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节 伏击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54      字数:11684
  叶重退出宇宙舰,正在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乱的脚步声。这里一片死寂,脚步声清可闻。叶重的耳力敏锐,心下已经在暗数,十二个人!

  猫着腰,借着宇宙舰的掩护,叶重才看清来人,一群大汉簇拥着一位只有岁的小男孩,那小男孩穿着一身雪白的正装,不时顾盼四望,漆黑的大眼睛灵动异常,那他身边十一名壮汉,每个人都并不是特别的壮实,但是他们的眼神无一不是锐利至极。

  叶重却是奇怪,这些人虽然眼神锐利,但是无论从体格方面,还有他们步伐来看,他们的身手却并不是很高。而且最奇怪的莫过于他们的腰间都别着能量枪,有几人更直接把能量枪提在手上。这是叶重第一次在河越星域看到有人携带能量枪。

  十一人虽然看上去去体质并不出众,但是无论从站位,还是眼中闪动的警惕,都可以看得出训练有素,十二人正朝着一艘宇宙舰走去。

  “没想到这里也没有逃过。”小男孩叹了口气,老气横秋,言语间自有一股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一名大汉弯下腰道:“明少爷,前面便是我们的飞船,等下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族长希望您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家,她很担心您。”

  小男孩皱了皱眉头,这语间带着几分不满:“又要回那个沉闷的地方,好不容易以为能出来放风几年,居然遇到这事。”随即脸上露出思考的神情,一位岁的男孩白里透红的脸上灵出这般小大人的神情颢得可爱至极,不过他身边的随从却没有一个人笑。

  “应该是!”小男孩判断道:“有线索吗?”

  “没有。”为首的那一名随从摇摇头:“族长也认为这是,不过到现在还不知道是哪伙人干地。如果真的查出来了,只怕他们想死都不是那么容易。”这名随从的说得中肯至极,无论是谁,如果查出来地话,立即会成为全星域的公敌。

  小男孩恨恨道:“要是该我知道是谁干的……哼哼,可恶,居然打断我的假期!让人无法原谅!”挥舞着小手,他十分激动。这下一旁的随从忍不住了,个个面露笑意。

  埋伏在一旁的叶重从一见到他们就开始打上这伙人地主意了,他眼下缺地就是驾驶宇宙舰的人手,这伙人无疑是送上门的人手!这伙人一看就是打算驾驶宇宙舰离开这里,那他们一定会驾驶宇宙舰。

  叶重犹如一只捕猎者,在暗中等待最好的时机,眼中蓝线不停地变幻,这些点线随着那伙人的动作和位置的变化而不断变幻,这让他很是头痛。

  看着这伙人一点点朝着这边靠近,叶重地瞳孔一点点收缩。

  双方现在的位置相距只有十米,叶重潜伏的位置非常好,恰位于一处阴影内,而且还有一块金属皮挡在他面前,这么近的距离,对于叶重这种格斗高手来说,无疑是极为喜欢的。

  把一位界者放进十米的范围,那绝对是一个致命的失误。

  叶重双腿微屈,陡然发力,整个人像一只箭一般贴着地面一头扎进这伙人之间!这突然地变故,顿时让所有人脸色一变!

  双方的距离实在太近了!

  如此短的距离对一位遭遇一位爆发力惊人的界者的袭击,不得不说是有如梦魇一般。

  离叶重最近的那名大汉手上的能量枪还没抬高一半,就被叶重轻轻在他的颈侧一个掌刀,昏了过去。

  这些人训练有素,虽惊不慌,小男孩身旁的大汉第一时间抱起他的少爷,就想先闪至一边,其余几人更是迅速朝小少爷靠拢,企图隔在叶重和少爷之间。

  有枪的更是第一时间开枪,完全不顾误伤同伴。

  如果在这么近的距离,叶重还让他们逃走的话,那他完全可以抹脖子了,脚尖轻点,残影连连,那些能量束全部落空,倒是误伤了自己人,不过这些大汉倒也硬气,被自己人误伤也没一个人吭声。

  叶重心下一吓,这伙人好厉害的射击技巧!刚才那一刹那,起码有三束能量束是险之又险地擦着他身子而过。其实叶重从这伙人拔枪的那个动作便看出这些人的不凡,而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这些人都是极为出色的射手!

  可惜,再优秀的射手被界者近身,那也只有失败这唯一途径。

  叶重有如穿花蝴蝶,带起无数残影,虚虚实实,让人难以分辨真假,这伙心的格斗比起一般人要高许多,但是在叶重眼中却是漏洞百出,如果只是想歼灭他们的话,这伙人只怕早就全躺下了,但是叶重要的是活口,自然要费一番手脚。

  这名小男孩才是这伙人的核心!叶重微微一晃,有如一条游鱼,而他的双手则不断地从那些大汉的身上掠过!

  砰,这群大汉就像突然炸开了一般,数道人影向外直跌。

  叶重眼前就剩两个人,那名大汉把少爷紧紧护在身后,双眼紧紧盯着叶重。

  好凌厉的眼神!叶重心下暗赞,却又有些奇怪,眼神这么锐利身手居然会这么差?

  可是,为什么他的眼神还会如此镇定?

  蓦地,叶重突然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几乎是下意识地,叶重脚尖猛地发力,砰,硬生生地踩碎地板,身形拼命地向一旁掠去!

  叶重的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救了他一命!

  一道拇指粗的能量束从他的手臂穿过,而这位置,恰恰是刚才心脏所处的位置。

  钻心地痛!叶重已经不记得久没有受过伤了,这次却险些丢掉性命。在他的左臂,一个拇指粗血洞贯穿了整只手臂,伤口的边缘乌黑一片,是皮肤被能量束烧焦的灼痕。叶重本没有时间来看是不是伤到骨头,只要不伤到骨头,这种程度地外伤只要花两个小时便能恢愎如初。

  该死,有人在暗处。

  叶重背后一阵发冷,好可怕的射手!从他刚刚开始发动袭击,到现在,他所有的动作都保持在一个极高地速度下,从场中地残像就可以看得出来,对方居然能在自己如此高速地运动下还能如此精准地锁定,如果不是刚才自己下意识向一旁闪,那这一枪绝对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这一枪的时机也是把握得妙若毫巅,看到自己的同伴一位位被打倒,却能隐忍不发,而以自己少爷为饵,这定是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老手。

  噗!

  又是一枪,一道能量束擦着叶重耳朵打在叶重面前的地面上。

  冷汗,叶重嗅到了死亡的味道,脚部的肌肉骤然膨胀,在这生死关头,叶重哪敢有一丝保留?九月蓝氏的肌肉控制技巧,叶重的身影陡地变快,脚尖每一次看似轻点,实际上重若千钧。

  高强度复合材料铺制的地板纷纷炸裂,碎片四溅,而那些粉尘也让叶重地身影变得更加飘忽,难以看清。

  叶重现在连吃奶的力都用上来,这绝对是自己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

  看着正欲带着小主人离开的大汉,叶重借着粉尘的掩护,猛地朝两人扑去,只要自己能在暗中中那名狙击手击中自己之前抓住那位少爷,那自己就胜利了。

  叶重不断地换位,进行极为高速的变向,完全有如鬼魅一般,难以琢磨。但是,萦绕在叶重心头的那种危险地感觉却始终没有消失,叶重也不相信对方技止于此。

  尽管叶重并不是沿着直线前进,但是他和那小男孩之间的距离迅速被拉近。

  三米!只有三米,三米对一位界者来说,是什么概念?只是一个跨步而已。

  叶重身子突然向前一倾,作势欲扑!

  这个假动作骗过了对方。

  噗,又是一道光束,擦着叶重的头皮,击中地面,在地面落下一个深洞。

  良机不可失,叶重微弯的后腿猛地发力,整个人嗖地向前扑去,那大汉突然转身,希望能阻挡叶重一会,他很清楚自己同伴实力,只要阻挡那么一小会,眼前这个可怕的袭击者必死无疑。

  可惜,叶重头脑依然冷静,大汉只觉眼前一花,便失去对方的踪影,紧接着就听到小少爷的痛呼声,那名袭击者正扼着少爷脖子,冷冷地看着他们。

  少爷脸上露出几分痛苦的神情。

  “出来吧。”叶重冷冷地开口,心下却终于松了口气,不过他没忘记把手上的人质挡在身前,对于暗中的那位可怕的狙击手,他可是心有余悸。

  叶重终于发现了对方,这次却不是因为他的敏锐的眼力,而是那些蓝线帮了他的忙。那名狙击手埋伏得相当成功,以叶重这种菜鸟级的识伪水平,想发现的话无异于痴人说梦话,但是他眼中的蓝线也准备地把那名埋伏者的位置显示出来。

  好高明的藏身手段,叶重心下相当佩服,用肉眼看,根本难以发现,而且他的藏身之处对自己的保护相当成功,在他身上,只有淡蓝色的线,而明亮的蓝线和蓝点却一处也没有。

  叶重的左臂已经丧失了动能力,无力地下垂,血液从伤口中流出来,沿着手臂下淌,滑过手指,滴在地板上。

  那唯一一名还站着的大汉沉声道:“阁下到底是谁?为何击我们?我想阁下一定是误会了……”

  叶重没有理会那名大汉,微微眯起双眼,手上的力量却在加大,看着那位狙击手的位置,平声道“出来吧!”

  那名站着的大汉脸色微变,这次遇到了一名高手!

  “你赢了。”一声嘶哑的男声响起,那位潜伏的狙击手终于站了来。

  明亮的蓝点和蓝线分布在他身上,如果叶重的左手还能动的话,他绝对会第一时间射出匕首,这么一个危险地人物,如果留在身边,那会让叶重睡觉都会感觉不安全。

  可惜他的左手已经废了。

  那位潜伏者双手举在头顶,朝这边走来,叶重这才看清楚这个危险人物模样。板寸头,头发有如钢丝一般,脸地轮廓非常硬朗,让人感觉到吓人地便是他脸上硬七竖八的伤痕,像蛛网一样,看上去骇人至极。

  最可怕的却是他空洞的眼神,看不到任何生机。

  “把他们都打昏。”叶重看着这位狙击手。

  没有任何犹豫,这位狙击手干脆利落把所有人都击昏,包括那名唯一还站着的大汉,他没有玩任何花样,在一位界者面前,玩这种花样实在不是明智举。

  “把他们提进来。”

  这名狙击手现在却充当苦力的角色,把每一位昏倒地大汉都提到叶重打开地宇宙舰内,看到这些昏迷的大汉,叶重终于有些满意。

  噗,这名狙击手也挨了一下,顿时昏迷过去,至于手上的小男孩,也是同样的命运。

  叶重终于松了口气,脸色有些苍白,现在最重要的是治伤,否则的话,失血过多对身体地损伤相当的大。

  不过叶重治伤之前,叶重还是掏出红色怪丝,把地上的这些人绑了个结结实实。这些红色怪丝是红雾海的特产,坚韧无比,叶重手上的这些更是其中极品,想要靠蛮力挣脱,那根本不可能。

  做完这一切的叶重才向治疗仪走去,每艘宇宙舰上都会配置治疗仪,星际旅途太漫长了。

  叶重回到泽西学院的时候已经个五个小时以后,除了脸色略有些苍白,左臂的袖子上多了个洞外,叶重看上去根本不像受过伤的人。主要是帮其中几名受伤的大汉治伤耽误了不少时间,他可不想好不容易劫来的俘虏因为流血过多而死,那他不仅白费了这么多功夫,也白受了这次伤。

  一见到叶重回来,菲思就慌里慌张地跑过来:“太好了!你回来了,哎,他们感染了bd。”

  “bd?”叶重一楞。

  菲思连忙点头:“嗯,应该是hbd的一种变异,病发的都是受伤的学员和老师。”她把叶重带到几名病发的学员前,这几名学员样子十分恐怖,浑身长满了褐色的斑点,个个委顿在地上。

  叶重心下一跳:“你是说,受伤的人都感染了?”他记得很清楚,破车老头也受伤了轻伤。

  菲思犹豫了一下,才道:“很有可能,对于人类,hbd一般是通过血液感染,但是对于其他生物,它的感染途径非常多。”

  “你怎么确定是hbd?其他受伤的人怎么没事?”叶重问,他扫了一眼,破车老头还比较正常,精神也很好。

  菲思解释道:“我老师和我都是研究hbd的,hbd的潜伏期并不一定,有的会很长,有的会短,长的可达十年,短的在二十四小时内病发。”言语间,她有着深深地担忧。

  叶重盯着菲思,问:“那有什么解决办法?”他现在唯一能庆幸的就是破车老头并没有病发,但是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那破车老头身上无疑就有如绑着一枚不定时炸弹,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他到哪再去找这样一名古机械专家?

  菲思脸上神情一黯:“可惜芯片弄丢了,里面有我和老师发现的hbd的三万多种变异的资料,否则的话,说不定从里面能找到一些线索。唉,那可是我老师一生的心血啊。”芯片早已经鼠群的践踏下成了一堆碎片,不过她很快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想了一下,才开口道:“我们分析出这种hbd的结构,也许可以想到办法。”

  “也许?”叶重皱起眉头,他非常不喜欢这个词。

  “嗯,这个我也不能确定。”菲思无奈道:“hbd和其他的bd有常好的兼容性,经常拿来做培植体,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

  “怎么才能分析它的结构?”叶重问。

  涉及到专业的问题,菲田回答得很快:“只有超微分析仪就可以了。”然后她不忘补充一句:“这种仪器只有恩格洛帝学院才有,他们是有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