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节 震慑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44      字数:9456
  斯卡级宇宙舰首尾长五公里,可以称得上庞然大物。战舰为了寻求速度和灵活性,大多体形娇小。四艘战舰在花花公子号附近这种感觉就会让人更强烈。

  在四艘战舰上所有人的目光中,花花公子号突然升起无数挡板,而与此同时伸出大量炮管,而翻出来的激光发射装置更是密密麻麻。

  几乎在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原以为,这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没想到,却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凶猛食肉性动物。黑森森的炮管狰狞而充满杀意,灵敏的激光发射装置此时虽然依然保持着安静,但是那惊人的数量让人可以想像一旦开战那炮火的密度将会达到怎样一个惊人的地步。

  这突然的转变显然让所有人一时难以接受。绝大多数人都是目瞪口呆,望着战舰上的投影,表情呆滞有模样简直让人怀疑这些人真的是战斗精英。

  突然师士协会的单月舷冲舰上一名战斗人员指着投影惊呼:“啊,这不是电磁炮吗?”这一声惊呼立即吸引了整艘战舰上所有人的注意力。这些人对以电磁炮自然熟得不能再熟,只要扫一眼就能分辨真伪。一时间,整个艘战舰上乱烘烘一片,所有人都不由议论纷纷,而战舰的指挥者却变得更难看。

  “天啊,果然是电磁炮!”

  “这是开什么玩笑,电磁炮不是保密性武器么?这艘战舰上怎么会有?”

  “这谁知道,估计是泄密了吧。”

  “这帮保密部门的家伙真是该杀!”

  …………

  舰长此时头脑中也是乱成一片。他担任舰长已经有许多年了,指挥这艘单月舷冲舰从事的各项任务也数不胜数,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艘战舰的威力。而这艘战舰的最主要的eahy:火力来源——电磁炮同样也有着十分致命地弱点,那就是能耗高。这一直是限制这艘单月舷冲舱上火力的最主要因素,他们没有地方来放置更多的能量栉。

  而眼前这艘斯卡级宇宙舰。不,确切地来说,它应该被称为战舰。舰长很自觉地在心中纠正对它的评价。这艘战舰的电磁炮的数量比自己这艘要多得多,虽然一时还不能算清具体数量,但是他很肯定即使交火,自己这一方也绝对讨不得好。而且对方地电磁炮安置的位置极为合理。这一点,作为资深舰长,他拥有足够的评价资格。当然,如果双方真的开战,他自信对方也休想在自己这里占到便宜。他的手下都是身经百战的精英,配合默契。可不是什么杂鱼都能打败地。两方的胜率五五开,他在心下思忖着。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对方的电磁炮数量增加了,这也意味着对方的能量消耗更快。斯卡级宇宙舰虽然体形宠大,但是它需要的操作人员更多,真正能装载的能量栉未必有多少。而且它毕竟不是专业的战舰,在许多方面,倒如装甲的防护性上,它就无法与专业地战舰相媲美。速度缓慢。转向不变同样是它的一项弱点。

  舰长在心底不断飞速地比着相互之间的评比。

  不过如果他知道偌大的斯卡级宇宙舰内只有廖廖的六人的话,不知道会是一副怎样地表情。

  舰长瞄向这艘庞然巨型战舰的眼神却骤然一凝,仿佛发现了什么,他脸色不由大变,大声吼道:“观察员,把投影放大!快!”此时的舰长的声音如雷霆一般。暴怒中充满气急败坏,战舰内所有人都闭上嘴巴,眼神惊诧地飘向舰长这边,他们不知道一向冷静沉稳而著称的舰长到底发现了什么,居然会如此失态。

  负责调整光学系统的观察员浑身一哆嗦,还好他地专业素质过硬。虽然心下发慌,但是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舰长的要求。

  “放大对方的电磁炮。”舰长声音中的阴霾让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花花公子号的电磁炮在众人眼前立即被放大,它的每个细节都可看得一清二楚,黑亮的炮管森然逼人。

  舰长的脸黑得几乎都快和这根炮管一个颜色。

  这是什么?和黑角战斗过这么多年的舰长如何看不出构成这根炮管的金属?黑金是黑角所特有的矿物,而加入了黑金的金属都会有着一种奇异的黑亮光泽,这是所有其他合金都模仿不了的。黑金也让师士协会高层眼红不已,但是这种只产于黑角深处的矿石也让他们只有眼红的份。但是师士协会对黑金这种特殊矿物的研究却一直没有停止。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黑金在能量性武器方面的表现甚至超过了黑金的物理性能。黑金对能量有相当范围的激活功能,是一种极好地制作能量性武器的材料。

  本来这种研究资料并不是一线的战斗人员可以了解得到的,可是舰长却因为特殊的渠道而无意中得知。不过黑角虽然拥有如此上佳的矿物,但是他们在能量性武器的开发上,却无疑落后师士协会很多。这也导致双方的战舰居然奇迹般地处于同一水平。

  可是眼前他看到的是什么?他看到的是一根由黑金制作的和自己的电磁炮构造完全一样的电磁炮炮管。一个拥有师士协会的科技水平,而同时还拥有黑角的优良金属,同时打造的电磁炮。它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他心下已经不敢揣测了。师士协会从来没有做过这种实验,因为他们手上的黑金还容不得他们如此挥霍。

  如果说,师士协会的这艘单月舷冲舰上只有舰长一人明白这一点的话,那黑角的那艘战舰只怕没有人会不明白这一点。对于黑金,他们有着比师士协会更为深刻的了解。但是由于他们独特的近战风格,导致他们在能量性武器的研究上落后师士协会许多。黑金适于制作能量性武器这在黑角内已经根本不是秘密,而师士协会地电磁炮同样是他们眼红了许久的能量武器。可是他们无论想尽什么办法,都得不到关于电磁炮的任何设计图。

  他们现在心下最大地疑问便是,这家伙是从哪里弄来的黑金?

  黑金即使在黑角。也不是一种常见物质,相反,作为一种战略资源和贵重金属。它的出入受到了严格的控制,根本不可能外流。

  发现这一点地不仅仅是黑角和师士协会,宗所和那个神秘的组织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

  几乎所有人都在猜测这艘斯卡级宇宙舰内到底是何方神圣。

  原来最弱的一位却成为拥有最强火力的一位,四艘战舰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这艘战舰火力之强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谁也没有战胜这艘战舰的把握,一旦自己实力受损,那也就意味着提前退出这场角逐。几艘战舰彼此间相互顾忌,相互之间地恩怨之多估计连他们自己数不清,有落井下石的机会只怕他们没一个会放过。

  局势又重新回到一种新的平衡上。

  突然,一声凄利的尖叫声遥遥传来!所有人都不禁一惊。叶重却是脸色一变。站在叶重身边的五人不禁大奇,一向淡然如水的少年脸上居然会出现这样的表情,那这声音到底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发出的呢?这是五人心下最大地疑问。

  叶重并没有失了分寸,脸色也只是一变,旋即恢复正常。

  “牧,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叶重第一时间和牧取得联系。

  “嗯,建议合理,立即执行。”牧的声音依然一如往常。

  四艘战舰的所有战斗人员不禁面面相觑,他们愕然发现这声奇怪的声音之后。这艘最大的战舰居然向后退。

  退缩?

  花花公子号虽然后退,但是那炮口依然若有若无地指着四艘战舰,四艘战舰也不敢轻举妄动。四艘战舰的舰长虽然心下纳闷,不过也乐得如此,有人自动退出那自然是再好不过。这四位舰长无一不是老谋深算之人,明白眼下四艘战舰是绝对不可能发生冲突。如果这艘战舰是想趁四方内乱再来捡便宜地话那他就想错了。届时四方一旦协议完毕,这艘战舰倘若还想插进来,那迎接他的十有会是四方势力的联合打击。

  那声奇怪的收声虽然也在四位舰长心间滑过,但却没引起他们的丝毫注意。有什么生物能够和战舰抗衡的么?说出来他们也不相信。

  叶重终于松了口气,下方依然在对峙地四艘战舰在叶重眼中越来越小,逐渐变成四个黑点。不知道这四艘战舰倘若遭遇到那不知名的怪兽会是一副怎样的光景。不过叶重估计就算是花花公子号对上了那怪物也不一定能讨得好。至于这四艘战舰会面临怎样的命运。叶重也懒得去想。

  只要一进入太空,叶重便可以彻底松口气,太空中没有空气,纵然怪物的音波再厉害,那也伤害不了自己。一想到那无可躲的恐怖音波,叶重心中便是一阵心悸神摇。

  不过好在终于离开了这个透着几分诡异的星球。至于那四艘战舰的下场会是怎么样,那可就不在呈重关心的范畴之内了。

  而战舰内另外五人个个脸色都不是很好,本身他们就受过伤,加上刚才受到那份惊吓,惊魂甫定。

  “刚才…………那是战舰么?”蒙飞儿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了。其余四人的目光都汇集在叶重身上,很显然,这个冷漠少年知道的内情比他们要多得多。

  叶重颇有些诧异地看了蒙飞儿一眼,点点头道:“是的,那四艘都是战舰。”叶重没有说花花公子号也是一艘战舰,在战舰内的他们没有发现花花公子号的变化。

  忽然,蒙飞儿的泪珠无声从脸颊滑落,她却没有哭出来,只是依然轻轻地问:“是要发生战争了么?”虽然脸上还有两道泪痕,但她此时的表情却甚是从容平静。

  这大概是这四个人心中的想法,无论是谁,第一眼看到战舰,脑海中首先蹦出来的词一定是战争。蒙飞儿话一出口,其余四人的眼中都闪过惊惶,他们都不是不懂事的少年,经历过许多事的他们深刻地明白战争的可怕。

  叶重沉吟道:“这个等我们进入塔佩罗星域就可以知道了,不过战争的暴发,只是早晚的问题。”其实他对于三大势力一直能保持相互克制也十分惊奇,不过这次似乎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势力,只怕当下形成的三方势力平衡会立即被打破。而建立新的平衡,则需要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必定不会是和平的。

  叶重的话一说完,蒙飞儿的眼泪便像掉了线的珍珠,一颗颗滴在地板上。而另外四人也是魂不守舍,精神恍惚。叶重又哪里明白一个五大星域的居民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和平之后,对战争又是怎样的恐惧。

  就算知道了,只怕叶重也会觉得有这时间去伤感,还不如去充实自己的实力,让自己在战争中多几分活命的希望。

  叶重站在长虫面前。长虫被他放置在一个单独的房间,和自己实力相关的东西,知道的人越少对自己越好。

  他现在做的便是清点收获,这件事无疑是叶重比较喜欢做的事之一。

  从腰包中倒出泪石,算了算,总共有七颗,虽然是好东西,不过和多昆石一样,也是暂时无法使用的东西。还不如长虫里面那些变异能量矿来的实际。

  长虫现在样子可以说是惨不忍睹,怪物的音波攻击给它带来了严重的伤害,许多地方护甲都被震得支离破碎,几十支机械肢也被震断了差不多一半。而后来,牧强行催使长虫爬出洞穴更让它伤上加伤,现在离报废也已经不远了。

  不过里面的变异能量矿却保存得十分完好。

  在牧的解释下,叶重也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变异能量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