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节 光甲赌斗(上)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56      字数:6794
  叶重和芮冰回到泽西学院的时候颇为狠狈,最后炸弹的余波到底还是波及到两人,弄得他们灰头土脸。超浓缩高爆炸弹的威力巨大无比,爆炸形成的灰云,老远便能看得见,惊动了许多人,没人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叶重和芮冰两在爆炸之后没多久灰头土脸的回来了,心思聪敏例如毕柏当然不免在心下猜测这两者之间有没有联系。

  但是他还没有傻到去问叶重。现在在泽西学院,叶重的地位完全是其它人所无代替的。泽西学院原来的校领导几乎全部死在这场灾难之中,正在群龙无首之时,叶重以一个英雄者的身份站了出来,力挽狂澜,而且现在这几百名战斗师士都是他带来的。

  强悍的个人战斗力,诡异但威力强大的蓝火液,神秘的身份,这些都让叶重迅速成为泽西学院这些幸存学员的偶像。

  实验室内,只有叶重芮冰三人,盯着光脑,菲思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喃喃道:“他们居然……”

  叶重的脸色同样不大好,从地下基地带来的三张芯片,里面记载的是他们十年来全部实验数据资料和心得。令人发指的是,他们的实体居然全部是人类,而且其中死亡的已经不下三百人,光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

  看看脸色血色褪得一乾二净的菲思,叶重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出声打断她的沉思:“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你找到了解决病毒的方法吗?”想要消化这些数据,需要很长时间,不过眼下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菲思这才回过神来,脸色依然不好,但是她想了一下道:“知道它的结构,其它的东西就容易了,我马上就可以配出来。”她这时才想到,外面有那么多的学员随时可能毙命。

  语音刚落,她便已经投入到工作之中,菲思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从她至今单身就可以看得出来,尽管她的老师以前曾劝过她要多花点时间在自己的个人问题上,但是她依然如故。她老师去世之后,悲痛之余,她更是一头埋进研究之中,但也正是她的这种执着,才能让她如此年轻便有着如此浓厚的造诣。

  看到正在思的菲思,叶重把光脑中的芯片取了出来,放入腰包,和芮冰对视,便退出房间。

  刚走出来的叶重和芮冰就听到外面一片吵哄哄的。

  其它的人看到叶重出来,连忙高声喊:“出来了,他出来了。”

  叶重不禁皱起眉头,一群人正在和那些师士交流,叶重带过来的九百名师士损失惨重,那场战斗直接损失了近三百名师士,占总战力的三分之一,甚中石家的损失最小,由此可见,石家师士的战斗力在三家之中最强。

  毕柏不知从哪蹦出来,凑到叶重面前,低声道:“这些人似乎来意不善。”

  看到叶重出来,为首的一名大汉冲到叶重跟前,上下打量了叶重一番,问:“你就是调培那种蓝火的家伙?”这个大汉看上去孔武有力,肌肉发达,一身战斗服被肌肉撑得鼓鼓的。

  此话一出,周围所有人都不说话,整个教学楼静悄悄的。很多人脸上都露出愤怒的表情,这话实在说得太无礼了。

  叶重身旁的芮冰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叶重没有理会他,而是缓缓扫过三支队伍的领队,三位领队的眼神有些闪躲。

  “谁放他们进来的?”叶重平静的问,声音中没有任何起伏,却给人莫大的压力,所有人都不禁摒住呼吸。

  三位领队偏过头去,彷佛没有听到。

  叶重点点头,依然平静道:“原来各位就是这样对待命令的,果然不愧是战斗师士。”叶重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语调像是在述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周围的人看向这些师士的眼神,立即变得有些鄙夷。

  在河越星域,在编师士和一般师士有着截然的区别,在编师士比起一般师士无论是待遇和地位上都要高得多,他们是职业战斗人员,但是同样,在编师士的纪律比起一般师士森严得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便是对命令的绝对服从。

  不服从命令对于在编师士是一件性质非常严重的事,也难怪周围的人露出鄙夷的神情。

  三名领队的脸色剎那变得十分难看,他们本来就不愿意来,只是上面命令如此,他们不得不保护叶重和芮冰。他们耿耿于怀的是刚才叶重从六架光甲之中有如戏耍般从容脱围,而且用的还是悍光,在他们眼中,这就相当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甩了他们两个耳光,他有其它光甲的情况下却使用悍光,这不明显给他们难堪吗?

  所以他们故意没有拦着这些人,他们就想看叶重出丑。

  但是没想到这看上去木讷的家伙的辞锋这么凌厉,不服从命令的指控,对于在编师士来说是相当严重的,周围人的眼神让他们立即处于一种极为难堪的地步。

  石家领队硬着头皮走上前,辩解道:“你并没有下令不允许别人进来。”这话说得毕柏不由冷哼两声,在这样的情况,保持警戒,不随便让人进入,是每个在编师士完全应该做的,根本不需要任何命令。

  “哦。”叶重点点头,缓缓扫了一眼这三名领队,直看得这些领队头皮发麻,叶重接下来的一句话,却顿时让三位领队陷入两难:“那我现在命令,把他们都赶出去。”

  三位领队面面相觑,个个傻眼了。

  那名大汉顿时大怒:“嘿,好大的口气,哼,就算石参来了,也不敢这样对我说话,哼,你算什么东西?”石参是石家高手,名声颇着,大汉说起这话颇有几分傲然。

  一直安安静静的芮冰眼中寒芒暴涨,额前整齐的浏海一飘,再也忍不住,身形一飘,晃至这名大汉的面,前甩手一个耳光,她养身修气的功夫极深,本来绝不会轻易动气,就算别人指着她鼻子骂,她也可以做到视若无睹,可不知怎的,当她看到别人这样无礼对待叶重说话,她便再也忍不住。

  芮冰的身形如电,而且事起突然,仓促之下,那名大汉伸手格档,芮冰手腕一翻,大汉顿时挡了个空。

  啪,响亮无比,这一耳光结结实实的打在这大汉的脸上。

  芮冰恼他无礼,下手颇重,大汉脸上立即浮现一个清晰五指印。大汉眼中满脸惊愕,彷佛不能置信刚才发生的一切。芮冰有如没动一般静静立在叶重身旁。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三位领队也被芮冰震住了,这位看上去有些冷的白衣女子竟然如此厉害,刚才那一下迅如闪电,换作他们自己,那也绝对躲不过。如果不是打耳光,而轻轻砍在大汉的咽喉的话,三位领队脑中喀嚓的骨碎声,让他们一阵心里发毛。

  大汉脸上的惊愕迅速化为羞愤,咬牙切齿道:“好,,今天居然有人敢抽老子耳光,嘿嘿……”他想放下几句狠话,但是看到一袭雪白练功服端然立在叶重身旁的芮冰,心里一紧,后半句硬生生吞进肚子里。

  “小子,你可敢光甲赌斗?”大汉恨恨道。芮冰听到大汉喊叶重小子,不由挑了挑眉,吓得大汉连退好几步。

  叶重转过脸来问毕柏:“光甲赌斗是什么?”

  毕柏抬眼看了一眼大汉,迅速回答:“光甲赌斗就是由两个人分别驾驶两架光甲进行决斗,条件不限,但不能有其它人介入,双方各自下注。”

  “我为什么要和他进行光甲赌斗?”叶重问。

  毕柏顿时大汗,周围的人看叶重的眼神就像看外星人一般。大汉讥笑道:“嘿嘿,果然是胆小鬼,还算不算男人?真懦弱……”看到芮冰又一次皱眉,大汉连忙闭口。

  毕柏大为头痛,他应该用怎样的语言去解释这个问题,过了半天,才结结巴巴道:“如果你胜利了,你可以向他索求开始时商量好的赌注,比如金钱,比如光甲,或者其它东西。”在河越星域,光甲赌斗是一项经常发生的事。绝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退缩,因为在主流的认知中,师士应该有一颗勇敢的心。

  “哦。”叶重这才露出几分颇感兴趣的表情,转过脸来,问大汉:“你有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