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26      字数:5744
  更新!兄弟们,狠狠地砸票吧!!!!

  叶重理所当然地摇头:“不知道!第一次见面怎么会知道你们是谁!”

  二号不能置信问:“那你为什么攻击我们?”

  叶重淡淡道:“好像是你先攻击我吧!”

  二号刷地俏脸变得通红,呐呐道:“我……我只是想取下你的匕首!”

  叶重“哦”了一句,不置可否,在他看来现在讨论这个话题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好了,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对你们并没有兴趣,但是希望你们配合,否则,我不介意以你们的生命作为对你们的惩罚!”裸的警告和恫吓从叶重嘴里说出来,脸上神情却是说不出的平静和淡然,仿佛和吃饭喝水一样平常。

  寒意无可抑制地从两人后背升起,有如一把锋利至极的剑紧紧贴着脖子,而剑身森然冰凉的气息从浑身的毛孔渗进浑身每一个细胞。而叶重淡然的口吻,让这句话中的杀机仿若向已满的木桶加水而不可避免地溢出,四处流逸。

  “你要我们怎么配合?”二号微微颤抖的声音中夹杂着惊恐,少年更是不堪,额头冷汗涔涔。

  看到自己的警告似乎起到作用,叶重心中十分高兴。但是脸上神情却没有半分变化,还是那样漠然。叶重没理会二号带有询问语气的话,问:“这艘宇宙舰还有没有其他生还者?”

  叶重的眼睛紧紧盯着二号的眼睛。

  二号没有任何迟疑摇头:“没有,除了我们俩,其他人都死了!”火辣诱惑的小嘴一张一合,迷人的风情不经意间流露无疑。

  不过叶重完全没受影响,而是继续问:“现在这艘宇宙舰搁浅的位置大概是什么地方?”

  二号又一次摇头:“不知道,这要到主控室才知道!”

  叶重起身:“那我们去主控室!”

  二号祈求道:“那能不能解开我们身上的绳子,这样我们才能走过去啊!”水汪汪的大眼睛会说话般无比幽怨地看了叶重一眼,脸上嫣红一片,真是我见犹怜诱人至极!

  然而叶重根本不解风情,他正在奇怪这个女人怎么突然脸红了呢?反而是一旁受到惊吓的少年此时却是呆呆看着二号,神情迷醉,浑若忘了身处何夕何地!

  叶重不打算接受这个建议:“哦,不用那么麻烦!”说完便一只手拎起一个,两个人在他手中轻松有如无物,只是惊醒了不知道在做什么梦的少年,还好梦醒的少年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把到嘴的想骂人的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二号深感挫败,自己从未用过的美人计第一次用居然失灵!心志好坚定的人!叶重在她的心中也变得愈发深不可测,心中对他的惧意也愈盛。

  被人倒提着的感觉极为不爽,二号还好些,毕竟从小经过艰苦的训练,对于她来说,比这更难受的时候都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这只不过小菜一碟罢了!不过,这可苦了少年,从小娇生惯养的他一身细皮嫩肉,加上叶重捆得又紧,全身被勒得生痛,十分不舒服,现在叶重把他提在手上,他全身的重量全部压在纤维绳上,更是疼痛,忍不住闷哼。

  叶重也不理会,问:“主控室怎么走?”

  二号瞥了少年一眼,示意他多加忍耐,才道:“从这间房间通过绿色的门,然后向右,穿过一条二十米长的走廊,通过黄色门,进去便是主控室!”二号确定自己不可能玩出什么花样,便老老实实说出主控室的方位。

  叶重刚迈出一步,突然想起牧,万一牧现在恢复正常,见不到自己一定很着急吧!还是先去看看牧吧!这个念头一在叶重心中生起,便无可遏制滋长占满叶重所有思想,先去牧那看看再说!打定主意的叶重瞥瞥了手上的两个人,把他们放在这自己可绝对不放心,还是把他们带在身边比较安全,反正两人也没多重。

  叶重拎着两人便向舷梯走去。

  二号急声道:“主控室不在这边,你方向错了!”

  叶重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我知道!”叶重的这个耸肩对他来说轻松,可是苦了二号和少年,两人的身体随着叶重的耸肩动作而上下运动,两人一阵气血翻腾两眼金星乱飞。

  由于一路上有纤维绳指路,叶重走得极快。不一会,三人便来到通道的安全门处。

  安全门已经关闭,叶重明明记得刚才这门是开的,不由问二号:“这门怎么关了?”

  叶重这一路走得极快,把两人颠得头昏眼花,好不容易回复了翻腾的气血,二号解释道:“这里面的通道已以破裂,为了防止仓内失压,所以这个门被关上!”

  “那怎么打开?”叶重问。

  二号失声道:“难道你想我们都死在这里,外面可是真空!”

  叶重问了一句很白痴的问题:“真空?真空怎么了?”

  二号几乎都要有快晕厥的感觉,天呐,都什么时代了,居然还有问出这样一个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常识性问题?再一想到堂堂家族中的二号居然败在这样一个人手上,二号连直接抹脖子的冲动都有了!被叶重另一只手提着的少年,闻言也是一愣,随即轻声窃笑不已。

  叶重很奇怪他们这种反应:“怎么?有什么不对吗?”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叶重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叶重在牧来到之后,才和外界开始有了交流,而即使是在虚拟网他不是在师士意识训练基地便是和古蒂斯达街区“极光”那帮老头混在一起。所以许多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十分简单根本是常识的东西,他一无所知。

  小命还在别人手上,二号也不敢太嚣张,解释道:“真空中没有空气,没有任何保护地进去,一个呼吸得不到供应,另一方面人体内的血液同样存在压力,当外界气压消失后,你体内的血液的压力就会把你的血管撑破,你就会在几秒内全身大出血而死,所以进入真空一定要穿抗压服!”

  叶重不以为然道:“没氧气不行我是知道,可这个抗压服就大可不必,我刚才就从那进来的,根本没穿抗压服,可不还是好好的?”

  没穿抗压服?这怎么可能,这条通道起码有五十多米,宇宙舰的引力矩阵和氧气还是自己和少爷完成恢复的,而这个家伙早就在之前就进入刚才那个房间,难道……难道……这世界还有人能不用抗压服而在真空中没有血管暴裂而亡?

  这家伙还是人类吗?的强横恐怕连变异生物也比不过!二号和少年面面相觑,从彼此眸子中看到自己全无一丝血色的脸,还有那眸子底下怎么也无法掩盖的恐惧!

  他该不会是哪个野兽部落出身吧?听说有些野兽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吃人的恶习啊!二号和少年的脸上所有血色刹那间褪得一干二净!

  主啊,请听到我们的祈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