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节 委托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51      字数:9542
  至于桑凡内人,依然神色如常,闭眼端坐。对于这些神秘的师士,果老大可是打心眼里佩服,起码在耐心方面,那可是绝世高手的风范。桑凡,果老大难曾见过他的真实面貌,在他的细心观察中,这位年轻人和他们那位首领的关系匪浅,老于世故的果老大自然不敢怠慢。

  委托公证处的门被人推开,所有人都不禁抬起头,只见所有人无不精神大振。这些在委托公证大厅闲荡的师士们虽然比起桑族来实力不是一个等级,但是论起眼光,那双方的位置可以完全颠倒。这三人一看就是有钱人,穿着、举止无一不透露出这诱人的信息。

  有生意!顿时原来还懒懒散散的师士们立即精神振发,蜂拥而上,谄媚讨好之语连绵不绝。唯独果老大桑凡一行人没有动。果老大只是瞥了不起眼便收了回来,至于桑凡几人,干脆连眼都没睁。

  三人之中有一名美貌女子,举止温婉,她身边聚焦的人最多。

  这三人便是米奇米苏和云叔,虽然对帕帕特师士团的这种行为十分气愤,但是眼下他们没有找到更好的选择,出于理智,他们还是来看看。

  米奇厌恶地皱了皱眉头,米苏神色如常,嘴角带着浅浅微笑。云叔面无表情地向前踏一步,双手一兜划,聚焦的人群只觉一股大力涌来,纷纷向后退。

  目睹这一幕的果老大不由惊讶地轻吁了一声,他可是识货之人,这位中年人露出的这一手可谓相当高明,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做到的,但是这无疑是一种极为高明的发力技巧。

  桑凡等人齐齐睁开眼,向中年人望了一眼,不过很快又闭上了双眼。在他们眼中,这种技巧虽然高明,却无多大的实用价值。

  这群人虽然没什么高手,不过无一不是老油条。看到公子小姐面前的云叔,就知道想宰肥羊的愿望落空了,于是很知趣地散了。

  米奇环顾了大厅一眼,便朝果老大这边走来。果老大难群人实在太扎眼了,刚才就只有这群人没有动分毫,而且三名带着银色面具的人在这种小地方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云叔的眼神落在桑凡等人身上,骤然爆发出一抹光芒,身形一晃,便到了米奇身旁,俯身在米奇耳边低语:“公子小心,那三位面具人是高手!”

  米奇脚下一滞,神情颇有些愕然,云叔的身手他可是清楚得很。从小到大,能被云叔称为高手的廖廖可数,面前这三位面具男云叔居然全称之为高手,怎么不让他吃惊?不过旋即他精神一振,他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就是高手,一个能招揽三名如此高手的格斗家的师士团那实力肯定不弱。

  比起师士来说,格斗家的作用其实颇为有限。因此在师士团之中,格斗家永远不是第一需要的资源,他们往往是在师士团的条件比较宽裕的情况才会招揽。

  果老大起身而立,桑凡等人同时睁开双眼,仿佛不经意地踏出一步,呈倒品字形把果老大保护在中间。叶重给他们的命令便是保护果仁。

  “请问是帕帕特师士团吗?”米奇朗声问道。这群人的特征实在是太明显,脸上的银色面具,和青姐说的别无二致。

  果老大呵呵一笑:“正是敝团,请问阁下是?”

  米奇微微一笑,世家子弟的雍容风范让人说不出的舒服:“我们是上午和贵团联系的委托方。”

  “哦。”果老大神色一怔,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连忙行礼:“呵呵,原来是贵客上门啊,失礼失礼。”

  米奇此时心中已经打定委托帕帕特师士团,从对方的表现来看,他心下基本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师士团的实力绝对不止半星。

  桑凡等人肃然而立,眼神依然还是那股漠然。

  二十架冲撞光四保护着三架全骨运输舰稳稳地飞进停放间,三十名桑族人从其中跳了下来。这些人正是叶重前些日子派去千域坻的。他们带来了大量的低热石,这是冲撞光甲的必需品。低热石所蕴含的能量极高,可以使用相当长的时间,然而它却是一次性用品,不像能量栉,可以反复使用。虽然眼下这些光甲的低热石还并没有消耗殆尽,但是有血无患总是不错的。

  领头的一名村民正在向叶重报告:“村长让我告诉先生,不用担心村里,铁蝠鸟还没有任何回归的迹象,村里一切都好。运输飞行器已经做成了三件成品,全部被我们带来。我们带来了三万低热石,一千冲撞光甲的各种配件,还有一些流金块。”

  “嗯,辛苦了,你们先去休息吧。”

  “是!”三十人恭声行一礼,然后才退下去。

  三万低热石很快分到每一位桑族人手中,冲撞光甲配件和流金块则被堆放在地下仓库中。如此众多的流金块让叶重向来冷峻的脸上都不由露出几分笑容,这些可都是钱啊。

  正在这时,通讯器响了,全息影像上是果老大。

  安全护送这三人抵达陵远星,这个委托叶重到底还是接了下来。对方开出的天价,让眼下极度缺钱的叶重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接下了这个委托。

  一千万点!这可是相当于一千架冲撞光甲的基本配置啊!叶重甚至都已经考虑如果把这三人抓起来,能不能逼这些人吐出更多的钱?当然,这个想法只不过在他的脑海中一转而过,他还未丧失基本的判断能力。对方肯开出这个价格,背景十有是哪个不小的势力,这个时候和一个颇大的势力结仇,除非叶重想现在就回千域坻。

  一千架冲撞光甲护送着一艘小型宇宙舰。米奇三人便在这艘小型宇宙舰,当然,作为帕帕特的老大果老大,免不了全程相陪。叶重自然也难怪船上,外面的那一千艘冲撞光甲由桑铁指挥。桑普则被留在基地,以防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除了二十名负责宇宙舰操纵的工作人员,其它人都是帕帕特师士团的成员,除了果老大,清一色的银色面具里。

  现在米奇三人心下愈是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这个帕帕特师士团果然不简单啊!

  生长于世家的米奇和米苏,自然对这方面有着异乎常人的敏感。帕帕特师士团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们心下暗自心惊,他们发现帕帕特师士团的成员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都警惕得骇人。就算是日常生活中,他们的行走都暗暗成一种特殊的规律。

  作为米家族长之子,米奇自然也曾见过米家的秘密部队。但是那支部队在他眼中,除了装备要比帕帕特师士团高得多外,其他各方面的素质均不如人家。虽然没有看过这些人动手,但他们的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信息无不说明一点,这些人皆是深谙格斗之辈,这一点已经从云叔那得到了赞同。当云叔说起这点时,脸上肌肉隐隐地。连一向冷静的云叔都表现得如此失态,米奇和米苏心下更是骇然。

  外面那一千架冲撞光甲内的师士水平如何三人没有亲眼目睹,自然而然无法做出判断,但就是眼前这百名格斗高手,无论摆在哪都是一股让人震惊的力量。即使是以精英辈出的道格拉斯师士团,也绝对没有如此众多的这般高手的格斗家。

  到底怎样才能培养出如此精锐的成员?米奇三人面面相觑,都看到彼此眼中那深深的惊骇。

  不过和这帕帕特师士团成员们实力俨然成反比的便是他们的装备,这完全是一堆垃圾!米奇还记得自己第一眼看到一千架五颜六色有如打过补丁的光甲时,他脑袋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便是他们怎么拉一群拾荒者来充数。

  “真是可惜了!”米奇不由惋惜道,他甚至感受到一种深深的羞辱。就仿佛眼前一群界者只穿着一块遮羞布,而自己家里的那伙号称精英的铁桶却穿着锦衣华服。让他心里像打翻了调味瓶,很不是滋味。

  米苏柔声道:“也不一定呢,这种光甲……呃……可能是一种飞行器吧!”她有些不确定,但是生性纯良的她还是辩解道:“说不定是一种秘密武器呢。”不过看到米奇脸上的不以为然,她的声音却越来越小。说实话,这种说法连她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没想到云叔沉吟道:“小姐说得对,说不定真的是一种秘密武器,这些颜色块可能只是一种伪装。”

  米奇撇撇嘴:“也许吧。”俊美的脸上却露出几分不以为然。

  正这时,果老大带着一位面具男大步朝他走来,笑道:“各位在聊什么呢?该不会是敝团哪里招待不周吧?”

  米奇连忙道:“贵团的照顾无微不至,樊奇都有些心有不安了。”为了安全,他们三人全部用的假名,樊奇攀苏和樊云。叶重和果老大对他们的身份都没有产生怀疑,樊青介绍来的,那是樊家子弟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三人的眼光都落在果老大身旁的那位面具男身上,这位面具男身形欣长,在这群人之中颇为显眼,其他人无不是矮小精瘦。而且这些天三人都发现每一位成员见到教师恭敬异常。三人都是眼光毒辣之辈,自然能看得出这是一种发自真心的尊重,就连果团长,有时都会表现出对他的恭敬。

  不过此人体形颇为削瘦,举手投足也看不出半点会格斗的痕迹。这让三人更为上心,一个半点不会格斗的人,却受到如此众多格斗高手的尊敬,那他一定有着过人之处。

  收敛气息,伪装成普通人叶重可是曾学习过相当时间,这次把云叔骗过去,倒也算略有小成。桑家村村民可没这般本领,他们现在就像一把锋芒毕露的刀,杀气逼人。而他们的脑海之中也从来没有掩盖自己气息这种在他们看来极为荒谬的想法。

  “这位是?”随着米奇的话,三人把眼光齐齐落在果老大身旁的面具男身上。

  “这是敝团的战术指导,杨明。”果老大开中就是胡谄。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他对身旁这位老大的脾气却揣摩得颇为清楚。老大是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而有任何怪罪,只怕老大还觉得这还省掉了他想假名的功夫。

  果然,叶重没有任何不满,帕帕特师士团表现出来的超一流的战术素养原来竟然是眼前这人之功,难怪即使他手无缚鸡之力,但是每个人对他无不是毕恭毕敬。

  米奇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如果能招揽此人,米家的战斗力该还上升到怎样一个层次?越想他越是觉得这种想法不错,不过他还没傻到当着对方团长的面来说出这种话。

  米苏好奇地打量着这个身形欣长的面具男,银色的面具把他整个面孔遮了个严严实实,但是那双眸子却给她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淡然,一种深到骨髓的淡然,仿佛这个世间没有什么能让他动心的地方。

  在她的脑海中立即勾勒出一个惊才绝艳的男子,带着淡定的气质,只是那张面孔怎么也看不清,像被烟笼罩了一般。

  咦,她心下轻吁,她敏感地察觉对方的眼神在从自己身上扫过时那几乎微不可察的波动。心下一跳,莫名地,她颈上浮起一缕红晕。

  如果她知道叶重此时心下的想法,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又是美女!如果殇在这里一定会激动异常吧!叶重不由想起那个一见美女就哇哇直叫的殇。

  偷偷地看了他一眼,米苏的心弦就像突然被轻轻拨动了一下。那一双原本还淡定的眸子骤然间变得深邃无比,她看到了他眸子里淡淡的回忆。

  美女,叶重想到了殇无数次从不气馁地对自己的审美培养,面具后的唇微微向上翘,脑海中浮光掠影,不经意间,一个穿着雪白练功服女孩的身影在他心头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