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节 风起云涌(11)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42      字数:7780
  进来的是蓝易行。蓝易行看了叶重一眼,说:“莫飞,你跟我来。”说完便往外走。

  “哦。”叶重应了声,便跟着蓝易行。叶重脑子里还在回味刚才得到的消息,神思不属。蓝易行看到自己这位平时向来不愠不火的学徒今天这副模样,颇感惊讶。

  “出了什么事?”蓝易行虽然语气还是淡淡的,但是话语里却隐隐透着关怀之意。说实话,蓝易行对这个弟子还是颇为满意的,吃苦耐劳,从无怨言,而且学习起来也十分用功。虽然受天资所限,离蓝易行心中的理想状态相差颇远,不过天赋这玩意,谁也决定不了。

  只要他一直这样练下去,勤能补拙,蓝易行相信自己这个弟子一定可以把自己的技艺传承下去,至于能不能成为界者,那就谁也说不准了。毕竟,要成为一名界者,除了努力之外,更讲究的是机遇和悟性。

  “没什么。”叶重随口回了句,心中还在想着刚才的问题。他的脑子多少有些凌乱。刚才那个消息给他带来的冲击是无以伦比的,在这个消息面前,什么师士协会,什么黑角,都让他们统统见鬼去吧!

  不过还好叶重的自制能力极强,纵然是这样的情况下,依然能保持最起码的理智。

  蓝易行见叶重不想说,便也不多问,只说了句:“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来找我。”

  叶重点点头示意明白,心下多了几分暖意。在牧殇的调查中,蓝易行和当地的首席执行官有着颇为不错的交情,所以说这句话也是颇有几分份量。开始叶重的这个问题却是他无法解决的。如果老爹真是他们害地,叶重也绝不会假手他人,对于自己的实力。他是有着绝对的自信。

  蓝易行一声不吭地朝外走,叶重也没有问,两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待叶重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市区。身旁是来来往往地行人。叶重微微一楞。顿时傻了眼。天啊。自己怎么又到了市区来了?

  市区对于现在地叶重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好地方。上次他干掉地一架黑角的星焱,让他明白了黑角这次对他是势在必得。黑角为了找他,居然公然在大街上四下搜寻。一反他们隐秘的作风便可想而知。可以想像,现在大街上,随时有可能出现黑角的光甲。

  而殇地提醒便是让叶重整个后备湿透了。

  “叶子,小心。矢径四十五度,离这里二十公里处有两架师士协会的光甲,型号白可。”

  叶重全身的肌肉已经微微紧崩,只等势头稍有不对,便唤出守护逃之夭夭。

  可殇接下来的发出地另一则警报让叶重脸色微微发白:“叶子,小心。矢径七十七度,距离二十三公里有两架宗所光甲,型号为晨式。”

  叶重脚下险些一个踉跄,天啊,看来今天自己的运气真的不好。

  殇提醒道:“叶子,放松些,你越是紧张越容易让别人注意到你。现在他们应该没有发现你。”

  听到了殇的话,叶重稍稍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殇急促的话顿时让叶重如临大敌:“叶子,小心,正前方三十五公里出有两架黑角星焱光甲正缓慢向这边逼近。”

  叶重已经打算唤出含家了。真正确定自己已经身处险境的叶重反而平静下来,此时地他脸上找不到任何惊惶,神色平静。只有心跳微微加速,这不是害怕,而是知道大战在即的兴奋!

  哼,想抓自己,只怕这几架光甲远不够。不过他也明白,只要他一与这几架光甲开战,等待他的将是三方雄厚得可怕的后备战力的铺天盖地的重压。至于是三方的联合绞杀还是一方方的车战,这已经不是他要考虑的问题了。

  他明白,如果眼前几架光甲他都无法应付的话,那他就根本连一丝存活的可能性都没有。

  殇突然开口:“叶子,别急。”

  “怎么了?”叶重问,暗地里却放松了下来。殇虽然平时嘻嘻哈哈,但是绝不会在这种生死关头开什么玩笑。

  殇似乎颇为不确定道:“叶子,他们应该不是一伙的。”仿佛想通了什么,殇的语气徒地兴奋起来:“对,他们不是一伙的。我说他们怎么都一副戒备的模样。嘿嘿,叶子,他们三方应该都发现了彼此的存在,嘿嘿,这下有好戏了。说不定我们能看到一场三方混战呢。”

  殇的判断精准无比,三方正如他所料,都发现了彼此的存在。但是殇口中所说的三方混战却没有发生,三方都理智地选择了离开。

  三方混战,有着太多的不可确定的因素,无论是哪一方的师士都不敢随便下这个决定。互相间知根知底也让他们对彼此非常顾忌。

  三方的总指挥几乎同时得到报告,但是他们也几乎同时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这是三方势力在炽风星的第一次正面相遇。

  这三方的总指挥中只怕最郁闷的便是哈克。已方不明不白地损失了一架光甲,却还不知道下手的是谁。得到两架星焱已经安全返回后,他也不由心下略安。炽风星的形势已经变得异常复杂,保持手上实力的完整,才能让自己在这场混战中有足够的主动权,不至于在这场三方会战中早早退场。

  正好桌上的全息滚动新闻上报道:“今天上午九点,炽风星有史以来规模最为宏大的格斗师交流会将正式举行。下面我们将看到的是传统的格斗表演,在这些充满古典味道的表演中我们不难想像在古代格斗的兴盛时期…………”

  “格斗家?”哈克不屑地扯了扯嘴,这些花拳绣腿的家伙也算什么格斗家?他始终相信,只有黑角才有真正格斗家,想想以前自己曾去的那个地方,里面的无数绝技,无论哪一项。放在五大星域,也会让那些所谓的格斗家眼红不已。也许,只有那个地方才出产真正地格斗家吧!自己只不过允许在那里学习三周,却已经在外面难找对手。一时间。哈克不禁有几分心驰神摇。黑角地强大。又岂是这些人所能明白地?

  看着全息影像中的那些表演,哈克感觉有如一帮小丑在上面表演,心下嫌恶,立即把全息滚动新闻关了。这些只知道吹捧的传媒。根本没有多少价值,自己应该把精力放在怎么应付当前的局面上,而不是看这些小丑地表演。

  格斗家交流会在全息滚动新闻中只占有极小的篇幅,格斗的没落便从此可见一斑。格斗家在绝大多数人眼中都是生僻冷门的代名词。是一种几乎可以进入历史地垃圾堆的职业。和每年的师士交流会比起来,可以说是微不足道。

  但是在格斗界,这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大事。

  许多格斗界的老前辈都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举行如此规模的交流会了。这次主办地天华武场,不仅邀请了炽风星的几乎所有的武场武馆,还邀请许多其他星球的在格斗界颇负盛名的格斗家,导致这一届的交流会盛况空前。但是这样的盛况依然难掩饰格斗家作为一种没落职业的尴尬。

  三方光甲的离开让叶重彻底松了口气。蓝易行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依然往前走。

  叶重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只希望能快点到目的地,早点把事情办完,然后早点回到武馆,在外面晃荡怎么都让他有几分提心吊胆的感觉。心下也不由暗猜蓝易行这次是带自己去哪,办什么事。可是想了半天,也没一点头绪,便干脆不去想,只是紧跟着蓝易行。

  咦,这不是去天华武场吗?

  上次和花伤昧一起走过一趟的,叶重良好的方向感此时体现无疑。

  “殇,你说他这是去天华武场做什么?”叶重不得已找个话题和殇聊天,他怕自己只要一闲下来就不由自主地想到老爹的事。毫无疑问,现在并不是走神的好时机,随时有可能出现的情况,让叶重不得不打起几分精神。

  “嘿嘿,我知道,可我不会说!”殇笑得十分贼,让叶重颇有几分不好的预感。

  叶重理智地闭嘴,一般这样的情况,殇最后总会坚持不住而主动爆料。可这次殇好像打定主意不说,半天不说一句话,只是不停地咯咯阴笑,害得叶重都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不过有殇这样一闹,叶重也把注意力从老爹的事上挪开。

  天华武场此时已经完全变了样,装饰一新,许多充满古典韵味的装饰品让人不禁有回到古代的错觉。大门上方是一帧巨大的全息投影,一位白衣翩翩的少年正在演示一套拳术,动作行云流水,刚柔相济,充满了力量和美感。

  这不是花伤昧么?叶重一眼便认出了全息投影中的那名白衣男子。

  花伤昧原本就相貌英俊,此时看上去更是潇洒不凡,英气逼人。全息投影前站了无数女孩,个个如痴如狂地看着投影中的花伤昧,不时地发出尖叫声。

  而天华武场门前两行弟子全部都是一袭白衣,神色肃然而立,而华天楷的大弟子郑中行则笑吟吟地站在门前迎接前来的格斗家。而另一扇门则被用来让参观者进入。无论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免费观看接下来的格斗表演和格斗家之间的比试。

  看着如潮的人流,叶重刹那间头皮一阵发麻。这样的大场面叶重不是没见过,更大的场面他都见过,但是此时却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殇的阴笑却仿佛别有意味般在叶重心头盘旋,充满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