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节 欣赏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02      字数:7504
  走进人群之中,管青痕看到了被围在中间的叶重和凤夙。最终他的目光落在叶重身上,对于一般人来说,凤夙可能更有吸引力。但是对于管青痕这个从小在五月夜岭长大的人而言,这对他已经没有多少吸引里。

  管青痕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事实上,在整个天轴市,认识他的人屈指可数。他认识的人大多都是几家大商行的核心高层,和他们的联系,也只不过属于纯粹的业务联系。而关于他的身份,是几大商行严格保守的秘密。

  不知管兄和五月夜岭是什么关系?还请明说,免得不必要的误会。五月夜岭我们崇敬已久,是断然不容人假冒的。阿贝尼再一次悠然开口,刚才的愠怒已经消失不见。

  姓管?管青痕眼中骤然爆出一团精芒。

  外人根本不知道五月夜岭内到底是如何一副光景。五月夜岭内部远非人们想像中的那般,他有十四家共同组成。这十四个名额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每过一段时间,岭会便会重新审议各家的资格。如果对夜岭的贡献值一旦小于某个数值时,他将被剥居住在岭内的资格。取而代之的将是新的一家杰出的调培流派或世家。被剥夺资格的世家或者流派同样要严守岭内的任何信息,不得泄露。否则,他不仅将永远失去重新进入岭内的权利,还将受到整个岭内极为残酷的惩罚。

  管青痕不禁重新打量起叶重,他的目光最终落在叶重倒提在手上的木矛上。漆黑如墨的矛尖丝毫不起眼。然而就是在如此混杂的环境下,管青痕依然捕捉到了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香甜。

  他心中立即对矛尖的毒性有了一个大致的估测。

  好霸道的毒性!管青痕脸色微微一变,他在调培方面有着极为深厚地造诣。

  他决定静观其变。

  “很抱歉,无可奉告。”叶重冷冷道。倒不是他不想说,只是他不知道怎么说。管疯子让他来五月夜岭,也完全没说是干什么,他对此也是茫然得很。

  被威胁的感觉非常不好。这一点也引起叶重的反感。尽管他已经极力压制这种厌恶感,他并不想和这五人发生冲突。但是这并不表示他会在任何条件下都会妥协。

  牧式的冷静深深地影响着叶重,但是圆滑却远远和他无关。

  而且,如果真的发生冲突的话,他也不是没有一搏之力。

  冷静地看着众人。叶重此时彷若一只蓄势待发地野兽,充满了危险。

  高手间气氛的影响和牵制非常微妙。叶重地反映直接引起了五人的敌意。

  凤夙在新下暗暗叫苦,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透着几分熟悉地少年居然这么鲁莽。在这样的情况下撕破脸皮。后果可想而知。

  心中飞快地计算,叶重不得不承认,他的胜算极小。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现在唯一可以能倚仗地便是手中木矛霸道无比地毒性。

  战斗并没有像他想像中的那样爆发。由此可见他地计算并非万能。五人对叶重的忌惮程度远远出乎他的意料。

  流胜沉吟道:“既然管兄有事需要前往五月夜岭,我们自然也不好耽误管兄的正事。不过如果管兄办完正事,可否和我们一起参加宗会?”

  五人的退让让叶重不禁有些惊讶,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警惕,心中却在飞快地思索。

  五人可谓做出相当的退让,塔肯和西斯科两人脸上露出几分不满之色,但是他们并没有出声。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流胜的提议,他们并不是太满意。

  他们的行为其实表明了一种态度,他们已经把叶重和他们摆在了相互平等的地位。须知道,在自由星区,强者俯视弱者是最常见的态度,五人也早已经习惯了俯视众生。

  想了想,叶重坦然道:“这我并不能保证。”对方的诚意他能感觉的出来,但是前往五月夜岭的事没有完成之前他也无法确定任何行程。

  对方的提议他并没有反驳。对方的实力远比自己强大,弱肉强食本就是整个世界最基本的法则。对于自由星区折中更为直接更为的规则,叶重反而更为适应。他可以选择一定程度的妥协,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对方比他更强大。在绝大多数时候,叶重都是唯实力论这。

  凤夙在心下暗骂这个少年简直是笨蛋,现在答应了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么,居然说无法保证,这太愚蠢了!

  然而,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听到叶重这句话,流胜五人反而相视大笑,每个人都露出几分欣赏的神情。

  西斯科压抑的声音此时却说不出的爽朗:“哈哈,不错不错!你是第一个这么坦诚的人!我喜欢。不像有些人,以为撒个谎就可以把我们骗过去。这众人,嘿嘿,我们已经不知道杀了几个。”西斯科最后一句看似毫不在意的话狰狞逼人!

  围观者无不心下哆嗦一下。

  凤夙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心下暗自庆幸,幸好刚才不是自己回答。

  流胜唇角绽放出一丝笑意:“好吧,我们并不需要保证。一个月以后,我们会到这里等你。如果你到时没到,我们会再等你一个月。希望你能来。”

  叶重依然平静如水,但是却点点头:“好!”坚决而坦然。流胜五人眼中的欣赏之色更浓了几分。

  “这位小姐,我们邀请你参加宗会。请你不要拒绝。”流胜复又转向面对凤夙,但是和面对叶重的态度却迥然不同,他此时的语气不容置疑。

  其余四人个个神情不善地盯着凤夙。

  凤夙感觉身上的血液都快冻结,五名界者联手的威势是何等惊人,她不过刚刚突破界者的警戒,哪里能抵挡这样的威势。

  面纱下娇颜血色褪尽。

  凤夙幽怨的眼神仿佛能滴出水一般,求助地看着叶重。曼妙的体形此时愈发显得楚楚可怜,娇弱不堪,而那一双眸子迷蒙幽怨令人心碎周围的围观者无不是心下不忍,不少人都因为不忍卒视而闭上眼睛。

  太可怜了!流胜五人现在在围观者心目中的形象一落千丈,俨然逼良为娼的穷凶极恶之辈。可是迫于五人的威势,没有一人敢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无数人看着叶重,心中疯狂呐喊:快救她吧!快救她吧!

  “那我走了。”叶重平静地抛出一句,对凤夙幽怨的眼神视若无睹,对五人点点头,转身便打算离开。

  凤夙绝望地闭上眼!无数颗心在这一刹那砰地碎了。

  “你还是不是男人?”人群中一名女子实在忍不住,站出来大声呵斥叶重,言语间充满了鄙视和不屑。这句话有如导火索,顿时群情激愤。

  “就是,你还是不是男人?”

  “哼,还说什么五月夜岭。难道五月夜岭就出这样懦弱人吗?”这句话让混在人群之中的管青痕不由大汗,情不自禁擦了擦额头的汗。形象啊!五月夜岭的形象啊!

  围观者纷纷开始讨伐起叶重,对叶重口诛笔伐,各种恶毒的语言如洪水一般迅速把叶重淹没。

  这样大的攻势,就算五位界者也不由一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叶重更是觉得不可理喻,他自认自己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这些人的反应这么奇怪?

  “莫非大家有什么意见?”西斯科暴戾的声音阴恻恻地响起。

  刚才好有如滔天巨浪的骂声突然不见,全场一片死寂。西斯科残暴的眼神透着极度的不善,在人群间来回扫了一便。每个围观者触及到这可怕的眼神无不是下意识地往人群之中缩。

  “别装可怜了,走吧。”流胜淡淡地对凤夙道。

  可怜的凤夙,此时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她现在连唤出光甲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求援了。五双眼睛注视下,她不敢有任何异动。

  只有先老老实实地听话,再寻找机会吧,她心中寻思着。只要给她一丝空隙,她便能从这群人之中逃脱,甚至完全格杀他们。

  拥有光甲的她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该死的家伙,居然对自己视若无睹!

  叶重也趁着这个机会从围观的人群之中离开了。当他直接废了几个意图在暗中对自己下黑手的家伙之后,原来还对他充满不屑和鄙视的围观者这才明白,这个不起眼的少年原来也不是个善茬!

  刚才骂过的人此时更是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地上痛苦翻滚的几名男子的惨嚎声让每个人毛骨悚然,浑身发冷!

  看到周围这些人恐惧的眼神,叶重神情自若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看来只有先进天轴市里面看看,再打听一下五月夜岭的具体方位吧。

  “你要去五月夜岭?”

  背后传来一位男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