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节 风起云涌(13)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42      字数:9066
  “跟我来。”这是蓝易行的声音。

  叶重连忙取下信号头盔,不得不说这头盔做得的确先进,性能出色,只是让使用者对外界的感知要降低许多。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赛。每天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当天的压轴大戏,天华武场特意安排两位高手较量。而今天的比赛,蓝易行恰巧就是其中一位。

  这一场比试被移往巨大的光甲格斗的专用场地以示隆重。这也是天华武场最大的一块场地,长宽各三公里,四周都是看台,不过为了避免光甲的零件横飞而伤及观众,整个比试场都被保护罩包了起来。这个比试场是华天楷花巨资修建的,在光甲格斗前景还不明朗时,他就有如此魄力修建这样一个光甲格斗专用训练场,不得不让人对其佩服。

  此时看台上却是空无一人,由于时间安排紧凑,让那些观众迁到这个训练场要花费太多时间,大家只能通过投影仪或是信号头盔观看。就连那些评委也只能通过信号头盔来观看,毕竟这个训练场离现在大家所处的位置到底有些远。好在天华武场早就想到这个问题,数百组的全息镜头分布在这个巨大的训练场的各个角落,完全可以让观众真实地感受到比赛的激烈。而如此数量众多的全息镜头,同样可以称得上豪华配置。

  蓝易行和叶重已经进入准备室,这是选手在比赛前进行准备活动的地方,有一条狭窄的甬道,可以直通训练场。

  “我要上场了。”蓝易行淡淡道。

  “哦。”叶重应了句。

  蓝易行看了叶重一眼,道:“你是我几个弟子中最刻苦的一个。我带你来是想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格斗。”蓝易行地语气依然和平常一样平淡,但叶重却听出了蕴含其中地万丈豪情。此时地蓝易行就像一直蛰伏了万年的巨龙,终于要露出他那格斗强者本身所特有的霸气!

  叶重却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对于蓝易行的身手他同样十分好奇,除了传授过自己几次以外。叶重还没有看见他出手。每次见他,他都是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恰在此时,殇道:“叶子。他的对手是一个叫左凌地家伙。”左凌?没听说过。对于格斗界地认识,叶重可以说肤浅得很,几乎是一片空白。虽然牧曾经通过虚拟网搜索过不少格斗方面的知识,不过对于这方面,牧同样的没有多少了解,殇那就更不用说了。

  恰在此时。一名天华武场的学员走了进来,恭谦道:“蓝馆主,您是七十七号种子选手,根据在比试前光脑对种子选手的随机配对,您的对手将是头号种子选手左凌。”

  “姓左?左凌?”蓝易行的眼角微微抽搐一下。

  那名学员惊讶道:“您也听过天罗左家么?我还以为是师兄他们乱说的呢。原来真有这么回事啊!天罗左家真的那么厉害吗?”

  蓝易行面无表情的道:“很厉害。”

  那名学员满脸赞叹:“原来真的很厉害啊。您先作准备活动,只要按照提示音,宣布您可以进入训练场时,您就可以进去了。祝您好运!”这名学员说完便推出准备室。

  “左家!真的是左家……难道真的是宿命吗?”蓝易行仰着脸,喃喃低语,眼角一颗泪珠滑过。这让叶重大吃一惊。

  很快,蓝易行便恢复平静,转过身来,深深地看着叶重,半晌,才开口:“在我的房间,左边第二个抽屉里,有一块红色的芯片,里面是我蓝家的所有传承,你在比赛开始后就去取出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炽风星,有多远逃多远,不要被左家的人找到。”淡淡的口吻像是在述说一句和自己完全不相关的事。

  “他在布置后事。”殇立即察觉出蓝易行的意图,在叶重心里提醒道。

  叶重对于殇的这次判断十分赞同,看着蓝易行,出声问:“为什么?”

  “只因为他是左家的人罢了。”蓝易行同样平静的说了一句,恰在此时,一声电子合成声响起:“蓝易行先生,请进入赛场。”

  蓝易行转过身,向甬道走去,头也不回道:“不要让蓝家的传承消失。”说完身影已经消失在甬道的尽头。

  “这老头应该和左家有仇。而且看样子似乎仇还不浅。”殇嘀咕道。突然殇不由兴奋道:“叶子,我们先取把那块芯片找到吧,嘿嘿,这可是好东西啊!”

  叶重摇头否决了殇的这个提议:“不,我们看完这场比赛再去。”

  “哦,也好,这可是高手的较量,不看还真是可惜!”

  “殇……”

  “嗯,怎么了叶子?”

  “你能控制这个武场内的所以全息镜头吗?”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叶子,需要这么做么?”

  “嗯,你先控制了再说……”

  巨大空旷的训练场,明亮却不刺眼的灯光把训练场内的每个角落都照得纤毫毕现。两名选手面对面站着,往日里感觉魁梧壮实的身体此时看起来居然如此渺小。这个训练场原本是为了光甲格斗而制,看台离训练场中央颇有些距离,倘若此时有人在看台上,眼力不好的人看到场中只不过两个黑点,这也是为什么华天楷决定采用全息镜头实时捕捉,这样反而能看得更清楚。

  蓝易行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左凌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服饰。袒露着半边胸膛,现出如钢铁般的肌肉,配合脸上的笑意,正在观看这场比试地不少女孩发出尖叫声。

  蓝易行和左凌比起来。就不起眼得多,怎么看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

  “天罗左家?”蓝易行淡然地开口。

  “嗯。”左凌微微一愣。一见面就能猜到自己的来历。倒让他不敢对这个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中年人有所小瞧。左凌颇有些迟疑地问:“你是?”

  “嘿嘿,天罗左家,当年好大地威风啊!”蓝易行这一笑却比哭还难看。本来面无表情的脸却显得狰狞骇人。

  左凌一听就明白了,眼前这人一定是和左家有什么仇怨。仔细打量了眼前的中年人一眼,他却怎么也想不起这号人。记得刚才那个学员好像说自己地对手叫蓝什么来者。

  姓蓝?左凌霍地一惊,失声道:“你是九月蓝氏?”

  “难得左家还记得我们这些小人物,嘿嘿,没想到我躲了一辈子。却还是让我遇到了左家的人,果然是宿命啊。”蓝易行盯着左凌,一字一句道。

  左凌此时却是心惊肉跳,对于自家的这些陈年旧事熟得不能再熟的他如何不知道左家。当年,也正是左家最为兴盛的时期,为了扩张自家实力,当时左家暗地里进行了好几场掠夺。当时九月蓝氏就是其中一家。蓝氏的肌肉控制是当时一绝,当时左家同样在进行这方面的尝试,然而却进展甚微,于是左家便采取了这样一种极端的方法。

  蓝氏虽然不能算是大家族,却也有一百多号人,可根据记载,在左家周密的策划下,当时应该没有留活口啊。难道当时还有漏网地?那次行动并不算成功,蓝氏的绝技并没有被左家完全得到,而是得到的一些零星的芯片,不过这也足够让左家在这方面大大进了一步。

  而最富有讽刺性的是,就在左家期待更进一步的强大时,格斗却开始走向没落,代表着新生势力的光甲师士的日益崛起,直至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左家的人发现,往日里掠夺来的绝技此时更多的是被束之高阁,形同废芯片,就连自己家的技艺传承,也是一代不如一代,许多绝技失传。

  其实左凌在心中倒很是不以为然的,出身在大世家的他,仿佛更能对这种扩张掠夺产生认同感。而他不理解的是,眼前的人居然对前几辈的恩怨如此执着,在他看来,那些更像历史事件,离自己已经很遥远。

  不管怎么样,出身左家的他自然有着左家人的骄傲。这样一个场合,既然大家冤家路窄,那就只好实力说话了,对于自己的实力,他可是有着绝对的自信,蓝氏,必将再一次败在左家手下。左凌傲然地想。

  蓝易行脸上已经恢复平静。他随手扯下平日里一直套在身上的上衣,所有人不禁哗然,几乎所有观众聚集的地方都发出嗡嗡的声音,连评委们都禁不住交头结耳。

  谁也没想到蓝易行身上竟然是这样一副光景。他全身竟然看不到任何一块块状肌肉,全部都是一条条拇指粗的肌肉腱相互纠结,咋一看上去就仿佛他身上爬满了黄褐色的细蛇。这些肌肉腱轮廓清晰,强健有力,没有人会怀疑这其中的所蕴含的力量。

  叶重也大吃一惊,这种大异于常人的肌肉形态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得不说,这副模样实在太具有视觉冲击力了。

  而左凌的脸色则彻底地变了,所有人中,只怕只有他才真正了解这种形态的可怕之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说明对方也是一名界者,蓝氏的界者,据记载,就是这一副模样。第一次,左凌对自己的信心开始有些动摇。

  蓝易行神情漠然地立在那,韬光养晦这么多年,今天他已经把所有都置之度外,百年的恩怨,也到了解决的时候了。

  两人剑拔弩张,肃立以对。

  一声绵远悠长的铜铃,余音袅袅。

  几乎同时,两人有如两道闪电,正面毫无花巧地撞击。啪,一声暴响,几乎同时,两人就像心有灵犀一般互换了位置。

  这两人的动作极快,观众根本反应不过来。评委席同样有不少人发出低呼声。

  就在场边的叶重把刚才两人交手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在两人相遇的一刹那,两人拳脚相交二十二次。由于频率太快,所以一般人只听得到啪的一声响,其实是二十二声有跌价在一起。

  第一次较量,左凌吃了亏,从他垂下的微微颤抖的左手就可以看得出。以蓝易行在肌肉方面的高超技艺,这样的正面冲撞,对他最为有利,起码叶重就知道有几种可以在一瞬间力量叠加的方法,配合蓝易行这一身恐怖的肌肉,就算是叶重自己,也不敢有丝毫小瞧。

  吃了亏的左凌此时却没有任何慌乱,反而神色肃然,微微抬起的右臂,右手手掌并掌成刀,左手引在身后,脚下微叉,摆出一个极为怪异的姿势。

  蓝易行同样还是那样一副漠然的神情,肩部的肌肉诡异地向两臂蠕动,而原本紧崩的裤腿也骤然地膨胀,凸现的肌肉让人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可怕力量。蓝易行现在仿佛全身的肌肉全部被重新分配在双腿和手臂上,比例失调的感觉让叶重觉得很怪异,殇嘀咕的什么他完全没有听到。

  果然恐怖的肌肉控制能力啊!所有的观众齐齐发出一声惊呼,这种在他们看来完全违背科学的事情竟然真的在他们眼前发生了。

  而所有的格斗家却是屏住呼吸,等待接下来的惊人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