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节 调培之战(4)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00      字数:6500
  调培师们的嗅觉无一不是敏感非常。谁把调培品放出来?一些人不由转过头向后望去。

  啊!”惊恐的尖叫声响起。接二连三的尖叫不时地响起,谁也没想到身后居然有人。如果不是一位没死透的调培师捏破了手中的调培品,只怕众人就会在无声无息的猎杀中死得一干二净。

  血淋淋的尸体,如潮水般的偷袭者,还有那些面具人杀人时的冷酷,看得众人心生寒意。

  不过在场的几乎都是脱木星调培界的成名人物,谁没经历过战斗?

  众人立即纷纷放出自己身上的调培品。五颜六色的烟雾突然升腾而起,笼罩这块区域。烟雾中,人影隐约可见。场面立即混乱起来。

  坐在地上,叶重拼命地喘着气,超负荷运动之后大脑一片空白。茫然地看一眼满屋浓密到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烟雾,叶重双手撑在地上却不料被一截调培瓶的断渣刺到。手上一痛,不由一缩,这一痛也让他立即清醒了回来。

  地面上到处都是调培瓶的碎片。自己这些天来的成果估计全报销了。

  弹钱蛇的速度太快,就连被它撞碎的调培瓶的碎片的速度很快,杀伤力非常惊人。正是这些碎片的第二波破坏,这里的绝大多数调培瓶都遭殃了。

  烟雾中隐隐传来一股腻腻香甜的气味,叶重霍地惊醒。心下暗骂一声,不顾身上地劳累,连滚带来地挣扎起来。

  他这才想起自己可配制了几项比较恐饰的东西,那几个调培瓶不会也被打破了吧?叶重不由大感不妙,他可是知道那几群东西的厉害。而且他手上烟珠只是对麻醉迷幻类调培品有用,他可不想自己来亲身试验这些玩意的威力。

  拣起地上的木矛,叶重来不及收拾,踉踉跄跄地摸到门前。眼神突然落在摆放在门把手旁的木箱,大喜之下叶重随手带出房门。

  眼前突然升的烟雾让广卫顿时昏了过去。只不过他此时一定想不到,他的性命正是因为如此才得以保全。

  在城主俯地上空向下俯瞰,下方已经成为人间地狱。这群偷袭者显然已经放弃一切顾忌,打定主意强攻。没有任何试探与前奏,战斗在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

  当一直侍候在门外的侍女看到那位神秘调培师突然出现自己面前时,不由吓一跳。这位调培从住进这里开始,便一直闭门不出。先前里的响动她也听到了,不过从她服侍这位调培师以来,这间房里面经常会有些响动。渐渐习惯了她也就不以为意。

  “你这是?”看着一手提着一根棍子一手拿着箱子的叶重,她不由恭声问。看这行头,他似乎要离开。她颇为疑惑,虽然不敢阻拦,心下却在盘算着,得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城主。

  箱子在手上,叶重心下大定。无论是地图还是上次韩越送给他的报酬都被他一股脑地塞进箱子。反而是里面的各种原料缩水严重,这些天来的研究导致原料消耗非常严重。不过也没办法。想在短期内取得比较大的进步,代价自然也难免大些。

  “没什么。”叶重礼貌地回了一句,这完全是下意识。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转到其他方面,他突然想到一个不错地主意。

  扫了一眼四周。他的眼神落在门旁一只花瓶上。取过花瓶,叶重利索地把花瓶里的鲜花拔了出来,随意扔在地毯上。

  他这是干什么?侍女吃惊地看着这位传说强大无比的调培师,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这只花瓶可是价值不菲,她一年的所有薪水加起来都买不了这一只。就是这些鲜花,都是今天早上刚换上,绿城最大的一家花圃送来的。

  叶重没有说话,试了试这只花瓶地质地,颇为满意。

  立即取出几样试剂。便在走廊上这样调培起来。

  侍女好奇地看着这位调培师不断地把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丢进花瓶,他的左手有规律地轻轻晃动。

  外面把这位调培师传得邪乎其神,带着几分害怕几分好奇,她紧张地看着叶重手上的花瓶,这里面到底会变成什么呢?在她心中,叶重就像一位魔术师,现在就仿佛在变魔术。

  满意地看着花瓶里地最终成品。雪白花瓶内底呈放着微黄黏稠液体,这液体的份量足足有小半瓶。

  “你后退几步。”叶重对那位侍女道。

  那名侍女连忙向后退。

  “再后退几步。”

  侍女又向后退了七八步。站定之后,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位调培师,颇有几分期待地看他下一步行动。

  小心翼翼地捧着手上的花瓶。叶重的神色郑重。如果有格斗家在这里就会发现,叶重的双手没有一丝颤动,有如铁铸。

  外面的那群人,叶重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袭击自己。不过刚刚死里逃生的他,可没打算去找他们理论。他要给他们一个教训,一个大大的教训!

  他所住的房间内已经是密布各类调培品。也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使然,他制作杀伤性调培品地数目远比其他类调培品要多得多。

  这个房间他现在可是绝不敢进去。里面一些调培品其中不乏厉害的,如果准备不充分,进去十有是死路一条。而且它们种类复杂

  这般混杂在一起,很有可能产生新的变化。叶重把花瓶交到右手,左手握在门把上。深深她呼吸一下,轻轻打开房门一丝,右手的花瓶被他扔进房间内。不等花瓶落地,他便立即关上房门。紧接着,他做了一个硬扛的姿势,死死抵住房门。嘭!一声闷响。门剧烈地抖动几下,不过这花榴木制作的门不愧是高级货,安然无恙。侍女花容失色,双手死死捂住嘴巴,竭力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刚才那一声闷响着实把她吓得不轻,她现在心还在狂跳。他还底在干什么?淡蓝色的眸子里流淌着惊慌和不知所措。没有停留,叶重拔脚就走。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才是眼下最好的选择。那位侍女早已被眼前的变故吓呆了,木木地站在那。叶重一下却是极限。他刚才扔进房间里的是爆炸药剂。这种爆炸药剂地威力比起那天他在帐篷里制得要大得多。在这样的爆炸下,他房间内就算还保存完整的调培瓶也绝对会当场破裂。房间的密封性非常好,唯一的入口便是门和窗。门已经被他死死抵住,窗便成了唯一的渲泄口。爆炸形成的激荡气流全部从窗户冲出,气流中包含的调培品的种类之多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离窗户不远处的调培师和偷袭者正在激战,这股充满杀伤性的强劲气流给这群人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齐魏和裴里度。两人脸色齐齐一变,他们虽然还未达到调培宗师的地步,但是在调培方面浸淫多年,见多识广,知道这股气流的厉广卫的运气可谓好到了极点。由于一心向前挤,他此时正好位于齐魏和裴里度之间,沾了两人的光,在这股气流中幸免于难正面强攻拼的完全是实力,一般来说极少有捷径可找,特别是面对像防守森严的城主府这样的地方。但是他们已经没有选择,现在是城主府实力最虚弱的时候,再过几天,不仅附近的几个城镇会有一批战斗人员赶来,而且韩家最精锐的部队也将在这几天抵达。可是真的能攻下么?看着眼前依然顽强的城主府,偷袭队伍首领的眼中闪过一丝忧虑。走廊,叶重飞快向前进。砰,窗户破碎,激射的碎片之中,一道人影向他扑来。叶重反应极快,手上轻握的木矛轻轻一挑,准确地刺向那人的咽喉。噗,一朵血花绽放!那人身后一暗,叶重欺身入内,狠狠地撞进这位偷袭者的怀里。叶重就有如一架高速行驶的光甲,而那名已经丧命的偷袭者就有如一只沙包,猛地向窗外飞去。偷袭者身后那人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会遇到这个情况,顿时慌了手脚。事发突然,叶重根本没有给他留下思考的时间,这位偷袭者下意识地想接住自己的同伴。啪,两个沙包相撞!齐齐朝窗户跌去。叶重没有理会,脚步不停,依然飞快地向前掠去。刚走出一道半圆拱门,眼前的景象让他微微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