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节清单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38      字数:9574
  骨匠师,以各种骨材为原料,制作光甲各种配件的职业,鲜为人知。

  制作光甲引擎却是叶重从来没有想过的,因为这要改变骨材的本身特性,可以说,超出了骨匠师的范畴。骨匠师在叶重看来,就是最大程度发挥骨材本身具备的优良特性,可眼前的问题已经涉及到改变骨材的特性,这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奈何现在难题摆在眼前,叶重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从维茜那要了一大堆骨材,虽然叶重本身有不少骨材,而且皆是上品,不过叶重还没有傻到用自己辛辛苦苦得来的骨材浪费在这上面。与此同时,叶重还专门要了一架高精密度的调培师专用的分析仪,这玩意可比管疯子家的先进多了,还且操作也相当智能化。

  由于骨材的种类极其繁多,而且彼此之间差异甚大,叶重只好每一样都试一下。

  叶重先挑选出一些物理性能出色的骨材种类,然后把它们分别放入分析仪中,通过光脑,利用自动分析机制进行分析。

  这一步的工作量极其浩大,毕竟骨材的种类实是太多了,经过第一项筛选后的骨材种类依然还有相当多。以至于维茜给叶重送来的骨材把叶重的整个房间塞得满满,其中不乏一些稀有骨材。叶重现在可没精神去管什么稀有材料也会对你的最终成绩的评定有所影响云云,在他看来,自己能做出全骨引擎来就是一个奇迹了!

  在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叶重终于完成了这一步。他不仅得到了各种骨材的可能的调培配方,还有其他的收获。不过这都要归功于殇,好不容易出来换口气的殇提议叶重可以趁这机会。收集这些骨材地其他方面地数据资料。叶重想了想。觉得颇有道理,既然已经分折了,那不如来个全面分析,这些资料以后也说不定会用得上。当然,收集工作自然是交给殇。牧殇庞大的信息库现在还有太多的地方空荡荡。

  叶重都忍不住嘀咕,殇居然也能提出一个有用的建议。

  当然。这句话遭到了殇强烈的反弹和巨大地愤慨。

  就这样,叶重除了获得各种骨材的可能地配方外,还获得了这些骨材经过分析仪分析的全方位的数据信息资料。

  管氏自动分析机制地强悍再一次表现无遗。叶重总共得到三百多组配方,当结束时殇给他提供出这个数据时,叶重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三百多组?这、这也太吓人了吧!原本叶重预测,能有个三十组就已经相当不错了,没想到却有三百多组!这个数据委实有点吓人!

  维茜现在十分郁闷,她每天都要抽时间往叶重那里跑,而叶重那现在几乎已经快成为骨坟堆了。尽管维茜受过严格的训练,不过身处在这样各色的骨头它中。有时她还是忍不住心里有些发毛。奈何她的工作职责却也不允许她离开,现在只希望这次的考核能够早点结束,自己也能每回宗所学习了。

  这位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叶先生可不是什么好伺候的主,上次给她的骨材清单,那长长地列表几乎让她有立时晕厥的冲动。跑到仓库。仓库主管居然说有许多骨材凑不齐,说什么上次宗所紧急调用了一批稀有骨材,现在导致这份清单上面的许多稀有骨材无法凑齐。

  维茜当时傻眼了,她当然知道上次所谓的紧急调用是怎么回事,还不是送给那位叶先生换取骨质配件了。无奈之下维茜只好找到负责这次四级考核的凡大师,凡大师沉吟片刻,后来直接命令七个标准战斗小组前往最近地基地,以最快的速度运送清单上还缺乏的骨材。这让一旁的维茜又一次傻眼了,出动了七个标准战斗小组,居然只是为了一个人送这么几件骨材。

  这有点太夸张了吧!听到凡大师通过通讯器下命令的维茜呆若木鸡!

  可接下来叶重问她要了分析仪,这更让她很吃惊。她是学药剂的,其中就牵涉到许多调培学的知识,可以说对调培一点也不陌生。叶重要的是调培师专用的分析仪,难道他居然还是一位调培师?

  维茜心下十分疑虑,于是在随后的时间里愈发注意叶重。可是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叶重只不过在拼命分析着这些骨材,他这是在干嘛?不知道叶重考题的维茜对叶重的行为摸不着头脑。在向长老汇报之后,长老给她的指示是继续密切监视。

  叶重和殇早就注意到维茜的异样,自动分析机制的使用都只是在维茜不在的情况下使用,而且随时处于可以销毁状态。这玩意要是落在宗所手里,那麻烦可就大了!

  三百多组配方,每组配方的所需要的原料试剂无不是十种以上,有的甚至需要一百多种,而且绝大多数试剂原料他根本不认识。

  殇又给他另一份物品清单:“叶子,这是所有需要的物品的总清单!”

  虽然比起刚才那份清单要少了不少,可依然让人眼花缭乱,而且殇还在上面加上了许多调培仪器,以及各种试剂瓶。

  当叶重把这份清单交给维茜时,长长的清单直接导致维茜顿时石化,直到半分钟后才艰涩地吐出了句:“这些都是您必须要的吗?”

  叶重点点头。倒是殇在叶重心中同情道:“可怜的小姑娘,叶子,人家被你吓到了!”

  虽然接到这份清单无疑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不过维茜也因此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位年轻的叶先生不仅是一位厉害的骨匠师,同样是一位极为历害的调培师。叶重作为骨匠师厉不厉害,维茜无法判断,但是叶重作为一名调培师,维茜可以十分肯定地确定。他一定是一位极为出色的调培师。

  也许。出色这个词已经不能形容他了。从那张清单上透露出太多信息,其中牵涉到的试剂原料不计其数,有地十分生僻,而且有许多只有高级操作要会用得到地仅器。

  维茜并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份清单交给凡大师,而是先把它交给长老。并把自己的观点阐述了一遍。一边看着这份清单一让听维茜阐述自己的观点,长老的脸色越来越凝重。他打开桌上通讯器,低声吩咐了一句。

  不到片刻,走进一位中年男子。维茜吃一惊,失声道:“海特老师!”

  这位名叫海特的中年男子是教维茜调培地老师,长相英俊,从来都是一副谦谦有礼的模样,向来十分受宗所内部女学员地喜爱。

  中年男子转过脸来,对维茜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向长老行礼:“长老,不知您召唤我来有何指示?”

  “海特。你来看看这份清单。”长老嘶哑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说完轻轻在桌上光脑上一点。

  叶重的清单地全息投影立即放大飘浮在海特面前的空中。

  海特看到前面的几件仪器不禁微微一挑眉,脸上露出颇有几分兴趣的模样,可很快,他脸上轻松的神情消失不见。取而代它的是一脸凝重。

  “看出了点什么没有?这是今年一位参加四级考核的申请者要求的物品清单。我们没有任何他有关调培方面地资料,我想你应该能从这份清单看出点什么,最重要的一点,能不能大致估计一下他在调培方面的水平?这对我们很重要,精通调培的骨匠师,这种人材怎么能放过?”长老最后一句悠然道。

  海特沉吟一会才开口:“从这份清单上看,这位申请者应该具有相当高的调培水平。比如这项比明粉,极为冷僻,即使是我们宗所地许多调培师都不知道这项材料。比明粉需要和菲尔特斯液配合使用,这点知道的人更少,我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从一位调培大师的笔记中发现的。果然,我在后面就发现了菲尔特斯液。而且从清单上面看,上面有相当数量的植物材料、矿石等等非提取试剂,这和现在盛行的调培学有着非常迥异的差别,嗯,我怀疑他有可能是某个古代流派的调培师。”

  长老眼中精光一闪,颇有兴趣地问:“哦,古代流派的调培师?听上去很有趣,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一旁的维茜更是支起耳朵,平时可是难得有机会听到这些秘闻的。

  海特迟疑了一下才道:“古代流派的调培师和现在盛行的调培师的理念完全不同。他们崇尚自然,相当低调,并不为人所知。他们大多是家族式传承。由于历史悠久,他们在调培领域的所触及的深度远比现在的调培师要深广得多。他们有着自己的精专领域,而且彼此之间似乎都有某种相当的默契。嗯,我知道的也不多,这也是从那位调培大师的笔记中只言片语透露出来的。”

  “如果他是一位古代流派的调培师,而且能进入我们宗所,你认为他的价值有多大?”长老颇有玩味地问。

  “啊!那价值是无以伦比的!绝对是无以伦比的!我们对这些古代流派的调培师一无所知,他们有着和现代调培学完全不一样的理论系统。而且他们这种家族式的传承,有太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东西。如果我们能得知这一切,我相信,我们宗所的调培水平一定会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一定可以将黑角和师士协会远远地甩在后面。这给我们带来的好处也是无以伦比的!长老,这个人一定不能放走啊!”海特的脸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

  维茜吃惊地看着一向温文尔雅的海特老师竟然因为一个人而如此激动。

  “嗯,你说得不错!竟然被我们知道他有可能是古代流派的调培师,那自然就没有放过的道理。宗所的那帮饭桶,居然到现在连最简单的骨质配件也做不出来,嗯,如果把他留下来,这个问题也可以得到解决,骨质配件可是个好东西啊!”长老浑浊的双眼此时却是越来越亮。

  维茜退出房间,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今轻的叶先生居然这么被长老和海特老师这么看重。不过想到如此的天才,命运却在刚刚那个昏暗的房间就被决定了,而且决定的人却不是他自己,没由来的,维茜心下不禁生出悲凉之意。

  唉,这种事也不是她一个小人物所能决定的,况且长老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为了宗所,或许他留在宗所也许对他更为有利,她如是自我安慰,振奋起精神。只是心中那份淡淡的悲意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长老给她的指示是全力配合叶先生,并把他的一举一动报告给长老。

  当维茜把那份清单交给凡大师时,凡大师那几乎块凸出的眼睛和脸上精彩的表情让维茜直想发笑。

  叶重很快就收到了所有的试剂和仪器。

  三百多份配方,如果不是这些仪器的智能化足够高的话,就配齐这些配方,就足够叶重吐血了。可饶是如此,配齐这三百份配方依然花了三天的时间。不过令叶重烦恼的是,原本只是每天抽时间来的维茜,现在基本一整天时间都呆在他身旁。

  唯一让叶重感到庆幸的是,殇没有再对维茜表现出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热精。叶重的耳朵也保持了难得的清净。

  看到维茜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警惕的叶重心下冷笑不已,这些配方的复杂程度,就算是记忆力超群的叶重对着配方表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记得下来。更何况骨材的锓化,还有许多学问在里面,没有人指点,旁人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

  所以想偷学的可能性向零无限近。

  果然,没过多久,维茜就放弃了这种毫无意义的举动。送些配方在她眼中根本有如天书,她费尽脑计记下一个最简单的配方,拿回去给海特老师,海特老师居然也是一头雾水,看不出个所以然出来。

  这让她不禁对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叶先生更是敬佩万分。

  可就是这样的天才,他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