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节 灯光下睁开的眼睛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07      字数:6598
  菲思弯下腰,小心的翻动着刚才曾取过样本的那块不明生物的碎肉。刚才那道新鲜的切痕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整个切痕原本是凹下去的,现在居然高出周围肌肉组织一截,就像鼓起了一个小包。切痕部位新生组织表面薄膜的颜色比周围略深。

  难道这种不明生物有自我治愈和再生能力?不过菲思旋即否定了这个猜测,拥有自我治愈和再生能力的生物并不少见,但是和眼前这种不明生物的变化完全是两种类型。

  菲思的好奇心空前高涨,腹中的饥饿感立即被她抛得无影无踪。

  小心翼翼从这个鼓起的小包上取下一些样本,再把它放入分析仪中。她现在使用的分析仪,性能非常好,像这种型号的分析仪,不仅价格高得离谱,还需要提前两年预定。也不知道牧殇是通过什么手段弄到手的,就连许多著名的研究院所,都对这种型号的分析仪垂涎三尺。

  这也是菲思这段时间如此废寝忘食的因素之一,这间实验室虽然规模不大,但是里面配置之高,却堪称豪华,许多仪器都是她梦寐以求多年的。

  实验仪器对于科研人员来说,就相当于光甲对于师士,这种渴望和追求是同样的狂热。

  很快,分析结果就出来了。这也让菲思颇有几分感慨,如果是以前她在学校的实验室,起码需要三天才能得到分析结果。

  分析结果是一组全息三维曲线图,里面包含着这份样品之中各种信息。乍一眼看上去,数不胜数各种颜色的曲线相互纠缠在一起,就像一团彩线一般。

  分析结果想要得到并不难,而真正难的是从这看上去纷繁杂乱的信息之中,找到正确的判断。这才是对科研人员本身实力的考验。

  菲思对此早已经习以为常。从容的坐下。她开始试图从中找到相关的依据。菲思主修的微生物学,出自名师的她造诣颇为高深。再加上叶重给她的那几张得自地下基地的芯片,更是让她对本身领域的理解更上了一个层次。

  对于一般人来说。那几张芯片完全形同废物。但是对于菲思这样一位微生物学家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无价之宝。里面包含着整个灰谷在那个禁忌领域的全部核心资料,最重要的是。里面有着大量翔实的实验资料。在这些珍贵的数据之中,不知有多少生命消逝,但是毫无疑问它们已经触及到微生物学的核心规律。

  无论在什么地方,像这类的实验都是暗中进行,因为它已经违背了人类社会所能接受的最基本的准则。如果不是叶重,菲思相信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接触到这些芯片里的东西。从芯片里可以看得出,他们的研究方向正是病毒对生物体的改造。也正是这个原因,也使得菲思对于生物的理解早已经突破了微生物的局限。

  眼前的这一组三维分析线谱极为复杂,但菲思丝毫不气馁。相反,现在她的热情空前高涨。因为她明白,只有那些高级生命才有可能出现如此复杂的三维分析线谱。由此可见这些不明生物的进化程度已经非常高。

  她迅速取出先前取下的那块样本的三维分析线谱,两者对比,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这前后的变化究竟在哪里。只有找到这前后的变化,她才能找到眼前这个违背常理的现象到底是怎样产生的。

  一根根颜色的曲线找过去,菲思十分耐心,没有丝毫急躁。

  就是这根!

  “啊!”一声女子的惊呼打破了空旷实验室的寂静。

  叶重沿着那些正在缓缓流动着带有荧光液体的黑线向前飞行。这些液体的荧光从黑线中透出,在黑暗中,柔和无比。这些黑暗中散发淡淡荧光的细线全部朝一个方向汇集。

  叶重驾驶着含家,小心的沿着这些荧光液体流动的方向前进。含家前端发射出两道粗壮雪白的光柱,落在前方的软件上投射出两个明亮的圆斑。

  钠氢光灯的照射范围实在有限得很,而在这里全息扫描系统完全没有任何用处,光学模式也因为周围的黑暗而大打折扣。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下,遭遇到实力强劲的敌人的话,那的确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但是到了这个地步,叶重也只有硬着头皮向前走,因为很简单,往回走的路他早就不记得了。

  叶重一直飞了大约十公里,因为小心的缘故,含家现在速度完全如同龟爬。在沿途中,这些仿如细流的黑结不断的汇合成一条条更加粗壮的黑线。因为黑线更加粗壮的缘故,里面液体一流动的节奏也变得愈发清晰起来。

  往前飞,这些已经非常粗壮的黑线依然不断的汇集,到最后,叶重看到的只是一根直径超过五米的黑线,这根黑线就像一根黑色的软胶管,里面液体汩汩流动着。

  叶重一向镇定的心此时也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

  活动了一下四肢,特别是双手,虚放在主控台上,确定自己已经进入临战状态。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七八根同样粗壮的黑线从四面八方向同一点汇集。

  而这个汇集点,便在叶重眼前。这个汇集点同样是那些粗壮的软件的汇集点。巨大的不规则球状软件,它的直径超过三十公里,简直有如一颗小星体。这个不规则球状软件表层布满一层像藤蔓一样的丝络状细丝,这些丝络状细丝上悬挂着一个肉瘤,和前面叶重所见过的那些肉瘤相比,这个肉瘤的大小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叶重的心跳却莫名的剧烈跳动。

  那些数不胜数的黑线汇集到这里只剩下七根,然而这七根粗壮的黑线却同时汇集到这个肉瘤上。一的液体流动的节奏就有如心跳,而这个肉瘤却纹丝不动。

  只看眼前的情形,叶重就确定,这个肉瘤里绝不会是普通货色。

  含家雪亮的灯光落在这个肉瘤上,叶重这才看得真真切切。肉瘤内果然蜷缩着一只不明生物,但是让叶重呼吸几乎停滞的是,这只不明生物的尾簇几乎呈暗红色。然而当叶重的目光从这只不明生物的尾部向上移动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被牢牢吸引。

  六趾!这只不明生物的手有六根趾!

  叶重觉得自己的喉咙似乎有些发干,鼻息骤然间变得粗重起来,冷汗无可抑制的向下流淌。只片刻,他的后背已经完全湿透。

  他突然想到了地底洞穴里的那只伸出黑圆的手!那只手有八根趾!这个特征他一直记得清清楚楚。

  外面的那些不明生物清一色的都是五根趾,这也让他产生一种错觉,虽然两者有几分相似,但应该是不同的生物。可是,眼前的一幕……

  如果两者真的存在着某种联系……一个可怕的推测从他的脑海中浮出水面。

  “叶子,快出手!”牧的声音出现了罕见的急促。

  叶重猛的回神,背后浸浸的凉意提醒他刚才情绪波动是何等的激烈。

  他立即反应过来,牧说得对,虽然不知道这些不明生物现在是一种怎样的状态,但是沿路的经历来看,肉瘤内的生物应该是没有抵抗能力的。

  钠氢光灯的光柱准确的照在肉瘤上,叶重不敢犹豫,含家朝这个让他心惊肉跳的肉瘤直扑而去!

  雪白的灯光把肉瘤照得纤毫毕现,就连里面蜷缩的那只不明生物同样能看得一清二楚。

  那双紧闭的眼睛在灯光下没有丝毫颤动,安详而静谧,如同婴儿一般。

  肉瘤在眼中不断的放大,它上面的每一处在叶重眼中也变得愈发清晰起来,双手稳稳的悬在主控台的上方,含家背后的双翼上的触手已经全部脱落,微微弯起的弧形就像毒蛇吐出毒信前微微抬起的身体,它们已经蓄势待发,随时可以给出致命一击。

  就是现在!

  就在此时,肉瘤薄膜下那双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雪白的灯光下,暗红的眸子深沉得让人心悸!