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节 涟漪兰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51      字数:9348
  海连颇为奇怪地问:“你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在他看来,以果老大他们的装备,跑到死亡碎星带,那简直和找死没什么区别。在见到这帮人之前,他就以为自己够穷了,没想到这帮人居然比自己还穷。

  果老大老脸一红,倒是黄大头口直心快,嘟囔道:“不是穷疯了,谁会来这个狗屁地方?”

  “你们接了委托?”海连睁大眼睛,满是不能置信。这些人居然敢接这里的委托?他可不是叶重他们什么都不懂的人,做了多年的自由师士,他对里面的道道可是清楚得很。凡是与死亡碎星带相关的委托,无不是危险系数极高,甚少有人敢接。这帮人的身手他刚才也看到了,比起他来都有所不如,竟然有胆量来死亡碎星带。就算大型师士团,里面精英群聚,也不敢轻易接这种委托。

  看来人穷疯了果然可怕啊。

  果老大一脸无奈地点点头:“嗯,我们是来寻找涟漪兰的。唉,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们也是穷疯了,再不接受委托只怕过不了多久这个团也要解散了。”

  海连了然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难怪!”对于师士市场的竞争日益激烈,他也颇有耳闻,只是没想到居然到了如此地步。

  “涟漪兰?这是什么东西?”桑凡一脸好奇地问。

  “那是一种观赏植物,没多大价值。”谁也没想到接口的是叶重。

  所有的人的眼光立即汇集在叶重身上,每个人眼中都是难掩的惊诧。叶重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对观赏植物有所爱好的人,就是果老大这帮老油条,在没接任务之前,谁也没听说过涟漪兰。

  他们并不知道叶重其实还是个调培师,管疯子给的那份植物园鉴上的植物他都牢记在心。涟漪兰上面就有记载,但是只有廖廖几笔,它是制作高级迷药的一种材料。以叶重的眼光,这涟漪兰纯属鸡肋,不仅难寻,而且效果并非那么出色。图鉴上还有好几种更常见,但是药效同样出色的植物。

  “谁说没有价值?一株涟漪兰可值五十万点呢。”小弗朗西斯涨红脸分辨道。

  “五十万点?”所有人一阵惊呼。五十万点什么概念?桑凡的一把流金匕首三万点已经让海连目瞪口呆,现在听说一株涟漪兰居然价值五十万点,海连险些直接晕过去。

  所有人的眼刹那红了,就连叶重,都有些头脑发蒙,他想破头脑也想不通,这样一株破植物,居然价值五十万点,这该值多少光甲啊?

  穷!实在太穷!无论是叶重这一伙人,还是果老大他们,无不是穷得恨不得把自己卖了。

  “这就是涟漪兰。”果老大把涟漪兰的影像放出来。

  娇挻的植株,宽厚的叶片有如碧玉一样温润,纤细的花茎色彩交错斑斓,它的花样子颇为独特,就有如一个极为完美的圆。而一圈圈的花纹有如泛起的涟漪。

  这株破花虽然蛮好看,但怎么也看不出值五十万点啊。

  “涟漪兰生长在这附近?”叶重问,在图鉴上,涟漪兰的产地并没有说明。

  “嗯,据委托方提供给我们的情报说,上次发现的一株涟漪兰就出产在这一带,所以我们也来这碰碰运气。”果老大道。

  “桑普,叫一半人去找这涟漪兰。”叶重指着全息影像中的涟漪兰道。开玩笑,五十万点啊。这可是多少钱啊,正在为钱发愁的叶重恨不得能马上变出钱了来。这项委托对于一般人来说的确十分危险,但是对于叶重他们来说,却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嗯。”桑普重重地点点头。作为五千人的作战一线指挥者,他对于武器装备有着极为狂热的追求,但是这些东无不是需要金钱购买。他的这种对装备的追求很快转到对金钱的追求上去。

  除了果老大,原来师士团的其余人都跟着桑普去寻找涟漪兰。

  还剩下两千多人稍做休息,这些天来不间断的飞行,好不容易能有个放松的机会,除了那些警戒的光甲,其他人都走出光甲。大家聚在一起聊天,不过很快,手痒难耐的桑家村民便开始了桑家村最常见的娱乐活动——挑斗。所谓挑斗,也就是大家围成一个圈子,两个人在圈内进行徒手格斗,每个人都可以上去。

  这些多天来大家无不是闷得发慌,好不容易有个放松的机会,挑斗气氛极为热烈,叫好声,呼喝声此起彼伏。

  果老大脸色变化让叶重颇觉有趣,从开始的凝重,变得惊骇,再到后来完全是不能置信。

  果老大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一般,不过这个梦却无论如何也不能称之为美梦。

  一开始,挑斗声上两人的身手已经让他够吃惊了,没想到这里居然有如此可怕的格斗高手!果老大心里对这帮人已经是刮目相看,他本身的格斗水平并不是太厉害,但是他对自己的眼光极颇为自信。这种程度的格斗高手,他相信,就算是那些大型师士团,最多也就一两名,眼下这帮人虽然只有五千人,但是却拥有两名如此厉害的高手,实力果然不一般啊。

  不过接下来,他的脸色越来越白,脸上的肌肉仿佛僵硬了一般。

  第三位、第四位、第五位……每个上去的人实力都相差不大,格斗也是激烈异常。

  怎么可能?果老大的脑子已经有些短路。难道这些人全部都是这样的格斗高手?呆滞的眼光扫过这两千人,果老大脑海中不由自主地蹦出这个念头。这怎么可能?果老大喃喃自语,心下却隐隐感觉自己的猜测仿佛极有可能是真的。

  他狠狠地摇了摇脑袋,似乎要甩掉这个可怕的想法。

  看了一眼,果老大斟酌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问:“先生,我们的基地……呃……不知道在哪?”

  “基地?我们没有基地。”叶重想也没想,直接道。

  “没有基地?”果老大张大嘴,表情呆滞。五千人,没有基地?这是什么团体?就是海盗,也会有基地啊。

  “哦,你们有基地?在什么地方?”叶重转过脸,问。

  果老大苦笑道:“像我们这样的小型,团哪有什么基地。那不如先生想在什么地方落脚?”

  “我们打算是去灰谷。”叶重淡然道。

  “灰谷?”果老大的脸色刹那间一片惨白,不由急声道:“灰谷不能去,那里太危险了!”

  “哦。很危险?”叶重感兴趣地问。

  “是的,非常危险!”果老大郑重道:“我曾有朋友去过灰谷,他的身手比起我来,不知道要高多少。但是去那里只不过三个月,后来有消息传来,他已经死了,我的朋友之中,死在灰谷的,已经有三个了。”果老大谈起这事,一脸悲戚。

  “这么危险?”叶重颇为惊讶。说实话,这里的师士,叶重曾在基元城见过不少,实力都相当强劲。许多师士,比起以前自己在五大星域见过的那些三大势力的师士水平只高不低。如果以这样的水平,在灰谷的死亡率都有那么高,那灰谷的确称得上危险。

  “嗯,是啊,在灰谷的凶险,没有去过的人永远是无法感受到的。难道先生得罪了哪个世家?”果老大不由奇怪地问。去灰谷的人,大多数都是那些对世家不感冒,或者得罪过世家的人。

  “只是三大世家罢了。”叶重随意道。

  果老大倒吸一口冷气,三大世家,这位老大也实在胆子够大,连三大世家都敢惹,从的话里,似乎这并不是其中一两家。不过他此时还没想到,前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的八名界者和三大世家彼此对峙的事件的始作俑者就在眼前。主要他是被八名界者八名数量所误导。毕竟对于界者来说,八名已经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数字,几乎谁也很难把这人数字再往上提。

  五千界者?说这话的一定是人疯子。

  “或许我们可以找个落后点的星球。”果老大颇有几分犹豫道。

  “哦?”

  看到叶重看自己的眼神,果老大头皮一阵发麻,他立即解释道:“三大世家势力虽大,但是还做不到控制整个河越星域。在一些落后的星球,我们可以先去那发展,只是我们稍稍注意点,应该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说着说着,果老大的紧张也慢慢减少,毕竟是当过老大的人,眼光还是比一般人要高明不少。

  果老大的话让叶重陷入思考。

  果老大继续道:“以我们的实力,去灰谷也许可以立得住脚。但是……”他看了叶重一眼,旋然井然道:“我们没钱。虽然我也不知道灰谷里面到底是一番什么光景,但是我知道,没钱的话,无论去哪都十分困难。”

  “嗯,不错。”叶重点点头,果老大的这句话无疑是非常正确的。而且自己这批人,光甲上配置并不完全,眼下的战斗力虽然对起野兽来强悍无比,但是和其他光甲群战斗,究竟能多少胜算,叶重自己心下都没底,人可比野兽要聪明得多。

  现在的确不是去灰谷的好时机。

  见叶重赞同自己的话,果老大没有半点得意,反而心神一阵恍惚。原本自己这帮人就是不想投入某个势力,没想到到底还是难免走进这条路。心下苦笑,奈何自己没有半点选择的余地,他明白,如果自己这结人不妥协的话,等待他们的下场会是什么。他还没到为这个而愿意送掉自己性命的地步,再加上这段时间艰苦的生活和师士团的生存的压力已经把他折腾得够呛。

  也许,这对自己这些人来说也不是件坏事吧。果老大如此自我安慰。

  “先生……先生……我们找到了!”桑普的沉稳的声音中透着一份喜悦。

  樊青坐在柔软在座椅上,看着眼前的碧绿色清藻茶,袅袅升起的水气带着几分清香。她在等人,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但是她提前来了。这是她的习惯,她喜欢让自己更主动。

  帕帕特师士团,当初接下这个委托的师士团她特意做了一番调查。这是一个只有八十余人的小型师士团,无论实力还是口碑,相相当一般。樊青甚至还查询过他们曾完成的委托纪录,全部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只有半星的评定也足以说明这只是个不入流的师士团。

  所以当下她便死心了,这样的师士团,想完成这样高难度的任务,估计也是穷疯了,做亡命之徒搏。这件事一直被她抛之脑后,然而前天她突然收到这个师士团的讯息,对方居然说已经完成了委托。

  说实话,对方的话她是将信将疑,不过她是一个细心的人,虽然不相信有人敢把什么歪念头打在樊家头上,但她还是做充足的准备,在这附近,她已经安排了大量的人手,以防不备。

  看了看时间,还有五分钟,对方还没有来。樊青不由微微皱眉,她是一个很守时的人,所以对迟到这种行为深恶痛绝。

  还有一分钟,居然还不见人影。她心底已经有些不爽了,再过一分钟,如果对方还不出现的话,那她决定离开。

  半分钟,她神色冰冷,慢条斯理地喝着清河藻茶。附近的手下心下不由大为紧张,樊头这人表情已经说明她很生气。熟悉的人都知道,樊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