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节风起云涌(10)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42      字数:9500
  黑色线虫的身体极为为柔软,灵巧得让人惊讶,而且速度非常快。很明显,他在穿过黑门之后动作变得更加大胆放心。他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这里的一切他熟悉万分,他相信,这世上能悄无声息穿过这些陷阱的灰域领者绝不会超过三个。

  “嘿嘿,还好有他作向导,要不然,想安全穿过这些地方,除了牧,其他人我可不敢想像。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这个家伙十有就参加过这些陷阱的设计,嘿嘿,这下却是便宜了我们。”殇得意洋洋道。

  这里面花样百出的机关算法看得叶重眼花缭乱,偏偏这些东西的形态看上去无不是美丽万分,再加上反它们担富创意地组合地起来,不仅威力大增,而且风格谐调统一,给敌人的麻痹性也就更大,谁也想不到这些如画的风景之下却是隐藏着怎样的杀机。

  “这里是什么地方?居然保护得这么严密!”殇的话无不流露出他对这个神秘的地方的强烈好奇心。就连叶重一向认为探求别人的秘密是一件十分无聊的事的人,此时也不禁想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穿过这片美丽的森林,眼面的景象立即变得开阔过来。一条婉娫流淌的河流呈现在两人面前,只是这河流中流动的并不是透明的水,而是银色稠密的液体,中间夹杂着点点星光,忽起忽灭,静静地缓缓流淌,令人迷醉。

  “笛氏微脉冲流?”殇此时忍不住惊呼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对光脑一窍不通的叶重听得十分茫然。却见这条黑色线虫毫不犹豫一头所进这条河里。

  知道叶重对这些不懂,殇耐心地解释道:“笛氏微脉冲流是一种非常柔和的脉冲流,对人体无害,也不会对虚拟网中人物有所损伤,但是它可以同化相当范围的脉冲流。”殇忍不住又赞叹一句:“笛氏脉微冲流的这种特性被他们用到这个地方。真是厉害啊!在虚拟网上。绝大多数跟踪装置的算法就是通过不断释放极微量脉冲流来确定对方的位置,而笛氏微脉冲流不仅可以同化这些跟踪装置发射出来的脉冲信事猜,还能对它们地算法结构产生致命的破坏。它就相当于一个杀菌装置,只不过杀的不是细菌,而是追踪器。”

  “哦,明白了!”叶重这才恍然大悟。

  “可惜你不懂这些,哎,让你这种人来欣赏这样的好东西,真是对不起这个设计者。”殇挖苦叶重两句后又忍不住赞叹道:“没计这个的人真是个天才!居然会想到把笛氏微脉冲流这样用。实在太了不起了!”

  不过旋即殇阴阴一笑:“嘿嘿,可惜啊可惜啊,牧的追踪蜉虫也不是一般货啊!这条河想把蜉虫洗下来。那可能性太小了!”

  正如殇所预料的,在黑色线虫一头扎进河里的时候,全息影像剧烈地抖动。一直到三秒之后才恢复正常。

  殇吐了一句:“看来老牧出品,必属精品!”

  河内的影像和从河外看完全不同,在外面看来比如实质的银色从里面看却是半透明地银色,晶莹剔透。这些忽闪忽灭的点点星光,仿佛有灵性一般。相互追逐嬉戏,此起彼灭,忽聚忽散,给这条安静的银河带来了几分难得地生气。

  黑色线虫在河内流动也并有半分阻碍的感觉,速度依然极快。

  黑色线虫并没有上岸,而是顺着河岸向前游动。不知道游了多久。黑色线虫突然停了下来,改为向下潜。没想到这河看上去不宽却是极深,游了很长时间依然没有到尽头。河里的景象却多少有了些变化,刚才还有如砂子大小地点点星光此时却已经有拇指大小,而且似乎不如上面的那些小星光活泼,连游动都懒洋洋的。

  黑色线虫终于再一次停了下来。他稍稍顿了一下,便朝河的内壁游去。待游近叶重才发现这河内壁上有一条极细地裂缝。黑色线虫想也没想,便钻进了这条裂缝。

  “唉,这世上果然没有完美的东西!”看着眼前这条裂缝,殇像是在感慨。

  这道裂缝没有多长,很快就到了尽头,前面透着几分光亮。

  全息影像里的场景豁然开朗,却已经是一间房间内部。看来这条裂缝从这个房间一直通往刚才那条河。

  刚一进入房间,这条黑色线虫的体形就骤然发生变化,急速膨胀,一眨眼间,就从细若发丝膨胀到一个成年人大小。有如一个弹性极佳的细管,骤然被充入许多气体一般,只是这模样多少有些怪异的感觉。

  正在这时,这个黑色物体一些部分突然扭曲变形,色彩变幻。等叶重看清楚时,全息影像中已经是一个穿着黑衣服地男子。

  这一番变化直把叶重看得目瞪口呆。

  “这种算法释放,只有小伎俩,上不得什么台面,比起刚才那几道算法,这玩意简直不入流!”殇的语气狠不屑。

  这名男子四下看了看,喃喃自语道:“难道我刚才有感觉错了?没人追踪?哎,不会是自己太小心了吧。”

  牧的蜉虫果然厉害至报,连声音都捕捉得十分清楚。

  黑衣男子说完便向房间的桌子走去。

  “咦,这家伙居然能感觉到有人在追踪他,还是有几分本事嘛!”殇好像对黑衣男子的警惕心颇为惊讶。

  “和我想的没什么出入,果然是外紧内松。和外面比起来,这里根本就像不设防,哎,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啊!”殇摇摇头道。

  “不应该是内紧外松吗?”叶重问。

  殇解释道:“这其实是很容易理解的,他们外围的布置已经差不多到了极致的地步。一般来说,如果有人能突破外围的布置,那内部的布置当然也是不在话下。要知道,像我们这样取巧进来的概率,实在太过于微小了。而且这里工作的人应该不少。撤掉那些机关算法。也能让这些工作地人感觉更方便更自如。叶子啊,这世上,无论什么东西,只要它最强地一点被你突破了,那它对于你来说就是敞开怀抱了!”

  “哦!”叶重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嘿嗯,让我们来着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刚才还一副世外高人模样的殇立即被打回原形,话语里的兴奋让叶重不由想笑。

  悄无声息地,那只浮虫便从黑衣男子身上离开。殇现在对这个地方的兴趣可比对这名男子的兴趣要大得多。

  “这里很有可能是一个秘密的虚拟网信息中心,大概是某个组织地资料库。从刚才的布置来看。这些障碍不仅对外面的人起作用,而且同样可以阻止内部地信号外流。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找到这样一条裂缝,这里被人发现的概率实在太小。一般来说。这样的地方,一定会有些机密资料!”殇此时冷静得让叶重仿佛感觉眼前是牧在侃侃而谈一般。

  叶重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他们为什么要联通虚拟网?”

  殇解释道:“比如对方主脑不想让自己手下地这些人知道自己地身份,可他又必需来主导工作的进行。这就是一种不错地选择。”

  全息影像内的景物迅速变幻。这个系统对于已经入侵的殇来说。就像不设防的城市。很快,他就获得了这里的最高权限。

  “原来如此!”殇自语道。

  一直在关注事态发展的叶重连忙出声问:“怎么了?”

  “他们在暗地里生产战舰!”殇轻描淡写的说道。

  “哦,原来是战舰,怪不得他们搞得这么隐秘。”叶重同样淡淡地道。

  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消息。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已经见过战舰的人,而且已经亲身经历过战舰的战斗,这样地消息已经不能让他们动容了。

  “他们明地里是一家生产光甲的大型集团,就是生产亚光系列光甲的普罗米集团。叶子,这个系列的光甲你应该蛮熟悉的吧。这里的作用主要是一个信息资料库,而这里的人主要是负责虚拟安全维护。啧啧。这些战舰的设计真是差劲啊,比起师士协会的双月护卫舰实在是差得太远了。呃,这里还有几份机密文件。哎,果然,我说哪,这里的主管实在手段太差了,连他们的最主要的骨干都害死了,怪不得他们的技术力量现在这么差劲。这个叫高世昌的人也实在可怜,居然就这样被害死了!”殇摇头数落道。

  “高世昌?”叶重像被闪电击中,陡地一个激灵,全身的血猛地向头上涌,眼前一片通红:“你说什么?殇,再说一遍!”叶重的声音嘶哑低沉,充满不能自抑的激动。

  殇明显吓一跳:“叶子,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怪病又犯了?”

  “殇,再说一遍!”叶重低声沉吼,犹如野兽回荡在喉间的咆哮。

  殇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依言道:“他们的伪装是普罗米……”

  “不是这个,后面的!”叶重粗暴地打断殇的话。

  “是那个高世昌被陷害的?”殇疑惑地问叶重。

  “高世昌……高世昌……高世昌……”叶重低声自语,眼中流露出缅怀和回忆,以前在垃圾星生活的情景一点点在他的脑海中变得清晰起来。而最先清晰的就是那个温和爱看着自己笑的干瘦的身影。

  “你认识高世昌?”殇十分惊讶地问。

  “高世昌……高世昌……叶重喃喃道:“老爹就叫高世昌啊……”

  “啊!”这下轮到殇失声惊呼。他和牧认识叶重时,叶重早就是一个人生活,他们只知道叶重有一个老爹,却不知道老爹叫高世昌。

  老爹是被人害死的!老爹是被人害死的!

  这句话不断在叶重脑海中盘旋,平时坚硬得有如铁石的心此时却有着一股揪心的痛。

  “哎,叶子,快点出来,有人朝这边过来了!”殇急声道。

  叶重双目充血,就像没听到一般。

  殇不由大急:“叶子,不快出来!被人发现你就惨了!”看叶重依然不闻不语,殇放慢话语:“叶子,你别想太多,老爹不是和你一起生活了许多年吗?他去世应该是你亲眼目睹的啊。说不定只是同名同姓啊!”

  殇的话让叶重猛地回过神来,是啊,老爹和自己一起生活了许多年啊,他去世还是自己埋葬的,说不定真是同名同姓而已。

  殇赶紧道:“叶子,快点出来吧,被人发现了我们就前功尽弃了。老爹的事我会帮你查个水落石出的,放心好了,牧也会帮忙的。而且就算是给老爹报仇也要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

  叶重已经从最初的震撼回过神来,恢复冷静,大脑在急速地运转。殇说得没错,无论怎么样,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

  一想通,叶重不再犹豫,双手在座椅上一撑,就像变异猿一般从座椅上一弹而起,而与此同时,驾驶仓也同时打开,殇和牧之间的配合妙到毫巅。天花板在叶重眼中急速放大,眼看就要撞上了,他双手轻轻在天花板一撑,从手掌到肩,两个手臂就像弹簧一样弯曲,再陡地崩直!

  借着这股力量,叶重以更快的速度向地面急坠。人在半空中,殇已经被他收了起来。在落地前的一刹那,叶重腰腹发力,身形一变,腰有如折断一般,整个人像猫一样四肢着地,没有发出一丝声息。

  叶重刚起身,房门就被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