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节暗流(2)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40      字数:7696
  意识练中心里到处是人,可偏偏进房间训练的人少得可怜。意识训练中心大厅内立着无数柱子,每个柱子旁围攻满了人。只见每个人不停地在柱子上轻点,面对弹出的半透明屏幕一阵迅速扫视,紧接着脸上表情就化为失望。

  “哎,我说德功啊,你要是不把那什么yc的全息录像公布出去,我们这也不会变成这样!”一个负责意识训练中心维护的员工抱怨道。

  被唤作德功的员工也不由苦笑道:“我哪想到这么多,当时头脑一热,就公布出去了,谁知道这些家伙这么狂热,居然能找到我们这来!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把它公布出去了!省得麻烦!”口中虽然这样说,但是眼中还是忍不住流露出几分得意之色。

  “哎,你说这些人到底在这是干嘛?”一旁另一人问道。

  “是啊,那什么yc只要他自己不说出来那谁知道他是yc?”有一个人附合道。

  在虚拟网中,人的像貌虽然默认和现实中有分相像,但是在进入虚拟网后可以修改,所以在虚拟网中人的像貌和现实中并无绝对的关联。在虚拟网中想要确定一个人的身份,的确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所以两人才会有此一问。

  “哎,你们俩来这里没有多久,当然对这里不太了解!嘿嘿,说起辨认身份,咱们这中心可是有独到它处。”德功一把抡过话头,颇有几分卖弄的意思。

  “真的?”

  “怎么辨认?”两人连忙出声问。

  “嘿嗯,每一个人想用使用意识训练中心必须先在师士协会注册一个名字,就像yc,谁知道他真名叫什么,不过在训练中心里他就叫yc。你们也知道,每一个意识训练中心和师士协会都是相联的。想使用意识训练中心的设施就必须拥有已经注册的名字。”德功摇头晃脑道。

  “就是这样也别人也认不出来啊!”其中一人道。

  “是啊,他头上又没顶着yc两个字!”另一个人同样附合道。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如果这个yc只不过在训练中心走一圈,只要不进房间那绝对没人认识他。哪怕他在大厅里呆再久!不过只要他一进房间,不管他是参加什么训练,那就绝对无所遁形!凡是在意识训练中心混得时间长一点的人都知道,只要你一进入房间,那么在大厅的终端上就可以查得到,这也是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听过有人冒充yc吧!不管什么人说自己是yc,可只要一旦他进入训练中心地房间,就可以很容易辨出真伪!所以你看现在整天留在大厅里的那些人,不是不停地在刷新终端上的信息吗?他们就是想这方法找到yc!”德功继续耐心道。

  “那这些人不是在傻等吗?”

  “这些人本来就是傻等,他们只是想碰碰运气!”德功无所谓地耸耸肩。

  叶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经过一晚上的充足睡眠,叶重已经从昨晚地疲劳中恢复过来。自我感觉良好的他根本没想到正因为他昨晚的一舔,现在商家已经完全乱了套!

  商家的家庭会议直到凌晨三点才结束!参与会议的不仅包括商长明、商长明的夫人、商零、商昕。商岚由于某种原因而没有参加这次家庭会议。

  商长明从一开始皱着的眉头就从来没有松过,眼光转到商夫人身上:“阿馨。你怎么看这个王行?”

  商夫人五十左右,然而保护得极好,看上去只不过三十上下,雍容大气,面目慈祥,给人一种极为亲近的感觉。商长明和夫人俩人的感情极好。

  商夫人笑道:“明哥担心什么?”

  商长明苦笑一声:“今晚的事已经乱得一塌糊涂,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商长明对商岚这个小女儿向来极为宠爱。奈何岚从小就十分自闭,除了与自家几位哥姐相处外,几乎从来不与外人交流。一开始两人还以为她是不是有心理障碍,可是请了许多心理医生,也治疗过许多次,商岚还是依然如故。也正因为如此,商家上下无不对这位小公主宠溺万分。

  商长明共有五个儿女,大儿子生到一岁不到就因一场怪病而夭折,二女儿商玥,三女儿商昕,四儿子商零,商岚是最小她一个。

  对自己的这几个儿女,商长明还是颇为满意的。商玥沉静内敛,向来多智;商昕刚强自傲,素来坚毅;商零才华横溢,温文尔雅,心地却又细腻无比。只有这小女儿,最让他担心,平时都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惹人怜爱。

  “这次好像是岚妹主动邀请别人跳舞!”商昕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出。

  “哦,岚儿居然会主动邀请别人跳舞?”商夫人不由大为讶异,商长明也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满脸地不能置信。他原本以为是王行主动找岚儿,所以才一直怀疑王行有下什么不良动机,可这样说来,王行和岚儿跳舞应该不是有预谋的行为。

  不过岚儿会请别人跳舞?而且还是一个男人?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商长明感觉自己的头脑都快短路了。

  商夫人颇有兴趣道:“那个王行吃饭的时候我见过,吃相还真是特别啊!”说到这里商零和商昕则露出几分笑意,连商长明的表情都变得哭笑不得。

  “这个王行的样貌也只能算得上中等,真不知道岚儿看上了他一点!”商夫人地语气颇有几分好奇。

  “我也奇怪,按道理说岗儿和他应该之前从未接触才对,怎么会现在事情变得这样?”商长明也是怎么也想不通。

  “王行这人的来历……?”商夫人看着商昕,眼神中露出询问之色。商昕主要负责商家的安全情报方面的工作。

  “现在还不能确定!”商长明抢过话头:“我问过下边的人了,只查到他是法尔星域飞达尔星人,古怪的是他居然没有任何考核的纪录,除了这点点,再没其他资料!”

  “不可能!”商昕不能置信道,晚会一结束,她和商零就送已经浑身发软的商岚回房,后来就被闻讯赶来的商夫人拉到一旁仔细敲问,所以对王行的资料并不太清楚。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商夫人急声问道。

  “王行她身手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没有考核的纪录呢?”商昕对这个王行的那惊世骇俗的一掷可是记忆犹新。六十八米的距离就完全徒手投掷匕首还能拥前如此可怕地准度和力量,这种人会完全没有考核纪录?要知道,现在技能的考核制度已经非常完善,即使是一般人,无论从事哪个行业,都会有相应的技能考核,这也是从事任何职业所必须的条件。而像王行这样的人没有任何考核纪录,这怎么都让人觉得诡异!

  商长明对这一点倒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大手一挥:“这没什么,很多世家子弟就从来不参加什么考核。就是一些历史悠久的家伙有这个传统也不在少数!只是你见得少罢了!”

  商零突然像想起什么事:“如果他真的出身世家或者某个古老的家族,那倒真的很有可能,他在晚餐的时候无意中使用过双刀礼,这种礼节只有一些非常古老的家族才会使用。”商零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商长明转过脸对商昕道:“待会让下面人调查一下法尔星域飞达尔星有什么大的世家,或是有什么古老一些的家族,特别是姓王的!”商长明压根没想过王行可能修改个人身份信息。

  商昕点头示意记下。

  商夫人突然想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你们谁问过岚儿对这事是怎么想的?”

  商昕和商零面面相觑,神色古怪,最终还是商昕开口:“最后那该死的王行吻岚妹之后,岚妹就软倒他怀里,我们怕这个王行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连忙跑过去,然后就送岚妹回房了。岚妹在路上一句话也没说!”由于离得比较远,叶重舔的动作在他们看来更像是吻。

  “那她脸上当时是什么表情?”商夫人急切地问。

  两人想了一下,商零露出几分思索神色:“看样子,好像并不很生气的模样!”说完转过脸向商昕求证。商昕也露出回忆的神情,赞同道:“嗯,岚妹好像真的不是很生气!”

  “哼!”商长明冷哼一声,脸带煞气,显然对王行在大庭广众之下吻自己的宝贝女儿极度愤怒。

  “你可别乱来!”商夫人嗔了商长明一眼,顿时整个房间就像明亮了几分,万种风情绽放。商长明满脸的戾气顿时化作云散。商昕则和商零在下面偷笑,父亲在外面英雄了得,回家却被娇弱的母亲管得服服贴贴。“岚儿心眼死,万一她要是真对那小子有意,你们对王行做了什么只怕到时害了岚儿!”

  “还是阿馨想得周到!”商长明呵呵一笑,在外面的精明干练此时完全不见。

  “哎,还是要等玥儿回来,她的心里话也就会和玥儿说一点!还好玥儿这两天就会回来。在不知道岚儿的心思之前,你们谁都不许乱动,反而要好好看好那小手,不能让他出什么事!”商夫人纤纤细手从每一个人手上指过,一脸娇憨。

  “阿馨放心,我绝对不会那小子出什么事!”商长明首先做出保证,速度之快,让商零和商昕在一旁偷笑不已。如果商长明的手下看到家主竟然如此风范不存,不知该做何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