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节 学习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36      字数:7000
  这些堆积如山的杂物并没有给叶重带来太多的障碍,毕竟对于一个从小在垃圾星长大的人来说,处理这些东西起来,可谓得心应手。

  即使是殇,也不禁对叶重的效率小小地感到一些吃惊:“叶子,没想到你还有这份天赋啊!看来以后就算咱们出去了,你去当保姆,也应该能赚到你的生活费和我们的能量费!嗯,看来保姆也是个高技术含量的工作啊!”

  叶重没有理会殇,而是扫视了一眼房内,原本杂乱的房间现在已经是清爽干净。反正叶重认为没用的东西全部给扔了,这其中衣服就占有绝大部分。叶重实在无法想像,居然有人愿意换这么多衣服?难道她不嫌麻烦么?

  叶重毫不犹豫地把这些脏衣服给扔了!

  看到房间内有条不紊,井井有条,各样东西都分门别类放好,叶重不由颇感满意。只是由于地板太脏,叶重清洗时一不小心“洗”碎了几块地板。

  管疯子每天只是喝酒,对叶重不闻不问。

  叶重倒也不急,他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实在太多,光冥息一项就要占用大量的时间。叶重在精神锻炼方面的天赋比起普通人都要差上不少,但是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前些天转于有所突破。叶重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一丝似乎若有若无的波动。

  这让叶重喜出望外。见识过宗所的那些师士独特的战斗方式之后,叶重就一直认为,精神的锻炼才是他们的根本所在。

  可以说,叶重的想法完全没有错误,只不过真正的实情却要比他想像的更为复杂。这些人从小就被挑选出来,他们必须在精神锻炼方面拥有过人地天赋,而且身体条件也同样需要十分出色。然后以十人为一组,从小在一起生活训练战斗。培养彼此的默契。这些人是真正的战斗精英!

  叶重可不敢奢望能给自己地战斗带来多少帮助,倘若能在怪病发作的时候起一点点作用,叶重就谢天谢地了!

  除了冥息。叶重依然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比如熟悉守护,这些天,叶重一直没有放松过对守护的熟悉,他明白,只有师士和光甲不断地磨合,才对最大限度地发挥出两者的实力。守护就像一座无穷无尽的宝藏,总能给叶重出乎意料的惊喜。

  二号的匕首,这个烂得不能再烂的名字,却代表着一双远超当代水平的匕首。叶重和牧讨论过许多次。但依然无法得知制作这把匕首的原理。这让叶重数次赞叹顾少泽地天才!二号的匕首的锋利程度甚至超过掺有多昆石的篮光长枪。唯一的遗憾就是这一双匕首对于光甲来说实在太小了,除非击中要害,否则根本不会对对方产生任何影响。除此之外,叶重还要努力适应守护所特有地黑白双色视野。

  另外,叶重还从老爷子那取来了大量的骨材。每天坚持练习,以免水平下降。

  现在每天地时间排得满满。叶重都怀疑自己还有时间学调培么。所以管疯子每天不来,叶重倒也不急,因为他实在是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了!突然间,生活就好像充实起来一样。另外一件值得叶重庆幸的是令人头痛的殇的时间到了,轮到牧出来!叶重的世界终于清静了!

  这些天,叶重一直备受殇的折磨。自从第一眼见到管疯子后。殇便像吃了春药一般。春药,据殇说是一种含有强烈刺激性,会在很短地时间内促使人体的某种激素的大量分泌的药剂。

  说得叶重一愣一愣,心下纳闷殇啥时对药理学开始有研究了?不过真正让叶重对这种被称为春药的药剂印像极为深刻地,是殇每天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殇每天喋喋不休地赞美管疯子。一大套一大套的,用词绝不重复,然后拼命地唆使叶重接近管疯子。饶是叶重心志坚定,面对这非人的折磨,几乎差一点缴械投降!

  实在太可怕了!如果服用春药的人都像殇一般,那这种药剂实在太可怕了!

  还好殇的时间观念极为准时,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谁时让出位置。牧的到来也让叶重长长地舒了口气。

  殇一走,管疯子却来了。

  管疯子右手拈着酒杯的杯脚,半倚着门,脸上因微醉而有些酡红。叶重停下手中的工作,淡淡地看着管疯子。

  管疯子的口齿有些含糊不清:“小叶子耐性不猎啊,挺能沉得气啊,难怪你师傅对你的期望这么大。嗯……姐姐就成全你……”管疯子晃了晃有些头昏的脑袋,干脆直接就着门边坐在地上。

  看着叶重怀疑的眼神,管疯子不由瞪了叶重一眼:“小叶子……难道你以为姐姐醉了不成……呃,我告诉你……我没醉……我今天就好好给你上一课?br>

  顿了顿,管疯子沉思了一会,微醉的面庞少见地露出几分认真的神色,口齿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调培师最开始时是一些植物学家,他们研究植物,发现了植物的许多特性。想,这是一门很有趣的学问。不过,植物的生长周期十分漫长,这给他们的研究带来了许多困难。于是,这些植物学家就浓尝试用各种手段来缩短植物的生长周期。这就是调培师的最初由来。就算到了现在,植物类依然是调培应用最广泛的领域。”

  叶重听得入神,全然没有注意到管疯子常年宿醉不醒的脸上此时醉色全无,一双清眸闪动着智慧的光泽,微带苍白的玉容流露出惊心动魄的美丽!

  “后来,人们发现除了植物还有许多其他的生物可以通过调培来缩短其生长周期。而且随着人们对调培研究的深入,其他例如开发新物种等功能逐渐被人们发现。调培便开始向着多元化和职业化深入!调培师便从那时开始走入人们的视野!”

  管疯子的语气中隐隐透着股骄傲,这倒让叶重略感讶异,很难想像管疯子居然也会有这种情绪。也许,管疯子的从前,也不是那么简单吧!不过很快叶重便哑然失笑,能进入轨形圈的,哪一个从前会是那么简单呢?

  “调培师同样有许多领域和分支,毕竟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不可涉及所有的领域。除了彼此专精的领域的不同,调培师之间依然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划分方法。既然你也算是我学生,那这些东西当然应该知道。嗯,这方面的资料在五号房间内的光脑里,权限密码37254,你要是感兴趣就自己去看。作为一门历史悠久的职业,它里面有着独特的潜规则和一些不成文的规矩,这些都是你要牢记的。否则,犯了别人的忌讳,哼哼!”管疯子冷冷道。

  叶重点点头,示意明白。

  “作为入门者,首先要从植物类学起,这个领域的研究最为成熟!”管疯子在身上摸了一阵子,什么也没模到,停下来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这才从胸前掏出一块指甲大小的芯片,随手朝叶重扔了过来。

  管疯子用的力量太小,芯片太轻,眼看就要落在地上,叶重脚尖一发力,身形一飘,赶在芯片落地之前一把捞住。

  管疯子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上下打量了叶重一番:“咦,小叶子不错啊,看不出来啊,就这一副身子板,还有一点能力嘛!嗯嗯,这样你以后一个人出去,姐姐也就放心了!嘻嘻,小叶子,哪天来陪陪姐姐,姐姐也好考验一下你的体力怎么样!”管疯子捂着嘴偷笑,一脸暧昧。

  “体力?”叶重摇摇头,认真道:“我体力很好,不用考验!”

  管疯子再也忍不住,坐在地上放声大笑,银铃般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回殇。叶重很是不解,不过也总算知道不适合开口问。叶重心底问牧:“牧,我的体力不好吗?”

  牧沉思了一会,道:“可能对方在这方面更强,虽然这种概率不到百分之一!”

  半晌,管疯子才歇了口气,拍着胸口喘气,足足过了三分钟,才真正平息下来。

  “嗯,这个芯片里是常见的植物图鉴,尽管绝大多数学校都并不要求记住,但你是我的学生,当然不能那么次,这些东西可全都要牢记,过几天我要考你,如果错了,嘿嘿,当然要受到惩罚,一定会让你记忆深刻的!”

  “嗯,这只是附带的任务,你最近几天的任务是去采集实物。根据芯片内的植物图鉴,去采集样例。嗯,植物搜寻仪在二号房第三排左数第五个,上面配有详细说明,那么简单的东西,看一遍就会!就不要再来项找了!嗯,就这样吧,五天后我要看到上面所有的图鉴的实物。好了好了,就这样吧!”管疯子挥挥手,突然一阵不耐烦。

  说完也不管叶重,倚着门,呼呼大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