球场主持公道,保住他们的产业,他们愿意拿出一块地皮建设一个私人俱乐部,供鲍沃斯先生的门徒进行组织活动,而且每年还会赠送十五张高级年卡。

  现在高级年卡的价格已经涨到五万,十五张就是七十五万。对于棍球场来说其实这七十五万的投入等同于无,成本只有几十块钱,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就是七十五万。

  除了这些,他们还会私底下给本哈因一些额外的好处,除了永久的会员资格之外,在帝都中心靠外的地方,赠送他一个价值二十万的商铺!

  对于如此豪爽的朋友,本哈因无法拒绝他们,鲍沃斯也无法拒绝他们。

  八点五十,本哈因出现在棍球场经理的办公室里,经理反锁了房门之后,兴奋中带着一丝忐忑的看着本哈因,“我亲爱的朋友,幸运女神的目光注意到了我吗?”

  他一边说话,一边打开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一个鼓囊囊的手包,里面有三万块的现金。他把手包放在了本哈因的面前,本哈因拿起来掂了掂,又放了回去。

  “很抱歉,幸运女神并没有注意到你这样一个可怜的家伙……”,本哈因这句话一说出来的时候经理显得有些沮丧,可紧接着的话又让他变得兴奋起来,“但是鲍沃斯先生的目光注视到了你,我的朋友。”

  经理脸上的表情转变的极快,他忍不住站了起来挥舞着拳头来回走了几步,有鲍沃斯这样具有身份地位的人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就算有些贵族想要吞并他们的产业恐怕也是无能为力的。

  到时候即使有些人会对鲍沃斯的做法感觉到不满,新党也会积极应战,因为无论如何鲍沃斯都是新党的领袖,他的体面不能被人玷污。

  本哈因从胸口的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将茶几上的杯子拿走,在杯垫上写下了一串数字和字母,“钱打入这个账户,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经理用力点了点头,如果只是依靠一点钱和东西,就能够让鲍沃斯来为他们遮风挡雨,这绝对只是一场很荒诞的梦。

  除了这些钱和东西之外,他们还会拿出百分之六的股份无偿赠送给鲍沃斯先生。当然,对外的说法是由一个金融管理公司为他们提供了必要的帮助,并且收购了他们一部分股份。

  金融管理公司在本哈因一个情人的名下,每年的分红则会打入一个属于鲍沃斯的匿名账户里。

  如果说为什么帝国央行能够屹立不倒,面对诸多挑战巍峨不动,那么鲍沃斯就用切身的经历说明了这些。

  他要感谢帝国央行还保持着独立的立场,这样他才有办法可以享受匿名账户带来的好处和便利。

  经理强捺住兴奋重新坐了下来,详细的问道,“那接下来我们……”,他笑了笑,意思是如何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

  本哈因早已成竹在胸,他挥了一下手,“我记得五月份你们会举办一场全国棍球邀请赛?”

  经理连连点头,大多数有能力的棍球场都会定时举办活动来增加自己的影响力,他们也会举行。

  本哈因微微一笑,“到时候你们可以邀请鲍沃斯先生作为特邀嘉宾,来做开场第一球的击球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