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节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26      字数:5456
  哈已经通过了三江了!!!!高兴中更新!大家支持哦!

  荆莫抿了一口甜草汁,问费迪:“这些人你怎么看?”

  费迪是荆莫所雇佣的师士团团长,个子很高,不茍言笑的脸有如石雕,粗硬的短发钢丝般根根朝天直立,眼眉斜挂着一道两三厘米的疤痕,但并不让人觉得面目狰狞,反而愈显得英武不凡。加上他体型魁梧,给人极强的安全感,在天罗星域,当地就有许多对其颇为动心。

  但这都不是荆莫看重他的原因,费迪有着惊人的洞察力,性格稳妥谨慎,指挥调度方面也有一手,而且为人刚正,荆莫对他也十分信任。如果不是费迪不愿意,荆莫十分想让他能在自己手下办事。这可是能独挡一面的人才!正是靠他的谨慎和调度有方,这一路才有险无夷!

  费迪的坐姿像极了军人,腰板挺得简笔直,目不斜视,一旦坐定,往往能几个小时一动不动,这让荆莫十分佩服。

  费迪沉思了一会,才清晰有力地回答:“那位少年应该是某个有权势家中的公子,三人都没有什么大的破绽,嗯,他的护卫好像实力不俗,但我不也不敢肯定。根据他们所说,他们的宇宙舰是因为遭遇陨石冲撞才导致船体裁受损严重,可是我察看过他们那艘宇宙舰的受撞击部位,他们的舰身明显经过了加厚,如果是陨石冲击的话,附近我没有发现任何一点石屑,这显然是不可能!”

  荆莫眼皮一跳:“难道他们有问题?会不会是海盗们故意派的内应?”

  费迪继续道:“海盗的内应?我想是不太可能!在宇宙舰上发现了很多尸体,这些人基本都有配置光甲!”说到这里费迪神色有些怪异:“而且他们的光甲很奇特!”

  “奇特?”荆莫好奇地问,连师士团团长都觉得奇特的光甲,怎能让人不好奇?

  费迪顿了一下,才道:“是的,十分奇特!他们的光甲无疑都是高级的光甲,你可以想像,如果五十多个人都配置高级光甲,实力该是多么强大!而且从尸体上来看,这些死者身上的肌肉分布无不显示出他们生前应该具有相当高的水准,应该都是高级师士。”

  “五十多架高级光甲?还有五十多名高级师士?”荆莫不由失声惊呼。高级师士的称号也就意味着强大的实力,无论在哪,高级师士都是各方实力争相拉拢的对像。而像费迪麾下的“橡树叶”师士团这样的颇有名气的师士团,才不过拥有十名高级师士,费迪本身也是一名高级师士。所以,可想而知当荆莫知道在那艘宇宙舰上有五十多名配置了高级光甲的高级师士时,心中的惊讶到了何种地步。

  费迪肃容点点头:“是的,毫无疑问,是我亲手检查的!众所周知,当光甲的拥有者死去后,光甲就会进行自动清零,变成白光甲。而这些光甲的奇特之处是,它们所有的拥有者已经全部遇难,但它们并没有进行清零,反而自动进入一种自我保护的状态。任何人无法使用并无法从光甲上获得任何信息!”

  “会自我保护的光甲?”荆莫不禁傻眼。

  “据我所知,这种技术只有少数几大世家还有军方在运用!”费迪把自己所知老老实实掏了出来。

  世家还好,说不定自己还可以得到一点好处,如果是军方,荆莫不禁头皮发麻,那……那就麻烦了,荆莫死也不想和这帮冷血的家伙沾上哪怕一点关系!

  “而且……”费迪看着脸色难看至极的荆莫,张口欲言。

  荆莫确信自已快疯了!天呐!还以为自己拣了一个天大的便宜,没想到原来是个天大的麻烦!荆莫呼呼喘着粗气,他不能肯定自己受到惊吓的心脏能不能坚持到荆莫说完!

  深深地呼吸几下,荆莫平复了一下情绪,过了一会,脸色才稍微好了些,便示意费迪继续。

  费迪瞥了荆莫一眼,继续道:“而且他们的光甲上找不到任何标志,没有出厂日期,没有出产地,型号也不是当前我所知的任何一款型号,另外,这艘宇宙舰也同样没有任何标志,没有出产地,出厂日期,但是,毫无疑问,它很先进,确切地说,它比当前市面上所有能买到的民用宇宙舰都要先进!”

  “比所有民用宇宙舰都先进?什么意思?”荆莫疑惑地问,过了半分钟,突然脸煞地雪白:“难道这是军用战舰吗?不会吧!军用宇宙舰不是早就明令禁止生产了吗?即使军方也不能生产啊!五大星域不都已经全部严禁生产和研究军用宇宙舰了吗?这帮人疯了吗?全都不怕死吗?”三百年前,突然间天大星域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所有团体和个人,包括军队,严禁拥有和开发任何类型战舰,违背者将受到最严厉的制裁。也是从那开始,师士作为最主要的战斗资源开始兴起。

  费迪沉默半晌,才缓缓道:“你的说法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不过……”费迪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和挣扎,但激动的荆莫完全没有注意。

  看到已经快接近崩溃边缘的荆莫,费迪觉得有必要安慰一下:“放心,虽然它很先进,但是并没有配置任何火力装置,所以也算不上战舰!”

  荆莫松了一口气:“呼,你是故意吓我啊,以后这种玩可千万别乱开这种玩笑,我不确信我脆弱的心脏会不会爆裂!”

  费迪心中苦笑,这艘宇宙舰虽然没有配置武器,可是早已逾越了政府所定下的界限。

  费迪面色一整,沉声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荆莫都快软倒在桌上,悲声道:“天呐,你还要人活不活?”

  费迪不理他,径直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从船体受创处来看,他们的确是受到撞击。能令五十名高师士几乎在同一时间内死去,这撞击的能量可想而知,至于他们三人是怎样在这样的撞击下活下来我无意细究。但是我创口处没有发现除船体本身的残骸碎片外任何哪怕一点碎屑,我想知道的是他们遭遇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人为?还是自然的不可思议的事件?如果是人为,那凶手在得知有三名幸存者时,会不会继续发动一场刺杀,如果是,我完全不会相信他们会有一颗怜悯的心,会顾及我们这些池鱼,而且我也不相信我们的船体能经受哪怕只有他们一半的冲击。如果是自然现象,那还会继续发生吗?这是我感兴趣的问题!”

  荆莫已经完全说不出话,面若死灰!

  如果自己没有去救这三人就好了,荆莫心中升起无限悔意!

  船队静悄悄平稳地向前航行,只是在那无穷的黑暗后,等待他们的究竟是什么?荆莫和费迪已经不敢去想这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