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节 帕帕特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51      字数:9128
  黑老大心下暗暗叫苦,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伙人的这次运气居然差到这般程度。眼前这群野兽他从未见过,这才是他觉得倒霉的地方。死亡碎星带里野兽种类繁多,而且性情凶猛,这是所有人都熟知的。但是在死亡碎星带外层的一些野兽,早已被人详细记录下来。在得知这次委托的目的地是死亡碎星带已经被人类发现的野兽,及其特性。有备无患,他为人素来谨慎,更何况这关系众兄弟的生死。

  但是眼前这些野兽,却是一种不在他所查询的范围之内的野兽。这种野兽其丑无比,嘴角两枚硕大的鄂齿,深绿色的涎液顺着鄂齿滴嗒滴嗒向下滴,腹部伸出六片极薄的翼,扇动起来虚若无影。全身紧紧包裹着甲壳,甲壳呈青绿色,闪耀着金属光泽,看上去极为坚硬。六只足肢细瘦纤长,但是上面锐利狰狞的倒刺让人心里一阵发紧。

  未知的野兽远比已知的要危险得多。这也说明,眼前自己这伙人所处的位置应该极少有人敢来。

  这些野兽极为难缠,到现在已经死了好几个兄弟。就连果老大这一向心性坚毅的人都估计这次应该是在劫难逃。这种野兽速度极快,自己这伙人的光甲,居然没一架能和这种野兽相比。而且它们机警异常,想用能量枪击中它们非常困难。

  最恐怖的是,这种野兽喜欢群体行动。上千只一起扑来的时候,那完全是非功过片青绿青绿的云,遮天蔽日。

  等待自己这些人的命运是什么?也应该只有死亡了。果老大有些恍惚,对死他倒不怕,只是把这么多兄弟拉下水,让他心里着实悔恨,早知这次就不去接这个委托了。这次的委托是寻找被称为涟漪兰地地植物内,他们得到的只是一副这种植物的全息影像,还有一个大体的范围。如果不是酬金实在高得惊人,而且团里又实在穷得发慌的话,果老大是绝对不会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奈何团里实在穷啊!一想到这个,果老大心里就不是滋味。帕帕特师士团只不过是一个只有八十人的小型师士团,而且团里大部分都是属于实力一般,而且又不想投靠世家的师士。大家当初走在一起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觉得人多的话混口饭比较容易。然而没想到这几年却是一年不如一年。最致命的是,团里所有人都是一些头脑简单地家伙,没有一个人擅长经营。这才导致团里每况愈下,现在想维持下去也变得愈来愈艰难。

  师士也不好混啊,深有体会的果老大忍不住宅区心下感慨,市场竞争激烈。相比之下,那些大型师士团无论是信誉还是服务比起这些小型师士团有着太多的先天优势。以前,这些大型师士团只接那些大型委托,谁知这些年他们实在膨胀得太厉害,那些大型委托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需要,于是,他们的触角开始伸入低端市场。这样下来,最惨的就是像帕帕特这样的小型师士团。

  帕帕特师士团已经很久没有接到委托了,眼看再撑不了多久了就只有面临解散这唯一下场。果老大在取得团里所有人的支持之后,咬牙接下这个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接的委托。每个城市都会有一些像这样的委托,虽然酬金极为可观,但是由于极度危险。所以往往一悬数年而无人敢接。毕竟,和钱比起来,性命才更重要。

  这次果老大也实在穷疯了眼,否则的话,打死也不会去接这个委托。不过如果真的完成这个委托,酬金足够团里消耗好几年。这帮有钱人,果老大心下忍不住咒骂。他们的一株观赏植物,却是要大家用命去捕。

  “老大,你说它们这是想干啥?”频道里小弗朗西斯拼命地吞着唾液,带着颤音问。

  “是啊,老大,这帮烂虫只围着咱们,难道想饿死咱们?”黄大头好歹是见惯生死,此时还能开出玩笑,不过言语间的不自然还是暴露出他心中地紧张。

  “我也不知道,大家静观其变,警醒点。”果老大沉声道。

  眼前这帮光甲,每一架看上去都颇为陈旧,不过可以看得出,他们的主人对它们十分爱惜,保养和维护得相当不错。而且这些人配合似乎颇为默契,虽然比起桑族人来,还是粗糙得很,但是在叶重眼中,这已经颇为难得。

  地上散落着许多光甲的残骸,有些还噼里啪啦地冒着火花,其中隐隐血迹。可见刚才这些光甲和这种野兽一定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这种野兽叶重在千域坻见过,桑族人都称其六翅绿虫,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

  围而不攻,这里的六翅绿虫居然喜欢玩这一套,叶重颇为惊讶。不过他对于看戏向来没有什么兴趣,仔细盘算了一番,确定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把握之中,信奉效率第一的叶重立即下达了攻击这些绿虫地命令。

  接到命令的桑普没有任何迟疑,应声而动。就在同一时间,一直畜势待发的桑族同一时间发动雷霆一击!

  尖锐的空气啸声刺得人耳膜生痛,桑族高超的战术素养再一次得到了完美体现。五百架光甲,分为五十个小队,眨眼间把速度提到极致,空气中冲撞光甲残影连连。五十个小队就有如五十根针,同时扎进这一圈由六翅绿虫围的圆。

  悬停在半空中的六翅绿虫很快便发现了这些袭击者,轰地,它们立即炸窝了。然而,此时已经晚了。

  在冲撞光甲的绞杀下,一切都显得那般苍白无力。

  桑家村民根本不以某只野兽为攻击目标,他们就径直在空中飞掠而过。但是五十个小队组成的一道致密的死亡之网,这些六翅绿虫避无可避。高速飞行地冲撞光甲上四片骨翼此时成了最有力杀伤性武器。只要是被蹭到一丁点,再坚硬的甲壳也被剖成两片。

  野兽的惨叫声,悲鸣声,对于这些桑族人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在这五百架光甲之后,又是一个五百架光甲的攻击波次。天空中,光甲纵横交错而过,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没有任何两架光甲发生碰撞。这些桑族人对光甲地操纵水平也由此可见一斑。

  帕帕特师士团的那些人此时大脑已经完全短路,丧失了思考能力。这突如其来地大规模攻击给帕帕特师士团众人的冲击,就好像一个毫无准备的人,没有任何前奏,突然一般,让他们完全傻眼,大脑一片空白。

  两个波次的攻击,所有的野兽没有一只还能飞在空中。许多重伤的野兽在地上挣扎悲鸣。不过却没有任何人怜悯,在大自然地规则面前,人类的怜悯是显得那么愚蠢。很快,这些还在悲鸣的野兽立即被补上一下。悲鸣声越来越少,重新恢复一片寂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黄大头的声音看起来就像梦呓。

  频道里传来一片呕吐的声音,小弗朗西斯是第一个,这个场面实在太血腥,太有震撼力了。刚才在天空上还像一片青云一般的野兽现在没有一只还能飞起来。地上到处散落碎肉残肢,血流成河。而那些光甲给重伤野兽补上一下时的麻利也同样把这群人震慑住宅区了。这帮人实在太冷血。

  其实这也倒不能说桑族人冷血,世代和野兽相捕的他们对于野兽的习性极为了解。受伤的野兽往往变得狂暴无比,更容易伤到人。桑族在这上面吃地亏多得去了,所以才形成这样的确良个习惯。

  至于这些桑族人,后面没有动手的四千人此时已经在破口大骂,好不容易才有行动,没想到这些人在一旁看着就结束了。早已经手痒难耐的他们此时无不是破口大骂,如果这些冲撞光甲配有通讯设备,估计此时频道里已经被潮水一般的狂骂声淹没。

  可怜海连,此时已经被桑铁暴雷一般嗓门轰得嗡嗡直响,眼前金星直冒。

  海盗?世家势力?果老大脑海中转过数个念头,却依然没有任何结果。

  海盗?不可能!如果海盗能有这般战斗力,那整个河越星只怕早就被这支海盗抢惊一空。世家的秘密部队?相对前一种可能,这种猜测地可能性反而要大些。只不过这些光甲地模样,花花绿绿,一块青一块红,就像一群穿着打着无数补丁衣裳的叫花子。怎么看,都是一支杂牌军,而且比自己团还要杂牌的杂牌。他可不相信那些死板的世家子弟会有这种恶搞情趣,这些人整天板着个脸,就知道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令人生厌。

  好奇怪的飞行器!果老大的眼光颇为不错,一眼就看出这种飞行器厉害之处。不过心下的惊骇却是一浪高起一浪,他并不是为这种光甲惊骇,而是因为这种光甲所需要地师士的高超实力所惊骇。

  “你们被俘虏了。”一个颇为年轻的声音说出的话却让帕帕特所有师士愕然。

  除了海盗,没有人在这种时候会用俘虏这个词!难道这真的是一支海盗,果老大眼中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海盗,一般是为了财。难道这帮海盗看不出自己这伙人身上穷得连一点油水都欠奉吗?

  反正自己这伙人什么也没有,果老大心中反而变得笃定起来。

  在这些怪异却极具杀伤力的飞行器的虎视眈眈下,所有人立即乖乖从光甲中跳出来。

  这帮海盗的首领居然出奇地年轻,这完全是一小孩嘛。不过果老大可没因为对方年轻面明丝毫轻视,如此年轻,却能坐上这个位置,只能说明他远比其他人更厉害。不过很快,他便发现,这支海盗的组成居然呈现明显的低龄化。看来海盗也要从娃娃抓起,果老大忍不住心下感慨。

  对自己的处境很有觉悟的果老大对叶重的问话相当配合。

  其实在看到这些人的时候,叶重就有一个想法。他迫切需要一些对河越星域十分熟悉的当地人。海连和自己一起去基元城,十有已经曝光了。如果没有人出面应付平常的事务,自己这伙人想融入整个社会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叶重的处世经历并不多,但是他的思维却极为缜密,这是受牧的影响。既然经验无法帮助自己,那就用思考用代替。

  在得知这伙人是一个小型师士团时,叶重眼前一亮。

  这也许是个不错的方法。

  五千人规模的师士团扎眼么?叶重问海连。

  只能算是个中小型的师士团,在现在几十万上百万规模的大型师士团流行的现在,这种规模的师士团实在不算什么。

  比如哈尼亚特师士团,人家那规模,几乎每个星球都有他们的办事处,势力布满整个河越得、星域,就连三大世家,也不会轻易会他们交恶,是河越星域有数的大势力。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看到这造型怪异的飞行器上锋利的肯翼闪耀的寒光,果老大自然没有任何迟疑地答应了。

  不过他很明白自己的作用,既然是撑场面用的,他也落得轻松,很自然地,他把整个团里穷得连渣都没有的财政交到叶重手上。他一个师士,早就被这玩意弄得筋疲力尽,只是一直无法脱手,现在有机会脱手,再不脱手,他傻啊?这下落得个轻松。反正创始也没啥理想,只不过想混口饭吃罢了。

  这种高难度的活,还是让高能力的人去折腾吧。果老大脸上表现出一副慨然的模样,一边在心下窃笑。

  叶重开始头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