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节 近远战之王(上)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45      字数:13734
  叶重已经往回飞,殇那三下可是干脆利落,没有给他一丝机会。正在这时,叶重的通讯频道却响起了砀的声音:“叶子他们发过来了求救信号,怎么办?”殇的语气还有几分跃跃欲试,显然刚才几枪让他打的有些兴起。

  叶重漠然道:“不必理会,我们还有事做。”

  “噢。”砀的声音就象一个得到了好玩的玩具的小孩,却被告知这玩具不能动时一样。“啊。”殇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怎么了?殇”叶重一惊。

  砀飞快道:“叶子你看看这个。”

  傀儡的光脑上立即弹出了一幅全息图片,这是一艘宇宙舰的侧面,从一旁的透视窗可以清晰看到里面的人们脸上惊恐的神情。叶重的眼光骤然一凝!

  他的眼神仿佛定在那一般,足足三秒,虽然这张照片照到的那个人只照到一个侧面,但是叶重可以肯定自己决不会认错。

  钱爷爷!这张图片着透视窗的一个侧着脸的老人,那脸的轮廓叶重熟悉无比,叶重和钱爷爷生活了相当时间,他确信自己不会看错。

  叶重猛地反映过来,连忙急声问:“殇,这是哪艘宇宙舰?”

  当下不在迟疑,手上一动,傀儡一个完美的转身,向这个混乱的战场飞去。不论如何,钱爷爷既然让自己遇上了,那自己就不会袖手旁观。在蓝海星和钱爷爷生活的那段时光是叶重离开垃圾星之后最幸福的时光。而钱爷爷,是一位深受叶重爱戴的老人。叶重是无法眼睁睁地看者钱爷爷在这场战火中丧生。

  傀儡的速度已经被提至最大,叶重现在就差悔恨为什么自己驾驶的不是含家。黑暗的虚空中,傀儡象一位飞行在黑暗中的王者。

  又是一道极细却笔直地蓝线在叶重身后射来,在他眼前一闪而逝。叶重敏锐地眼力却准确的扑捉到这道光线的落点。一艘宇宙舰的舱门外围着好几架光甲,而这道蓝光却正中最近舱门地一架海盗光甲。如果仔细看的话,这架光甲驾驶舱处光滑的装甲上面赫然有一个手指粗的细洞。这架光甲一声不吭。突然失去了控制。

  叶重明白这是殇在给自己指路。手上一动,他立即调整了方向。朝这艘宇宙舰直扑而去。

  而与此同时。又是几道蓝光,险之又险地从傀儡身旁察过。那剩下的几架光甲同样突然之间失去控制。叶重明白这一定是砀杀死了对方光甲内的战士,他已经无暇去关注这归法射线波有如此强劲的穿透能力。他现在只恨傀儡的速度是如此的慢。

  又是几道蓝光,这艘宇宙舰周围的海盗光甲纷纷成了砀地靶纸,而所有人被击中地位置几乎完全一样,每架光甲都是突然失去控制,却无一例外的引起爆炸。为了避免爆炸,殇直接选择了海盗光甲驾驶仓的部位。事实上,手指粗的蓝光对于一般高大十米的光甲来说实在是太细了。而在整个太空中更是细不可查。许多正在和海盗光甲僵持的师士们却讶然发现自己的敌人突然莫名其妙地失去控制。

  可这一幕落在一直关注这个神秘的狙击师士海盗头子眼中。他的欣已经凉成一片!天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变态的师士啊?这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叶重顺利的接近这艘宇宙舰,周围所有的敌人已经被砀消灭。心中挂念钱爷爷的叶重朝舱门飞去,即使在这样的状态下,叶重依然保持足够的冷静。

  傀儡娇小的体形在这种地形更能够发挥优势。傀儡踏上宇宙舰的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象猫一样敏捷。悄无声息地。叶重就飞到通道的分岔口,他这才明白回来是怎么回事。通道的尽头有一架光甲正在拼命抵抗,这架光甲竟然是一架典型的格斗光甲,不过水平在叶重看来实在是够差劲的了。只是在之中环境下他能发挥出最大的实力,而这些海盗光甲则束手束脚磕磕碰碰,他们根本不敢在这样的地方发射激光束,万一要把宇宙舰引爆了,那所有的人都要赔帐,这其中就包括他们自己。

  这狭窄的通道刚好只能容纳一架光甲,于是三架光甲都被堵在这里,无法前进。能与那架格斗光甲战斗的也仅仅只有最前面的一架光甲。这些光甲无一不是背对着叶重,他们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外面的人居然会全被干掉吧。

  傀儡的动作依然悄无声息,既是在这样狭窄的地形,傀儡的动作依然流畅自如。

  叶重此时也冷静的象铁蟒蜥。

  一个滑步,傀儡迅速贴到最外一架光甲的身后。这架光甲隐隐有所察觉,刚打算回头看看怎么回事,傀儡却动了!

  傀儡左手悄然扣住这架光甲的脖子,在那一瞬间,嵌在右臂的格斗刺毒蛇般弹出,闪电般没入这架光甲体内,叶重选择的位置同样是驾驶仓的位置。叶重甚至听到格斗刺经过这架光甲内的师士身体时骨骼的碎裂声,和这位可怜师士的惨叫声。

  与此同时傀儡的右腿重重的踢在这架光甲腿部的关节处,这架光甲顿时向下一矮。而傀儡的左手同时用力,这架已经被刺穿的光甲又矮了几分。

  这番动静也彻底惊动了前面两架光甲,和那架格斗光甲正纠缠的光甲变的有些慌乱,而那架格斗光甲知道帮手来了,士气大振。

  第二架光架急忙想转身,试图挡住后面的偷袭者。

  叶重却没有给对手任何机会,在这种地方,是叶重这种光甲的天堂。傀儡左手一挣,脚下发力,顺势拔出扎在身下光甲的格斗刺,一个鱼跃。竟然象鱼一样越过身下这架光甲。越过第一架光甲和第二架光甲相距二十米左右。

  傀儡敏捷的反映让正在转身的这架光甲更加慌乱。

  刚从身下这架光甲头顶越过的傀儡身形凌空。不待落地,傀儡身形一展。双腿在通道的墙壁是借力。象发炮弹一样冲向对方。

  傀儡这下来势极快,如此狭小的环境,如此高速给人带来的冲击绝对是无法想像的。身形交错间,傀儡的右手格斗刺准确的把对方光甲地咽喉挑个稀巴烂。不过这一下也让傀儡的身形有些向一侧偏,眼看就要创到通道的墙壁,傀儡顺势在墙上一撑,身形不止,看也不看身后那架已经丧失控制的光甲。

  而此时,第一架被傀儡击毙的光甲才发出轰然的倒地声。

  咽喉同样是光甲的一个极脆弱的部位。他是光路的一个聚集处。咽喉被损毁也就宣告了这架光甲彻底报废。

  剩下的最后一架光甲,发现自己被前后夹击,不由更加慌乱。叶重没有丝毫怜悯,格斗刺没入这架光甲地体内,不过叶重下手很有分寸,他可不想在这里引起大爆炸。

  整个过程傀儡的动作迅捷有力。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家属走为飘忽,让人难以预测,而且在如此狭小的环境,还会使用一些极为诡异的动作。这些非常规的动作对于师士来说需要相当强悍的光甲驾驶水平。

  叶重眼前这架光甲虽然格斗水平不怎么样,但是叶重看到他地闪躲技巧还泊为扎实,也正是依这一点他才能够拖住那架海盗光甲那么久,把敌人堵在这里。

  刷,格斗光甲身后的合金门打开,格斗光甲对叶重做了个和他一起进去的手势。叶重本来就想进去,自然也不推辞,跟着对反一起进去。刚一进去,身后的合金门就迅速的关上。紧接着气阀打开,空气迅速的注入这个房间。气压平稳后,另一个合金门打开,里面冲出来一大群人,一脸喜悦,围着那架格斗光甲欢呼。

  叶重很快在人群里找到了钱爷爷的身影。钱爷爷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更显老态,脸上更有几分疲惫。而在他身旁的两人却让叶重有几分愕然。扶着钱爷爷的是芮苏,而钱爷爷另一侧芮冰依然穿着白色练功服凛然笔直地立在那里。芮冰身旁俏丽着一位中年美妇,长相和芮冰芮苏有几分相像,叶重心下猜测应该是他们两人的母亲。

  她们怎么和钱爷爷呆在一起了,在是叶重心下最大的疑问。

  这时那架光甲的驾驶仓打开,里面下来一位少年,人们的欢呼更大了,刚才正是这位少年的杰出表现,支持到援兵的到来,否则这里所有的人只怕被海盗俘虏了。

  这少年不是别人,却正是叶重认识的危原。危原此时一脸成功后的兴奋,跑到芮冰面前,邀功一般:“冰姐冰姐,哈,我成功了!”芮冰如冰雪般的脸上也绽放出几分喜悦。

  芮苏在一旁借口道:“小原子啊,你不知道你刚才都狼狈,在在,那个上床下调,可真难看。”危原顿时苦着脸道:“苏姐,你不用这样打击我吧”那摸样,把所有人都逗笑了。钱爷爷也爽朗的大笑,连芮冰也不禁莞尔。

  叶重心下苦笑不得,怎么都是认识的人呢?

  芮冰把眼神投向这架看上去象小丑的光甲,刚才它的一系列表现这里所有人都通过安装在通道上的全息镜头看的一清二楚。这所有人中,只怕只有自己和危原才知道这架小丑光甲刚才有如惊鸿一般的三下攻击的含金量。

  芮冰敢肯定,这架小丑光甲内的那位师士一定是一位格斗高手,而且有着绝佳的光甲驾驶水平,这种光甲驾驶水平的高明绝对不是危原那种自吹的高明。

  叶重看者钱爷爷的笑容,以前和钱爷爷一起生活的画面在他心间流过。叶重有些出神。

  “喂,高人,你就出来一下吧!”危原在下面把手围成喇叭状,大声喊。对这位高手,危原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绝对是一个光甲格斗的高手。危原相信。这近战高手中,能够比过眼前这位高手的,只怕除了那位自己地偶像兼未来的冰姐夫之外。估计在也找不出几位了。他心目中,早就把叶重当作自己地冰姐夫了。

  所有人都期待的看者小丑光甲的驾驶仓,他们想看看这位拯救他们的英雄到底张什么摸样。

  危原的声音把叶重惊醒,看者下面的钱爷爷芮冰,不知道怎么想的,叶重突然打消了下去的念头。

  “砀,搞的到这支船队的目的地吗?”叶重迅速与砀取得联系。

  “哦,好!”砀手上不停,嘴上应了句。

  费迪此时傻傻地看着那艘庞大的宇宙舰,还有宇宙舰一个打开的舱门只露出一半的光甲。他脑子有几分短路的感觉。他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其实不光是他。事实上,整个舰长室内所有人都张大嘴巴,呆呆地看者全息屏幕上这个半掩着的光甲。

  这真实人类能够达到的境界吗?

  这只怕是所有人此时心中的疑问。

  从一开始,这位强悍的离谱的狙击师士就根本没有停下来。他反复是一架不知道疲倦的战斗机器,那一道道致命的蓝光虽然细不可查,但是在此时的舰长市内所有人的心中这完全是死亡射线。一道蓝光就意味着一架光甲的灭亡。而且每一架光甲的死法都完全相同,全部都化成一团火球。

  这可怕的精准并没有任何减低的趋势,从开始到现在,这为师士就一直保持着百分之百的命中率。

  一阵清晰的电子声把所有人惊醒,总人这才回过神来一般。

  费迪的副手连忙跑到控制台一阵操作,他突然惊叫:“团长,快来看啊,他们询问我们的目的地是那,着支船队的性质。”

  费迪想也不想,大手一挥:“快告诉他们!只有他们援手我们才有希望!”费迪也只有把希望压在着艘宇宙舰上了。

  “叶重,他们是一支向切被细腻星遇迁徙的船队,船队的所有成员都是平民。”砀迅速把得到的信息告诉叶重。

  “切被细腻星遇。。。。。。。。。。。。”叶重立即明白了,原来是躲避战乱。叶重现在唯一不明白的是钱爷爷怎么和芮冰他们在一起。

  芮家和钱爷爷的来往是从叶重离开蓝海星开始的。芮冰一直在努力打听关于叶重的一切,芮苏也十分后悔自己做的一切,于是竭力帮妹妹打听。叶重在蓝海学院之前就住在钱爷爷家,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而且大家都知道叶重和钱爷爷的关系非常好。

  也许是爱屋及乌,或者是其他什么愿因,芮冰经常去钱爷爷的小店。钱爷爷对这个面冷心热的小姑娘也十分喜欢,芮冰有时候还会帮助钱爷爷做面,还不时的向钱爷爷打听叶重的一些事情。钱爷爷那会不明白这小女孩的心思,自然笑呵呵的有问必答了。芮苏也会经常陪妹妹前来,没想到的是芮苏这牯岭惊怪的家伙反而特别讨钱爷爷的喜欢,而芮苏在钱爷爷的面前也是一幅乖乖女的摸样,到让芮冰心下奇怪了好久。时日久了,钱爷爷就象两人的亲爷爷一般。

  这次迁徙到切被细腻星遇本来钱爷爷是不想去的,在他看来,自己年纪都这么大了。死在这里也没什么了不起,还要折腾那么久,跑到那么远的地方,而且听说路上还不太平。可后来耐不住芮冰和芮夫人的劝,加上芮苏和危原这两个家伙死产烂打,他这才同意。

  这其中的来由叶重自然不知道的,不过叶重也没有去打听的念头,在他看来,只要钱爷爷过的好就行。

  叶重的眼光不由转向钱爷爷身旁的那位依然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女孩,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在所有人中显的卓尔不群。

  “啊!这不是我们冰冰吗?天啊!叶子,你小子走桃花运了!居然这样都能够让你碰到我们的冰冰,什么。。。。。桃花?桃花也不知道?那肯定是官疯子给你的芯片你没有好好看,上面不是有植物图鉴吗………..”砀一边射击一边心有余力的关注叶重这边的情况。

  “高人,出来见一面啊!大伙都在等着你啊!”危原依然在下面喊,所有人都在心下奇怪,这位英雄为什么还不出来呢?

  就在所有人大惑不解时,这架貌似小丑一般的光甲却用手指了指外面。众人这才明白,是啊,外面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呢,自己这些人却在这里庆祝一下。一下子,刚才劫后余生的兴奋立即无影无踪,如果外面的战斗失利的话,那等待自己这些人的命运还是一样。

  危原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他立即朝自己的光甲跑去,其实叶重对危原的这种行为认为对战局没有任何帮助,不过一想到这个家伙死了的话,只怕钱爷爷,穿白色练功服的女孩都会伤心吧。

  想到这里,叶重从腰包里摸了一阵子,摸出了一个空间纽扣,然后把驾驶仓打开一条缝,朝危原仍去。

  一直关注这边的芮冰眼光一凝,一个跨步,竟然硬生生地越过三米的距离,闪到危原身旁,素手一伸,只用两个指头便拈住这朝危原飞去的小东西。原来是一个戒指形的空间纽,危原这才反应过来,从芮冰手上接过空间纽,惊喜地朝这架小丑光甲喊:“高人,这是给我的吗?”

  小丑光甲点点头,便转身飞去。

  “砀,我们可能要战斗了。”叶重淡淡的说,傀儡此时还没有飞出这艘宇航舰。

  “哇哈哈,叶子,我就知道,嘿嘿,你是看到我们的冰冰儿吧。在在,果然是那个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连叶子你这样的野兽也无法避免这样的命运……….”砀喋喋不休道。

  叶重额头黑线直冒,在战斗时保持绝对冷静的他,面对砀的这种语言轰炸,却向来缺乏抵抗力。

  当叶重飞出这艘宇宙舰时,恰巧砍刀花花公子号的正前方那四个硕大醒目的“花花公子”字时,叶重差点失去对傀儡的控制。砀居然把船号都打出来了。

  不管是海盗头子还是费迪船长此时都顿时石化了,花花公子,这么大的一艘宇宙舰居然取一个著名恶俗的名字,所有人都在替这艘堂堂斯卡级宇宙舰感到不值。

  砀到现在为止,已经消灭了几十架光甲。由于归法射出的蓝色射线极细,在太空中细不可查,极容易被人忽视,许多海盗光甲发现自己身旁的同伴突然无缘无故地化做一团火球。

  黑暗的虚空,灿烂如盛宴绽放。

  费迪团长方面的压力顿时大为减轻。现在幸存的这些师士已经能够堪堪抵挡得住这些海盗。

  海盗头子却是无与伦比的震怒,眼看就要取得胜利了,偏偏出来一个这么厉害的狙击师士捣乱。他明白,如果不采取一些措施的话,局势发展下去会对自己这一方很不利。这位狙击师士实在太恐怖了,他的射击几乎没有间歇,而且他几乎不需要锁定瞄准的时间一般。从刚才到现在短短的时间里,自己这边已经损失了几十架光甲,照这样下去,自己再多的人也填不下这个坑。

  “刀子,你带黑部去端了那个家伙。”海盗头子再也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