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节 再会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34      字数:7582
  叶重小心地藏身于一棵树上,替殇放风,身后树林中不时传来一阵阵凄利的惨叫声,让叶重不由自主一阵毛骨悚然,纵然他见惯了生死,但这样凄惨的声音还是让他心中发毛!

  叶重开始仔细回忆刚才的的一点一滴,这老头居然能察觉到自己偷偷进来,真让人不可思议,即使是叶重自己,呆在房间内,外面还有那么多风铃干扰,以自己的听力,也不一定能发现。而这老头居然做到了!

  更可怕的是后来,叶重根本没有任何珠光宝气管家力的一瞬间就被压制住了。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而且同时丧失的,不只是行动能力,连自己的视觉同样也丧失了!

  太可怕了!

  他到底是怎样攻击的呢?叶重根本没有看到老头有任何动作,这让他百思不得解!

  突然,叶重耳中传来一阵极为轻微的沙沙声,叶重心下一凛,有人!

  叶重一边在心中向殇提示让他加快速度,一边像一只变异猿一般在树林间荡来荡去,寻找这位老头的客人!在垃圾星时叶重就常常在利用垃圾间交错的废弃金属杆来躲避变异生物地攻击。树枝比起金属杆来说更加柔软,也更加有韧性。叶重机敏地绕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弯子,茂密的树林给了他最好的掩护。

  在树木中,全息扫描仪并不好用,毕竟这里环境太过于复杂,再先进的扫描系统此时也并不值得完全依赖,反而人天生的六识在这里更让人放心!当然,至于牧殇,叶重可不敢肯定他们的极限到底在哪!

  如果自己没有判断错误的话,沙沙声是朝老头的往处走去,而且似乎这附近也只有老头这一户人家。

  叶重小心地向前潜行。

  一位穿着紫袍戴着紫色面纱地女人正沿着专门通往老头住处的林间小径上徐行。而这沙沙声是她踩在地上的落叶发出的声音。

  叶重微微一怔,这不是刚才自己问路的女人么?叶重在心里连忙把这情况告诉殇,而殇的答复是马上就好,他现在正在一遍遍地反复无序提问,以核实从老头那得来的一切有用信息地真实性。

  叶重小心地缀着凤夙,心中无数念头闪过,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她认识这老头?呃。按照迦濯所言应该是阴先生。她一位女明星。怎么会认识阴先生这样地术承师?

  虽然叶重对明星的工作性质和内容都不了解,但他相信这个职业和术承师挂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她能进入轨形圈,这同样让叶重颇觉惊奇。

  不过,叶重无意深思,这些东西和自己并无多大关系,不是么?自己要做的,就是尽量为殇拖延时间。

  凤夙在小径前进的速度并不快,看上去娇弱无力,叶重在考虑是不是击昏她。免得出现什么特殊情况,至于杀死凤夙。倘若没有殇的话,叶重说不定会考虑,但是以殇对凤夙的喜爱,叶重心里并不太想杀了她而引起殇的情绪低落!

  对于叶重来说,牧和殇是他最好的朋友。是他最在乎的人。在叶重心中,他们就是活生生的人!是他最为珍惜地存在!

  嗯,还是击昏比较妥当,叶重对自己的力量的控制颇有自信!

  叶重无声无息地接近正在独自徐行的凤夙,正准备给凤夙后颈一击,让其晕厥!

  蓦地,凤夙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厉喝:“什么人?出来!”眼光瞄向叶重藏身的树冠。

  叶重愕然,她是怎么发现地?明明自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啊!

  凤夙如临大敌,双腿微微叉开,双手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

  虽然不明白对方是怎么发现自己的,但是对着这个女人,叶重倒是不惧!在他看来,对方的身体和自己相关不知多少!

  凤夙冷冷地盯着左上方的树冠,上面藏有一人,尽管不知道是谁,但凤夙知道对方是敌非友!难道是想劫色的色狼,居然尾行自己这么久,直到这没人的地方才打算动手?凤夙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树冠枝叶一阵抖动,动静不小。呼,一股风声压面,从对方藏身之处射出一道绿影,速度极快!

  凤夙冷哼一声,微微一侧身,闪过绿影,同时低头,脚后跟无声无息向后撩去。噗,那道绿影击在地面,赫然是一支粗若手臂的树枝,上面还带着不少树叶,树枝深深插入泥土之中,只留半截露在外面!

  一股凉风擦着她后颈而过,以力量判断,对方可能是想把自己击昏,想到这里,凤夙心中杀机更盛!这种色狼,落在自己手上只能怪他自己命已该绝!

  叶重赫然发现自己的一掌落空,知道不妙!还好叶重这一击只是想击昏对方,所以用的力量并不大,脚尖发力,身形疾退。险之又险地避过凤夙这一腿!

  见对方躲过自己这一腿,凤夙微微一惊,眼神陡地凝重起来,自己低估了对方的速度,看来这家伙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啊!

  但是对于自己的身手,凤夙有着绝对的信心!眼前这家伙在一般人眼中虽然已经非常不错,但自己不过要多费些时间罢了!

  转过身子来的凤夙这才看清对方地模样!

  凤夙眼神骤然收缩:“黑角的人?”眼前男子戴着的面具她再熟悉不过,对于黑角的许多东西。她知之甚详,面具上编号为f-58,嗯,那就是说是f组的58号成员!

  奇怪,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f组应该是黑角的最外围成员的编号。黑角怎么可能派这么低级的成员来轨形圈?黑角会不知道轨形圈的深浅?这个想法立即被她否决了!不可能!双方彼此都知之甚详,怎么会犯这种常识性错误?

  难道,这附近还有高手?这只不过是个放风地?如果这样的话,难道对方的目标是阴先生?

  所有想法一瞬间在她心头掠过,越想越有可能,凤夙眼中杀机炽盛!只有迅速解决眼前这个放风的小喽罗,自己才有时间发出警报,并且能救出阴先生!凤夙相信只对黑角来的不是那一位,那自己就绝对有机会从对方手上救出阴先生!

  叶重历经无数生死,对杀机极为敏感,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起了杀念,但他同样夷然无惧!

  凤夙起了速战速决之心!

  叶重小心地注视着对方。并没有因女人而有丝毫轻视。不过他并没有主动进攻,现在对于他来说,拖延时间才是最重要的!

  蓦地,凤夙眼中骤然亮起妖异的光芒!

  叶重大骇,术承师!眼前这个女人居然是术承师,叶重再也顾不得留手,脚尖一点,带起无数虚影,让人眼花缭乱。他希望能通过速度来扰乱对方地视线,让对方无法捕捉自己地身形。

  呼。预想中的束缚并没有来临,叶重不由间松一口气,看来自己的方法奏效了!

  正在叶重庆幸时,却瞥见对方向自己扑了过来。

  既然有应付的方法,叶重不由心下稍安,觑准对方来势,一拳轰出!

  凤夙奇异一扭,便轻易闪过叶重这一拳,向叶重贴了过来。

  贴身肉搏?叶重冷静地思考。

  一直以来,叶重都颇喜欢贴身肉搏,他发达的反应神经、出众的力量和速度,在贴身肉搏的情况下可以很大程度弥补自己在技巧方面的不足!

  叶重此时可不敢有任何留手,他相信,如果两个人中能有一个活下来的话,即使是殇,也应该是希望自己活下来吧!更何况,自己怎么能死在这里?

  贴身肉搏之凶险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地留手,动辄生死!

  双方你来我往,其中凶险自不用谈!

  眨眼间,叶重由开始的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变成苦苦支撑!

  叶重心下不由暗暗叫苦,对方的攻击充满先知先觉的味道,往往是自己一出手,对方好像就知道自己的攻势一般,到现在为止叶重根本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而对方地反击却犀利无比,让人躲无可躲,即使以叶重发达的反应神经,都已经挨了好几下,倘若不是叶重皮厚肉粗,只怕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最为诡异的是,迄今为止,对方居然没有和自己对上过一拳,自己的每一击都击在空处,这种击空的感觉让叶重郁闷得几乎快吐血。自己的力量比她大,速度比她快,却怎么也无法击中对方!

  偶尔目光掠过凤夙眼中散发出的妖异的光芒,叶重总忍不住心下一跳。

  叶重心思电转,再这亲下去,只怕形势对自己会越来越不利!

  猛地,叶重差点忍不住拍自己一下,自己的目的根本不是击杀对方,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叶重不禁豁然开朗,不过这一分神之下,又受了一拳一腿!

  叶重连忙身形疾向后退。只要两者拉开距离,对方的速度不如自己,想要攻击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

  凤夙如附骨之蛆,紧紧贴着叶重,显然也是看清叶重的意图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