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节 调培师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30      字数:7248
  某恶魔的小尾巴继续充满诱惑地摇晃:“这种合金不仅地对物理攻击有着惊人的防御,而且对抵抗能量性武器也同样有极佳的表现。而且让最让人值得称道的是,它的密度仅仅是现在已知最轻光甲合金的三分之一。可想而知,如果这种合金制成的光甲即使使用普通引擎,那它的速度也十分恐怖。”

  叶重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

  只要和光甲机械有关的,对叶重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这各合金绝对是光甲的梦幻选择,叶子,你想想,如果用这种合金制造的光甲,啧啧……”殇的电子声发出类似惊叹的声音,让人觉得说不出的怪异。

  至于叶重,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的脑中正在疯狂了思考,如果要是真如殇所说,那实在是太美妙了!

  不过叶重很快就清醒过来:“你知道这种合金的配方?”

  殇得意道“那当然,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配方是从何处得来的,不过它似乎就一直在信息库内。”说到这殇的语气似乎有些疑惑。“可惜,里面有很多资料已经损坏,我和牧试过许多办法都没法复原!”

  殇顿了顿道:“不过,这点多昆石对于一架光甲来讲实在太少了!”

  叶重看着只有两个拳头大的多昆石,再想想十多米高的光甲,不由赞同地点点头,自己的特长的光甲机械,对金属学并不熟悉,殇既然这样说,那肯定就是了!

  叶重想起殇刚才所说的话,不由问:“殇,你刚刚不是说可以用人工方法刺激它生长么?”

  殇电子眼一阵闪烁,道:“不错,不过具体的数值我并不清楚,那部分资料已经损坏,我只知道多昆石可以通过定式培养的方法来刺激它生长。”

  “定式培养?”叶重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称。

  殇见成功引起叶重的兴趣,语调也愈加兴奋:“定式培养是调培师的专业用词,你当然不知道!”

  “调培师?”叶重更加糊涂,这显然又是一个叶重没有听说过的职业。

  “叶子,这世界上除了师士还有许多其他的职业,除了光甲还有许多其他有趣的东西,你这样只对光甲感兴趣,会让你丧失许多乐趣!”

  叶重惊诧地看着殇:“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哦,不对,以前那是牧,殇,难道你真的这样婆婆妈妈?这个习惯可真不招人喜欢,你说得也许对,不过,光甲就是我的乐趣!”

  殇和牧的差别真是大啊!叶重心想。

  殇发出一阵模拟咳嗽的电子声,顿了一下,还是决定直接无视叶重这句话,若无其事道:“所谓调培师,就是通过控制生物生长的条件,来得到自己所想得到的产物。调培师里面牵涉到生物学、生物生长原理学、药剂学等等多重学科。比如有专门的香料调培师,他们通过合理地调配一些香料植物的培养液,从而可以得出许多风格特异的香料,这些香料的品质极佳,而且无副作用,所以在价格上比人工香料要昂贵得多。还有药材调培师,美食调培师等等。调培师十分受到大家的欢迎,不仅因为调培师的产品受人欢迎,而且……”殇突然缄口不言。

  叶重不由奇怪地问:“而且什么?”

  殇想了一下,觉得这个理由应该对叶重没有什么影响,才吞吞吐吐道:“而且调培师大多都是女人!”

  叶重无所谓地撇撇嘴,女人?这和自己好像没有关系吧!

  殇见叶重脸上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不由松了一口气,只不过这个声音通过电子声来模拟,真的让人觉得很怪异。

  叶重犹豫道:“这霜之咏叹调我还要时间好好适应,否则的话,这要遇到危险情况,那就太被动了!”生存至上论已经深深烙在叶重内心最深处,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持自己有应变的能力!叶重对自己的实力绝对信任,但即使这样,他也不敢有丝毫掉以轻心。

  稍有松懈,等待自己的极有可能就是死亡,十几年的生活经历让他不敢有丝毫松懈,虽然现在生活貌似比较平静。

  还好殇还没有烧坏脑子,点头道:“嗯,这个当然是最重要,嗯,让我算算,大概三天,估计你应该差不多能比较熟悉这架光甲。虽然这架光甲实在让人难以入目,不过现在你也只好将就用了,唯一还算不错也就这支古式枪了,现在你肯定没办法掌握它的使用方法,牧已经在模拟计算这支古式枪的运用方式,估计下次他出现之前应该能完成。威力最大的一把武器就这样不用实在可惜!”

  叶重闻言不由大喜,自己还在琢磨怎么用这支古式枪,没想到牧就已经在为自己计算了,叶重心中有一些感动。

  杰砂区的北方是一块荒芜之地,寸草不生,条件十分恶劣。天然树木的价格极为昂贵,当年最初一批发现蓝海星的探险者大肆开采和砍伐,以获取暴利。这块地方就是当年破坏得最为严重的区域之一。

  方圆几万公里之内荒无人烟,一天有大半天是飞砂走石,遮天蔽日,昏暗无光,就连光甲在其中也十分危险,定位系统在这种环境下极易失灵,如果定位系统失灵,那么迷路就是随之而来唯一结果。而在这种环境下迷路,等待迷路者的下场往往是能量栉耗尽而亡。

  这里是光甲飞行的禁区。

  而在风沙中,居然有一架光甲隐约的身影。

  叶重小心地操控霜之咏叹调,霜之咏叹调华丽的外表现在已经满是尘土,看上去十分狼狈。在这种环境下对光甲操控更加困难,但是如果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对光甲操控自如,那对霜之咏叹调毫无疑问会十分精确,这是殇的建议。殇对霜之咏叹调进行了一番评估,认为它应该可以在这种环境下有不错的表现,这才唆使叶重来这里训练。

  不过,叶重对于殇的理论还是十分赞同。

  霜之咏叹调一个加速,突然变向,激光剑陡然被激发到最大程度,原本耀眼的剑身在风沙中只看得到淡淡的黄晕。一个疾劈,叶重眼前的风沙倏地划开,左臂离子盾格档变向,霜之咏叹调踏着小碎步,速度却是极快,左右微晃,激光剑如毒蛇吐信,一闪而逝,霜之咏叹调庞大的身形却诡异地向一侧滑去,与此同时,两枚自锁定式双刃盘旋镖如两道闪电,纵然在这黄沙弥漫的环境下还是让人有惊艳之感。两枚自锁式双刃盘旋镖在空划过一个交叉,便有如两只归巢的乳燕,欢快地回到霜之咏叹调手中。

  整个动作有如行云流水,纵然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依然没有丝毫滞碍。

  叶重对刚才的表现也十分满意,现在自己就是不用那支古式枪,对上约翰森那样的高手也不是没有一搏之力。

  殇见自己的理论获得成功,也是得意非凡。

  不过当叶重离开这片区域时,原本华丽的霜之咏叹调已经体形难辨,远远看上去就像一个大泥疙瘩,叶重从驾驶仓内出来,不由也傻眼了,随即苦笑不已,看来这又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啊!

  不过似乎训练已经完美地完成,叶重对霜之咏叹调也到了操控由心的地步,这让叶重不禁松了口气。

  生物学?生物生长原理学?药剂学?叶重看着眼前殇给列出的浩如烟海的信息,饶是叶重心志坚毅,也不禁顿时一阵头皮发麻!

  天!叶重都快忍不住呻吟了!上面希奇古怪的符号、图解、公式胜不胜数,叶重都快晕了。

  正好这时钱爷爷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叶子,有人找你!”

  叶重以最快的速度从殇的驾驶仓里爬了出来,他可不想在这些东西面前哪怕再呆一秒。

  来找叶重的是阳安和丁以宁,大家见面没有什么客套,阳安说明来意,还有几天学院的师士竞技会就要开始了,希望叶重能作好准备,最好这几天能和丁以宁多配合配合,至于酬劳的问题好说。

  叶重正愁没有借口逃脱殇的调培师养成计划,自然是满口答应,当场便和丁以宁回到丁以宁家的仓库,两人便开始了相互配合。阳安对叶重这种说干就干的态度十分赞赏,不过,叶重对这家伙可没什么兴趣。

  丁以宁是那种一进入状态便如痴如醉的狂人,而叶重本身就对光甲极为感兴趣,可一直没有实践的机会,现在有这么多东西随便自己怎么折腾,那更是玩得不亦乐乎,更何况,还有让他头痛的调培师养成计划。

  两人一个提出理论一个动手操作,叶重也不时地向丁以宁请教这些仪器的使用方法,而丁以宁则拿出许多困扰自己多时的问题向叶重请教。两人的合作也越来越默契。

  三天后,便是蓝海学院师士竞技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