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节 成为助手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47      字数:4502
  这应该是一款还未完工的光甲引擎,淡紫色的合金做外壳,内部精密复杂的光路,看的人眼花缭乱,光路流淌的光芒犹如一个虚构的世界。每个零件都显示出极为精致的做工,虽然只是一个半成品,然而却让叶重彷佛感受到其中所蕴涵的强大力量。

  对于引擎,叶重并不能算的上精通,在这方面,连月才是真正的当之无愧的专家。不过在连月还没加入花花公子号之前,叶重同样对光甲的引擎进行过研究,叶重最早见识的是黑角的光甲引擎,后来对宗所的光甲引擎同样不陌生,晨式光甲就被他拆了许多次。不过要论到最熟悉,那他还是对师士协会的光甲引擎最熟悉,在牧殇的信息数据库中,有着差不多师士协会各种光甲构造图,这其中自然就包括光甲引擎的。

  论在引擎方面的专业水准,叶重也比连月差的远了,可是论见识过的引擎类型,连月拍马也比不上叶重。

  可以说,三家光甲引擎都有着自己的特色,而且原理相差极大。但是表现出来的性能却是差不多。起码叶重所见到的三方势力同级别的光甲,彼此之间的速度相差都是十分微弱的。而且同势力的光甲虽然等级不同,但是他们的光甲引擎在原理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高级光甲的材质更优秀,结构更合理罢了。

  原本叶重以为,这三种原理的光甲引擎,代表了当今最有价值的三种引擎原理。

  不过在看到这款还未完工的引擎,叶重就彷佛被什么撞了一下,精神都有些恍惚起来。这是一种新的构思,完全迥异于那三种原理的一种新的构思。

  从某种程度上说,叶重有着科研人员的一些共性。所以当看到一种新的理念时,一向理智的他竟然出现短短的失神。

  四个辅助箱有如引擎主体伸出的四个脚丫,说不出的怪异。辅助箱应用光甲引擎不是没有人用过,但是最多也只有用一两个的,这是叶重第一次看到应用了四个辅助箱的光甲引擎。他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里面到底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不过,他却没有这样做,脸上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他甚至没有多看那个实验桌一眼,从而交代完之后,他就一直背对着叶重,叶重的细微变化,他自然没有看到。

  一切才刚刚开始。

  叶重开始了对整个实验室的清理工作,不得不说,这是一项艰巨但是叶重同样十分熟悉的工作。在垃圾星时,叶重就要独立完成自己家的清理工作,对这倒也是熟门熟路。

  唐纳德无疑是一个工作狂人,一头扎进研究里根本就出不来,等他结束工作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这里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所有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放置在不同的位置,整个实验室看起来井然有序。

  唐纳德对于这些并不看重,看了叶重一眼,道:“你应该把你的努力放在工作上面,而不是浪费在打扫房间上。你有着很好的天赋,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二号桌上有一份改装方案,你把它的磨合值计算出来。”

  叶重哦的应了一声,示意明白。他并没有因为唐纳德老头忽视他的劳动成果而有任何不满,他很了解这些科研人员,他们大多认为科研之外的事是浪费时间。

  当然,叶重并不是因为清洁干净,或者看起来舒服而收拾房间的。在他看来,如果一个房间内物品摆放有序的话,那样会使工作更有效率,不过,他也无意向唐纳德解释。

  叶重永远是干脆利落,他转身就朝二号实验桌走去,而在他身后,唐纳德闪过一丝赞赏之色,不过很快他也同样转身投入了自己的工作。

  计算磨合值,一直是个让人头痛的问题,虽然难度不大,但是繁琐的计算,常常会让人陷入疯狂。这也是最为考较基本功的工作之一。因为它的步骤实在是太繁琐了,几乎光甲基础里和计算相关的百分之八十都包含在内。

  不过对于叶重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他有着足够的耐心,而他的基础之深厚,只怕连唐纳德都想象不到,想当年,他在极光在基础部分所花的工夫,那些老爷爷对他无微不至的“摧残”,也让他对光甲的原理部分,有着极为深厚的认识,现在已经没有年轻人肯在这上面花时间了。

  叶重甚至可以看得出,这份光甲改装图其中不合理的地方,光甲改装是他最熟悉的部分之一。而实战经验丰富的他,比一般光甲改装师更明白,怎样的改动才能对实战更加有利。这份改装图在设计上大体上十分平衡,但是在许多细节,叶重认为可以做的更好。可以看的出来,这份光甲改装图的设计者是一个颇有实力的光甲改装师。而且有几处新奇的想法,让叶重有几分眼前一亮的感觉。

  不过,叶重现在却没时间仔细观摩,而是一头扎进这繁复的计算之中。

  “嗯,不错,和我预计的相差不大,呃,让我看看,这是里格斯的改装图,不错不错。嗯,你以前学习的是光甲改装?”唐纳德突然转过脸来问叶重。

  “是”叶重答道。

  “你的基础不错,非常扎实,这在年轻人中很少见。”唐纳德接着说道:“嗯,你想办法在他这套方案上,把磨合值再减小百分之五。”

  说完,唐纳德转身就又埋头投入工作,看也没多看叶重一眼。

  “这就是高野的数据?”秋曼看着手头上再简单不过的数据,不禁皱起眉头,平时性感的脸上,此时却显得不怒而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