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节 上船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32      字数:7222
  一艘巨大的宇宙舰在太空中高速飞行,带来的视觉冲突是无以伦比的!想像一下,一只足足有小山一般大的鲸鱼迎而硬生生向你压下来,巨大的阴影瞬间把你吞噬,心脏的跳动、呼吸无可遏止地停止!叶重敢肯定,这绝对是自己迄今为止见过最庞大的宇宙舰,平时看上去雄壮霸气的光甲在它面前便仿如一只蚊子一般渺小。

  看到蜂鸟传来的数据,叶重顿时傻眼,天首尾舰长十公里!

  这、这还是宇宙舰么?

  其实这倒是叶重少见多怪,宇宙舰的型号有许多种,同样大小差别也十分大。叶重现在看到的是一艘豪华型的斯兰级宇宙舰,这种宇宙舰只有在接受订单之后才会制作,市面上绝不会有成品流通。就如它的体积一样,它同样拥有一个天文数字的天价,这绝不是一般的所谓富豪所能承受的。

  斯兰级宇宙舰虽然不是最先进的宇宙舰,但在豪华和舒适方面却无出其右者,它犹如在太空中飞行的皇宫。

  它的外形雍容典雅,虽然体积巨大,但每个细微之处都体现了超卓的工艺水平。

  首次目睹如此庞然大物的叶重心中的震撼之大,直让他目瞪口呆,脑子处于短路状态。

  “牧,这真是宇宙舰么?”叶重喃喃地问。

  “毫无疑问!”牧很直接地回答。

  “就凭咱们俩个,真的有可能劫持这个大得不像话地家伙?这装甲,厚度起码超过一百米吧,想要破开它,这根本不可能!”叶重虽然对牧充满信心,但眼前的这个家伙显然让他的信心有些动摇。

  牧不以为然道:“叶子,实力和体积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想要劫持或是击毁它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从理论上来说,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无敌的事物存在!”

  叶重怀疑地问:“是么?反正我是没有想到有什么办法能攻破这个大家伙的装甲!”

  牧不赞同道:“装甲地厚度与是否有可能被劫持击毁并无本质上的根本联系!攻破装甲然后取得该舰的控制权只是一种纯暴力的方式,属于力量运用的低级阶段。注意,这里的力量并不是单纯地指个人的身体能量。”

  叶重似懂非懂道:“哦,这样啊!”突然眼前一亮:“啊,上次殇教我的威胁也是其中地一种么?”

  牧道:“不错,这属于心理学范畴!殇在这方面很有研究,这也是他的感情判定系统比我高级的原因之一!”

  “我还是喜欢直来直去的,干净利落,这些东西有点复杂!”叶重老老实实地道。对于自然法则有着独特喜好的叶重来说,这些手段看上去的确是要复杂得多!

  牧认真道:“这些手段远比纯暴力要更快捷而有效,这是你以后要学习地重要方面!虽然我并不认为一名师士需要这方面有什么造诣,但殇却坚持认为你有必要学习这方面的内容。现在看来,显然殇的提议是正确的!”

  一想到殇,叶重都有几分哭笑不的感觉,突然他有几分好奇:“如果是殇,你说他会用什么方法来实现我们地目标?”

  牧回答:“资料不足,无法计算!”

  不得不说,霜之咏叹调的反搜寻系统果然先进,到目前为止,还未被这个大家伙扫描到,姬家的实力可见一斑,不愧为四大世家之一。至于牧,能扫描到他的扫描系统,叶重怀疑出世了没有!

  两架光甲就仿佛一只洪荒巨兽身旁虎视眈眈的两只蚊蚋。

  “你打算用什么方法?”叶重忍不住好奇地问。看牧说得那么轻描淡写,叶重也十分想知道。

  “以我们地条件,想要正面攻破这艘宇宙舰的装甲,可能性只有25%以下,基本可以判定为不可能!而我的特长是计算,在虚拟的网络中我拥有更强大地实力。而在所有宇宙舰中,光脑控制网络与多频信号系统都是相联的,而我同样拥有多频信号发射器,两者相取,我就可以入侵到宇宙舰的主控光脑,取得这艘光甲的控制权。”牧解释道。

  叶重这才想起来牧还是一位最顶级的灰域领者,连罗家都受到过牧的毁灭性打击。

  “这你岂不是天下无敌了?所有的宇宙舰都对你形同虚设?”牧的回答看上去那么容易,叶重有些怀疑地问。

  牧并不赞同叶得这个观点:“这种说法是十分错误的!第一,这种入侵必须处于敌人没有察觉你存在的状态下。第二,处于入侵状态时我并没有自我保护能力,对于各种突发情况并不能做出有效反应。第三,如果对方有虚域领者,并不需要太强大,这种计划将无法实施。第四,如果对方关闭了多频信号联接系统,那此种方法成功的可能性为零。”

  叶重若有所思道:“看来这些方法的局限性还是很大啊!不过,虚域领者还真是强大啊!”叶重的语气中多少有些羡慕。

  牧赞同道:“不错,虚域领者的强大是智慧的一种表现,比起单纯的身体和师士技巧来说,它威力更强大!不过可惜,叶子,你对这方面不感兴趣,否则的话,这倒是一门对你极为有用的课程!”

  叶重顿时头大如斗:“哎,和光脑有关的就不用说了,我好像在这方面没什么天赋,而且我现在的东西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哎,其实调培师也是蛮有趣的,只可惜,刚有一点兴趣就被打断了!”

  牧最后上结论:“无论什么力量,并没有所谓的极限存在,只要运用合理,理论上,对于任何问题,总是存在一种或多种正确合理的解决办法!所以,追求力量的多样性并不一定是正确的!”

  叶重精神一振:“有道理!”

  船长哈迪克悠闲地坐在主控室内的船长椅上,左侧托盘上摆放着一杯清茶,袅袅地冒着热气,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看着主控室内忙碌的众人,哈迪克不禁微微一笑,这样的生活真是不错啊!

  哈迪克船长是一位资深的宇宙舰的船长,从他第一次担任船长以来,已经有三十五年的历史。看上去有几分沧桑的脸,坚毅的眼神,让人不由自主充满信任感。

  突然,面前的通讯器发出蜂鸣声。

  哈迪克微皱一下眉头,接通通讯器,全息屏幕浮现一位老者的形象,虽然年逾古稀,但面色红润,皱纹极少,显然皮肤保养得很好。

  哈迪克恭声问:“弗瑞德大师,不知您有什么吩咐?”

  老者面色有几分不自然,但声音却很清晰:“哈迪克船长,我们现在离蓝海星还有多久的路程?”

  哈迪克道:“还有不到一天的路程,估计再过几个小时就会遇上蓝海星附近区域的巡逻队了!”

  老者平静道:“哦,我们临时改道,不去蓝海星了,航向转向莫伦斯特星。”

  哈迪克船长大惊:“弗瑞德大师,这、这蓝海星就在眼前,我们为什么突然改变航向?如果大师不想在蓝海星停留我们不妨在蓝海星补给!以我们现在的补给,想要飞到莫伦斯特星途中必须要补给!而且,似乎这样也不好吧。。。”

  弗瑞德大手一挥:“不用了,蓝海星现在正在戒严!我们现在就改道!”

  “戒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大师?竟然让睿智的您突然改变主意?”哈迪克十分惊讶,虽然弗瑞德大师的脾气十分古怪,但在哈迪克看来,他是无疑是一个充满智慧的长者,哈迪克相信,弗瑞德大师绝不会做出毫无道理的事。

  弗瑞德的脸色闪过一些不自然,旋即平静道:“刚才得到消息,蓝海星已经全面戒严,据说是有可能发现查尔斯5号病毒,我想,我们这时改道,应该是个正确的选择!嗯,我会发送消息给蓝海学院的一些老朋友,至于那些记者,我们无需理会!”

  “查尔斯5号病毒?黑色查尔斯?”哈迪克大惊失色:“天!这么可怕的东西怎么出来了?对!您说得对,那我们还是尽快改道吧!”哈迪克眼中充满畏惧,显然对于查尔斯5号病毒,哈迪克是惊惧非常!

  在听到哈迪克脱口而出的查尔斯5号病毒,整个主控室内顿时炸开了窝,乱轰轰一片!

  弗瑞德脸色庄重道:“是的,我想,我们还是离蓝海星远一些更为妙!相信谁也不愿沾惹上那可怕的东西,毕竟它太恐怖了!而且,蓝海星这时只怕也乱成一片吧,现在也不是什么探访的好时机!”

  哈迪克连忙不停地点头:“您说得太对了!我们这就改道!”旋即立即扬声喊道:“改道!目标——莫伦斯特星!”

  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就在弗瑞德大师通讯器照不到的地方,赫然立着一个人还有一架残损的光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