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节 十步之遥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04      字数:7094
  这一届的宗会的接待方是言家,这次宴会自然也是言家来举办。每届宗会之前都会有这样的宴会,在这里你可以见到每个宗会高手,结交你心仪的朋友。

  所有的宗会高手都会出席这次宴会,像这样高手云集的机会可是非常稀少的。这可是整个自由星区级别最高的宴会,而且这次言家当代家主还有老夫人都将出现在宴会现场。言家家主自然是声威显赫,但是就是这位老夫人,也是极不简单。

  里斯尔德星因为举办宗会的缘故,这里少年天才的密度要远远大于其他地方。这也吸引了掠童者组织的重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里斯尔德星掠童者泛滥。

  正是这位老夫人,联合里斯尔德星的例如黄家等几大势力,以雷霆之势,横扫当时里斯尔德星上掠童者所有的据点。也正是从此之后,掠童者在里斯尔德星销声匿迹。如果说,人们对于言家家主是畏惧的话,那对老夫人却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尊敬。

  老夫人往年从未出现过在宴会上,今年不知怎么,居然亲自出席宴会。

  叶重紧跟在凤夙身边,这家伙,如果不看牢点的话,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一想到一大群希凤部落光甲咬着自己屁股追杀的情景,即使以他这般强韧的神经,光想想也不由一阵不寒而栗。这种情况绝不能让它发生。为了保证这一点。叶重几乎是亦步亦趋地跟在凤夙身边。

  叶重很快便发现自己这种行为完全是自讨苦吃。

  凤夙今天并没有带面纱,她地绝世容颜完整地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为了参加这个宴会,她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这套紫色衫裙是她专门要求言家订做地,配合她飘渺不定的气质,有如一朵绽放的紫罗兰。束紧的腰。把她完美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低胸领口,性感的锁骨裸露在空气中,光滑犹如凝脂地皮肤在灯光下闪动着诱人的光泽。

  凤夙出现在宴会现场,就犹如磁石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些格斗家、术承师调培师们,绝大多数都是不注意生活细节的人。哪里会去花时间打扮。其他的宗会女高手在她面前,就有如土鸡面对凤凰,光彩黯淡。

  这一刻,凤夙用自己地美丽征服了所有人。

  而她身旁的叶重的感觉可就没那么好了。此时的他,在众人眼里就犹如鲜花下的牛粪。

  杀气!绝对是杀气!当每个人的目光恋恋不舍地从凤夙身上移开时,总是会落在自己身气。每当这个时候。叶重总能感阵阵强烈无比地杀气如滔天巨浪般朝自己扑来。偏偏他对周围的环境的变化极其敏感,就像一位味觉极为敏感地品酒师偏偏不得不吃辣椒,这其中地痛苦。实在是很折磨人的。

  虽然表面上叶重依然一副青常淡然地模样。可实际上,叶重的整个后背全都湿透。每一位宗会高手。可是都是有着界者以上的境界啊,面对如此众多强者的钉机,心里承受能力脆弱点的人,早已经崩溃了。就算是叶重,也颇感吃不消。

  凤夙轻轻地瞥了一眼身边的叶重,心下却是快意无比。这么天多来,她一直被这位少年压着,无论她使什么手段,都没有任何作用,现在能有机会作弄他一把,凤夙心中说不出的快意。

  脸上不由露出一个极为迷人的微笑,凤夙朝叶重靠了靠,轻轻地挽上他的胳膊。

  陡然间,身向叶重的可以杀人的目光强度呈几何倍数上升。刹那间,叶重已经汗流浃背。当然,从表面上来看,我们的叶重却依然从容镇定,你甚至无法发现他的手有一丝颤动。

  冷哼之声不绝于耳,或远或近,这些宗会高手哪个不是眼高于顶的人,没有当场发作还是看在言家的面子上。如果这是大街上,叶重敢肯定,这些人一定会扑上来,反自己碎尸万段。

  “你最好别玩火。”叶重以轻不可闻的声音警告凤夙。

  凤夙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起来,她挽住叶重胳膊的力量更重了几分,身子几乎倾斜在叶重身上。

  “难道你不喜欢吗?”凤夙带着几分诱惑几分挑逗在叶重耳边轻轻地吐着气。

  “哼!”喉间轻不可察地一抖,叶重吐出一声冷哼。

  凤夙一颤,脸色骤变。

  受制于人根本就不是叶重的风格,刚才他使用了咽波吼,只是这次的咽波吼被他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强度也很低。可是因为凤夙和他靠得太近的缘故,这一下也够她受的。

  叶重虽然已经极力把咽波吼控制在一个非常小的范围里,但这里可都是识货的人。那些人看向他的目光顿时变了,敌意消失了一大半。

  有了这一下教训,凤夙顿时老实了多。

  宴会厅非常大,但是同样,人也非常多。大厅里不时地响起旧相识之间相遇时的畅意笑声,而这些格斗家里,声如洪钟之辈可不是一个两个,而以十位数为单位,这也最直接导致大厅里嘈杂一片。

  “这是宴会?”凤夙表情有些呆滞,她在五大星域是可是红极一时的明星,参加高档宴会数不胜数,哪里见过如此凌乱的宴会?

  塔肯等人已经很明智地离叶重和凤夙两人远一些,那种强度的杀气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

  看着这么多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叶重没有丝毫怜惜地拉着凤夙,走到一个角落,安静地坐着。

  叶重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位英俊温和的帅哥正在有趣地打量着两人。

  如果说凤夙的到来是宴会的第一个的话,第二个的来临是芮冰。一身雪白练功服的芮冰牵着一位七八岁可爱的小男孩出现在宴会现场时,所有人的目光再也挪不开。

  清冷的气质,淡淡的坚毅,还有那种真正格斗家才有的气质,芮冰并不算绝世的容颜却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雪白的练功服,目光冰冷,举手投足间的利索却让她更添几分飒爽和飘逸。

  如果说凤夙代表着诱惑的话,那芮冰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梦想。

  芮冰神色如常,不见丝毫波动,牵着小男孩走进宴会大厅。小男孩脸上腼腆地笑着看向四周的这些宗会高手们,没有丝毫害怕。四周的那些女高手们看到如此可爱的小男孩,立即两放光。

  前面突然安静下来,叶重不由略带诧异地抬起头,奈何他本来就在角落,挡在他前面的人实在太多。叶重很快就低下头,他的好奇心本来就不重,更何况在这个如此复杂的地方,他很低调。

  他不知道,在他前方不过十几步之遥,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人!

  芮冰牵着小男孩,走到另一个角落。芮冰同样是一个不喜欢出风头的人,在这一点上,她和叶重有着出奇的一致。两人同样低调,却同样不怕事,从某种程度,两人有些地方颇为相似,也许也正是因为这些或多或少的相似之处,叶重才能如此自然地接纳芮冰吧。

  “你能不能别跟我这么紧?天呐,这样别人肯定以为咱俩关系不正常。还有,别老木着个脸,你不累?见到别人,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要打招呼,咱们叶家可是礼仪之家……”叶罗低声在叶因耳旁不停地唠叨着。

  叶因额头的素筋一跳。

  正好这时有人迎面走来,叶罗立即换了一副嘴脸,彬彬有礼,温文尔雅,柔和的微笑让人不禁大生好感。

  那人刚走过,叶罗立即又恢复到刚才嘴脸:“还有,呆会你别离开我太远。你身手太差,这身细皮嫩肉,碰一下你就吃不消。话说,格斗才王道啊……”

  叶因额头景筋又是一跳!

  正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位侍者。

  “请问是罗十先生吗?”侍者恭声问。

  叶罗立即摆出一副标准的君子嘴脸,极有风度一笑:“我就是,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侍者立即做出个引领的手势:“老夫人听说阁下再次参加宗会,很是高兴。想请罗十先生前去一叙。”

  “老夫人?”叶罗不由露出疑惑的表情,言家老夫人怎么会知道自己?虽然对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也认为自己很帅,但是他还没自恋到认为自己有魅力到能让已经七老八十的言家老夫人成为他的粉丝。

  “是的。老夫人亲口嘱咐在下的。还请从这边走。如果阁下有什么疑问,我相信等您见到老夫人就会明白了。”侍者的姿势没有变,做了个请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