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节 术承师迦濯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34      字数:7534
  忽地,一股柔和宁静的感觉传至叶重的脑部,凉凉的,感觉像浸在冰水中一样,身上无可遏止的疼痛居然有所缓解,虽然还是深入骨髓的痛,但似乎已经在叶重的可以忍受范围之内。

  起码叶重还可以分神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次发作的时间比上次要长得多,待这股疼痛毫无征光地消失后,叶重身下已是一滩汗水,像从水中捞出来一般。

  叶重脸色苍白无色,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唤出殇,而是劝住了在他心中已经急得快跳脚的殇。他现在和平时并没有多大区别,只是刚才出的一番大汗让他的体力稍稍有些跟不上。

  眼前是一位中年人,清瘦的脸,带着些许微笑,穿着一件淡青色的布衫,体形在叶重眼中可谓十分孱弱!

  对方先开口:“你在我门前突然倒下,见你情形不妙,我便擅自将你移到屋内,还请勿见怪!”语气淡定从容,不知不觉中让人心绪平静下来。

  叶重这才发现自己身处房内,不由感谢道:“多谢先生出手相救!”

  中年人微微一笑:“举手之劳,不必在意!我走迦濯,放心,这里很安全,你刚刚受损颇为严重,先坐下来好好休息吧!”

  “多谢!”叶重依言坐下,刚一坐下,他才察觉到肌肉的酸软,果然比上次严重得多啊,叶重心中暗忖。

  迦濯替叶重倒了一杯翠绿色不知名的饮料,客气道:“请用!”说完伸手示意。

  “哦!”叶重端起杯子,一饮而尽,这杯苍翠鲜绿的六寸青味道极淡,凉滋滋的微带苦味,喝在叶重嘴里淡若开水。叶重倒不怀疑这杯六寸青里会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东西。以刚才的状况,倘若对方对自己有敌意,自己是毫无还手之力。

  而且叶重几乎可以肯定,眼前这人十有就是轨形圈内神秘的术承师。

  见叶重这种喝法,迦濯哑然失笑:“你一定是刚到哈里森星吧!”见叶重疑惑地眼神,迦濯解释道:“这是哈里森最普通的饮料。一般喝这个大都是小口啜饮,才能品出其中滋味,大口灌饮大多都是刚来的新人,这样喝起来和水相差不大!”

  叶重这才恍然,简洁道:“不错!”

  显然迦濯也发现叶重并不擅言谈,便开口相问:“刚才看小兄弟突然倒下,不知是何故?”

  叶重沉默了一下,开口道:“我得了一种怪病!”虽然不知道刚才这位术承师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来缓解自己的痛觉,倘若能学到这种手段。说不定能解黑角银液之毒,最起码也能缓解疼痛。

  叶重和殇在心里飞快地交流。

  殇道:“哎,叶子。这老家伙说不定能帮你解毒!”

  “嗯,这个我知道!”

  “那我们把他绑起来。拷问!这个办法怎么样?”殇恶兮兮道。

  “嗯,拷问他一定会说吗?”叶重对于这个办法有些怀疑。

  “嘿嘿,叶子,这个问题你放心。我的资料库是有七百五十六拷问方法,不需要工具的有一百七十七种,心理学方面可是我最擅长地!嘿嘿。绝对可以让他连十八辈子以前的事都说出来!”露出恶魔尾巴的殇还不忘附带一句电影中常用的台词!

  “那前提是我们首先要他处于我们的控制之下!”叶重开始考虑这种可能性,随即道:“不过听说术承师很厉害,万一要把他打死了怎么办?我们对术承师的资料信息太少!”

  “说得也是!”殇也有些气馁:“可惜我不能帮你,要不然我们俩肯定能活捉这老家伙。”

  “而且根据牧所说的公平交易原则,他刚才帮了我。现在我们用这种办法对他好像也!不太合适!”对牧所说的公平交易原则理解一直很模糊的叶重对自己所说地话也不大肯定。

  “哎,对,我怎么把这事忘了!叶子,都是你不提醒我,害得我这么善良的光拟智感都差点犯下了大错误!嘿,知恩图报,这是一个真正男人必备素质法则第七条,第七哎,果然是很重要的一条……”殇顾左右而言他,偷偷地收起自己恶魔地小尾巴。

  可怜的迦濯不知道自己险之又地与地狱地边缘擦肩而过。

  不过听说叶重说怪病,迦濯显然十分有兴趣:“哦,怪病?都有什么症状?怎么由来?”

  “发作时间不确定,症状痛疼,由来未知!”叶重这种机械式的回答惹得殇一阵鄙视。虽然叶重知道自己身上的是银液之毒,但是却觉得不适合说出来,只好说未知了。

  叶重的回答太过泛泛,迦濯不由皱起眉头:“嗯,有什么比较特别地地方吗?”

  叶重仔细地回想那时的感觉:“嗯,就好像意识在受到煎熬,这一次身上的肌肉也发生酸痛,还有,脑波被隔离,无法与光甲等脑波控地仪器连接!”

  “哦!还有这种病!”显然这些症状大出迦濯意料,皱眉思索了半天,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歉意一笑:“哎,很抱歉,我不是专业的医师,这种怪症我也不知道。”

  “哦!”叶重突然问:“你是术承师?”

  迦濯一愣,旋即微笑道:“嘿!我是术承师!”

  叶重问:“我头那时凉凉的是你做的?”

  “你说的是这个吧?”也没见迦濯有什么动作,叶重脑中突然升起一股凉意,就像病发时的一样,只是这次由于自己请醒着,感觉更为明显,就像清凉的泉水把大脑洗了一遍,清爽怡人。

  叶重霍地一惊,任谁脑中突然跑出来点东西只怕都会十分惊讶。叶重好奇地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迦濯呵呵一笑,这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问他了。

  术承师,其实说得明白些就是一群精神锻炼者,他们通过对精神意识的锻炼,从而开发身体的潜能。所以他们往往具备一些常人所没有的能力。和黑角的身体强横不同,他们是另一种强大的存在!而迦濯刚才用的只不过是术承师最基础也是最常用的应用,用来让人心情平静,唤作清心。

  不过这让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叶重大吃一惊。

  突然想起哈克对自己谈起师士起源时所说的师士的三大流派,不由脱口而出:“秘术师?”

  迦濯有些惊讶:“没想到你也知道秘术师。呵呵,看来这也不算什么秘辛了,秘术师是术承师的前身。当年秘术师一分为二,单纯的锻炼者是术承师,像我就是这一类。而另一类则是术承士,他们是精神锻炼者的师士。”

  “术承士!”叶重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想像一下,拥有精神异能的师士,战斗时,该是一副怎样的光景呢?叶重不由一阵心动。

  “呵呵,术承士外面的人知道得比较少,他们一般都在术承师宗所里,很少外出。”迦濯看叶重的表情有些疑惑,解释道。

  “嗯,你的怪病我也没有办法,不过你可以去休特区试试,那里有许多奇人异士,说不定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迦濯伏案在一张纸上写着,过了一会抬头把这张纸递给叶重:“这是我认识的几位颇有实的医师的地址,你可以去试试,不过那里的人大多脾气比较怪异,有时可能会提一些匪夷所思的要求,你自己要小心!而且就算这几位不行的话也不要气馁,那里面藏龙卧虎,只要你耐心寻找,很有可能会找到可以医治你怪病的医师。”

  叶重接过这张纸片,感激道:“谢谢!”

  迦濯温和一笑,摆摆手道:“没什么,我并帮不了你什么!这还是要你自己去找!”

  叶重突然问:“嗯,那清心可不可以教我,我愿意用东西交换!”

  迦濯歉意一笑:“清心虽然是最简单的精神应用,但是学起来也殊为不易!而且没有术承师宗所的许可,我是不能擅自传授他人的!”

  叶重“哦”地应了句。

  殇在叶重心里埋怨道:“早知道就把他绑了,来拷问就行了!我就不信问不出来!”沉默了几秒,旋即兴奋道:“叶子,我想到一个好办法!”

  “什么办法?”叶重好奇地问。

  “嘿嘿,这老头是对你不错,咱不好下手!可这里术承师肯定不止一个,嘿嘿,只要我们再抓别的术承师,这就不违背公平交易原则了!”殇怂恿道。

  “唔,好像也蛮有道理!”叶重道。

  “那是!我提出来的可能没道理吗?我可不是牧那个没情趣的家伙,嘿嘿,术承师,一定很好玩!”某恶魔的尾巴又开始摇晃了!

  叶重向迦濯告辞,顺便问了下休特区是否也有术承师守所。

  迦濯还以为叶重有兴趣加入术承师这一行,热情地指点了休特区的术承师宗所的具体位置,顺便还告诉叶重在当地颇有实力的几位术承师的地址,告诉叶重有时间可以去向他们请教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