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148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37      字数:14182
  第一百四十七节悄然离去

  叶重第一次见识到调培师的威力,然而实验对象是自己,这就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虽然从头到尾他似乎并没有遭受什么损失,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他依然十分郁闷,他非常不喜欢这种命运不在自己把握中的感觉。而最让他不满意的是,自己的警惕性居然差到了这种地步,如果能在最后关头唤出殇,那结局就完全不一样,可自己那时的一丝茫然和犹豫却让失去了最后一个可以反败为胜的机会。

  检讨归检讨,叶重却不得不改变原来自己的计划。本来叶重是打算在管疯子这学习调培,起码可以算得上入门以后才走。然后再去宗所申请考核,想办法离开轨形圈。如果无法通过考核的话,那就只有另想办法。可是轨形圈进来容易出去难,所有进入轨形圈的宇宙舰都被宗所上缴。没有宇宙舰,想出轨形圈,那是痴心妄想。即使叶重去了轨形圈最外围的红蝗星,但是离它最近的航道早已废弃多年,想要遇上宇宙舰,那概率和等死几乎没什么区别。

  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叶重不得不把向宗所申请考核提前。

  管疯子走之前已经把所有的光脑内的信息全部销毁,让叶重感觉有些可惜的是这里这些调培师专用的仪器和试剂,虽然没有什么非常稀有的东西,但这么多东西,即使可以买到也是需要很多金钱的。偏偏一直以来,叶重似乎从来没有很有钱过。

  回到老爷子那,告诉老爷子管疯子已经走了。老爷子叹息一声,只说了一句:“也是一个命苦地人啊!”老爷子似乎知道些什么,不过叶重可没有足够的好奇心来打听。

  “这是强化液的配方。”叶重拿出一块芯片。

  老爷子挥挥手:“交给黑子吧!”说完就转身摆弄自己的东西了。

  黑子的领悟能力实在够差,叶重把配方交给了他他居然还不会配,没办法,叶重只好一遍遍教他如何配置强化液。

  夜幕中,叶重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给自己的带来温暖地方。小囡囡现在应该在睡梦中吧,黑子不知道在干什么。老爷子应该还在地下工作室内赶工。他刚刚把记有一些光甲基础理论的芯片放在桌上,这是他能给黑子留下的唯一能对他有帮助地东西。小囡囡的床前叶重放了一顶自己亲手制作的红色骨帽。

  “叶子,你确定不向他们道别了吗?”殇问。

  “嘿,不用了!”叶重淡淡回答,头也不回地投身于夜幕中,向离这最近的宗所奔去。

  “为什么呢?”

  严秉宣躺在床上,陷入沉思之中。最近非常烦燥,前一阵子四处搜查一位据称是偷盗宗所的小偷。整个轨形圈都被弄得鸡飞狗跳。而且从内部流传的谣言到现在这个人还没有没抓到,据说还有一位师士死在这人手下!他暗自咋舌不已,果然是个神通广大的人物,居然能从宗所里偷东西出来,而且瞧宗所的反应,估计绝不是什么小东西。不过至于宗所地一名师士被杀这个小道消息他可不太相信。想当年他那么努力也没能通过师士的选拔,最后只能当一名及巡。宗所的师士是那么容易被杀的么?他很是不屑地想,宗所的师士可不是那些外来的垃圾可能比拟。

  不过还要多谢那个小偷,如果不是那次搜查,自己也不知那个该死地葛老头居然收了一个小徒弟。严秉宣想到那个年轻小伙子,虽然体形瘦小了点,但真是个做骨匠师的料,没想到这个又死又倔的糟老头居然在这么老还能收到这样一个好徒弟。嘿嘿,这今年轻人不错。居然送自己一份大礼,想到上面收到三架光甲时那一脸的精彩表情,听说是还是著名的王牌凤夙大人亲自试驾的,这可是无比的荣耀啊。葛老头说这还只是半成品,没想到就这半成品,也让他连升三级,眼红了无数人!想到这里他不禁暗自得意。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个会下金蛋的老母鸡,一定要好好抓住这只老母鸡。想想以后自己的大好前程,严秉宣就感到眼前无数金星在飞。

  妈地,可惜最近好运好像一下子全用光了。刚升到及巡区长,自己区就出事了!一个精英组的叛徒居然流窜到自己的辖区。从整整一个战斗小组的追捕中逃脱,而且杀了一名师士!天,难道这世界真的变了吗?宗所居然还会出现叛徒?而且还是高贵的精英组,这个家伙疯了吗?

  精英组,一想到对方是从精英组里出来的,严秉宣心里就不禁打了个哆嗦。这可是精英组里出来地怪物啊!自己一个小小的及巡,只怕拿来给对方塞牙缝都不够!别看严秉宣外表粗犷,其实心地十分细腻,不知就里的人极易被他的外表骗了。待看到前来支援的铺天盖地晨式光甲后,他更是小心地保护自己。这么多光甲居然依然没有抓到对方一根毫毛,这让他十分庆幸自己没遇到那可怕的家伙。

  这些晨式光甲终于撤走了,上面留给自己的命令是保持警惕,一遇到情况就向上面汇报。对于这个命令,严素宣心知肚明,虽然听训时表现得恭恭敬敬,可心里根本不当一回事。自己可没那么傻,小命第一。

  这下风波可总算完了,自己也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他知道自己升得太快,眼红的人太多,等着看自己笑话的人也实在太多。如果自己不小心些的话,只怕上来的快,下去的也快。

  正在他以为可以长舒一口气时,桌上的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他心里没由来咯噔一下,心中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什么?”接到手下的报告他不由大惊失色!

  叶重这是第一次来到当地的宗所,宗所的房子并没有过多的装饰,和轨形圈大多数住房一样是砖木结构,只是要大得多,在它的外部覆盖了一层翠绿的不知名的藤蔓,看上去凭添几分自然的气息。

  进去之后是一个大厅,大厅的中央有四根石柱,上面缠绕着那种绿色的藤蔓。大厅内人很少,所以显得十分空旷。除了通讯器,叶重几乎再也没见到其他的高科技的产品。看上去,似乎宗所很排斥高科技产品啊!叶重心下嘀咕。

  在大厅正对大门处有一柜台,柜台上趴着一位年轻人,看上去应该睡着了。叶重的脚步十分轻,直到走到拒台前,这今年轻人还一无所觉。

  “真不是个敬业的家伙!”殇不满地发出如此评价。

  叶重伸出手指,在桌面上叩了两下。

  睡梦中的年轻人终于被惊醒,他费力地睁开惺松的双眼,抬头茫然四顾,涣散的眼神最终聚焦在叶重身上。突然想起自己这是在宗所值班,年轻人慌忙站起来,颇有些语无伦次:“对不起,对不起,……先生,不知道你有什么事吗?”年轻人显然刚来宗所没多久,还保留着对人的那一份恭谦。

  年轻人心中十分好奇,要知道,平时一般极少会有人来宗所。来访者大多是一些术承师或师士,他们一般都是为公务而来。而眼前这个人明显不是这两种人,虽然来这个宗所没有多久,但是他还是分辨得出眼前的人和那两者的差别。术承师从来只会穿淡青色的布衫,而那些师士则会穿着整齐的师士服,一脸骄傲的神情。眼前的男子神情淡然自若,这倒和那些老术承师很像,可他身上的衣服却不是淡青布衫。

  而且现在是半夜,这人半夜来宗所会有什么事?年轻人心下十分好奇。

  “我想申请宗所的五级考核!”叶重淡淡道。

  “啊!”年轻人失声惊呼,随即慌乱道:“啊……请您稍等!”小伙子跌跌撞撞跑到通讯器,拨通区长的通讯,结结巴巴地报告这里的一切。

  叶重的耳力十分惊人,年轻人的一言一语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年轻人时不时看向自己的躲躲闪闪的目光让叶重颇觉有趣。

  “真是个沉不住气的家伙!”殇又发出一个十分不屑的评价。

  严秉宣驾驶着光甲飞快地朝宗所赶去。他心中的惊讶的好奇并不比那位值班的年轻人低多少。叶重和殇并不知道宗所的五级考核意味着什么,所以作为当事人反而没什么感觉。而严秉宣做了十多年的及巡,这才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申请宗所五级考核的事。宗所在刚推出五级考核的时候,当时申请的人蜂拥而至。第一年,通过者只有两人,第二年,通过者只有一人,第三年更是离谱,居然一个通过者都没有。慢惯她,大家才知道,想要通过宗所的五级考核极为困难,没有当今行业内超一流的水准,根本想那别想。这也直接导致后来五级考核的申请人锐减。

  严秉宣做及巡的时候,也就是十几年的时间当地根本就从来没有申请者,倒是听说前几年离这不远有个区有个医师申请了,不过在最后一关被淘汰了。

  敢申请五级考核的那都是一些对自身实力极为自信的人,自己的区里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物自己居然不知道,严秉宣心中十分好奇。

  第一百四十八节疑问

  严秉宣推门而入,空旷清冷的宗所大厅内一个颇为削瘦的身影背对自己而立。严秉宣觉得颇为眼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是谁,心下奇怪,这人是应该就是那位申请五级考核的人吧,可为什么自己看上去似乎有些眼熟呢?

  年轻人一看严秉宣来了连忙站起来,恭声道:“区长大人!”

  严秉宣倨傲地朝其点点头,快步走到叶重跟前,待看清叶重的模样时,严秉宣忍不住失声“啊!”发出一声惊呼。

  叶重这时也对其点点头,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严叔叔!”

  严秉宣脸上神情马上变得一团和气,热情道:“小叶啊,怎么这么晚了还来宗所,有什么事吗?有什么事尽管和严叔叔说,能帮得上忙的严叔叔绝不含糊。”心下却暗暗叫苦,申请五级考核的人不会就是他吧?

  “谢谢严叔叔,我是来申请宗所的五级考核的!”叶重平静道。

  “五级考核?”严秉宣装作大吃一惊,表现得十分关心:“怎么突然想申请五级考核呢?是不是太早了一点啊?想离开轨形圈?小叶啊,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有什么困难尽管和严叔叔说。如果是哪个家伙不开眼,冲撞了你,告诉你严叔叔我,严叔叔我自然会去找他晦气,替小叶你出口气!”答案得到的确认,严秉宣心中极为不爽。在他眼中,叶重可是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任谁看到眼前老母鸡想飞也不会高兴。

  不过对于叶重想离开轨形圈,他倒是不担心,哼哼,宗所的五级考核,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么?你才在葛老头那学了多久啊,就想通过五极考核?做梦!只怕就是葛老头来了。都不一定能通过!

  在他看来,叶重通不过是一定的,但通不过那还回不回来可就不一定了!他就怕叶重想离开自己管辖的区,可偏偏他又不能阻止。虽然眼下叶重什么也没说,但这怎么也是一个不好的兆头。

  “不是,我只是想申请!”叶重不为所动。

  “小叶啊,你可要想清楚啊,不要太冲动了!想通过五级考核这固然勇气可嘉,不过小叶啊。你要知道,如果你没通过,那也会有相应地惩罚的,这很有可能会让你一辈子后侮的!一定要好好考虑,你再回去和你师傅商量商量一下吧!”严秉宣见软的不行便来硬的。

  “哦,不用商量了!我申请!”叶重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倒不是他认为自己绝对能通过考核,而是他根本没有任何选择。怪病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发作了。不知道是自己练习冥息带来的效果,还是根本是运气而已。只有尽早离开轨形圈,这个问题能得到根治。想离开轨形圈,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这一条路而已,无论如何,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看到叶重软硬不吃,严秉宣也无可奈何,在这一件事上,他可不敢做手脚。宗所历来对每一个申请五级考核的人都十分关注,敢在这件事上做手脚地人都死得很惨!严秉宣从很早就不明白宗所干嘛设立这样一个完全没必要的考核。在他看来。这不仅完全没有必要,而且会导致轨形圈的人才流失,能通过五级考核的那绝对是大师级的人物,让这种人物离开轨形圈,这不是轨形圈的损失么?真不知道是上面哪一位长老神经搭错,立下这么一个考核!

  当然,这些话他也只敢在脑中腹诽一番。自是不敢宣之于口的。

  见叶重这么坚定,严秉宣也只好帮其办理,他现在唯一祈求的便是叶重考核没有通过,依然还能回到这里来。严秉宣故作豪气地哈哈大笑,伸出手拍拍叶重的肩膀:“年轻人果然有闯劲。严叔叔我就喜欢小叶你这样地年轻人!没关系,即使没过也可以回来,只要在这

  里,严叔叔我还是有几分把握!”

  在严秉宣手快触到叶重肩膀时,叶重下意识地准备躲开,突然想到这样不好,硬生生地止住,让严秉宣的手拍在自己的肩膀上,脸上却看不出一丝波澜:“谢谢严叔叔!”

  严秉宣通过通讯器向上面报告了叶重的申请,不一会,他关上通讯器对叶重说:“等一会上面会派宇宙舰来接你,至于考核的具体所在地我也不知道,到时宇宙舰上面的人会告诉你该怎么做!”

  叶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这五级考核果然不简单,连考核的地址都这么隐蔽,居然宗所内部人员也不知道其具体位置。这里面地原因值得细思啊!

  叶重在一旁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木制的椅子并不如五大星域中最便宜的椅子柔软舒服。这一坐就是三个小时。严秉宣倒是在心中对叶重暗赞不已,叶重从坐下来姿势就没有变化,像叶重这么年轻的小伙子,能这样沉得住气,耐得下性子的委实少见,这也让他对叶重以后的发展更为看好。

  叶重和殇的交流严秉宣当然看不见。殇正在对叶重进行“思想改造”,如果在平时,叶重自然是没有兴趣听,不过现在用来打发时间倒也勉强可以接受。

  殇见叶重难得对自己的话感兴趣,不由说得愈发卖力起来,滔滔不绝。从殇的话中,叶重发现果然有很多奇怪的东西。比如,在殇所说地故事中,那些能力非凡的男人一定会有个女人,嗯,甚至有不少还会有好几个。嗯,这就有一点奇怪了,男人为什么一定要有女人?自己也没有女人啊,可生命并没有因此受到任何危胁啊!难道是潜伏型危胁?嗯,这是属于生物学还是医学的范畴之内?

  叶重把自己的疑问问殇。

  殇顿时委靡下来,带着哭腔:“叶子,男人怎么能没有女人?没有女人那还叫男人吗?生物学?医学?让这个什么生物学医学去死吧!从来没听说这和生物学医学有什么关系!叶子,这是人类的天性!天性,懂不懂?什么?你?你、你是野兽!……”

  殇的话让叶重有些费解,自己不是人类么?除了不长肌肉这一点有些奇怪外,自己的身体构造和一般地人类没有任何区别,可为什么殇会说自己是野兽呢?哎,还是牧解释问题比较清晰,简单明了,不会产生歧义。不像殇,他说的自己几乎完全听不懂!

  好在殇的高难度的话让叶重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他并没有感觉等待的无聊,尽管他擅长等待,但等待也并不是一件令人愉快地事情。

  来接叶重的宇宙舰到了。

  一艘宇宙舰停在宗所的外面。宇宙舰整个为淡绿色,没有金属光泽,看上去似乎更像植物材料的质感。宇宙舰的造型和叶重曾经组装过的专门为了追求速度的飞乐光甲颇像,只是更大,而且也不像飞乐那么狭窄。和飞乐很大不同的一个地方就是它的引擎在尾部,而飞乐的引擎则在前部。

  这是一艘小型宇宙舰,最多只能搭乘三个人。从宇宙舰上跳下一位大汉,走到叶重和严秉宣面前,问:“请问,哪一位是叶重先生?”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叶重作出自己的评价,这位宗所派来的人的身体素质极佳,一看就知道经过系统训练,而且看人的目光十分锐利,这应该是一位战斗人员。叶重猜得不错,这艘小型宇宙舰上除了叶重配置了两人,其中一人是驾驶员兼维修师,而另一人则人战斗人员,负责安全。

  “我!”叶重开口。

  打量了叶重一番,大汉眼中忍不住流露出几分惊讶,显然叶重的年龄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表现出良好的素养,依然很有礼貌地做出个请的手势:“叶重先生,我是宗所派来护送您去参加五级考核的,请上船!”

  “好!”叶重点点头,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地进入宇宙舰。

  大汉迅速进入飞船,坐入自己的位置,朝驾驶员点点头,宇宙舰便呼啸着朝天上飞去。

  自始至终,这位大汉都没有和严秉宣说一句话。

  坐在自己的位置,叶重仔细观察这艘宇宙舰的内部。宇宙舰内部的空间十分小,没有任何可以外视的窗户。为了节省空间,除了一些必须的设备。这艘宇宙舰内部没有任何修饰。

  叶重估算了一下这艘宇宙舰的最大航程,计算劫船逃离轨形圈的可能性,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不可能。这种宇宙舰只是作为短途航行,无法进行空间跳跃,无法进行空间跳跃那根本无法飞离轨形圈。

  难道考核地点离这很近吗?宗所居然只派一艘小型宇宙舰来!叶重心下暗忖。可就自己所知,这附近的太空中根本没有什么可供停留,的基地啊!

  这到底是去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