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节 又见术承师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58      字数:7594
  哗,转角处就有如下起了一场黑雨!这团乌云在转角倾泄而下,密密麻麻的黑色昆虫看得叶重头皮发麻。暗自庆幸自己刚才的举动,否则的话,眼前的光景光看看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嗡嗡声此时清晰可闻,在这样的情况下,叶重还能保持冷静,足以说明他心志的坚定。

  速度慢,智力低,叶重很快找到了这种飞行昆虫群体的弱点,不过如果一旦被围住的话,那下场一定很惨。在叶重眼中,这群黑色昆虫的杀伤力虽然还此不上昨天遇到的五角生物。但是如果没有调培药品又没有光甲的话,那他也只有逃跑的份。这不是格斗所能抗衡的。

  并不算宽阔的转角叶重洒了整整两个叶包的麻醉剂,现在看来,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迄今为止,还没有一只黑色昆虫冲过转角。

  从画面上来看,这两种迷药几乎可以媲美最优秀的杀虫剂。地面上堆积了厚厚一层黑色昆虫,但是这世昆虫的智力低下,依然源源不断地向前飞。

  黑色的昆虫雨下了整整十分钟。一个完整的飞行军团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覆灭。

  嗡嗡声消失不见,峡谷内又恢复死一般寂静。

  叶重等了五分钟,确定转角后面没有一只黑色昆虫才飞快地从沟中跳了出来。

  他仔细观察这些黑色昆虫。它们喜个有拇指大小,背上生有三对薄翼,浑身包裹着黑壳带有金属质感的外壳。一对红色复眼下有一只尖锐的空心骨针,在它的尾端有一根纯黑的尖针,这两样应该是它们的主要武器。这种黑色昆虫有些类似马蜂,但是却又有些不像,叶重也无法确定是什么。宇宙中,各式各祥的生物实在太多。

  他很快把这个问题抛开。在这种问题上浪费时间非常不值得。

  迷药对叶重没有任何影响。他把所有的黑色昆虫堆积在一起,俨然一座小山。迷药到底只是迷药。而不是毒药,也不是杀虫剂,它们都会有个有效时间。

  小心翼翼地取出脱水赤砂,微微洒些在这座黑色小山上。细微地劈啪声不绝于耳,这座小山立即干瘪下去,就仿佛一座雪山正在不断消融。只是这个速度太过于惊人。

  看到己经消灭一空的黑色昆虫,叶重满意地收起脱水赤砂。他可不想在后面地路程,这些黑色昆虫在身后袭击自己。谁知道这两种强力麻醉剂能让它们安静多久呢?

  虽然胜利了,但是叶重的警惕没有一丝降低,反而因为两次危险的出现而愈发小心。

  渐渐向前走,地势开始变得陡峭,经常会遇到一些需要攀爬的地方。

  让叶重惊讶的是,这里居然有小溪。汨汩的溪水从高处蜿蜒而下,给这个了无生机地峡谷带来了几分生气。长年水流的冲刷之下,这里坚硬的岩石表面到处是大大小小的沟壑。有如藤蔓交错。溪水在这些交错的沟壑之间分分散散,聚聚合合。最终全部从岩石的缝隙渗入地下河。

  可能是由于有溪水的原因,两旁偶尔能见到一两棵植物,它们生长在岩石的缝隙。顽强地生存。

  越往上走,溪水越充沛,植物也越来越多。

  大约有两千米高了吧,叶重心下估计。这里的地势己经开始变平坦,时不时地可以见到一小片一小片的小树林。四周植物茂盛,完全没有一丝峡谷底底地死寂,这里温暖如春,气候适宜。让叶重没有想到的是这里居然也是动物天堂,不时地有些小动物在树林受惊而跑。唯一和环境格格不入地便是叶重,他脸上警惕流露无疑。轻缓的脚步做好了随时应变的准备,木矛己经被他取在手上。

  叶重突然停下脚步,眼神骤然亮了起来,心跳无法抑制地狂跳。

  他发现了人类活动地踪迹!柔软的草地上,人类的脚印隐约可见。蹲下来,叶重仔细地观察这个隐约的脚印。从被踩断青草新鲜的断痕来看,那人经过这并没有多久。

  不过叶重并没有欣喜若狂,任何时候,过度的并本只会让你更客易

  陷入危险。他的谨慎在选一刻再一次发挥作用,很快,他便冷静下来。

  这人是谁,对自己又会是何种态度,他现在一无所知。只有时刻保持警醒,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自己的安全。

  循着痕迹,叶重朝前方走去。

  “谁?”一声不大声音却骤然在叶重耳旁爆了开来,脑袋顿时一阵轻微晕眩。暗自骇然,叶重的应变极快,几乎下意识间,朝一旁的草丛中一滚。在临近一棵小树地时候,突然弹起,跃上小树-,无论是哪位格斗家,看到叶重的反应,一定会赞不绝口。

  他的每个动作都无懈可击,超一流的反应神经,而且在躲避的位置同属于最佳,在小树上,他可以观察周围的一切,又可以借助树叶来隐藏自己的身形。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叶重应该立即脱离被动才对。

  可是让他吃惊的是,情况并没有他想像的那么简单。

  “哼!”一声冷哼在空中激荡,飘飘渺渺不知从哪里响起。

  长期战斗形成的本能让叶重一刹那感觉到危险!几乎在同时,他便感受到什么东西紧紧地缚住了自己。而实际上,他周围空无一物。

  白色练功服女孩的身影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一苪冰!这竟是他下意识中的第一反应,果然很奇怪啊!不过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如果不是这声冷哼明显的是男声,他一定会认为是苪冰。这种攻击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苪冰经常和他对练,这一招他已经见识过不止一次。

  虽惊不乱。

  叶重的眼神骤然亮了起来,视野中无数细小的蓝线如游鱼般在做高速无序游动。

  蓝线急剧变幻,叶重整个视野几乎全被这些杂乱无章的蓝线布满,他没有任何惊慌,这样的场景他己经经历过许多次。

  果然,这些不断变幻的蓝线倏地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它们突然朝一个点汇集,犹如无数蓝色线虫返回母巢,整个视野为之一空,只留下一个蓝点。

  和苪冰的唯一区别便是,这个蓝点要淡得多。

  叶重眼中精芒大盛,一直被叶重持在手上的木矛毫无征兆地突然跳起,紧接着空中一道黑色虚影掠过。

  木矛的矛尖准确地击中那点蓝点。从手上传来的力道,他可清晰地感受到似乎刺穿了什么,但是令他诧异的是自己身上的束缚居然还没有消失!以他以往和苪冰每次对练的经验来看,只要他能找到这个蓝点,一击便能把它彻底击溃。

  但是现在叶重身上那种强烈的压迫感到现在还没有消失。

  “咦!”暗处的那名男予的声音中带着惊诧。

  这意料之外的情况并没有让叶重手足无措,手臂的肌肉急剧地膨胀收缩,木矛刹那间高频震动。铁沉木的超强韧性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在极小的范围内,高速震荡。这股力量极大,啪,一声轻响,叶重浑身一松,这层无形束缚终于被叶重破解了。

  没有任何犹豫,叶重脚下一动,身形立即模糊不清。不知道对方在哪里,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高速让对方无法完成对自己的锁定,再伺机寻找出对方的位置。

  “界者!”暗处那名男予的声音中充满了浓浓的惊讶,还隐隐透着惊喜。

  脚尖一点,叶重身形一折,暗处那名男子刚才的那声惊呼暴露了他的位置。

  叶重短程爆发力之强,是极为骇人的,箭矢般的冲刺!

  术承师!

  当叶重第一眼看到偷袭者时,脑海中不由蹦出一个词。术承师,这个神秘的职业,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了。上次遇到术承师还是在轨形圈。

  术承师的特征非常明显,他们总是穿着淡青色布衫,衣着非常简朴。最关键的是,他们身上有股独特气质,观察力敏锐的叶重很容易把他们和普通人区别出来。无论是迦濯还是阴先生,都给叶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牧殇还从阴先生那里拷问了大量关于术承师修行的方法,可惜一向在其他方面表现出天才的叶重在这方面却是没有任何天赋。冥息他一直在练习着,可是没有一点起色。如果不是冥息对战斗大有好处,他早已经放弃了这种无用功。

  这位术承师一头白发,雪白的长发柔顺地落至腰部,光洁饱满的脸让他看上去却显得非常年轻。只有眼尾的皱纹才显示出这位男子久经岁月。成熟、沧桑的气质,加上如春风般的微笑,一袭青衫的白发男子站着愈显卓而不群。尽管他身上的青衫差不多沈得快发白,甚至许多地方都己轻破损,但依然难掩他淡定从容的风范。

  “好年轻的界者!”白发男子没有一丝敌意,反而嘴角露出几分欣赏的意味。

  叶重没说话,而是估算着双方距离。如果自己暴起发难,一击命中的概率能有多少?术承师,这个职业太神秘,许多地方,就连牧殇都难以理解。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位白发术承师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