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节 入选(上)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46      字数:5022
  让叶重没想到的是里面的人居然比外面更多,即使以他的能力,想要在人群中自由挪动都相当困难。大厅都快挤爆了,时不时地听到有人彼此之间相互打招呼。

  “老赵,你也来了。怎么样?”

  “哎,是啊,现在世道这么乱,想找个安定点的地方不容易啊。本来我也不想来,可实在挡不住阿美的死磨硬缠,再说,进了这里面,一家人的安全也有保障,我也就只好来试试了。再怎么也要为孩子着想啊。”这个男子面带苦笑。

  “唉,是啊,这世道,怎么就一下子乱了呢?”

  “可不是……”

  听到周围的碎言碎语,叶重很快就明白这里的人为什么这么多,原来只要能够进入普罗米集团,也就意味着他和他的家人的人身安全可以得到保障。这一点比什么待遇都要吸引人。

  乱世之中,性命才最重要。

  不知不觉中,叶重就随着人流向前。

  “请出示您的身份卡。”语声轻柔可人,一个美貌女子向叶重点头示意,这位美女一身职业装,干净利落,脸上微带着自然的微笑,极具亲和力。

  叶重这才愕然地发现自己居然被人流带到前台。

  “请出示您的身份卡。”这位美人再一次重复,音量却略有提高。刷的周围人的目光顿时全部汇集在他身上,排在后面的人个个狠狠盯着这个排在前面却半天不动的家伙,如果不是这里的人大多修养比较好,只怕早有人破口大骂。

  看着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自己身上,饶是叶重镇定,也觉得颇有几分赫然。

  “哦。”野生只好硬着头皮应了声,从怀中取出自己的身份卡。递了过去。

  这位小姐双手接过叶重的身份卡,然后纤指一转,夹着身份卡在一台读取器上轻轻刷过。

  中级改装师。

  这位小姐不禁微微一呆,这是她到现在为止所看到的最低的职称。也许在一般人眼中。中级改装师是非常厉害的,可是在她们这些行家眼中,中级改装师只不过是刚入门而已。

  到这里来的绝大多数都是光甲相关的高级职称,而且即使他们有职业评定的高级职称也并不意味着他们能进入普罗米集团。他们还要通过集团专门测试才能被录取。

  叶重哪里进行过什么职业评定,这个中级改装师还是殇随便给他加上的,有个正当的职业这样不太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中级改装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适合叶重用来隐藏身份。

  这次地招聘并没有限制报名者的最低职称,这位小姐虽然心下颇不以为然,脸上神情没有露出任何轻视之色,表现出颇为过硬的职业素养。

  “请您前往三零三号房间,如果您能通过考核,我将由衷的恭喜您。”这位小姐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叶重视若无睹,淡淡地道了声谢,转身就走。

  这位小姐一向对自己的微笑极具信心,极少数有人能在自己的微笑下能保持冷漠。可眼前这位男子却依然没有丝毫动容,冷漠如故,由于职业的原因,她见识过无数人,在识人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她知道看人要看眼睛,而不是脸上的表情,表情可以骗人,可眼睛却无法骗人。

  这个少年的眼中她看到的只是无尽的冷漠和淡然。心下一颤,她连忙低下头,掩饰这莫名的情绪。

  等她再抬起头,那个冷漠的身影却早已沓然不见。

  三零三号房间。

  房间内只有一台光脑,叶重恍然,原来是这样,这让他想起蓝海星时接受阳安的邀请而参加的蓝海学院的比赛时的场景,多么熟悉啊!

  难道这些人就想不出什么新的考核方法么?怎么都是这一套?

  果然,没有出乎叶重的意料,光脑上就是这次考核的第一关,当然难度要比上次在蓝海学院要高得多,时间过得真快,一时间,竟让他生出几分恍如隔世的感慨。

  现在他的水平也远比那时要高明得多,这种难度的题目对他来说并不算太困难。

  不过叶重并不想表现得太突出,一直磨到最后一刻他才把答案写出来。刚才的那么多时间足够他把所有的问题全部想一遍。

  寻找关于这个有可能是老爹的高世昌的相关信息无疑是件非常困难而危险的事。叶重可没指望一两天就能把它完成,这是不现实的,对方把一切都做的如此彻底,这其中的内情绝不是一时半会所能探查得到。

  现在的情况是自己根本无从下手,也许,进入这个研究所是个不错的选择。从内部突破远比从外面攻入要容易得多,不过这种方式会让自己随时可能处在一个比较危险的境况,只是眼下叶重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这个房间叶重在刚进来时便已经每个角落都扫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危险。房间不大,除了中间一台光脑之外什么也没有,也藏不住其他人。

  在对方的地盘孤身一人,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叶重可不打算为这事丢了性命,那这完全不符合价值取向。就是老爹还活着,也绝不愿意自己为他去冒这个险。

  如果他所做的一切,能让老爹活过来,那他就算是为这丢了性命他也绝对会去做。可是,不论他再做什么,老爹也不可能活过来了。他心下微微有些黯然。

  活着的人才更重要。为了以前的仇怨而丢了性命,在他看来是一件十分愚蠢的事。

  他的大脑像冰雪一般冷静,这其中的利害他想得很明白,现在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他对自己的实力、牧殇的实力的基础之上。拥有守护和含家的他,想要自保应该不成问题。而牧殇的实力则确保了退路。至于其他几人,叶重可不敢指望他们能有什么表现,只要不捣乱就行。

  “把镜头调到三零三号房间。”一声慵懒而甜腻的女声在整个监控室内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