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节 夜袭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3:59      字数:7120
  前方目标绿城,叶重并没有单独行动。因为韩越还没有完全支付报酬。倒不是韩越有什么不轨的打算,而是他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金钱。当然,这也是他想岔了,两人因为没有约定金钱的具体数额,这给韩越来了很大的困难。

  到底给多少呢?这让韩越头痛无比。他身上金钱倒也不算少,三十颗湮钻,无论在哪都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是用三十颗湮钻就打发了这样一位恐怖级的调培师,惹恼了人家可就不妙了。要知道,就连传说中的碧淬雨人家都用出来了,不重重酬谢就连韩越自己都会鄙视自己吝啬。

  去问吧,韩越心中是万分不愿找这位神秘的怪人说话。不光是他,整个队伍里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和这样一位死神去聊天。事实上,在叶重周围十米范围内,是绝找不到一只苍蝇的。最后无奈之下韩越还是只有亲自出马,可得到的答案是——随便。

  叶重不知道这里的货币的概念,这才会有随便这个词。

  随便这个词大概是最具伸缩性的词了吧。最后韩越干脆对叶重提议到了绿城再付。进入绿城也就意味着进入了韩家的势力范围,那不管有什么问题都好办。

  叶重看过地图之后,知道绿城是附近唯一一座城市后,便答应了。他需要进入城市补充很多东西。

  地图韩越倒是以最快的速度交给了叶重。看过地图之后,叶重才发现自己现在离王家庄的距离可不是一般的远。黑森林地范围之大,也远出乎他的意料,不由在心下暗自庆幸自己的运气。

  也不知道芮冰他们怎么样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便是。芮冰他们一定遇到了什么变故。这么多天过去了,他们地近况如何呢?

  各自保重吧!叶重在心中喃喃自语。

  把地图交给叶重后,韩越不愿在这位恐怖的调培师面前呆上哪怕一秒,连忙告辞。叶重自然也不挽留。于是送他出门。

  “那怪人天天一个人闷在帐蓬里干些什么啊?”一个声音传来。

  “谁知道?调培师一向不都是神神秘秘的么?”另一个声音。

  第一人立即取笑道:“嘿嘿,你可小心别被比比亚听到,要不然,你就等着吃苦头吧。”

  “切,比比亚听到了倒没什么,被他听到了你最多吃吃苦头。要是被那怪人听到,那估计连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

  “是啊是啊,放心,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替你收尸的,谁知道上面会不会有什么剧毒之类的东西。”另一人附合。

  叶重无奈地地直想翻白眼。这些天来。像这种对话他已经听了不知道多少遍。没有人敢靠近他,他的帐蓬周围更是空无一物。叶重倒也没有和他们交流的打算,每天便自己一个人在帐蓬里研究。

  其他人见叶重不出来。且又离得远,说话自然也是无所顾忌。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偏偏他们说话叶重一个字不漏地听在耳中。韩越出于安全的考虑,每个帐蓬之间的距离又短。叶重地听力敏锐至极,整个营地几乎都在他能听到的范围。

  这些天来,关于他的讨论是整个营地最热门地话题。

  不过。有一处的讨论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集中精神,仔细地捕捉那可以称得上微弱的声音。“那个怪人真是变态!太残忍了!天呐,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变态的人!”一个女子地声音。整个地营地的女人只有两个。老夫人和她的侍女。这应该是那位侍女地声音。

  “呵呵,莹儿那你就错了。对待敌人,出手越狠活路才越大。”老夫人的声音中充满了慈祥还有几分溺爱。

  “夫人,那他也太狠了哦。都害得莹儿这几天天天晚上做恶梦。好可怕啊!真的和他的祖师一样呢。”这个唤做莹儿的侍女娇声道。

  “哦。他的祖师?莹儿是不是从外面听到了什么?”老夫人饶有兴趣地问。

  “嗯嗯,外面他们都在讨论这件事。”侍女莹儿绘声绘色地把碧淬雨的由来说了一遍。

  听到这里叶重才恍然大悟,原来有这么一回事,心下却奇怪这么重要的事管疯子的芯片里怎么居然会没有提及半分。早知道地话,他就不用碧淬雨了,他还有好几种办法可用。只是碧淬雨最为方便,而且那天的天气情况也非常适合使用碧淬雨,这才让他决定使用碧淬雨的。

  引起别人的注意可不是他所想的。在很早之前他就明白低调的好处,他外来者的身份如果一旦被人所知,那将无疑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

  “哦,这么说来,这怪人还是出身名门了。”老夫人饶有兴趣道。

  “名门?这么坏的人怎么能算名门呢?”莹儿嘟囔道。

  老夫人依然带着几分笑意:“呵呵,不管是凶名还是义名,可不都是名么?”

  一边听着两人说话,叶重心中一边转着念头。难道管疯子真的是那位发明碧淬雨的后人?管疯子一直对她所师从的流派讳莫如深,从来不透露半点。

  可碧淬液在芯片中的地位很是普通,管疯子对它的评述同样普通。看不出半点端倪。

  叶重很快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他只对知识本身感兴趣,对于师承流派,他可没有任何归属感。

  “这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夫人,您说,哪有在那么危急的时候还讨价还价的,要是心地好一点的人早就出手了。多拖一会不就要多死人么?他就一市侩小人,哪里是什么前辈高人哪。”对于叶重,侍女莹儿非常不屑。

  “呵呵,话不能这么说。他和我们非亲非故,愿意出手救我们,我们也就只有感激了。而且,莹儿,你可能没注意到,他始终没有说具体的价钱。你想想啊,如果在那个时候,他狮子大开口,我们也只有答应的份了。更何况,像他这样的高手,会缺钱吗?他如果想要钱,办法多得很,哪用得了花费这么大的周折。至于地图,那就更不值钱了。呵呵,这人没你想得那么坏。”老夫人依然笑道。

  “可是”莹儿迟疑了一下,才问:“难道他不怕我们赖帐吗?”

  “你呀,就不愿动脑子想。你想啊,他有能力把我们从狼群里带出来,那把我们全杀了,对他来说,也不是太困难吧。这点上韩越就不会像你这么笨,这样的高手,拉拢还来不及,谁会因为钱去结下一个这样的仇敌?”老夫人笑骂了莹儿几句,不过随后便向她解释其中利害。

  “是哦。不过那人冰冷冷的,不像好人。哎,夫人,您说如果我们真的赖账,他会不会把我们全杀了?”莹儿好奇地问。

  老夫人沉默了一会,才用非常肯定的语气道:“会。肯定会。莹儿,这个世上有几种人是不能招惹的,这个人便是其中之下。记住了!”老夫人一改前面的温和,肃然告诫。

  “莹儿记住了!”莹儿乖巧道。

  随后的谈话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叶重也就很快地放弃。他没有浪费时间的习惯,他的时间全被他用在如何提升实力上。也许他要花相当多的时间才能有一丝进步,而眼下的这点时间连其中的万分之一都不到。但他知道,实力便是在这一丝丝再细微不过的进步中不断上升的。

  他永远不会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可还没等他放松,突然,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黑暗的帐蓬里,叶重的双眼倏地爆出两点亮芒。

  似乎有人在向这边靠近,叶重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但是很快,脚步声就清晰得足够叶重判断了。细碎的脚步声如潮水般涌来。

  有人袭击!微微一惊,叶重便立即冷静下来。

  飞快地计算,虽然无法得到准确的数字,但人数绝对不下于一百人,而且来者身手都非常高明。如果不是叶重刚刚正在集中精神倾听的话,如此细小的声音他肯定无法听到。能这么早发现敌人,不能不说叶重的幸运了。

  袭击者前进的速度极快。仔细倾听的叶重还听到了几声闷哼,显然已经有人被解决了。

  出手狠辣!叶重在心中又加了一条。现在他要做的便是自保。像这种有目的性的攻击,断然不会手下留情。更何况,叶重也没有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上的习惯。没有起身,叶重只不过悄然打开腰上的叶包。无声无息之中,无色无味的的强力麻醉剂立即布满整个帐蓬。这个时候,冲出去反而更容易遭到围攻。

  现在,只等鱼儿入网了。黑暗中,冷静的眸子没有一丝波动。叶重有如耐心等待猎物的夜猫,隐藏在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