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节 警察阿飞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28      字数:7618
  叶重一大早就起来了,钱爷爷的年纪毕竟大了,身体又不怎么好,叶重自然要勤快些。

  打开店门,由于还很早,街上的行人十分稀少。叶重随手按下墙上的空气清新器的开关,空气清新器嘟嘟轻声工作着,极为细微的水雾和令人精神振奋的负离子源源不断地从空气清新器输送出来。没多时,店内的空气就让人觉得心旷神怡。这种款式的空气清新器价格不菲,不过这台是政府给钱爷爷年终福利的一部分,钱爷爷便把它用在店里。

  虽然用的是纳米防尘地板,可每天的清洁工作还是要进行。

  店内放着八个花骨朵一样的金属台,只要轻轻在花骨朵的顶端一按,它就会像鲜花一样绽放,翻下四个座椅,椅子的底端通过金属骨架与金属台的底部相连。金属台的中央是一个可以放大缩小的圆台,银灰色的圆台光滑可鉴,圆台的正中间是结账器,通过光脑与收银台相联,客人可以不用起身在这刷帐就行。

  在店里的一个角落里还有一台自动制面机,不过用得极少,毕竟这家小店赖以成名的便是手工面,这种完全用手工制作的面条,味道比制面机做的要好得多!

  本来按钱爷爷的想法,是更趋于复古式的,不过木料的价格实在是高得惊人,钱爷爷只好打消了这个想法。

  不多时,钱爷爷也起来了,便一起帮忙打扫。

  刚打扫完,有一位叼着雪茄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钱爷爷一愣,道:“阿飞啊,今天怎么这么早啊?”名唤阿飞的男子道:“钱伯早啊,没办法,今天有事!”阿飞熟悉地在靠墙处选了一个座位。钱爷爷看到阿飞叼着雪茄,不由责备道:“阿飞,和你说了多少次,大清早就抽这个对身体不好,你怎么就是改不了哪?”

  阿飞不由赫然,慌忙把嘴里的雪茄取了下来,打着哈哈道:“哎,一不小心就忘了!”

  “今天想吃些什么?”钱爷爷问。

  “阳春面吧,钱伯,你的手工面可是这附近的一绝啊,一段时间没来,我还真有些嘴馋啊!”阿飞笑道。

  钱爷爷乐呵呵一笑:“哎,老了,现在不行了,不过还好有叶子在,他现在做的面可比我做的棒多了!”钱爷爷一脸骄傲。随后朝里面喊了句:“叶子,来碗阳春面!”

  “哦。”叶重平平地应了句。

  阿飞奇怪地问:“钱伯,你招了人啊?”

  “没有,”钱爷爷笑道:“叶子是我一远房亲戚,我一个人嫌闷,就把他带到身边。”

  阿飞不由好奇地问:“那他原来住哪?”

  钱爷你脸色微微一变,支吾道:“嗯,很远的地方!”

  阿飞连忙打了个哈哈:“哎,职业病又犯了,钱伯别介意啊!”

  叶重的声音从里传了出来:“钱爷爷,香菜已经用完了。”钱爷爷哎了一声,一拍脑袋:“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哎,这东西可不能少。”说完又提高音量道:“叶子,我去买香菜了,别忘了招呼客人啊!”叶重哦地应了一句,钱爷爷便匆匆出门。

  叶重端了一碗阳春面走出来,放在阿飞面前的圆台上,淡淡道了句请慢用便打算转身离开。

  阿飞一把叫住叶重:“哎,小兄弟,你叫叶子?”

  叶重不知怎地,眼前这人让他感到少许的不舒服,还有一点点眼熟,他只是淡淡应了句:“嗯!”便又打算转身离开。

  “那天那几个人是你杀的吧!”阿飞的雪茄不知又什么时候点上了,悠悠道。

  叶重的双眸骤然冷却,这句话,让叶重感到了危险的气息,他也终于想起此人就是那天见过的警察之一,难怪自己会感到危险!叶重对付危险的办法不多,扼杀是他最熟悉和最常用的方法,几乎是下意识没有经过任何考虑,叶重选择了这样一个对他来说最熟悉的方法。

  叶重身形一晃,右手闪电般伸向阿飞的喉咙。激起的气流刹时便把阿飞眼前的烟雾吹得一干二净。

  阿飞看到叶重神色一变就知道自己这次猜对了,心下早就做好应对的没准备。可是没想到叶重的速度竟快得远出他意料,饶是他有所准备,仓促之下也只来得及用手臂挡一下。

  叶重一声冷哼,右手化为拳,狠狠打在阿飞的手臂上。

  只听得一声脆响,紧接着是一声闷哼,阿飞的脸色一片煞白。叶重这一拳活生生地把阿飞的手臂打断,白森森的断骨刺破肌肉,露了出来。阿飞痛得冷汗直流,右手软软地再也举不起来。看到叶重的手又伸出,自己已经无力招架,急中生智,高喊:“钱伯!”

  叶重果然一愣,阿飞趁叶重这一愣神,赶紧和叶重拉开距离,倚着墙喘着粗气。

  叶重一回头,却发现根本钱爷爷根本没有回来,转过脸来,脸上的寒意更浓。

  阿飞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你要杀了我你就是害了钱伯!”见叶重眼中闪过一丝犹豫,阿飞心中一喜,接着道:“你要杀了我,警察一定会找上门来,你当然可以跑,我想他们也抓不住你,可你别忘了,钱伯可跑不了,你要想清楚啊!”

  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方法无法奏效,叶重的心中的陡然烦燥,眸中的寒意也越来越盛。可理智告诉自己,对方说得有道理,自己似乎真的不能杀他。

  牧这时突然在叶重心中冒出来:“叶子,这是威胁,不过这方法一般来说还是蛮管用的!”

  叶重心中烦燥至极,对方给他很强烈危险的感觉,可偏偏自己又不能杀他,心中窝囊的感觉让他胸口发闷,堵得慌。

  牧明显察觉到叶重的情绪,安慰道:“叶子,别急,不是没有办法的!”

  叶重不由急问:“牧,你有什么办法?”

  牧嘿嘿一笑,声音中带着点邪气:“叶子,先揍他一顿,不过别打死!”

  叶重大喜,知道牧一定有办法,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就是一脚。

  阿飞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还会对手,心中想莫非这个叶子是冷酷无情之人?一点不在意钱老头的生死?难道自己的情报有错?

  叶重这一脚没有丝毫悬念地踹中阿飞的腹部,而且叶重用的是脚尖,虽然听从牧的话不要打死,叶重这一脚只用了三分力,不过阿飞还是痛得佝偻成虾米。叶重根本不理会对方痛苦的样子,展开拳脚,拳拳到肉,好好发泄了一通刚才这家伙给自己带来的烦燥。

  可怜的阿飞几乎被打得不顾人形,可偏偏叶重选的都不是要害,而且力道掌握得极好,虽然自己痛得要命,可偏偏又处于清醒状态,饶是他心志坚毅,也不由在心中极度后悔自己这次的试探。

  “掐住他的脖子,不过别让他憋死了!”牧充满欢快道,就像一只长着黑色翅膀的小恶魔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小叉叉。

  叶重一丝不茍地完成了牧的建议。

  “告诉他,他们警局中有总共有五十二个人!嗯,语气要凶恶点!”小恶魔的翅膀扑腾扑腾。

  凶恶点?叶重仔细思索怎样才能算凶恶呢?不过好在叶重在这方面独具天赋,根本不用作任何改变,叶重的话一出口,就如凛冽的寒风吹过,整个店内温度骤降,而身处其中的阿飞只觉得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刀贴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样,心头寒气直冒。

  “你们警局里总共有五十二个人!”叶重淡淡道,语中萧杀之意四处流溢。

  阿飞眼中的神色终于变了!

  “你有一妻一女,家住光华区n-14-328-24,你妻子叫何燕,你女儿叫孟蕊儿,今年七岁!”叶重淡淡的声音像在阐述一件微不足到的事情。

  阿飞如遭雷殛,顿时面若死灰,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歇斯底里地喊:“你、你到底是谁?我告诉你……你要敢动她们……我、我和你拼了!”

  “嘿嘿,这下他吓到了吧!警告他一下,就可以放他走了!”小恶魔挥挥手故作大方状。

  “你最好不要想什么歪念头,否则,哼哼……”对于叶重的警告阿飞只有苦笑不已,他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翻不了身了!

  阿飞绝不想在这个地方哪怕停留一秒,见叶重放他走,挣扎着就想离开。叶重忽然道:“慢着!”阿飞心中一紧,叶重指着桌上的面淡淡道:“先把账付了!”

  看着几乎不形的阿飞步履蹒跚离开,叶重问牧:“这个方法你是怎么知道的?”

  牧嘿嘿一笑:“这些天正好看了几部电影,好像里面就有这样的场景!”

  “那你怎么知道警局有多少人,他家在哪?”

  “这还不简单吗?我直接从他们警局把他的档案信息调了出来,这全是那上面的!”

  “这就是威胁么?为什么会比杀了他更有用呢?铁蟒蜥好像就从没有用过这个……”叶重在总结,不过还是十分疑惑。

  “因为他是人啊!”牧若有所指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