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节 蜕变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45      字数:11988
  洛维现在郁闷至极,他已经觉察出来有些不对了。那架全骨光甲几乎条天都要前来邀战,而每一次自己要下杀手的时候,那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就会在他心头升起。有一次,一束归法射线在自己的光甲头部面颊留下一道擦痕,他很明白,这道归法射线之中充满的警告的意味。

  这艘奇怪的战舰上那架半掩的光甲虽然手上的用的是归法,但是洛维心下已经肯定,对方绝对不是白衣猎杀者。白衣猎杀者绝不可能给自己带来如此危险的感觉,他的战斗直觉一向非常准确。

  这么多天以来,除了这两架光甲,他再也没有看到任何一架其他的光甲。难道这艘战舰上只有两艘光甲?

  洛维心下疑惑,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眼前这艘战舰都透着古怪。

  电磁炮,黑金合金这一完美的组合居然出现在一艘民船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对方从哪里弄来这种威力巨大的武器。近战全骨光甲,还有一架手持归法却始终半掩的强大光甲,这样一对组合同样不可能是出自师士协会。

  他同样有理由相信,这样一个古怪的组合同样不可能出自其他三大势力。就他所知,黑金是绝不可能流落出去的。同样是黑金合金,其中所含黑金的比例同样也因等级而有所不同,所以在性能上也同样存在差异。而这电磁炮地黑金含量颇高。由此可见对方手上的黑金的数量并不稀少。

  黑角的内部也并不是如人们想像中那般。黑角的师士大多性格孤僻,每日里最多的时间便是花在训练上。内部的竞争极为残酷,这也是黑角的师士强大的一个重要原因。除了执行上面发布的任务,他们对于其他事情并不关心。这也是洛维为什么并不知道黑角正在追捕叶重的原因。

  不过眼前的这艘古怪地战舰到真的让他十分好奇。如果不是现在正蓝光星域,是宗所的地盘,他早就呼叫支援了。可是死在,他无疑陷入了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

  那架全骨光甲地师士精力之旺盛,远出乎他的想像。他天天前来邀战,仿佛不知疲倦。一开始洛维倒觉得颇为轻松,但是渐渐他感到越来越吃力,他这才赫然发现,对方进步的速度是何等的惊人。

  这也让他明白了,他遇到了一个天才,一个战斗的天才。

  叶重已经没有时间来思考这些,事实上。这些天他过得极为充实。每天除了和对方战斗,他把所有的时间花在研究战斗录像上。他要从中找到对方胜过自己地原因,并尝试一点点改进。不得不说,叶重在战斗方面有着惊人地天赋,这短短的几十天,竟让他完成了一次蜕变。而每当这个时候。殇从来不打扰他。而是抱着归法,坐在舱门旁,像在思考着什么。

  叶重已经开始逐渐理清洛维的格斗脉络,在他看来,最厉害的不是那些威力巨大的招式,而是扎实的基本功和在战斗一瞬间所做出的正确的判断。

  在这种压迫式的“训练”下,叶重地潜力得到了强劲的爆发。从开始的一照面就差点倒在对方的月刃之下,到现在能和对方打得有攻有守,连叶重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叶重给洛维的压力越来越大,洛雄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进步到这样的境地。洛维一向为自己地天赋而骄傲,可他从荆棘师士上升到黑曜师士足足用了五年。

  眼前的这名师士居然只用了几十天便从荆棘师士的实力上升到黑曜师士,作为缔造者,洛维心下没有半分成就感,有的只是无尽的灰心和耻辱。不过这也大大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为骄傲的地方,是不容别人残踏的。

  洛维完全无视那架手持归法的师士。每一次那架全骨光甲前来邀战,他都奋力上前应战。每次都全力以赴,而战斗结束之后立即回船审视战斗录像,他无法容忍自己如此眼睁睁地看着对方飞速进步而自己没有任何寸进。

  洛维全力应战,叶重立即感受到强大的压力,不过在经过短暂的狼狈之后,已经逐渐适应的他就以更加飞快的速度在前进着。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几天,洛维同样惊喜地发现,自己同样在进步着,而这种进步的速度在以前他看来无疑是惊人的。如果在以前,他说不得心下还会颇有几分得意,但是眼前有个更变态的家伙在,他是无论如何也升不出半分得意。

  洛维早已经忘了原本的目的,发现这样的好处之后,洛维变得更加努力。这样的机遇可不是每次都能遇到的,在黑角这个以实力为尊的地方,每个人都明白实力的重要。况且,上面并没有明确地下达怎样的命令,对于这次行动他有着最大的自主权,他也乐得在这里淬练自己的战斗技巧。

  叶重不拘一格,灵活多变的战斗风格大大开阔了他的思路,他的“陪练”工作也愈发投入了。那位强大的师士再也没有出现,那意味着光甲的蓝光再也没有亮起来,洛维相信,在短时间内,对方绝不会下杀手。对方随时可能杀死自己,但是洛维依然不打算放弃这个让自己提高的机遇,要他看来,这个险值得冒。

  洛维猜得很准。殇乐得轻松,他现在每天和小石头玩得不亦乐乎。殇一直对于对方能计算出自己的空间跳跃点感到很惊讶,他便尝试着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没想到对方很快便回了一条信息。

  小石头是个计算天才。殇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算得上这方面地专家。两人很快便打得火热,小石头年纪还小,明显是一个学术型人才,一遇到自己的专业立即忘了一切。

  于是古怪的一幕出现了,原来敌对的双方居然双双开起了交流会。

  叶重现在能和洛维相持的时间更长了,双方常常一打就是大半天。经过这么多天的苦战。双方对彼此都太熟悉了,所以相持也越来越久。不过这时间一久,叶重地体力上的优势就体现出来。这一点也让洛维苦闷不已,黑角的师士居然还会在体力方面不如人?说出去只怕没一个黑角师士会相信。在黑角。每一位师士的身体都是相当强悍的,而黑曜师士则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眼前这个家伙洛雄一直都在怀疑对方是不是一个变异生物。

  不过殇和小石头却是棋逢对手,双方常常做一些高难度智力游戏。殇是太过于无聊,而小石头毕竟年小,童心未泯。

  到后来,双方于脆都停了下来,保持适当地距离,一对一,另一对另一,展开了友好、和谐的战斗技能较量和学术游戏交流。

  叶重很喜欢现在这种生活。大概对他来说,最快乐的便是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实力的上升,而这正是这些天来他最大的感受。从洛维那学来的技巧叶重并没有死搬硬套,而是掺杂了自己的理解和思考。所以使出来和洛维已经完全不同。这导致洛维有段时间相当狼狈,对方层出不穷地怪招让他颇感难于应付,可偏偏这些怪招他看上去还颇有几分眼熟。

  叶重现在才明白牧殇对自己的用心良苦,如果不是以前打下的扎实地基础,叶重根本不可能在如此短地时间内进步如此神速。以前所学习的一切,都是他这次蜕变的土壤。

  叶重眼前豁然开朗,就仿佛眼前的视界被大大扩展,一个新的世界呈现在他的面前。他也明白了以后自己的前进方向。没有系统理论的他,只有经过不断的战斗地淬练。不断地思考,才能更进一步,直到有一天,能形成自己的系统。

  虽然很遥远,叶重却充满了信心。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楚地看清以后的路。他一直相信,只要有着清晰的目标。然后朝之不懈努力,总有能到达的一天。

  含家不断地做着小范围地变向,像一道奇异的波浪,迷惑着对方地视线。可洛维根本不吃这一套,经过这么多天的较量,他明白眼前这架光甲在变向方面是如何擅长。忽地含家一个诡异反折,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这就是光学模式不便的地方,它不能像全息扫描系统那般洞察周围的一切。

  然而洛维没有任何慌乱,黑曜光甲右手的月刃奇异但自然向后翻转,一弯银月凭空出现在他身后,叮,这道银月却被含家地匕首击散。洛维就利用这短短一瞬,控制黑曜光甲突然顺势一个侧翻,同时另一把月刃又飘起另一道狭长而致命的美丽银月。

  含家的护盾迎上那弯银月,另一把匕首悄无声息地袭向对方下方的关节。眼看对方的银月就要撞到含家的护盾,然而预想中的撞击并没有出现,护盾击了个空。而几乎同时,一反动抹银光准确击中叶重那把偷袭的匕首,叮,这才传来撞击的感觉。

  双方知根知底,这样的战斗不过是刚刚热身而已。

  “叶子,快回来。”殇急匆匆的声音突然在叶重耳旁升起,叶重心下一惊,手上却半分不乱。含家双手的匕首划出虚虚实实的几道影子,让黑曜光甲不敢冒进。含家突然抽身而退,一个转身,飞快地脱离战斗,留下洛维愕然地呆在那。今天这架全骨光甲怎么突然就溜了呢?

  不过很快,他便同样收到了小石头要他回舰的信息。

  “殇,出什么事了。”叶重问,没什么事发生的话,殇是不会叫自己回来的。

  “喏,你自己看。”殇指着全息屏幕。

  全息屏幕上。一架小型宇宙舰身后追着几十架光甲。这些先甲叶重认识,是宗所地晨式光甲。没想到这艘宇宙舰的速度倒是极快,居然能和这些晨式光甲保持同一速度。

  “四十架晨式光甲。”殇慵懒道。

  那就是四个标准作战小组,宗所的一个战斗小组正好是十人。

  是什么人居然能要四个战斗小组来追捕?

  那艘宇宙舰显然发现了花花公子号,事实上,花花公子号如此庞大的一个目标,想不发现都很困难。宇宙舰立即改变方向,向这边飞来。

  “这家伙不安好心。”殇道:“十有想挑起我们和宗所的那些光甲争斗,然后趁势逃跑。”殇的话叶重深以为然,如果是自己他估计也同样会选择如此。

  那四十架光甲显然也发现了这里有一艘大型宇宙舰,不过他们没有任何迟疑,同样改变方向,向这边飞来地。

  四个战斗小组,战斗力的确不容小觑,这也是这些师士如此胆大的原因所在。

  待到飞近时,这些人不禁齐齐倒吸一口冷气。花花公子号虽然残破不堪。不过也正是这样,那沙电磁炮也根本无法遮掩起来,黑黝黝的炮管让人心生寒意。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一艘战舰。

  对于这四十架晨式光甲,殇没有半分兴趣,最让他感兴趣的是那个值得宗所派四个战斗小组追捕的人。

  殇立即发送了要求对方进入花花公子号地要求,当然,这样的要求自然是在所有电磁炮流溢着光芒并直指对方的前提下提出的。

  殇对于如何威慑之类充满心得。所以叶重很多时候都怀疑殇是不是一个虚拟智感。

  那艘宇宙舰犹豫了一下,但是在殇示威性的发出两道电磁波束后,乖乖地朝花花公子号飞来。这艘宇宙舰十分小,殇便很干脆地打开一座比较大舱门,让其飞了进来。

  这样的变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这艘战舰看上去十分怪异,如此残破,似乎刚经过一场生死大战。

  四十架看清情况之后。顿时如临大敌。当然,他们注意地并不是那艘战舰,战舰虽然可怕,但那是要在光甲的配合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单纯的战舰对于灵活地光甲来说,并不一定能占到多大的优势。而且对方明显是大战之后,看上去还受了很重的伤。

  在他们看来,这艘战舰只不是徒有其表虚张声势罢了。

  让他们感到恐怖的是战舰旁那艘小小的速艇。作为传统三大势力之一的宗所的师士,对于黑角地了解。他们并不比师士协会的了解更少。他们知道这艘看上去十分迷你型的速艇的真正用途,也知道速艇之中搭载的是怎样的危险人物。

  第一时间,请求支援的讯息就被他们发送出去。唯一让他们感到心安的便是这里究竟是蓝光星域,是宗所有势力范围。他们现地只有祈求己方地支援快点到来。

  可以肯定地是,这里面搭载的绝不会是和他们同等级的星焱。至于是哪个等级的光甲。他们也不知道,但他们知道绝不是自己能抵挡住的,尽管他们在人数上占尽优势。

  质量和数量之间地关系十分玄妙,有时数量可以弥补质量上的差距,而有时候,数量上的优势并不能做到这一点。

  洛维倒是很平静,事实上,驾驶速艇如何在敌后进行破坏,如何在优势兵力中逃跑这是每一位黑曜师士必学项目。更何况,对方只有四十架晨式光甲,就是在以前,自己绝不会放在眼里,更何况这些天同样有着巨大的进步,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升起万丈豪情。

  洛维很快便冷静下来,这里是宗所的势力范围,如果不尽快消灭眼前的敌人,然后逃离,那等待自己的肯定是对方更高级的师士。那时自己想跑就不是那么容易。

  想到这里,洛维当机立断,驾着黑曜光甲从速艇中飞出。

  当黑曜从速艇中飞出时,这四十位宗所师士的脸色顿时变了。

  天啊,居然是黑曜光甲!

  这个情报也同样以最快的速度发送出去。而让他们感到心灰如死的是,上面的回复中要他们尽可能地拖住这名黑曜师士,上面已经派高手向他们那里赶去了。谁都明白,放任这样一位高手在自己的地盘肆意破坏,是如何一件危险的事。

  收到上面的回复,所有人的脸色反而都平静下来,有必死的觉悟之后,人反而更容易平静,特别是对这些经历过许多战斗的师士们。

  洛维也同样一眼就看出对方的目的,温和的眼神中不由流露出几分冷冷的杀意。现在他已经完全不管这艘古怪的战舰了。

  拎着两把月刃,黑曜光甲像一位优雅的绅士,朝这群光甲飞去。

  叶重和殇现在的注意力完全在这艘宇宙舰上,为了安全,叶重进入含家的驾驶仓。殇和叶重一起来到专门用来停伯小型宇宙舰的区域,那艘小型宇宙舰正安静地降落在那。

  “出来吧。”叶重冷酷的声音透过含家在整个区域内响起。

  沉寂了十几秒,刷,宇宙舰的舱门被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