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节 殇的主意(上)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32      字数:7534
  芮冰坐在叶重的面前,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看来上次受伤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黑亮的长发更衬托出芮冰的脸色之白,不时微蹙的眉头看起来更是让人怜惜!昔日英武之气如今全化为娇弱,单薄的身子在宽大的练功服下有如弱柳扶风,仿佛随时可能倒下。

  叶重看到芮冰的模样也是一怔!

  芮冰见到叶重安然无恙的模样,不由苦笑道:“你的身体果然强悍!”

  叶重静静坐着,对于她这次的来意,叶重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还是很小心,牧就在他身后静静地立着。如果一旦有什么情况,牧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更何况自己并不是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只不过怕自己怪病突发而已。

  叶重静静坐着,双眼一眨不眨地注视对方,他在等对方说出来意,他绝不相信对方只不过因为无聊才特意跑到这里坐一坐。这种无聊的事,眼前这个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强悍的女人叶重相信是绝不会做的。

  对于芮冰,叶重还是十分激赏,对方在格斗方面的技巧比自己胜了数筹,而且那一招极有可能是充满精神的攻击,用牧的话来说,更是让叶重见猎心喜!让叶重第一次见识,在纯物理的攻击之外,还有其他的东西存在。

  芮冰什么也没说,静静坐在叶重面前,黑亮的眸子直视叶重。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错!

  一抹红晕悄然从芮冰的粉颈向上蔓延!

  对方的不开口,让叶重有些惊诧,在他看来,对方应该是个干脆利落的人,既然来找自己,那就一定有事,那怎么会不开口?叶重开口打破寂静:“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淡淡的语气配合叶重漠然的表情,让芮冰脸色一肃,虽然身体还没有复原,但是昔日格斗家的气势又仿佛回到了她身上!

  芮冰正襟端坐,神色凛然,然而一开口却让叶重丈二和尚摸不到头。

  “你可愿娶我?”

  娶她?什么意思?还好牧离自己不远,叶重通过脑波和牧联络:“牧,娶她是什么意思?”

  “嗯,根据资料显示,应该是结成合法夫妻!”牧解释道。

  “合法夫妻又是什么?”叶重疑惑地问。

  “呃,这种问题并不是我的特长,你还是来问殇,我们需要五秒的转换时间!”牧显然对这个问题也十分头痛,于是便打算把这个问题交给感情判定更为先进的殇来处理。

  殇一出来便发出类似嗷嗷的电子声:“哇,叶子,果然是上次那个暴力美女啊,啧啧,像这种符合你心目的美女可是千载难逢啊!”

  叶重不解地问:“这和美女有关系么?”

  殇以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道:“当然,美女会有人不喜欢么?”不过明显顿了下,“嗯,当然,你的口味过于独特!不过,这不是很适合你的标准么?体形不能太壮硕,会影响速度,也不能太瘦小,肌肉要有爆发力,嗯,耐力也要不错,柔韧性一定要上佳,精通格斗,光甲各方面技术不比我差,出手果断,最好一击必杀!警惕性高。如果能精通光甲机械最好!除了在光甲方面她不太符合外,其他好像完全为她而设的嘛!而且光甲,培养起来也是很快的!叶子,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比她更符合这个要求了!”

  叶重依然疑惑问:“这和娶她有什么关系吗?”

  殇险些闭过气去:“叶子,难道你的青春期真的还没到?天!你都二十岁了!这也太不符合生理学原理了!难道……难道……你……”牧的声音中充满怪异!

  殇的吞吞吐吐让叶重更是糊涂:“生理学?生物生长原理学?这不是调培师的课程么?”

  殇都带着哭腔:“咳……生物生长原理学?叶子,你不能这样下去了,我现在要开始给你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不能让牧再这样把你误导了,天呐,我都可以预计你将来的人生是多么无趣多么灰暗啊!”

  稍稍顿了下,殇循循善诱道:“叶重,你看她还顺眼么?在所有你见过的女人中。”殇此时的声音透着一股特有蛊惑!

  叶重抬头瞄了一眼芮冰,正襟危坐的芮冰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慌乱,叶重想了想,道:“顺眼!”,似乎在所有的自己见过的女人当中,这也是唯一一位能让自己感觉有些激赏的女人,也无疑是最强大的女人!

  “不过,这两者有必然的联系么?”叶重的逻辑并没有因为殇而发生混乱!

  “呃……没有!不过叶子,你什么时候才能向正常男人过渡呢?”殇发出一声长叹!

  “我不正常吗?”叶重对这一结论显然很不满意。

  “难道你对女人就没有一点吗?”这个问题让殇十分头痛。

  “?”叶重茫然地问:“对女人应该有吗?”

  殇如遭重击,声音顿时萎靡:“叶子,你、你实在太强了!”

  “我?我还不行,比起牧来还差着远哩!”叶重道。

  “和牧比?天,果然是野兽和野兽之间的对话啊!不行,叶子,看来十分有必要对你进行一番生理学教育了!叶子,待会给你看看最新版的全息版的火热斗,这可是我的极品收藏啊!”殇的话语中充满火热的。

  “影像资料?火热斗?是光甲对战么?”叶重问。

  “光甲对战?”殇的光脑内部不由浮现出两架人形光甲在空中进行着斗,机油四溅,零件乱飞,再加上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嘎吱声的场面,殇一阵恶寒,险些直接当机!

  对叶重这种只注重逻辑的人来谈感情,特别是男女之间的感情,无疑是一件让殇十分郁闷的事情!

  芮冰虽然看上去面色如常,但是一颗心却提到嗓子眼。对面的叶重先是埋头苦思,然后抬起脸看了自己一眼,又继续埋头苦思。芮冰第一次有这种奇特感觉,既期待又害怕,患得患失!她只有竭力保持自己的镇定,起码表面上的镇定!

  对于自己的保守,芮冰同样知道,就如她当初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继承了父亲的武场一般,这些年,古老的传统已完全溶入她血液,对于自己的保守,她也无力却改变,也从没想过改变!这种生活让她感到宁静安心!

  芮冰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这个自己才只不过见过两面的男人,将来就要成为自己的丈夫么?如果他不答应,那自己该怎么办?自己能坚持这份这份传统,但并不意味着就必须强迫别人也同样遵循这些传统。对于自己的执着,也仅仅只是自己的执着而已,叶重不答应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那自己还要怎么做呢?

  尽管早已下定决心,但此时此刻,芮冰却有些茫然了!

  “好,回到刚才的问题上来,娶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最终结果是什么?”叶重问。

  “娶她就是和她结成合法夫妻,最终结果是你和她永远在一起!”殇已经没有指望能向叶重正确解释这件事!

  “和她在一起?为什么要永远和她在一起?”叶重这个问题又把殇给问住了!

  殇无语!

  殇不相信叶重这么健康的男人会对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突然间,殇想到一个好办法。

  “叶子,为了让你明白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可以做一个实验!”殇的语音怪怪的,不过他总算知道,只有事实才能更让叶重接受!

  “哦,怎么做?”叶重也很想尝试一下,毕竟如果总是这种问题的话,叶重也不想做一个在这方面一无所知的人。

  “你走到她跟前,放心,她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而且以她现在的状态,也不是你的对手!”殇诱惑道。

  “哦!”叶重依言走到芮冰的面前,芮冰苍白的脸上显出一丝慌乱。

  “抓住她的手!”恶魔的尾巴开始初露端倪。

  “手?”叶重有些不理解,随即问:“哪只手?”

  扑通,某恶魔跌倒激荡起一阵气流,殇颤抖道:“随便!”殇倒下的巨大声音把芮冰吓了一跳,不过由于叶重靠近而带来的紧张却有所放松。

  叶重抓起芮冰的右手,全身却处于防备状态,随时准备应付不知什么时候会到来的反击。在叶重看来,自己的这种行为引起对方的反击绝对是必然的!没有人会把自己的手放心地被别人这样抓住,这也就意味着把自己的生死完全交给对方!

  不过,芮冰的情形却让叶重大为不解,芮冰的手往回一缩,却没能从叶重手中挣脱。紧紧抿住的嘴唇由于太过用力而一阵发白!原本苍白的脸上现在已是红晕满布,但却没有低下头,兀自硬撑着直直地面对叶重,清冷的眸中流露出一丝罕见的媚态还有一分倔强。但是依然直视着叶重!

  “接下来呢?”叶重问。

  “好好感受一下这只手!”恶魔的尾巴越露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