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节 风起云涌(9)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42      字数:7806
  “叶子,有人在调查你!而且还是个高手。”殇森冷的声音和平时有着迥然的差别。

  殇这是怎么了?叶重不由小心地问:“殇,你这是怎么了?”

  “哼,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敢在我上来的时候搞这种花样,太不给面子了,以为我就是好欺负么?”殇本来冷冷的腔调立即转为气急败坏。

  原来如此!殇这种口吻反而让叶重更为习惯,叶重又重新收拾起手上的动作,随口道:“殇,那你就好好收拾他!”

  “嘿嘿,还是叶子了解我啊!”殇神情得意道:“哼,虽然在计算方面和牧比我还是有点点差距,不过其他方面,嘿嘿,这家伙想在我面前玩什么名堂,那他可是找错了对象!”最后一句殇的口吻已变得傲然。

  叶重可懒得为这位不幸的家伙哀悼,要怪就怪他倒霉吧。殇看上去平时嘻嘻哈哈,似乎很容易错误百出,但是对于殇的可怕叶重从来没有怀疑过。和牧的超强的计算能力不同,殇对于例如心理这些非理性因素的使用更加出神入化。比如殇曾告诉自己威胁的使用方法,还有上次宗所战舰上整个战斗计划,丝丝入扣。

  牧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正常的虚拟智感,只是比一般的虚拟智感要强大得多,在它身上可以看到许多虚拟智感的特点,永远理性,长于计算等等。而殇则完全颠覆了叶重脑海中关于虚拟智感的定义,不理性,不精通计算,然而却对情感心理这些非理性的东西深有研究。它无疑是虚拟智感中的一个怪胎。

  但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无论是牧还是殇,都十分强大。

  作为强者,是无法容忍他人挑战自己的权威地。这一点在牧和殇身上都体现无疑。

  “你看着办吧!”叶重无所谓道,继续埋头苦练中。

  左凌看向苪冰的眼神炙热而好不掩饰。

  眼前这个冰雪一般的女子居然和自己一样是一个界者!如此年轻的界者。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他从小就在左家接受了极为严格的训练,加上他本身天赋过人。这才让他在如此年轻就成为一个界者。如果没有左家丰富的资源,这一切只不过是个泡影。二十六岁地界者,就算是在格斗是强盛的时期,这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成绩。

  然而,今天他却看到一位比他还年轻,出身于默默无闻的家族的界者。苪家?他可以肯定绝不是什么历史悠久的格斗世家,他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个家族。而最让他惊讶的是这名界者居然是一名女子!

  女子由于身体所限,在格斗方面总是会比男子所受的局限要大,这种情况只有在其成为一名界者之后才会被打破。因为这位格斗家并不再单纯地依的力量。可是没有前面的积累。想要成为一名界者。是何等地不容易。从有记载地格斗史开始。到现在,女界者的数量在每个时期都是寥寥可数。

  冰雪的气质,凛然不可侵犯,一袭纯白色的练功服随风摇摆。雪白的肌肤,找不到任何瑕疪,黑色长发如瀑布般舒展。淡红的唇始终让人难见其绽放出一丝暖意。平淡地眼神如冰川下汩汩流动的溪水,静静地,带着几分寒冷和让人不可接近。

  左凌确定自己从来没有生出过如此强烈的渴望,渴望把她抱在怀里,用自己如火的胸膛,把她融化!左凌不是没有过女人,相反,他经历过的女人已经不知凡几,可是眼前这个如同冰雪般的女子,却是第一个让他生出如此强烈的感觉。

  左凌肆无忌惮的目光让苪冰心下大恼,鼻中冷哼一声。左凌顿时有如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一下子清醒过来。待看到苪冰离开的背影,他心中却不由升起万丈豪情,苪冰,你一定是我左凌的!左凌狠狠地捏紧拳头。

  花伤昧、邓冲、郑中行三人已经完全傻眼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直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冰师姐居然厉害到了这个地步!只怕比师傅也不差了。刚才的比试过程中,苪冰居然和左凌打了个平手。

  华天楷看着苪冰的背影,一方面为自己已故老友后继有人感到欣慰,另一方面看到自己三个弟子,顿时大感脸上无光。

  苪冰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看着杯里的清水,眼神却渐渐迷离了。水杯内浮现出他的身影,淡淡的看着自己,一时间,她不由痴了。

  你究竟在哪里啊?苪冰以轻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

  叶重依然在练习,每天过着这样单调的生活。而殇这些天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每天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殇突然对叶重道:“叶子,上虚拟网!”

  “虚拟网?出了什么事吗?”叶重奇怪地问。再说哪里有联接虚拟网的头盔啊?

  在殇的连声催促下,叶重只好把殇唤了出来。房间并不够大,殇只好用一种怪异的姿势蜷缩着。

  奇怪,今天殇是怎么了?叶重颇有几分摸不着头脑,平时要是让他用这姿势只怕打死他都不肯,今天居然这么主动?

  叶重一边想着一边打开牧殇的驾驶仓,从在垃圾星开始,叶重就用牧殇的驾驶头盔来当虚拟网终端使用。这虽然不是最豪华的终端,但功能上的强大绝对可以让无数人眼红。

  很久没上虚拟网的叶重感觉倒颇有几分新鲜。

  眼前场景一变,叶重面前突然出现一幅全息图像。图像中只见一跟极细的黑线在快速地游动,一旁还弹出几幅这根黑线不同角度的放大全息影像。

  殇嘿嘿一笑:“叶子,这就是那个调查你的家伙!”

  “他?”叶重指着这根游动的黑线愕然道。

  殇显然对叶重地表情十分满意:“就是他!”旋即解释道:“这个人用一种特殊的算法把自己的形态变幻成黑色线虫。

  不过看到叶重依然茫然的神情,殇不由打击道:“哎,我怎么忘了你是光脑白痴呢。竟然会和你解释这个问题!这真是今天最大的错误啊!”殇那种故作夸张的语气,让叶重不禁心里微微想笑。

  “这种形态有什么用?”不懂就问向来是叶重地好习惯。

  “它可以自由出入绝大多数的密码门锁,而且非常不容易引起别人地注意。啧啧,这家伙说到底也算是一个天才,居然能想到这样一个创意,也真是难为他了。嗯。算法也很严谨,优化程度也不错。只可惜。他是遇到了我!”殇得意洋洋的语调像极了一个大反派。

  想要叶重明白什么是反派,那估计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不过殇嘴里的颇有几分欣赏的语气倒是让叶重对于这个人不敢小看,他知道,想要殇从嘴里吐出几句赞赏的话是多么不容易,这一点他可是深有体会。

  殇继续阴笑道:“嘿嘿,我从几天前就找到了他,不过嘛,我却没有惊动他。这家伙估计也是察觉了什么,一直比较警觉。嘿嘿。虽然在这里想破了他这种形态轻而易举。不过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有趣点的家伙。就这个玩完,多可惜啊!”

  “我就一直跟着他。就在刚才,喏,就是刚才那道门,看见了没有?我在上面偷偷放了一些追踪蜉虫,嘿嘿。这玩意可比他的形态小得多,而且极难察觉。这可是牧弄出来的玩意……”说到这里殇好象自知失言,连忙打了个哈哈,转言道:“反正就是我可以监控他地一举一动。你看,他现在就是准备回去了!”

  果然,全息影像中那道黑线游向一道黑森森地大门。

  “啧啧,这道大门也不知道谁设计地,还真是厉害啊,要不是这家伙在前面引路。我们想不惊动他们就溜进去还真不太容易。”殇又一次赞叹了一句。

  看来对方真的很强悍啊,叶重心有所感。叶重紧紧盯着全息影像,全息影像场景一变,穿过这座黑森森的大门,出乎人意料的,入眼的是无数丛林,连绵不绝,一眼看不到尽头。说实话,在虚拟网中看到这样在一些原生星球才能看到的情景,让人不禁心旷神怡。

  “多复式矩阵迷宫障?”殇语气中充满惊讶。

  “这是什么东西?”叶重丝毫听不懂,不过从殇的语气,叶重猜出这玩意肯定很厉害。

  “很厉害的东西。很少有人会用这样的算法,这种算法非常复杂。就算是牧,想正面攻破它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殇立即变得兴奋起来:“叶子,看来这次我们钓到大鱼了!”

  这条黑色线虫显然对这里的一切极为熟悉,没有丝毫犹豫,一头钻进了这无尽的森林。

  “嘿嘿,叶子,看到了么?那种青黑色的草,对,就是叶子是锯齿形的,这玩意如果有人触动了的话,马上会进行起码二十道的密码自检,如果被判定为敌人,那你就惨了。”殇又指了指全息影像中那些硕果累累的树上挂着的红果,鲜艳欲滴。

  “叶子,别看这东西好看,可阴毒了。这些激流刺果可是连锁联接的,只要你触动了一个,立即所有的果子都会爆裂开来。嘿嘿,到时无数脉冲激流刺只怕让你神经痛得生不如死。最可怕得还不是这个,看到那种细藤没有?对,就是那种带了许多触手得,脉冲激流刺对你大脑的刺激会通过脉冲流反馈到你自己的身体上,而这种嗅觉藤就会根据这些脉冲流找到你所在的具体位置,也就是你现实所在的位置,嘿嘿,那结果怎么样,你就可以想像了!”殇一样一样地指给叶重看。

  叶重感觉自己的背脊都已经凉浸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