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节 内幕(1)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00      字数:7638
  罗十正被数十人围攻。

  上次偷袭时叶重在帐蓬里,自然看不到罗十出手。这次是他第一次真正看到罗十的格斗。

  典型的叶家风格。出手狠辣简洁,没有太多花哨,一出手非死即伤。利用不断地游走换位,以免陷入被动。叶重的眼光今非昔比,自然看得出来罗十表现出来的才是真正的叶家技巧,比起黑角的那些教官们要厉害得多。

  和他一比,那些教官简直有如刚起步的小孩。

  罗十神态轻松,一沾即走,根本不给这些偷袭者围困自己的机会。在其他地方,不管是五大星域还是河越星域,是断然见不到这样的场面。在那些地方,光甲才是战斗的主流。

  “哈,你也来了!”罗十发现了叶重,眼神一亮,语声透着一股奇怪的亲昵。

  叶重心下颇有些纳闷。他早就发现罗十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奇怪,罗十总是想方设法地靠近自己,这让叶重一度以为他看出自己的伪装,警惕性大增。

  正在这时,有三名偷袭者扑向叶重。

  掠童者!他们脸上戴着上次叶重遭遇的那些掠童者同样的面具,这种诡异的面具给叶重的印象非常深刻。

  一支长枪刺向叶重,如毒蛇吐信。

  另一把长剑一抖,封住叶重的闪避空间,剑光缠绕,一旦叶重进入它的控制范围,将不得不面临连绵不绝的攻击。

  剩下的那名手持匕首的男子体形瘦弱,但一双眼睛如夜晚中猫盯着猎物,阴冷非常。

  他们对这位上次让他们功亏一篑的调培师的重视程度甚至超过罗十。这位调培师安然无恙地来到这,那二组的任务想必失败了。虽然不知道二组是如何失败的,但是他们对自己的攻击可是充满信心,调培师再厉害也还是会有他的弱点。一名调培师被一位格斗家近身,那基本也就宣告了这名调培师的死亡,更何况,这次攻击他的还是三名好手!

  叶重心下猛地一跳!

  这种攻击方式和他那次逃往黑森林的途中所遭遇的袭击如出一辙。

  原来上次是他们!叶重的眼神骤然冷了下来。

  只在短短的一刹间,叶重便想通了所有的前因后果。自己在小村击杀了一名掠童者,另一名重伤潜逃。想必正是那名潜逃回去的掠童者把自己的遭遇告诉给他们的组织,后面的追杀应该是他们报复性的措施。

  在丛林,复杂的地形,再加上他们有一套独特的在丛林藏匿身形的方法。最重要的是,上次叶重身负重伤,才被他们逼迫到那种地步。

  这次他们将面对的却是刚刚有所突破的叶重,虽然这种突破中不过他下意识的身体反应,但是他的身体此时还残留的那一点点意识,也依然让他更加充满危险。

  叶重左脚一转,侧身闪过那支长枪,右后木矛自然而然地刺进了那片剑幕。非常简单的一刺,这个动作叶重没经过任何思考,完全是身体自然的反应。

  木矛准确击中视野中的一个蓝点。

  右手肌肉蠕动,木矛倏地弹回,叶重就仿佛背后长了眼睛。木矛把柄看似轻柔敲在身后正准备偷袭自己的那名手持匕首的掠童者胸前。

  咔嚓。

  一声轻响,叶重前后两人就有如木偶失去平衡,轰然倒地。两人的死状都非常恐怖,使剑的男子喉间洞穿,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黑色。而那名手持匕首的男子胸前,以一点为中心,整个胸部都向内塌陷。

  唯一那名还幸存的使枪掠童者吓傻了。这对于叶重来说,简直和送死没有任何区别,叶重轻松地解决了他。

  “好!”罗十大声赞叹,言语间说不出的欣赏。在他说这个好字的期间,他已经换了五处位置,而倒在他手下的也有两人。

  一看他的样子,叶重就知道他还没有尽全力。罗十的实力一定比外界了解要高深得多。

  突然,罗十朝叶重招招手,神秘一笑道:“嘿,兄弟,走,我们离开这里。有些事,你肯定很感兴趣哦。”那神态,根本不把面前的这群掠童者放在心上。

  罗十的这个举动不禁让叶重一头雾水。

  罗十也不多说,只做了几个变向,便脱出包围圈,复又朝叶重招招手。转身向外掠去。

  罗十的离开显然让这些掠童者大松一口气,所有人的注意力立即转移到叶重身上。不过他们没有立即攻击,刚才叶重表现出来的身手绝不比罗十要低,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名调培师!

  这次强攻的首领此时已在心下哀叹,遇到罗十这样一个变态已经不幸了,谁知道还同时遇到另一个更变态的。

  不明白罗十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看到一双双盯着自己的眼睛,叶重也明白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轻轻一折,身形如鸟,向屋外掠去。

  两位强人的离开让所有的掠童者松了口气。但正在这时,突然如雷般的兽蹄声隐隐传来,地面轻轻地颤抖。

  掠童者首领面具下的脸色剧变!

  当叶重离开城主府的时候,正好看见一队人骑着莽冲兽如一股洪流从城门冲进。

  不过,叶重此时注意到的却是不远处等候自己的罗十。罗十朝他招招手,向城外飞奔而去。叶重略为思索了一下,便紧跟了上去。

  两道人影不断地在房屋间跳跃,如同两道灰影。

  那队骑莽冲兽最前端的那名大汉抬头轻轻瞥了一眼两道如同闪电般的人影,眼中闪过一抹讶色。不过他立即直视前方,沙哑的声音响起:“前方,城主府。”

  叶重跟在罗十身后,不过两人的始终保持着合理的距离。

  两人速度极快,这番奔跑又是全力施为,绿城迅速在他们身后变小,直到大约离绿城三十公里处,罗十这才停下脚步。

  而几乎同时,叶重也定住身形,两人依然保持着合理的距离。

  木矛被叶重握在手上,随时准备应付任何应变,木箱则被他放在一旁。

  看着叶重如临大敌的模样,罗十一愣,旋即失笑道:“不用这样,不用这样,我们可不是敌人。”

  叶重不为所动,直接问:“说吧,把我引到这里为什么?”他一直盯着罗十的双眼,殇曾对他说过,如果一个人说谎,会直接从他的眼中表现出来。

  罗十敛起笑容,轻轻地说出一句有如石破天惊,饶是叶重再怎么镇定,也禁不住脸色为之一变!

  “叶重,是你吧!”

  叶叶重没有说话,只是双眼死死盯着罗十,心下却在飞快地盘算,到底自己是什么地方露出破绽。不过他很快平静下来,他想不通自己什么地方露出破绽,既然想不通,他便干脆不去想,而是做好应战的准备!

  罗十摇摇头,首先申明立场:“叶重,我没有敌意。”

  不待叶重回答,他继续自顾自地说:“其实不光是我,整个叶家对你都没有敌意!”

  叶重不为所动,他和叶家之间的恩怨已经很难理清楚,他也懒得在这么复杂的问题上纠缠太多。不过他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听,罗十已经给他太大的震撼。

  “你在黑角的时候,你就已经引起了黑角管理层的注意。你也知道你自己身体的特殊吧,普通人如果像你这般瘦弱,他的力量方面一定是弱势,他发展方向也就只有速度、柔韧性、反应神经。

  可你不是!

  黑角很快便向叶家报告了这件事。这件事也引起了家主的关注。嗯,不知道你对叶家有多少了解,这些年,嫡系一脉正在萎缩,真正的叶家的人都在为这个问题忧虑忡忡。这也是你为什么会引起家主的关注。”

  罗十耸耸肩,带着几分自嘲。

  “你的警备心很强,学习能力很强,实力也很强。”罗十的这句话里充满赞赏:“每次黑角对你的追捕都以失败告终。家主对这件事非常恼火,可又没办法。”似乎想到了什么,罗十忽然咧嘴一笑。

  “真正让家主下定决心的却是一件事,你使用了银液,却安然无恙!”收起笑容的罗十表情严肃,直视叶重,一个字一个字地问:“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叶重依然默然。

  罗十没有回答,而是话题一转:“银液很早就开发出来了,但是它的副作用非常明显。它的原理是模仿叶氏一脉血液中的一种独特的因子,但现在的技术还是无法对它进行复制。这个世界上,能在使用银液之后还安然无恙的,只有一种人!”

  “那就是叶家的人!”

  淡淡的一句话却不啻于在叶重心中扔下一颗重磅炸弹!

  “你曾使用过叶重这个名字,这也愈发让人肯定你出自叶家的猜测。可是谁也没想到你滑溜无比,而且似乎你身旁一直有一个很厉害的神秘人在帮你,我们每次的行动都没有成功。”罗十一脸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