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节 寻找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01      字数:7276
  叶重这次胜得极险。太久的没有经历战斗,凰峥的战斗水准直线下降,他犯了一个极为愚蠢的错误,这才让叶重捡了个便宜。虽然驾驶月服王进行常规飞行并没有多大问题,但是用它来作战,叶重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熟悉。

  整场战斗,真正救了叶重的是他平日里刻苦的训练。如果不是能够不间断完成如此高难度的连续变向,如果不是他敏锐地捕捉到了对方的破绽,那最终结果如何还未可说。

  当叶重从光甲中下来的时候,叶罗看他的眼神就犹如在看一只怪物。不过好在叶重也不是一般人,非常坦然地接受叶罗的打量。

  “看不出来啊,你果然是天生的师士。月服王在你手上倒还真不算辱没了。”

  听这句话,叶重心中直翻白眼。你也知道辱没啊?你把它用来做扫描器的时候怎么就不想到辱没呢?

  当然,这也只是叶重在心中想想,到底月服王还是叶罗送的,他还没傻到把这句话说出来。

  “这架光甲叫青鸾光甲?”叶重问。

  “青鸾光甲不是光甲的名称,而是希凤部落内部光里的一个等级名称。青鸾光甲的等级已经非常高了,它上面只有青凰光甲。说起来,它比月服王还差了一个等级。不过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熟悉月服王的战斗方式,真的很厉害啊。”叶罗赞叹不已。

  “月服王的战斗方式是什么?”叶重不由问。

  “你问我?那我去问谁啊?”叶罗很不负责地丢下一句。叶重这才想起眼前这位月服王的前主人驾驶它的次数不过三次,这句话的确问得有些白痴了。

  “这是叶家最厉害的光甲?”叶重回味刚才叶罗所说的光甲等级。青鸾光甲上面只有青凰光甲,青凰光甲和月服王处于同一水平,那么说来,月服王应该算是叶家最尖端的产品了。

  叶罗摇摇头:“梵殒、凰极鸣和叶因手上的光甲才是这个世上最厉害的光甲。至于哪个最厉害,没比过,谁也不知道。不过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三架光甲应该是同一水平。他们的光甲名称都非常隐秘,不过叶因好像知道。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没留意过。

  三大世家在光甲方面一直走在最前面,更新换代也最快。像这种代表最高水平的光甲,一般来说二十年就会换一代,反而是下面的光甲要更换周期要长得多。

  嘿嘿,二十年前,三大世家的顶尖光甲可都是威名赫赫,可不像现在三个家伙这么藏头露尾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些顶尖师士下场都不是很好。

  雪莱族当年的第一高手和我们家第一高手当时一齐失踪了。我们到现在还没查到原因。至于希凤部落的头牌,后来在自由星区被人杀了。可笑的是,他根本来不及取出光甲,就被人杀了。据说杀他的还是一名术承师。真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这么厉害的术承师。这个消息也只在三大世家内部流传,外面人根本不知道。在外界看来,三大世家的头牌全部一下失踪了,当时可震惊了整个河越星域。”叶罗半带调侃地述说着往日的秘辛。

  不知怎么,叶重突然想到了凰白衣,不知道杀死那位希凤部落第一高手的术承师是不是他。

  “这些人怎么办?”叶重指着眼前这群车畏畏缩缩,瑟瑟发抖的人,问叶罗。放他们出去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果那样的话,两人外来者的身份将立即暴露。

  叶罗耸耸肩:“打昏了再说。”两人兔起鹘落,几个起落,所有人都已经倒地不醒了。

  “嘿嘿,果然被我找到了这个。”叶罗晃了晃手上的通讯器,满脸得意。他很快拨通了一个号码,把这里的情况交待了一番。

  “其他的事,就让他们来处理吧。”叶罗极其不负责道,随手把手上的通讯器扔到一旁。

  “这希凤部落果然和掠童者有关。看来他们的内部的那些小孩,很有可能就是掠童者从自由星区掳去的。啧啧,没想到一向标榜博爱的希凤部落背地里这么肮脏,丫的我还以为他们都是好货呢。”叶罗带着几分不屑道。

  叶重默然,希凤部落和掠童者之间的关系他是就知道,不过因为牵涉到凰白衣,所以他并没有把知道的说出来。

  两人在基地内不断地搜寻,虽然凰峥已经把一些主要的资料全部销毁,但是剩下的东西依然很多。可以看得出,希凤部落对掠童者提供各项科技支持还是非常有节制的,像光甲之类的可能严重导致自由星区失衡的技术并没有出现在这。由此可见,希凤部落的高层并没有失去理智。

  “走吧走吧。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别等家里的那些家伙来了,到时又催我回去,我最头痛了。”叶罗一脸紧张地对叶重道。

  这里的这些事情对叶重来说没有任何关系,他自然不会反对。

  两人飞快地离开这个掠童者的基地。

  “你现在要去哪?”

  叶罗摸着自己的鼻子看着叶重。

  “这里。”叶重取出从韩越那得来的地图,指着王家村那一块。他现在要去寻找芮冰他们,芮冰是他的同伴,其他人的死活他并不太在意,但唯独芮冰,他不能置之不理。

  “这么远?”叶罗不由吓一跳,从地图上标识来说,这个距离确实非常遥远。双手比划一下,叶罗摸着下巴,很快得出结论:“如果我们走的快的话,大概需要一个半月。”

  “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一样东西叫光甲?”

  耳旁一句不冷不淡地话飘过,正一脸思考状的叶罗脸上表情迅速呆滞。

  光甲的速度确实无以伦比,需要步行一个半月的路程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

  叶罗一脸菜色,蹲在地上拼命呕吐,那模样,就仿佛要把胆汁都给吐出来一般。

  叶重一脸无辜地站在他身旁。

  “我以后再也不坐……”费尽全身力气刚想站起来的叶罗哇地一声又蹲了下来,一阵狂吐。

  两个小时的路程对叶罗来说绝对是一场噩梦。

  驾驶仓里自然无法坐两个人,叶罗便只好被月服王抓着。月服王的飞行速度并不快,迎面的风劲力虽强,但对于叶罗来说,却是小意思。他反而觉得非常之爽,可比坐在驾驶仓里要有趣得多。

  不过很快,他便爽不起来了。

  常规飞行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叶重想到刚才对那架光甲的险胜,更是深刻地感受到自己对月服王的陌生。对于这个可以熟悉月服王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于是,夜色中,月服王沿路不断尝试着各种高难度的飞行动作,从他们出发的地方一直抵达王家村附近。

  被月服王抓在手上的叶罗便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疯狂的过山车运动,一会儿翻腾,一会儿急转,急停和突然加速是再常见不过。最关键的是,练得兴起的叶重根本忘记了叶罗的存在。

  没有任何保护系统的叶罗顿时凄惨无比,哇哇惨叫声一直从掠童者基地飘荡至王家村附近一带。

  还好叶罗的身体强悍,犹如小强,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不过当叶重意犹未尽地控制月服王降落时,叶罗已经耳鸣眼花,无数星星在他眼中飘来荡去。

  他双脚一沾到地面,便再忍不住,吐得一塌糊涂。

  叶罗哀怨的眼神让心如铁石的叶重也觉得于心不忍,少见地安慰道:“第一次,总是会难受一点。下次,我换一套动作。”

  叶罗刚刚直起的腰刹那间塌了下去,本来已经有停止趋势的呕吐声重新响亮起来。

  足足半个小时过去,叶罗才恢复正常。

  只是他现在的模样看上去凄惨无比,脸色苍白,一双脚更是像踩在棉花里,虚得让他觉得地都仿佛在晃动一般。

  叶重脸上神色如常,心中却是警惕异常。这里已经进入王家的势力范围,如果不小心被人认出来,那麻烦肯定大了。

  不过现在自己脸上的伪装和上次截然不同,希望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帮助。想了想,叶重还是从木箱中取出一瓶专门用来伪装的调培品,扔给叶罗。

  听说可以换面,叶罗顿时来了兴趣,原本蔫蔫的眼睛立即有了神采,兴致勃勃地开始往脸上涂抹。

  他现在已经确定芮冰她们一定遇到了情况。

  月服王的扫描系统强劲,他很快便找到上次他们宇宙舰停泊的海域。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和海底的岩石号建立通讯连接。

  她们到底遇到了什么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